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外汇储备净减暴露中国金融安全重大隐患
2009-01-02
字号:

  中国应立刻恢复实施强制结售汇

  据报道:一位外汇官员昨日称:我国外汇储备自2003年12月份以来首次下降,已经低于1.9万亿美元。并称这种适当的下降是外管局所希望看到的。

  这真对中国有利的吗?未必!如果结合另外三组重要数据:一,8-10月份中国外贸顺差总计932亿美元;二是8-10月中国外商直接投资额总计203.7亿美元;二是8-10月中国外储总计购买美国国债1342亿美元,着实令笔者冷汗直冒——这其中埋伏着中国金融安全的重大隐患!

  外汇储备总量将与这三组数字结合意味着什么呢?在8-10月间,中国外汇储备中本来应有现金流净减少了2477亿美元,占到如果继续实行强制结售汇的情况下中国外储余额约2万亿(19056+932+203)美元的12.38%。简言之,中国外汇储备中的现金流在急剧减少。

  众所周知,现金流是企业真正的生命线。一个企业,它的资产再多,规模再大,如果现金流出现了枯竭,它就要停产倒闭。央行的外汇储备运营也是如此,当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泰国,韩国就是因为大量外资急剧离境,要求将手中的韩元兑换为外汇现金拿走,而两国央行缺乏足够的外汇现金兑付,结果出现了兑付危机,使两国蒙受了巨大损失。

  当前中国拥有巨额外汇储备,但就不会遭遇国际兑付的金融危机了吗?不一定!决定是否遭遇兑付危机的,不是你拥有的资产规模,而是你在需要兑付外汇现金的时候,你能够变现拿出多少现金来。

  中国必须对短期外汇现金最大兑换规模有所防范。这个规模基本等于国际热钱潜入中国的数量,专家们的估计是在3000亿——1.5万亿美元之间,即使取其中间值,也有8000亿美元之多。我们外储现金流管理必须做出现最坏情况的准备——这个时代没什么不可能发生的,就像现在华尔街的崩溃显然超过了绝大多数人一年前最坏的预期。

  中国外储中现在拥有多少外汇现金?这是一个未知数,但显然不是一个可以大方送礼的数字。中国持有美国国债就达到6529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这个数字是4年前1800亿美元的3.62倍;同时,我国还购买了陷入次贷危机的美国两房(房利美和房贷美)债券3760亿美元,还有其它美国企业债等,仅持有的美国各类债券和资产就远超过了1万亿美元。再去掉欧元债券和日元债券等,中国外储中的现金并不宽裕。

  能够把美国国债看成可以有效兑换为现金的资产吗?西方金融教科书会告诉你可以,但是,是华尔街的崩溃已经让这种教科书无地自容了。特别是美元竟令人震惊地逼近零利率,不仅创下历史记录,更是一个教科书无法面对的耳光:美元曾长期嘲笑黄金的唯一理由是有利率的,现在美元竟然逼近零利率。回顾历史,美元更应羞愧难当,自1971年美元脱钩黄金以来,黄金的美元收益率为9%,而美元平均利率仅仅为6.42%。考虑到美国超过11.3万亿的国债,超过60万亿的全民债务,它们仍同乘坐了火箭般上涨,在未来可以看得到的时间里,美国国债何时发生价格雪崩我都不会感到奇怪。而恰恰中国抛售美国债券是引爆它的最大导火索。简言之,当中国在迫不得已试图变现美国国债的时候,美国国债很可能爆贬80%甚至90%。我们拿不回多少现金。

  那么,我们还有什么增加现金流的方法吗?有的,就是我们每月新增的贸易顺差和外商直接投资。但是8月份以来,我们贸易顺差连续三个月创记录增长,它并没有反映在我们的外汇储备的增长中,这并非偶然。因为,8月6日新修订的《外汇管理条例》实施,该条例取消了外汇收入强制结售汇的规定——原来如果一家中国企业出口了商品,它必须将汇款打到央行的账上,然后换出人民币。修改后,这笔外汇可以“存放境外”,即不用回国结算在央行的账上,也就难再成为外汇储备的现金流的来源了。

  换言之,新外汇管理条例自断了我们外储管理现金流的重要来源,也等于变相自我断送了我们储备黄金和石油等战略物质的权力——这种权力在对冲美元崩溃风险时至关重要!

  该条例第一条写道——“促进国际收支平衡”,而不是保证国家金融和经济安全!它反映了某些主管官员和学者意识中,促进国际收支平衡是“天经地义”,中国不断增长的贸易顺差和外汇储备是“罪孽”的价值观——这种观点正是美国人所最为欢迎的——其实,世界其它大国为了自己有不断增加的外汇储备高兴还来不及呢。况且,这种不断增长的贸易顺差也是美国等西方资本家为了自身暴利,而将制造能力赶到中国形成的,它们的国民也获得了极大的消费福利,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只是被动的接受者,在道义上毫无愧疚!

  亡羊补牢,未为晚也。如果想杜绝中国的外汇储备现金流出现危机,那么从现在开始,就应该立刻终止购买美国国债!立刻修补新《外汇管理条例》漏洞!立刻恢复强制结售汇制度!立刻将中国外汇储备由资产总额管理转变为现金流管理!它已经成为中国修补金融安全重大漏洞的急中之急,重中之重。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博主可以直接向中央反映。第一财经日报是很有影响的大报。
    2009/1/22 15:53:30
  • 张庭宾“中国持有美国国债就达到6529亿美元,
          美国两房(房利美和房贷美)债券3760亿美元,
          还有其它美国企业债等,
          各类债券和资产就远超过了1万亿美元。”
        “当中国在迫不得已试图变现美国国债的时候,美国国债很可能爆贬80%甚至90%。我们拿不回多少现金。”
        “……,就应该立刻终止购买美国国债!
    2009/1/22 15:52:47
  • 如果想杜绝中国的外汇储备现金流出现危机,那么从现在开始,就应该立刻终止购买美国国债!立刻修补新《外汇管理条例》漏洞!立刻恢复强制结售汇制度!立刻将中国外汇储备由资产总额管理转变为现金流管理!它已经成为中国修补金融安全重大漏洞的急中之急,重中之重。
    2009/1/22 15:51:45
  • 在经济危机面前,企业要有定力,国家更要有定力,这是马云的观点,讲得很好,与同志们共勉。
    2009/1/11 15:33:32
  • 可悲,中国高层很多已经被西方洗脑了,统统的拿来主义,没有一点自己的主义,国家经济安全重于一切,而他们还傻傻地按所谓的国际惯例(国外下的套)办事。
    支持张老师的观点。
    2009/1/11 15:32:05
  • )……我们的董事会将聚集一群代理人为它工作,包括出版商、法官、经理、外交官等,最重要的是一些在我们的特别学校中接受过特殊教育的人,他们熟知社会背后运作的秘密规则,知道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

    8(2)我们将用一群经济学家辅助政府。全部银行家、工业家和资本家都聚集在我们周围。……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0/200805/40637.html
    2009/1/6 18:06:09
  • 早就要说出来了,我完全同意老师的观点,我前两天刚看到有个所谓的专家说如果中国现在增加石油储备会影响国际石油的价格?我真的看不懂。是不是要等到200美元了才不会呢?可是我今天就看到了美国说要增加2000万桶的战略储备。不是我们要跟国际接轨吗?什么东西都要“国际平衡”,人家跟你平衡了吗?人家美国怎么就不怕影响了国际油价了?
    按我说老师不是神仙,只是老师是一个有责任,有良知,敢说真话的中国人,就这么简单。
    2009/1/3 22:04:48
  • 俺不懂经济,只知道一点:手中有钱,家中有粮,国家不乱,其它与我无关,是不是很农民?
    2009/1/3 10:39:35
  • 张庭宾“中国持有美国国债就达到6529亿美元,
          美国两房(房利美和房贷美)债券3760亿美元,
          还有其它美国企业债等,
          各类债券和资产就远超过了1万亿美元。”
        “当中国在迫不得已试图变现美国国债的时候,美国国债很可能爆贬80%甚至90%。我们拿不回多少现金。”
        “……,就应该立刻终止购买美国国债!
        立刻修补新《外汇管理条例》漏洞!
        立刻恢复强制结售汇制度!
        立刻将中国外汇储备由资产总额管理转变为现金流管理!”
    2009/1/3 10:03:53
  • 不按市埸规律行事永运只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又想吃猪肉,又怕油了嘴,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经济出了问题,如同人生了病,自己有了病,老从别人身上找原因,病永远也治不好。
    2009/1/2 20:10:42
  • 热钱有多少?
    不清楚
    热钱藏在哪儿?
    不知道
    前面担心现金流
    接着又要买黄金
    瞎子摸象擎天柱
    乱枪打鸟不掉毛

    博主老乡该加油充电了,09年快乐!
    2009/1/2 18:56:43
  • 专家的此篇预言充满了神秘云雾,也像是只应天上有而非人间语的“仙篆”。若按ZYZX兄的意见,真给中央领导们看了且看懂了,相信我国又会出现几个大仙了。
    2009/1/2 15:27:3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70年6月生,安徽灵璧人。1992年7月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先后任《工人日报》驻安徽、《南方周末》驻上海记者。2001年初,《21世纪经济报道》创刊时加盟,先后领衔创办了管理、财富、商业和商业评论版块,历任评论管理部主任、商业管理财富部主任,编委等职。2004年10月至今,任《第一财经日报》财经新闻中心编委、副总编。联系邮箱ZTB6666@TOM.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