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向刘洪波先生讨教
2009-01-18
字号:

  作者按:我最近参与了一项关于发钱的建议活动,时评家刘洪波先生在《潇湘晨报》上发文对此事说了几句外行话。说外行话当然不是罪过,当年陈景润的故事刚出来的时候,也有些老百姓大惊小怪--“1+1”也要劳动数学家去研究吗?这就需要解释,需要科普。于是,我写了一篇回应短文投给《潇湘晨报》,尽可能客气地阐述了关于发钱的理论思路。没想到,报纸居然不发我的文章!难不成在媒体上胡说八道也是一种特权,庙里的和尚摸得,庙外的阿Q就别想染指了?无奈,只好把文章挂到网上,权当是“我的一张大字报”吧。此事不大,却让我切身体会到,滥用大字报会出问题,取消大字报问题更大。想我顶着学者的头衔,在媒体上被外行踩一脚尚且不能哼出一声,一般老百姓岂不注定要沦为沉默的大多数了?故而此事值得立此存照,以为大字报招魂。

  拜读刘洪波先生的《脱下“十”字华服》(《潇湘晨报》2009年1月12日),觉得很有意思。所谓“十教授”,不过是常见的媒体噱头。“不幸”忝列“十教授”之一,我都没当回事,作为资深媒体人的刘先生倒多见仍怪,对着这个永远不可能根除的枝节问题大加挞伐,真是太浪费才气了。

  刘先生是有才气的,所以能看出我们的建议大方向正确。连这点都看不出来还自恃有才者,我也能两三招便脱下他的“华服”。没这点底气,还真不敢出来招摇。好了,接下来我们可以讨论科学问题了。

  如刘先生所说,判断一个观点的科学性,首先要考查这个观点是建立在事物的皮毛上还是抓住了要害。那么,从经济角度观察我们这个世界,要害在哪里呢?

  在我看来,历史上能抓住要害的人不多,但也不是绝无仅有。例如,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家傅立叶说过:“在文明时代,贫困是由过剩本身产生的。”上世纪初,孙中山游历欧美后马上意识到他们的经济问题在于“不愁不足,只愁有余”。2004年去世的美国历史学家斯塔夫里阿诺斯的观察是:“由于现代技术的发展,世界目前生产的食物多于它的需求。如果将这些食物平均分配,我们将拥有一个人民过于肥胖的世界,但是,这些食物并没有平均分配。”

  透过这些前辈的眼睛,不知刘先生看到了什么?反正我看到了一个非常荒诞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所有难题的症结居然不是生产出来的产品太少,而是产品太多!也就是说,你要从经济上理解这个世界,就必须抓住“生产过剩”这个要害。为什么现在全世界经济学家面对经济危机显得黔驴技穷束手无策?因为当代的主流经济学界已经无人知道问题的要害在哪了。

  面对这样荒诞的世界,仅凭直觉就能悟到,肯定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把它矫正过来。刘先生提到的消费券虽然也有效,但还不够简单,不够彻底,因而只能治标。治本还得靠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发钱。这个世界不是总让生产者为推销产品发愁、消费者为囊中羞涩发愁吗?直接给消费者发钱就皆大欢喜了。美国人当初如果不是借钱给那些买不起房的人,而是直接发钱,决不至于闹到金融危机的地步。需要解决的理论问题只是:怎样发钱才能既矫正荒诞又不引发通货膨胀?抓住要害后,这个问题已经不再困难。

  至于建立全民医疗保障、养老保障、儿童抚养福利等制度,其实都是穿上了马甲的发钱程序而已。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都明白,搞市场经济绝对离不开这些发钱制度,可是食洋不化的专家学者未必明白,刘先生看来比他们高明。

  不知道刘先生现在是否已经清楚我们想干什么了?说白了很简单,只要换个角度看世界,马上就能明白该干什么。我们现在面对的经济问题,与马克思当年面对的问题没有本质的不同。如果我们不能破解生产过剩的魔咒,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经济一步步陷入危机。要根治危机,要么退回去再搞计划经济,要么尝试我们提出的发钱方法。是否还有第三条道路?我倒希望有人能给我们指出来。

  总而言之,发钱方法制度化后,要解决的不仅仅是刺激消费这样的皮毛问题,而是要让目前这个荒诞的世界变得正常起来。我们提出的发钱方案肯定是不完善的,但这无关宏旨。重要的是已为刘先生肯定的大方向。我们的目的,就是想让社会知道有这样一个方向值得一试。大方向没问题,就不妨朝这个方向迈几步,操作细节可以边走边调整。连改革开放这样的大动作,不也是摸着石头过的河吗?

  说了这么多,不知是否仍属胡言乱语,在此期待刘先生更为科学的教诲。

  附:脱下“十”字华服

  刘洪波(资深评论员)

  又是“十教授建议”,这回是建议低收入家庭每人发放补贴1000元,这是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扩大国内消费需求”。

  给低收入家庭发放补贴,我看建议大方向正确,但作为一份联名教授达十个的建议书,是不是要把方案弄得稍微“科学”一点呢?

  “给家庭人均年收入低于1.2万元的家庭,每人发放1000元的消费补贴”,为什么发放标准线是人均年收入低于1.2万,为什么是每人发1000元?人均年收入1.2万元,在城市和乡村,在东部和西部,并不一样,方案是不是有区分?

  另外,发放补贴是要“应对金融危机,扩大消费需求”,这就是说,对低收入家庭的补贴是一次性的,而不是制度性的;补贴的目的在于提振经济,而不是抚恤贫弱,经济提振了,低收入家庭也无所谓了。

  不过,真的能够扩大消费需求吗?实施这份方案,当然会对一些家庭起到雪中送炭的作用,会扩大一些消费的,但对提振经济而言,这点消费恐怕无济于事。“该建议也可以转化为一项低息长期消费信贷政策。……时间约为30年,年利率约为0.1%”,发放一个为期30年的超长期消费信贷,怎样应对眼下的金融危机?真要增加消费,短期限的消费券不是比现金和超长期消费信贷更加有效吗?

  建议方案“需要资金合计约1.2万亿”,联名作保的教授是十个,却是如此粗糙。你们既然在想象中调集了1.2万亿资金,为何不去设想一下用于建立全民医疗保障、养老保障、儿童抚养福利等制度,那是否会起到更好、更持久的效果呢?

  “十教授建议”,最近隔三差五就要出一个,十教授建议提振股市,十教授建议每升油起码收3块钱燃油税等等。还有“十博士”啊,反对中国人过圣诞节,反于丹等等。建议的东西很多,我并不都有兴趣,也不是都有能力去了解,只是觉得“十教授”、“十博士”联名建议这样一种形式,相当令人玩味。

  教授和博士,一个是最高职称,一个是最高学位,在这“尊重专家”的年代,话语都是有些力量的,有的可以直接化为政策,至少能够为任何一句话添加一些分量。你会觉得教授和博士的话更有力,因为你已经接受了知识、科学、技术代表着正确的观念,因为你也认为自己的生活、感觉和情绪是不重要的,而合乎知识、科学和技术是重要的。

  当然,现在的情况稍微有一点不同了。在连续的“专家胡言”刺激之下,你开始知道掌握了知识、科学和技术的人,可能诱使你去相信那些拐卖你的方案。于是专家言说的策略也在及时地调整,“十教授”和“十博士”之类,就是言论质量的连环保证形式,它散发出强烈的“可信”气息,使你感觉到不能不重视。但何必总是十个呢,没有更多,还是到十为止?

  “十教授”、“十博士”之中的“十”,既是要让你相信言论质量的可靠,又能让那个十之中的每个一都获得传播价值,故而那也是一种名声的连环增益形式,寂寂无名之辈因为参与到十中间而进入人们的视线。

  不管怎样,教授和博士还是有效的头衔。我从来没看见媒体上有“十工人”、“十市民”、“十农民”的建议,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未有建议,也可能是因为他们主动杀死了自己建议的念头,工人、市民、农民除了被代表,以及被那些代表者搞得不耐烦了偶尔爆发一下,还能有什么声音?

  任何一种形式的联名发声,都是可以的,在这个发言受限的时代,甚至是很需要的。但是 “十教授”、“十博士”等等佩戴着高等级知识徽章的人发出来的声音又为何只涉及社会和国家的皮毛,而没有在紧要处措置一辞,甚至在皮毛之处也是胡言乱语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4楼xkfy:
    我看人家这个作者也没有写什么太离谱的话呀,都很正常呀。
    人家也说大方向对,只是质疑质疑刺激消费的措施是临时的,“用得着时就把低收入家庭想起来了”、“用不着时就忘了低收入家庭”,这也是好意呀。只是他没有系统的了解你的理论。
    至于十教授的虚名,大可不必去在意。我肯定你也不是图虚名的人。
    肯定是那份报纸不刊登你的文章、不给你与批评者沟通的机会惹恼了你。嘻嘻哈哈。
    发表文章可能也是要讲关系滴,这年头谁有点权力不想为自己谋取私利呀,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没必要生这么大气。
    2011/10/23 23:10:53
  • 13楼xkfy:
    哈哈,哈哈
    一直以为你都是温文尔雅的那种,没想到也”气急败坏“成这样。说话够大胆、够直白。只是没必要气成这样。老实说你讲的有些话,连我都不敢讲。嘻嘻。
    也许这个人讲的也有一些道理。
    我原来看你的文章,也没看出你有如此霸道,都是摆事实讲道理,论据充分。这一回看来是真急眼了。头一回看见,呵呵。
    2011/10/23 22:26:28
  • “滥用大字报会出问题,取消大字报问题更大。”作者伟大之处正是这种被话语霸主压迫后仍然笑口常开,并且笑出道理。国人崇拜沉默是金,如果大家都沉默了,这个静悄悄的世界真的很好吗?听说关禁闭很好玩,那可是部队的一种法庭以外的处罚啊。要不然,毛主持敢于搞四大,邓主持却急于取消四大,怎么会被人们作为评价大小的一个标准呢?
    2009/2/4 22:15:48
  •      老百姓给资本家和当家的手里攒足了银子,却无钱消费。不发也罢,无息借点总可以吧!难道象封建皇帝一样,“宁愿让给强盗,也不愿给了家奴”吗!自己坐在磊卵之上,一屁股粘矢,却要跑去替美国堵拉稀的屁眼。
        重复一遍12月2日对党爱民先生《按人发钱的9大理由、9大好处》一文的评论:
    其最大收益是人民对党对政府和民族的亲和力,(这一点目前比较缺乏),其产生的衍生能量和效益不可用GDP或什么P来估量的。一个国家和民族,如果缺乏凝聚力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它不是强迫人们在什么旗下宣誓和说教就可以解决得了的,要靠实际行动来体现的。毛泽东主席1959在庐山上说过一句话至今萦绕于耳,“这么大的国家,人民不可泄气。人民泄了气是了不得的事”!
    2009/1/18 23:41:11
  • 李金华说了,从中央到地方路很长,之间难免跑冒滴漏和蒸发吸附。这钱怎么发啊?这种体制下,恐怕政府官员不腐败都难。算了吧,不要引起新的通货膨胀!
    2009/1/18 22:38:40
  •     哈哈!刚才发了一通弱智的牢骚。现在碰上高智的,经济上的理解在于生产过剩很经典。那我国现在是垃圾生产的过剩,环境生产的不足。经济学理论要总是围着货币转圈,不回到资源的有效节约的利用,和如何协调公平和效率上来,经济学只会让人类见上帝去。
    2009/1/18 19:13:38
  • 至于“十教授”的身份问题,确有炒作之嫌(本人就不是教授)。另一方面,从十教授、十博士建言被热炒这一事实,我看到了草根学者联合的力量。草根发声,草根参政,单打独斗是玩不过主流的。沈思玮教授告诉我们,未来10年是民间智库“崛起”的时代。我想,这个时代的基本特征应该是草根的联合。
    2009/1/18 18:20:26
  • 按人发钱原本是财富分配问题,是对效率导向的新自由主义制度设计的有效矫正。在当前中小企业、穷苦百姓普遍生存困难的背景下,此举有着更为深刻的政治和经济意义。刚开始讨论的时候我还担心方案操作性不强的问题,难得的是,党爱民、卢映西等先生已经研究得很细了,这样的安排,应该是可以实现的。目前,需要的只是高层领导的意志与决心。所谓千难万难,领导重视就不难,我就不信发钱会把聪明的中国人给难倒了。
    2009/1/18 18:10:56
  • 建立国民社会保障卡,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财政的转移支付必须是长期的、制度化的。不老老实实地做基础性工作,搞噱头式的临时措施,不是负责人政府应有的作为。
    社保基金建立多年了,而国民社会保障卡迟迟不能建立,社会保障存在着巨大的道德和技术风险。
    大家应回到基本问题上。技术性的问题并不重要。
    2009/1/18 14:37:00
  • 映西:您好
    很喜欢您的文字。深邃、冷峻、优雅。柔和中不失侠气。
    为有你这样的才女本家感到骄傲。


    2009/1/18 14:16:35
  • [1楼] 评论人: 张茂良您好!
        支持阁下的观点;可是,反对阁下表达观点的语言方式——【人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云云。
        愚以为:1、任何观点都是能够用文明的语言方式表达的。2、直接发钱的最大恶果是把本来可以燃起生产力熊熊大火的经济资源粉碎成为没有任何生产力价值的自生自灭的点点火星。
        区区拙见的冒犯之处,务阁下请海涵。
    2009/1/18 12:57:35
  • 几乎所有的过剩
    都是相对地,
    货币的过剩会咋样呢?
    2009/1/18 10:27:5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女,1963生,江苏扬州人,草野思想库理事会副理事长,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政治经济学和经济思想史,以颠覆西方主流经济学为己任。电子邮箱:x8b8x8@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