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我现在不担心股市,只担心制造业
2008-11-03
字号:

  货币过多不是通胀本因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现在有种说法,通货膨胀情况下,利润还是可以升上去的。

  郎咸平:想问题太简单啦!通货膨胀了,会引发很多问题,劳动成本升上去了,另外还有劳动合同法的问题。大家很简单地认为,通货膨胀了,就可以多卖钱,问题是谁来买啊?我们内销只有35%,人家大幅提价,你卖给谁?而你想外销,人家允许提价吗?我们目前的出口品平均提价4.5%,你还能提多高?我们没有定价能力,缺乏定价权,价格是美国人定的。现在的通货膨胀,是二元经济环境和国际进口通货膨胀两个扭曲的力量勾结在一起所造成的。

  货币是储存过多,这没有问题,但它不是股市泡沫、楼市泡沫和通货膨胀的原因。过热部门有膨胀,过冷部门生产不足依然有膨胀,再加上严重的进口通货膨胀,大豆油就是很好的例子。通货膨胀不是简单的货币现象,我一开始就批判这个理念。

  南都:外贸失衡,占了大量外汇储备,如果对冲不良,还是容易造成通货膨胀吧?

  郎咸平:我们这十几年的经济发展,以拉动内需为主,消费必然很少,不得不出口。可是卖给谁呢?

  南都:这跟货币政策有什么关系呢?

  郎咸平:货币政策都是结果。GDP里面大部分都是固定资产投资,消费非常少,消费不了怎么办呢?只有出口,因此出口一定大量增加。出口为什么不能转为内销呢?因为转内销很难,我们的内销市场太小。这样,必然造成汇率升值。整个的基本原因,就是我们这么多年以GDP增长为纲的经济发展受到严厉挑战。汇率有没有下跌的可能?当然有,那就是我们的出口企业大量倒闭,汇率就有可能反转。但是,如果出口制造业大量倒闭,结果还了得?

  “救市应先救制造业”

  南都:对房地产开发商来说,今年最大的问题是资金链紧张,怎么办?

  郎咸平:没办法,我们帮不了他,就指望着宏观调控吧。到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帮不了他。资金链断裂,80%地产商要破产。

  南都:未来半年房地产市场仍旧低迷?

  郎咸平:肯定的,没有不低迷的可能。

  南都:政府会救楼市吗?

  郎咸平:政府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他也不会听我的。楼市只是经济实体中的一部分。救市的话,那我建议先救制造业,制造业是根本。

  南都:对股市的低迷现状,你怎么看?

  郎咸平:我现在不担心股市,我只担心制造业。制造业是中国的根本,制造业衰退也将会严重影响股市的未来。

  “要搞一条产业链的整合”

  南都:家电企业走多元化之路可行吗?

  郎咸平:任何企业,开始阶段要通过流程工序的高效整合,提高性价比,走专业化的道路,积累七八年之后才能搞多元化。像格兰仕现在才开始做空调,美的也是从专业化走向多元化。这是任何企业的本质的路子。但要是一开始就产品多元化,容易陷入被动,市场和成本都会陷入被动。这个时刻,考虑其他的来不及了,首先要考虑的是还能撑多久,如果撑得下去不妨迅速搞产业联盟,高效整合所有的6+1,才有机会。

  南都:广东省政府倡导广佛合作,有研究城市定位的专家学者将佛山定位为制造业,广州提供服务业的支撑。

  郎咸平:佛山搞制造,广州搞物流,每一个都是独立的,最后会发现每一个的成本都很高,一起出问题。想想看,只搞仓储,成本有多高?要搞一条产业链的高效整合,而不是割裂开来搞。广东省不缺6+1,缺的是高效整合。所以,为了产业升级,不是买设备,而是以产品为主导的高效整合。

  南都:广东的形势真的很严峻吗?

  郎咸平:当然。目前,广东企业在这种压力之下,停工和半停工的企业几乎达到30%,而江浙两省停工和半停工的企业也达到20%.很多企业还没关停,原因是它还有所期望,还在观望,并不是它做得很好。下半年纯粹内销的企业,都会发生问题。出口企业的结局是最坏的,并且会慢慢波及到内销企业。这种现象是暂时的经济周期性问题吗?如果不是的话,按照这种趋势走下去,到了年底停工和半停工的企业可能达到50%.

  南都:从经济结构上作比较,广东的合理还是江浙的更合理?

  郎咸平:都是以制造业为主,相对而言,江浙的附加价值稍微高一点,但它也只是6+1中的1.

  南都:因为更早考虑到转型,广东所受到的冲击会不会比江浙小?

  郎咸平:广东所受冲击更大。广东是纯制造业,江浙的外商多,他们扛得起来,广东扛不起。

  南都:中国的经济中心会北移吗?

  郎咸平:这不重要,在当前的环境下,经济实体先要看自己活不活得下去。

  “制造业脱困重在整合产业链”

  “现在的制造业只是到了秋天,真正的冬天还没开始”,在“依云·南都财金论坛”上,郎咸平依旧“语不惊人死不休”。

  “制造业应在6+1上做文章”

  “到今年上半年,已经有20%-30%的企业出现问题,如果政府还不出来帮助企业脱离困境”,郎咸平预测:“只要这样的倒闭现象持续出现,到年底就很有可能50%的企业出现问题。”

  “造成中国经济的困境,和我们的产业链定位有关系”,郎咸平说。中国在国际分工的产业链上定位为加工制造。这一产业有诸多弊端,包括浪费资源、破坏环境,剥削劳工。因此将这一产业链放在中国,是西方发达国家的国家战略。

  郎咸平教授以“芭比娃娃”来举例,芭比娃娃是东莞的产品,出厂价是1美元,但是在美国沃尔玛市场的零售价是9.9美元,接近10美元。除制造成本一美元外,那剩下的九美元价值包括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定单处理、批发经营以及终端零售创造出的,价格高,同时不浪费资源,不破坏环境,不剥削劳工。在这样的一种国际分工之下,中国制造业被定位在“1”是必然结局,这种价值极低的制造业是很难的。

  这一切的根源,都来源于产业链定位的错误。目前已经到了产业链战争的时代,劳动成本不重要了。任何企业,企图继续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走向成功,基本上都难以成功。

  在郎看来,中国企业要想突破目前困境,不要在“6+1”的“1”上继续做文章,不要再在1上搞产业升级进口新的设备和在1上打品牌战略,要从“1”进入“6”,不如做产业链整合。他特别举例广东的服装产业。广东的服装产业走完“6+1”的产业流程需要180天,而欧洲瑞典最近席卷上海的一个并不知名的品牌,走完这“6+1”的流程只需要12天,因此光仓储成本就节省了90%.对这些企业来说,劳动成本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公司产业链的高效整合,大幅压缩。

  “企业要增加现金流”

  “因为我们被这样错误定位,所以扛不起宏调,所以扛不起汇率,我可以告诉各位,今天的问题已经不是简单的融资、借款、降低税率就可以渡过难关的问题,难关在于一开始的产业链定位就是错误的,因此抵御风险的能力非常低”,郎咸平说。

  他呼吁,政府除了在税收以及融资方面给予优惠外,还要给予企业实质的帮助,否则难以渡过难关。“2005年制造业的利润率还有10%,2006年有5%,2007年只有2%左右,2008年应该是负的,如果利润率是负的,税收的减免对你有怎样的好处?税收如果是负的,利息怎么偿还?”

  对于企业的具体对策,郎咸平开出的“药方”是“广积粮”,增加企业的现金流。他认为,一些制造企业最好短期内不要继续投资,要做好“越冬”的打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赞同郎先生的说法的。  而且国家正在救市。
    从目前来看,我大胆的预计,救市无效果,因为我身边的太多人,不管是购房住宿,还是炒房者都在保持观望。
    2008/12/19 17:43:28
  • 产业结构升级是根据国家总体发展需要,来决定它的发展空间的,而不是一味地升级,我认为郎咸平在拔苗助长
    2008/12/4 16:18:03
  • 郎教授不提知识产权与创新 4万亿的经济振兴计划也不提知识产权与创新,经济似乎仅仅就是经济学家的经济,创新似乎永远与经济在宏观层面上仅仅挂钩而已,日本与韩国的发展之路似乎永远是文章主题之一而已,永远不会成为现实中的实践。

    为什么不能将创新纳入经济振兴计划?
    原来出口点钞票手都累了,现在为什么不能引导企业走创新之路?金融危机带给我们的创新时机难道又要错过?
    为什么不能从税收方面扶植创新?
    创新为什么不能成为全国“粮票”?
    2008/11/11 9:56:59
  • 郞博主最近也有点混乱了,不象的去年的二元论。
    2008/11/7 14:31:12
  • 在先救哪个行业的问题上,现在考虑得不是解决根本问题,而是解决急所、讲究救市效率的问题。
    2008/11/5 23:48:36
  • 过冬天的最好办法是猫起来,像大狗熊,冬眠;非得出来活动,动作的幅度不能大,要尽量节省体力。
    我赞成现金为王的说法和做法,这个时候不能有太多的想法,否则死得快。
    2008/11/5 23:45:52
  • 说的方向对了,做的困难不少,怕是做着做着熬不下去,政府也救不了.
    2008/11/5 14:14:58
  • 看来成本推动的价格是要涨啊!
    要印人民币,贬值!
    降息预期要降低!
    2008/11/5 8:29:37
  • 我们怎么办?

    早上八点,原本应该是上班高峰期的重庆城区各条主干道上,见不到一辆颜色醒目的黄色出租车,而交通因此变得异常通畅。此前三日,记者从消息人士口中得知重庆出租车将在星期一(11月3日)举行全城大罢工,果不其然,3日当天,罢工如期进行。

    因为种种原因,重庆出租车的起步价很低,3公里只要5元钱,之后租车里程每增加0.5公里增加0.9元,五公里以上的路程,重庆出租车在全国各大城市内均处于末端的水平。记者看到部分停运的出租车已除去TAXI顶灯的天语牌出租车,其前后号牌均被遮挡,由此可知,此次重庆出租车大罢工具有相当高的默契程度。

    中午十二点,记者在重庆市渝中区的交通节点大坪守候半个多小时,依然未见到一辆运营的出租车。重庆运管局表示,目前罢工事件正在协商处理的过程之中。



    2008/11/5 8:26:07
  • 同质化的企业必定有相当一部分要被淘汰出局,这是历史规律,简单的模仿已成过去。
    中国的企业,缺乏全球的战略眼光,其根源是缺乏全球性的市场营销操练,或者说根本没有机会让它们到全球市场去操练,所以国内企业先要勇于走出去,进行国际化市场的磨练,然后才有可能会有深刻的实战得失体会,才能懂得什么是全球化市场,如何抓住这个市场,怎样做才能让企业真正实现全球化,这个过程可能需要50年或更久,但是我们必须这样做
    2008/11/5 7:08:15
  • 郎咸平“可以”不“担心”了。

         “内外经济周期双碰头”+“内外需紧缩双碰头”+“PPI 与 CPI双碰头”+“、、、” = 制造业“休克越冬”不“碰头”  
    2008/11/5 1:09:17
  • 我国的制造业必须淘汰一部分,这是大势所趋,也要通过淘汰达到优化。六加一战略很对,这是郎教授为制造业优化指出的正确方向。但针对制造业的救市还是不必了,否则就无法优化,长痛不如短痛。房市也不需救,因为资金的流向不可改变。
    2008/11/5 0:19:1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6年出生,祖籍山东。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博士;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曾任沃顿商学院,密西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郎咸平作为世界级的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成就斐然。2004年,郎咸平用最为传统的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的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