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农民工应该去哪里?
2009-02-01
字号:

  核心提示:上世纪90年代,中国走上了“出口拉动型”的发展道路。这条道路,亚洲“四小龙”走过,因为亚洲“四小龙”只有几千万人,发达国家有几亿人,“供小于求”,所以成功了。

  上世纪90年代,中国走上了“出口拉动型”的发展道路。这条道路,亚洲“四小龙”走过,因为亚洲“四小龙”只有几千万人,发达国家有几亿人,“供小于求”,所以成功了。中国是十几亿人口的大国,给发达国家几亿人搞“制造”,必然“供大于求”,何况印度、越南等国家也在学中国搞“制造”。几十亿人为几亿人搞“制造”,此路会越走越窄。所以,中国搞了30年“中国制造”,取得了很了不起的成就,不仅国内物质丰富了,全世界到处也都是“中国制造”了。但也要看到,农民工收入增长极其缓慢,很难在城市安居乐业。单从户籍看,农民已由改革开放初期的7亿增加到了现在的9亿。

  发展中国家为争夺发达国家“低端制造”产品的市场份额而恶性竞争,这几乎是必然的。当发达国家因发生经济危机而消费减弱,或对某个发展中国家实行经济“制裁”时,发展中国家的农民和农民工就难免受到冲击。对中国而言,必然会出现阶段性的农民工返乡潮,数以千万计的农民工不得不被迫返回家乡,人地矛盾尖锐化,会出现更多农民为更少市民种粮的局面。

  上述状况,与中国现代化的基本目标之一——减少农民——背道而驰。

  农民工可以说是“新工人”,是工人阶级的主力军。现在,“新工人”及其子女已经有2亿-3亿多人到了城里。未来每年都有数以千万计的人成为“新工人”。让“新工人”在城市住下来、市民化,是政府的一大责任。

  笔者认为,政府可以做的是,在地铁和公交车可及的地方,用公益用地建设“新工人”的“居住区”——每个“居住区”以30000人为上限,每套住房的面积在40-50平方米为宜,价格不超过1000元/平方米(和县市房地产市场价格相当)。也可以由政府提供公益性土地,由“居住区”的成员自组工程队,自主建房。

  这种“居住区”的住房价格控制在1000元/平方米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土地价格15万元/亩,容积率按5计算,每平方米分摊地价46元/平方米;地面建筑费用约为650元/平方米;其他辅助费用105元/平方米。在中小城市,价格可以更低一些。

  一对“新工人”,工资在1600元左右,每月用500~600元供房,大约6-8年可以还清4万~5万的住房贷款。还清住房贷款后,“新工人”就可以在城市长期住下来了。

  6-8年后,如果还清房贷的“新工人”需要更大的房子,“新工人”可以将面积40-50/平方米的旧住房按原价转让给“居住区”,申请高级的标准房。这样的房子每套标准房以70-80平方米为宜,价格不超过1000元/平方米。如果需要更好的住宅,“新工人”还可以将此高级标准房照原价转让给“居住区”,并申请政府住房(按照工龄)补贴,进入市场买房。

  政府还可扶持农村 “农民生产合作社”和城市“新工人消费合作社”联盟,降低“新工人”生活成本。城市政府应设法保障居住区的“新工人”享受市民待遇。

  “新工人”进入城市居住区,必须将本人在“村(社)集体”拥有的份额承包地、山林等转让给“村(社)集体”,但应能获得一定的补偿,同时将其在农村的户口和农村社保账户转移到城市“居住区”,完全市民化。不愿意将自己在“村(社)集体”拥有的份额承包地转让给“村(社)集体”的农民工,不能享受城市“居住区”的住房优惠和市民待遇。

  今后许多年,农民进城和农民工返乡将并存。总的趋势是新生代农民不断进城,每年都会有1000万人左右;而第一代和第二代农民工中的相当部分会逐步返乡,每年都会有数百万人。返乡农民工除了有一定的积蓄外,思想、视野、能力都不一样了,是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力量。

  返乡农民工返回哪里?如果返回到了256万个自然村,那就麻烦了,农村和农民现代化就没法搞了。一定要想方设法让返乡农民工返回到中心镇或中心村,成为新农村建设的主要推动力和建设者。建议如下:

  一是以乡镇为单位,鼓励中心村和边缘村互相换地,鼓励返乡农民工用其所在自然村的自留地和老宅基地换取中心村或中心镇的新宅基地。

  二是准许村庄整理后节约的土地进入市场,这样做的话,新农村建设可以获得巨大的资金。

  三是准许农民工在中心村或中心镇合作建房,准许村集体依据规划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开发“小产权”房。

  四是城市住房按揭贷款政策适用于中心村或中心镇的农民工住房建设。

  五是制定扶持农民工返回中心镇或中心村创业的优惠政策。沿海过去吸引外资企业的优惠政策,包括贷款、税收、财政、土地等优惠政策,可以适用于农民工返乡(中心镇或中心村)创业。

  六是国家成立土地银行,并帮助村民建立土地信用社,土地银行和村民土地信用社优先为返乡创业的农民工提供土地抵押的金融服务,自愿退出集体份额土地所有权或承包权的,优先给予合理补偿。

  七是国家加大对中心镇和中心村基本公共服务投入,使其基本公共服务和县城均等化;

  总之,未来30年,解决“新工人”在城市住得下,助推农民工市民化;县乡政府要重点抓中心村镇建设和乡村企业,助推返乡农民居民化。政府抓住了这两个重点,可以说为解决“三农”问题铺平了道路。

  中国农民和农民工很勤劳,只要抓住要害问题,今后30年的成就将比过去的30年大很多!再过30年,如果中心村以下只有3亿农民了,“一国两民”就不存在了,中国“三农”问题就基本解决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农民者,务农之民也;不务农者,非农民也。务农者,何去何从?不言自明也。
    2009/6/16 20:15:40
  • 现在的农民是继续大力倡导他们到沿海发达城市提供廉价劳动力还是促进沿海发达城市进行产业升级,将低级制造业向中西部专业,在这同时大力建设新农村,充分利用当地廉价劳动力和土地,解决三农问题
    2009/5/20 23:23:22
  • 现在讨论农民工去哪里?简直就是好笑,天大的笑话,是叫没话找话说。还就是就是2500万农民工失业问题,同样是可笑的话题。
    农民为何成为工人?当初的政府引导不就是把农民干完农活的富余劳动力引导到城里务工增加农民收入吗?!如今,农村的田亩撂荒,农民失业,是何道理?
    在我的驻村日记有篇关于《农民转变成居民不是件容易的事》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55d1930100dld7.html。这是真实的农村情况。这是3年前的想法,3年后的今天觉得更加艰难,更加复杂。有的专家说,只要改变现在的二元户籍制度就不难,果真如此?其实未必,本洋村3年前在外打工的人数只有300多人,只占全村总劳力的1/3,田亩撂荒比较严重;3年后打工的人数已经是700多人,超过2/3,田亩撂荒超过70%,农民工没有把自己变成城里人,倒是先把自己的“土饭碗”打碎了。撂荒的田亩短则3年,长则10多年,这样的田亩复耕所付出的代价,大概是一个农民打工10年的全部积蓄。当下,农民工是继续往城里走变成居民还是返乡当农民?

    2009/5/18 10:51:43
  • 农民工问题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一支城市大军,为城市做出的贡献是我们所毋庸置疑的,但是农民工却享受着如此不公平的待遇。我们的政府真的该好好想想了,大量的农民离开自己的故土流入城市,加剧城市的压力,本来已经拥挤的城市人口,如此大规模的农民进城务工,这是存在张力的。如此一来,用将会发生暴乱也不足为过,不应该盲目的引导农民向城市涌进,如果他们的期望和现实存在差距的话,就会出现问题。城市中偷盗等一系列的社会问题一直困扰着政府。我认为,不应该仅仅从解决农民进城就业所面临的问题着手,同时,我们也要积极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只要农民都富裕了,家家安居乐业了,过着和城市市民同样质量的生活也没有必要进城务工了,。其实农民工进城务工也就是因为农民收入低,难以生存的后果。很喜欢李老师的写作风格。guom125@126.com
    2009/5/7 23:46:04
  • 15楼cnmg:
    2009年,农民工元年!    
        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风暴,让数千万的农民工遭受到了失业之痛。同时,也让全党全社会关注农民工的程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各地“两会”议政论事的庙堂、铺天盖地的广播电视网络报刊媒价、各级官员专家学者,乃至普通黎民百姓,都纷纷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了这一群体,为农民工的就业和权利,献计献策,竭尽所能!党中央和政府部门、工会等组织在以往的基础上,及时出台了系列文件,促进和帮助农民工实现就业。
        从收容、遣送、谴责、拒绝,到现在的包容、重视、关心、爱护。短短的十年时间,农民工的生存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关注农民工的就业、关注农民工的工资、关注农民工的保障、关注农民工的婚恋,到关注农民工的情感和政治权利。官员、媒体、专家、学者、甚至老百姓都越来越意识到:农民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不可分割的整体。农民工同样也应享有公民的所有权利。
        虽然目前农民工的务工环境还不尽完善,农民工的劳动保障还不尽健全,农民工真正“进城”的距离还仍然较远。但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切正在更快更好的方向发展。
        如果说,奥运会和汶川大地震,让2008年成为中国志愿者的元年;那么,金融危机,必将让2009年成为中国农民工的元年!


        中国农民工网郭昌盛http://cnmg.cc333.com/

    2009/2/22 17:08:13
  • 14楼cnmg:
    要让更多真正的农民工代表走进“两会”的殿堂     转眼全国“两会”即到。全国各地的人大、政协代表又将云集北京,共商国是大计。
        
        在去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民的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出现了3位农民工代表。他们一亮像,便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也成为了“两会”上的一道靓丽风景。标志着农民工参与政治生活进入了一个新的里程。

        中国的农民工群体到底有多大?恐怕很难有准确的和权威数字。有的说有1亿之众,有的说有2亿之众。姑且不论多少,但如果你到中国农村看看,留守的80%都是“三八六一九九”部队,你就会明白农民工的数量绝不止2亿,农民工问题绝对不是一个小的问题!

        有了农民工的“代表”,当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对于如何能成为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可却一直不知“门道”。我曾以为,许多我认识的有识之士,原本可以成为农民工代言人,但却在“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名单中不见踪影。倒是这几名“代表”,却不知道是如何层层选拔而当上的农民工“代表”?是否能真正“代表”?何况,在笔者和一位采访过这几位代表的记者交流时,他说这些代表自己也说不清怎么就成了全国农民工的“代表”!

        退一万步讲,即使这些“代表”真的能成为农民工的民意“代表”。那么,这区区几名代表,与数2亿3亿的农民工群体相比,又是何能的渺小!

        建议,国家应该在今后选举“两会”代表时,真正广开渠道,吸纳一些在农民工维权领域真正有代表、有思想、有影响的人物,进行参政议政。同时,也给一些农民工维权人士开通一条自荐的渠道!!

          中国农民工网郭昌盛http://cnmg.cc333.com/


    2009/2/22 17:06:55
  • 李昌平先生:
    你的这个“在城市为农民工建居住地”的建议显然不切实际,因为是在给已经严重超负荷的城市继续增加无穷无尽的人口压力。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分流农民工,让其大多数人回家安居乐业,并确保粮食稳产高产,进而更好地维护和谐发展的大好局面。办法一个:翻倍提高粮食收购价,但要确保粮食销售价格和化肥农药价格不变,资金来源由国家对收购的粮食进行产量直接补贴。
    研究探索的可行性全文见草根网: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aspx?ID=180&articleId=12905不妨这样引导农民工回乡并安居乐业,文中特别说明了“三农问题”的出处并原因。
    解决“三农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让农民手中有一定可持续消费的现钱。
    无论什么难题,跳出局限,方能解除困惑。
    欢迎批评指正。
    2009/2/20 20:28:33
  •    把农民赶去城市当工人生产低技术产品出口是最大的错误政策。
      
      中国的出口产品无技术含量,靠的的出口退税国家补贴,实际上就是浪费纳税人的钱给美国人廉价享受中国能源和劳动力,到头来在中国能源短缺时还要骂中国破环环境浪费资源。就好像一个妓女低价卖淫,年老色衰,被嫖客玩腻了,还被嫖客骂"贱人"。



    2009/2/13 0:10:32
  • 这个工程也大庞大.宏伟了吧,这种架构下能实行吗?
    2009/2/11 16:41:26
  • 所谓的"农民工"本身就是中国独特的-个阶层,它的存在证明我们的体制存在极大的不合理。
    2009/2/3 23:21:12
  • 新农村怎么会等同于贫民窟!!
    东北老工业基地在九十年代末的下岗大浪中产生的棚户区现在渐渐消失,这可以说明zf是有发现问题的管道的。
    新农村建设是不可避免的出现居住区人均面积较小,消费较低,人员素质复杂的新问题,但是并不说明这就是贫民窟,这应该是发展中的一个暂时现象。
    2009/2/2 0:25:56
  • 二元结构的社会经济政治体制不改变,农民最终的出路只能是自我复制。能够改变身份的只能说是运气和天分。
    2009/2/1 20:48:0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先后就读于湖北省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总理,反映当地面临的突出问题。此信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10月,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呼吁:给农民以同等国民待遇;12月当选《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辞去乡党委书记职务,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记者、编辑。2002年1月,李昌平专著《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现在就职于乐施会。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 Lcp163cn@yahoo.com.cn
通讯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蓝筹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