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快速信贷扩张是当前经济稳定的主要工具
2019-04-24
字号:
    面对经济增长下行的压力及如何来保证经济增长稳定,中国政府采取了较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及更为信贷快速扩张的货币政策,可以说,这两方面政策的发力,中国经济开始企稳。目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下修2019年全球以及多个主要经济体的增长预测,但中国例外,IMF预测中国经济增长率由6.2%小幅上修到6.3%。加上国内一些城市房地产市场出现小阳天,及A股上海综合指数今年以来上涨了近三分之一。这些都显示中国经济开始企稳向好。

    4月12日中国央行公布了一系列金融数据,包括新增贷款、社会融资规模及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长,这些数据都优于市场预期。比如,3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同比增长8.6%,市场预估为8.2%,而3月份增速是13个月以来最高,仅次于2018年2月的8.8%。这也表明国内货币政策扩张在加速。

    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人民币贷款增加5.81万亿元,同比多增9526亿元,增长速度达13%以上。分部门看,住户部门贷款增加1.81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4292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1.38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4.48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05万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2.57万亿元。3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69万亿元,同比多增5777亿元,比2月份增加九成,远胜于市场预期1.25万亿元。2019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8.18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2.34万亿元。

    首先,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到,无论是银行信贷增长,还是社会融资规模增长,都在创记录的基础上还是创历史记录。政府在以社会信用快速扩张的方式来稳定经济。尽管中国央行统计数据显示,这种社会信用快速扩张有70%以上的资金流入实体经济。但是,住房是一种两栖产品,既可投资也可消费。如果不能够用税收制度在事前、事中及事后对住房的投资与消费进行严格界定,那么流入房地产市场资金能否统计为流入了实体经济是相当令人质疑。中国十几年来住房价格快速飚升,最为根本的原因就在于住房的投资与消费没有界定清楚的情况下,让住房成为一种投资赚钱工具,让银行信贷过度扩张而来推高的。

    其次,就第一季度的信贷增长情况来看,个人和企业中长期贷款,分別增加1.38万亿元和2.57万亿元,比2018年同期多900亿元和1200亿元。这种情况反映了个人和企业对长期投资的信心增强,经济增长放缓的压力减弱,也表明了中国经济可望在第一个季度见底,中国今年的经济增长达到两会所规划的目标基本上没有多少问题。估计这也是IMF调高今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测的重要因素。

    第三,一季度的社会信用快速扩张。主要表现为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在3月份金融数据普遍改善的情况下,居民短期贷款新增达4294亿元,创历史新高。1月份及2月份的居民短期贷款分别增加2930亿元、减少2932亿元,也就是说,仅是3月份居民短期贷款就增加了4296亿元。这不仅与2月份的负增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也表明了3月份居民短期贷款突然爆发式的增长。

    那么,3月份居民短期贷款为何会出现突然快速增长?是居民消费需求增长拉动呢?还是居民以消费贷的名义获得资金后挪作他用?对此,目前找不到可分析的数据,但推测可能是与最近出现的两种情况有关。一是3月份一线城市及二线城市都出现的住房市场小阳天,这些城市的住房市场销售量出现爆炸式增长。不少年轻人想购买住房,但往往连支付首付都困难,因此这些居民有可能借用消费贷做首付进入房地产市场。特别是在目前P2P网贷平台纷纷倒闭、首付贷被禁止的情况下,更可能让不少人通过消费贷融资进入住房市场。二是今年以来中国股市一直在持续上涨,上海综合指数上涨了近30%,深圳成分指数上涨了近50%。面对中国股市快速上涨及牛冠全球,国内居民通过消费贷融资进入股市也不是没有可能。这几天来一直听到有人告诉我,在今年股市中如何赚到了钱。股市赚钱效应会让国内股市者千方百计地加杠杆融资进入股市。最近中国银保监会对平安银行、中国邮储银行、中国银行的分行对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及股市开出罚单,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但是,任何制度都是不完全的,只要房价还在上涨,只要中国股市仍然保持当前的态势,估计仍然会有人铤而走险让消费贷资金进入各种投资市场,以此谋利。对此,防不胜防。

    第一季度信用扩张较为突出的方面还有企业债券市场及政府专项债券市场,分别增加了9071亿元和5391亿元,分别多增了3801亿元和4622亿元。这与政府专项债券市场全面启动有关。政府专项债券市场的全面启动,为政府基础设施建设融资提供了一个好的渠道,但是政府的债务问题是一个无底洞。2018年地方政府土地出让金收入就达到65000亿元,估计今年土地出让金的增长仍然会有此基础上创记录。但是政府的债务问题并没有由于土地出让金的快速增长减少债务,反之地方政府债务仍然会快速增长。因为每一个地方政府的主事者都会希望在自己任上用出的钱越多越好。地方政府官员到一地上任都会物色要上马的新项目,而且其项目标的越大越好。其资源的浪费及项目的低效率根本不是他们所考虑的范围。我就看到一个沿海城市,为了一个会议,许多好好的路要重新修,好好的路边绿化带全部要置换。其成本及代价之高,难以想象。所以,地方政府债券快速增长,是有利于地方的基础设施建设融资,但是也会增加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特别是对于那些人口净流出,实体经济发展严重滞后的东北及中西部城市来说,这个问题可能会更大。

    所以,让社会信用快速增长来稳定经济,短期效应会十分明显,但如果平衡不好,容易造成更多的中长期问题,特别社会过度的信用扩张不仅容易推高资产价格,导致资产价格泡沫,更是造成整个社会财富严重分配不公的重要根源。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快速信贷扩张,只能解一时“燃眉之急”,却不能抒“一世之困”。中国通过疯狂信贷和基建拉动经济,越来越力不从心,作用的时效也越来越短,副作用越来越大,这是个困局和死结。前几年,中国大力降扛杆,这几个月的扛杆又升上去了,真是“前功尽弃”!正如“房住不炒”一样,最终的结果却是房价屡创新高!伴随着中国社会空前“老龄化”的来临,积累下来的各种问题终会暴发,我估计,中国走日本“失去20年”的老路的可能性很大。因为,任何国家的经济发展,都是有周期的,有波峰必有波谷。“花无百日红”,谁知道呢?
    2019/4/27 18:29:4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分别在1986年、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工作。1994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学习,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跟随张五常教授学习与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台湾清华大学做访问研究。从1998年起为国际新制度经济学学会会员。目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主任。联系邮件:yixrong@vip.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