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再说一下对中美关系的看法
2019-05-20
字号:
    对于中美关系,我的看法虽然不能说独树一帜,也是跟很多人不一样的,我认为,中美关系现在变坏虽然主要是美国的原因,但其实也有我们自己的一些原因。

    首先说美国对中国选择的是敌对关系,原因有三:

    1.历史的原因。

    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之争,美国选择了以中国共产党为敌人,所以美国是仇视新中国的。

    2.意识形态的原因。

    新中国走的是社会主义道路,且与苏联等一些国家结成了社会主义阵营,对垒的就是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中美当然是敌对关系。

    3.形势的变化并没有使其原因改变。

    上世纪70年代,由于中苏关系恶化的演变,中美虽然走近了,但仍然是有根深蒂固由来的敌对关系,只不过是美国在利用中国,来消弱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力量,中美敌对的性质没有改变。

    中国改革开放了,中美关系又进一步走近了,但来自根深蒂固的敌对关系仍然没有改变。随着社会主义阵营的基本消失,虽然意识形态之争减弱了,但依然存在,只是已经不是美国对华政策动力选择的主流,而是美国想通过用和平演变、经济侵略等控制的办法来企图左右和影响中国,能达到中国的分裂、混乱更好,实现不了,也可以在中国身上获取政治、军事、外交、文化、经济等各种利益,敌对关系仍然没有性质的改变。

    随着中国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各种力量的增长,美国对中国的敌对关系不可能不重新表面化,当然也有中国自己政策的客观助力。

    所以,美国从来都是把中国当做了敌人,只是根据情势有时的演变,进行策略的变换而已,总的战略从来没有改变过。

    而有变化的是我们中国自己。

    以尼克松访华为标志的中美关系的改善,是中美相互利用,以改革开放为开始的中美关系的进一步最初改善仍然是中美相互利用,这两个阶段的敌对性质都没有改变。但随着改革开放几十年的深入,中国的文化形态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如中国旧文化的复古、依然存在的但减弱的意识形态、西方价值观等各种观念和理念的涌入,使中国的思想界产生了混乱,或叫做呈现了多样性,在一定程度上不再把美国当作了敌人,而是追求和平共处,力争做朋友,虽然对美国仍然有防范,但已经不是思想界的主流了。

    特别是一些新理论的产生,使中国开始追求和平永恒,在战争、竞争、合作的选择上,选择了尽可能的合作。“尽可能的合作”本来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尽可能”把握的程度。

    但美国的战略没有变化,而且在利用中国的“合作”追求,在施展除了战争的一切手段,在力争破坏中国进一步发展的同时,在捞取政治、经济等各种利益。如果中国总是“不翻脸”,美国就会在不触碰中国所谓引发战争底线的基础上尽可能地大做文章。

    这就是中美关系当前的现状,正如前面所说,是美国首先选择了以中国为敌,又因为中国的“合作和和平”的追求,美国实际上是已经实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中国如果不改变战略和策略,美国会越来越肆无忌惮地走下去。

    说个假设,在美国的紧逼下,如果中国“翻脸”了,美国怎么办?

    这其实是美国在千方百计避免发生的状况。

    如果人们细心就会发现,虽然美国越来越嚣张,但还是有节制的,在一点一点地侵犯中国的利益,并不愿把事情一下子搞僵,这样最符合美国的利益,并最符合美国采用的策略。

    所谓避免中国“翻脸”,就是不触碰中国所谓的底线,这样在中国不”翻脸”的基础上,美国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当然会不断地获取战略收益,中国却在不断地失掉战略利益。

    如果中国“翻脸”,中美之间发生战争,现在的状况就会发生根本的改变,美国偷偷不断获得战略收益的局面就会被打破,这是美国不愿意看到的,所以美国必须避免跟中国的“翻脸”。

    中国有很多的战略家认为,美国所以向中国不断地发难,就是要刺激中国“翻脸”,从而中美开战,美国寻求的就是用战争解决问题,所以中国必须要有“定力”,不上这个当,就是不“翻脸”,以保证中国能够持续发展。

    我不得不说,这是错误的战略思维,是极其有害的,美国在利用我们中国的这种战略思维还不知道。

    为了证实我的观点,我们不妨分析一下美国的军事战略和策略。

    美国的军事力量是最强大的,这一点是无疑的,他的军事力量是用来干什么的呢?思维浅显的人就会简单地认为,就是为打仗而准备的,因为美帝国主义的性质和美国一贯的做法也表明,美国随时都会发动战争。

    其实不是这样。

    首先是任何国家都得建设国防力量,美国建设武装力量很正常。

    美国的武装力量首先也是自卫用的,有保卫美国的使命。

    由于美国的成长史与其他国家不同,美国从殖民主义的国家变成了帝国主义国家,而且是主要的帝国主义国家,所奉行的西方与生俱来的扩张思想有了新形式的变化,不再以直接侵略为外犯形态,而是以猎取形式来夺取利益,而武装力量是辅助用来威慑用的,不是直接用来斩获各种利益的唯一工具,这是美国武装力量的使用区别于别的国家的主要特征。为保证有足够的威慑,为形成的美元霸权提供卓有成效的服务,当然会竭力的在保持着最强大的武装力量。

    但威慑不等于绝对不外侵,也不等于必须外侵,美国会根据具体情况选择怎样使用武装力量。

    如对小国家,他不但使用威慑,还可以根据需要随意入侵。而对中、俄这样的国家,他只能使用威慑。

    再假设一下,如果中美之间发生战争结局会怎样?即使美国能取得胜利,付出的代价也将是非常惨重的,如此,美国会对中国选择战争吗?答案是绝对不会的,更别说核战争了。

    如此结论就出来了,美国确实对中国选择了敌对关系,但不会主动选择用战争形式解决问题,因为那样得不偿失。这本来使美国很窝火,恰巧发现中国追求“合作和和平”的战略可以利用,就使用非战争手段,对中国进行蚕食,而且已经奏效了,所以会不断地走下去。

    美国担心的是中国的觉醒,中国如果真的“翻脸”了,美国利用中国战略和策略的路子就走到头了,所以美国会避免跟中国的“翻脸”。

    可惜我们的战略家们看不明白这一切,还以为美国就是在寻机挑起战争,从而在努力回避美国的挑衅,保持所谓战略“定力”,其实这是蹩脚的战略和策略。

    再再搞一个假设,如果中国真的“翻脸”了,决定跟美国不惜一战,美国会怎样呢?我敢断定,美国反而会避战,寻求跟中国的谈判和平衡。

    我这个假设推理也没有道理呢?我认为有道理,如此我们的好策略就出来了。

    如我们可以假“翻脸”,阻断美国在当前利用我们的策略施为,从而就会扭转我们的战略被动,可惜有关方面不会听从我的建议。

    我们如果不做策略的改变,我们糟糕的战略处境会永远继续下去。如有权威人物自以为说得挺好,经常发表一些外交见解,实质上是在客观上告诉美国,我们的“合作和和平”的追求底线不会改变,美国听后,在现在的道路上当然会继续走下去,因为人家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我呼吁应该改变我们中国的对美战略和策略,特别是对美国的军事挑衅,必须敢于回击,不敢回击,总是保持所谓的战略“定力”,就会让美国得寸进尺,越来越肆无忌惮。

    当然所谓敢于“回击”应当叫善于“回击”,这里有个策略的微妙使用问题,就像上面曾说到的“假翻脸”,那就让我们期待吧。

    此文发表于去年,看看今天中美间的情势,说明我的看法还是有些道理的,重发一下有必要。特朗普为什么敢打贸易战?为什么敢在谈判较好时经常出尔反尔?为什么敢打台湾牌?为什么在南海动不动就军事挑衅?这跟我们就是“不翻脸”有关系,所以我总是呼吁改变战略和策略,否则美国就会越来越肆无忌惮,所以我又说这种情况是我们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就在这个当儿,听说央视播放了《抗美援朝》片子,为此叫好,希望能够真正地觉醒,现在的中国国度应该是青年汉子的形象。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回11楼:
    谢谢导思。
    2019/5/22 14:57:53
  • 强制结汇政策导至的人民币发行与美元挂勾也应该历史和辨证的看,不结汇等于美元散落在民间,国家则失去了对外汇的控制力。正因为强制结汇,外汇在国内市场的不流通,外汇对个人的兑挨额度,企业换汇需提供进口证明等一系列组合政策,使外汇掌握在国家中央银行手中(外国银行可以进入、国有商业银行可以混改,但从来没有听说过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可以参股或混改,也没有听说外国在中国的银行可以不执行和不遵守中国央行的金融政策和规定)。当然由于我们是顺差,导至东西出去了,钱却留在了国内,造成了一段时间内的人民币内贬外升,因而中国政府说,并不刻意追求贸易顺差,这是实话和真诚的态度。同时辩证的看,庞大的美元储备奠定了中国强势的金融地位,在某种意义上保护了人民币的信用,对抗国际抄家和投机资本对人民币的操纵,你抛人民币我就买嘛,直到你抛到你进价人民币价格时,你还抛不抛?抛?中国就会用同样的美元换回更多的人民币,况且离岸人民币越买越少,供需关系就会转换,人民币反而贵了,再抄下去就亏了。
    对国债也是同样,当年银行是属地管理,任何事都有一个从粗到细的过程,因此改革也不例外,那时也没啥负面清单,甚至规划还当计划经济挨批呢,结果举债建楼堂舘所的有,重复建设的有,不顾邻局污染的有,结果改块块管理为条条(垂直)管理了。但问题又来了,由于事权未明确,结果地方上抱怨,钱你们拿着事却让我们干。怎么办?现在提出,考核不单一,能挣钱的用发展指标考核,没有挣钱条件的用生态指标去考核,同时加大转移支付和优惠政策的力度。投资有负面清单,放松地方举债但要配合报告制度和纪律,进行中央和地方事权的明确等规定。稳建的货币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即用积极的财政政第保持市场的基本稳定和发展的均衡。这种概念的提出本身就是对市场万能论的否定。
    总之,不仅要看到问题,更要看这些问题引没引起注意?是否在向改正或调整的方向做转变?至于是否可以达到预期的正确目标?那么还要说到人民推动历史的人民观,是路就会有路口,往那里走?固然需要领路人但最终还是靠人民去推动,啥叫人民?就是你、我、他,团结起来的中国人民。
    2019/5/22 6:53:03
  • 回8楼:
    听你说得有道理,但我并不太懂金融,无法发表具体意见。关于我们的金融政策,尽管我不太懂,但也觉得并不是很好,似乎需要探讨整改。
    2019/5/21 16:59:36
  • 回7楼:
    赞同你的意见,我就从来没有吃过肯德鸡。
    2019/5/21 16:50:59
  • 中方”目前的唯一病根:受西经的洗脑术后,信用货币与国债的“二人转”发行体系,被妖魔化,特别特别的“痛恨”国债,恨得那是:咬牙切齿啊,恨不得把国债“废”了,呵呵。
    ----
    没人恨国债,每次卖国债时,银行门口都排着长长腿。人怕有钱买不到东西,怎么会怕有东西没钱呢?这不叫活人被尿憋死吗?但钱是通用的,货是专用的,两者对上口是门学问,所以才要供给侧改革?啥叫供给侧改革就是生产适销对路的产品。可见语言也有传承的问题,如果还是那个意思,不如还用原来的词好。语言是约定俗成的嘛。
    另外,基础货币固然重要(从货币代表财富的角度,基础货币的发行几乎无上限--谁能算出一国值多少钱?),现实操作的重点还是放在流通的货币的层面上,多少对物价的影响,即货币的购买力问题,利率对投资的影响:存款利率太高就没人生产全去存钱了。贷款利率太低甚至为零,那么投资无风险,随便借钱不负责任的行为就会发生。
    所以我建议,信用经济论的作者和爱好者,多研究一些操作层面的货币问题,将货币的通用性和商品的专用性结合,使好钢用刀刃上(钱用到该用的地方)。
    2019/5/21 14:14:41
  • 几十年来,美国对待中国的办法一直是温水煮青蛙,慢慢地融化中国政治、经济、甚至军事等,但当下的中国各阶层有了一些觉醒的原因是什么?这个,是最值得有能力、有思考力的人来深思的。我以为,至少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外因,以特郞普为首的商人政府,急功近利,不如美国的民主党们的政治老手那样阴毒,采取了加柴烧火的的办法,把本来温润的非常舒服的水烧得热了许多,让人感到不舒服甚至有点痛了,让精英们感到如此下去非热死不可;二是,内因,一方面是几十年来,中国国内从一开始就有一些清醒的人们,还有多数的平民草根们对美国等西方社会的冷静观察与思考,另一方面,中国毕竟是有着5000年历史的文化的国家,传统的优秀的文化一直是支撑我们这个民族向前的精神力量,因此,尽管西方社会特别是美国从一开始就对中国进行了思想与文化的温水似的入侵,但中国的老百姓就是不吊美国的肯德鸡,大多人照样吃我们自己的大饼,吃中国的大米与高粱,喝中国的白酒,唱中国的歌,读中国的书。(当然,他们的文化入侵也达到了非常可观的效果。一些中国人特别富人们,言必称美国,小孩子一定要送到美国等,等等)所以,文化的自信,是一个根本,是一个民族不倒的根基。因为有了这个根基,因此我们才有了反省的基础与思想来源。再一方面,从现实情况来说,倘若中国各阶层特别是精英们,不对美国认真地反思并提出切实可行的斗争策略与方法,就连生存的能力都将直接受到危及。因此,综合以上因素,这是当下中国各人士、各阶层对于美国的态度或其主要的表现方面。
    2019/5/21 14:14:39
  • 回四楼:
    感谢你的赞赏,我是本文博主,欢迎讨论。
    2019/5/21 13:17:23
  • 回三楼:
    对中美关系中可讨论的事情很多,你的说法可能也很有道理。
    2019/5/21 13:16:08
  • 这篇博文的视野、思路不错,俺喜欢。
    2019/5/20 22:48:05
  • 再说一下对中美关系的看法
    =======
    1、个人理解,中美关系,总的来讲,处于“地位未定”状态阶段。
    -----进入了“胶着”状态的阶段。
    -----这个阶段,短期内,美略占上风。
    2、第二个阶段:僵持阶段。
    -----这个阶段,中的巨大内力发作,开始逐步发力,较长期内,中略占上风。
    3、第三个阶段,比较关键的阶段:国际地位确定阶段。
    ------谁老大?谁老二?目前,是无法确定的。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美,永远不缺钱,永远都花不完的钱。为什么?秘密就是:信用货币与国债的“二人转”发行体系。
    4、问题的关键是:持久战略的“中方”呢?
    -----“中方”目前的唯一病根:受西经的洗脑术后,信用货币与国债的“二人转”发行体系,被妖魔化,特别特别的“痛恨”国债,恨得那是:咬牙切齿啊,恨不得把国债“废”了,呵呵。
    -----我想说的是,重点来了:如果,如果,信用货币与国债的“二人转”发行体系,继续,持续的被妖魔化,我的结论是:“中方”的唯一病根未除,有可能“货币病癌化扩散”。
    ------结果是:“中方”唯一病根扩散,始终紧缩,始终“缺钱”,始终“磕磕拌拌”,始终紧缩,始终“缺钱”,始终“磕磕拌拌”,。。。。。
    ------真的不愿看到:这个唯一病根,反复发作,恶性循环,后果很严重啊,同志们。
    2019/5/20 22:22:51
  • 回一楼:说得非常好。
    2019/5/20 17:42:27
  • 几十年来,美国对待中国的办法一直是温水煮青蛙,慢慢地融化中国政治、经济、甚至军事等,但当下的中国各阶层有了一些觉醒的原因是什么?这个,是最值得有能力、有思考力的人来深思的。我以为,至少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外因,以特郞普为首的商人政府,急功近利,不如美国的民主党们的政治老手那样阴毒,采取了加柴烧火的的办法,把本来温润的非常舒服的水烧得热了许多,让人感到不舒服甚至有点痛了,让精英们感到如此下去非热死不可;二是,内因,一方面是几十年来,中国国内从一开始就有一些清醒的人们,还有多数的平民草根们对美国等西方社会的冷静观察与思考,另一方面,中国毕竟是有着5000年历史的文化的国家,传统的优秀的文化一直是支撑我们这个民族向前的精神力量,因此,尽管西方社会特别是美国从一开始就对中国进行了思想与文化的温水似的入侵,但中国的老百姓就是不吊美国的肯德鸡,大多人照样吃我们自己的大饼,吃中国的大米与高粱,喝中国的白酒,唱中国的歌,读中国的书。(当然,他们的文化入侵也达到了非常可观的效果。一些中国人特别富人们,言必称美国,小孩子一定要送到美国等,等等)所以,文化的自信,是一个根本,是一个民族不倒的根基。因为有了这个根基,因此我们才有了反省的基础与思想来源。再一方面,从现实情况来说,倘若中国各阶层特别是精英们,不对美国认真地反思并提出切实可行的斗争策略与方法,就连生存的能力都将直接受到危及。因此,综合以上因素,这是当下中国各人士、各阶层对于美国的态度或其主要的表现方面。
    2019/5/20 14:40:5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8年下乡,1970年回城,先后在鞍钢、东北电管局系统工作,现为国企退休中层干部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