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寻走中华路(12)牛河梁
2019-02-22
字号:
    我们还是把寻走的脚步,返回到燕山之北、内蒙古的中东部和辽宁省的西部这一片坨甸与丘陵地区。

    这里不仅有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还有红山文化以及其他文化。

    红山文化发源于内蒙古中南部,至东北西部一带,分布范围,北起内蒙古中南部地区,南至河北北部,东达辽宁西部、辽河流域的西拉木伦河和老哈河、大凌河上游。

    经碳14测定,红山文化年代约为公元前4000-公元前3000年,主体阶段距今5500年。这正是我们中华民族因为女娲氏“断鳌足以立四极”而刚刚诞生的神农时代。

    红山文化,就是在神农时代,和以神农氏部族为主体的庙底沟文化、东夷氏部族为主体的大汶口文化并存的、以伏羲氏部族为主体的、承接兴隆洼文化与赵宝沟文化而来一种新型文化。

    由于有了南下中原到败走江南、又与其他三大部族结盟并举而结盟的经历,所以,红山文化中,不免带有多种文化的混合元素。但是,她还是以伏羲氏部族的传统文化为主。

    因为是承接兴隆洼文化与赵宝沟文化而来,又有所融合与发展的一种新型文化,所以,红山文化当然是比兴隆洼文化和赵宝沟文化更为发达、更为高级。

    她的社会形态,继续赵宝沟文化由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的过渡运动,应该是从实际生活情形到道德容忍方面,都已经全面地转向了父系社会。

    从考古发掘来看,红山人的墓地,多为积石冢。处于墓地中心的大墓,唯玉为葬。而墓地越向边缘,规格越低。大墓附近的墓葬,有的也葬有玉器,但是数量和规格,则明显地较中心大墓低,但同时又陪葬有数量不等的猪、狗等。再低等级的墓葬,就只有陶器陪葬。个别的墓葬,甚至还没有陪葬品。

    这说明,红山文化的社会结构,已经形成了阶层分化;等级制度已经十分严格;贫富差距巨大,私有制度,已经成为社会道德的共识。

    相对传统文化,红山文化的最根本特征,还是图腾内涵与宗教仪式,发生了深刻的转变。

    被誉为“中华第一龙”的“红山玉龙”,以一整块玉料圆雕而成,细部还运用了浮雕、浅浮雕等手法,通体琢磨,圆润流利,生气勃勃。

    玉龙墨绿色,体卷曲,平面形状,如一“C”字。龙体横截面为椭圆形,直径2.3-2.9厘米。龙首短小,吻略为上噘前伸,嘴紧闭;鼻端截平,端面近椭圆形,以对称的两个圆洞作为鼻孔。龙眼突起呈棱形,前面圆而起棱,眼尾细长上翘。颈背有一长鬃,弯曲上卷,长达21厘米,占龙体三分之一以上。鬃扁薄,并磨出不显著的浅凹槽,边缘打磨锐利。龙身大部光素无纹,只在额及鄂底刻以细密的方格网状纹,网格突起作规整的小菱形。

    这个玉龙的形象,既有赵宝沟文化“猪首蛇身”的底色,又有濮阳西水坡扬子鳄躯体配马鬃——“龙马”的气派,其内涵,既有“龙马”之霸道,又重拾“猪首蛇身”之智慧,可以说,是一个“痛定思痛”的产物。

    她表明,伏羲氏部族经历惨败之后,既不忘初心,又保持清醒,在时不我予的情况下,决定“韬光养晦”,学习蛇的“能屈能伸”。

    相对龙图腾之变化的悄无声息,伏羲氏部族的宗教仪式之变化,就可谓是轰轰烈烈了。

    牛河梁遗址,位于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建平两县交界处的牛河梁村。

    这个遗址,并不是一个村落或者城邑,而是一处大型的宗教场所。

    首先,这里有一座女神庙。庙中出土了一尊完整的、与真人一样大小的泥塑女神头像。

    女神头像面部为朱红色,形象为圆额头、突颧骨、扁鼻梁、厚嘴唇、尖下巴;眼珠,用两个晶莹碧绿的圆玉球镶嵌而成,显得炯炯有神。

    和女神头像同时出土的,还有6个大小不同的残体泥塑女性裸体像。

    在距离女神庙一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小土山。

    这座土山,全部是用人工夯筑起来的,其地上部分,直径近40米,高16米,夯土层次,分明可见。

    小土山的形状为圆锥形、小抹顶。上面用3圈石头围砌起来,每一层石头伸进去10米,高度为1米;下面,亦有3圈石头,底层石圈内径约为60米,外径约为100米。

    围绕小土山,周围的山头上,还发现有30多座积石冢群址。

    所有积石冢群,都是圆锥形、大抹顶。其中,一座积石冢的中心大墓里,出土一具完整的男性骨架,头部两侧有两个大玉环,胸前佩带着双龙相交的勾云形班次佩,头的上部有玉箍,腕部有镯。

    特别令人感兴趣的是,死者双手各握一玉龟,一雌一雄,相配成对。

    在另一座积石冢里,考古人员也发现了伴有20余件玉器的墓葬,死者的胸部,也佩置一个碧绿色玉龟。

    从小山顶部向四周望去,女神庙遗址,与这座人工小山在一条南北线上,而东西两侧的积石冢群址,也与小山等距离地排列在一条线上。这种布局,使人明显地感受到这座人工小山的中心地位。

    当初发现这座人工小山时,山上,到处散布着带有红山文化特征的"之"字纹彩陶片,以及坩埚片。

    而小山顶部,像是炼铜遗址,有1500多个坩埚。每一个坩埚,约有1尺多高,锅口约有30厘米,有如现代人用的水桶一般大小。

    那么,这座人工小山,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

    这难道,真的是个“炼铜遗址”吗?

    如果真是“炼铜遗址”,为什么要专门建座小山来“炼铜”?而不是在取矿之处就地“炼铜”?

    至少,也应该选择一个平整之处“炼铜”,以方便工作呀!

    为什么要这么故意自己为难自己地,建座小山来“炼铜”呢?

    这种不合常理的行为,只可能是与宗教仪式有关吧?

    而想到宗教仪式,我们就不能不联想到传说中的女娲氏“炼石补天”。

    女娲氏“炼石补天”,肯定是要拿石头用火来炼。

    而这里的“炼铜”,不也是要拿石头用火来炼吗?

    这么说,这里其实就是一个“炼石补天”的场所?而不是什么“炼铜”的场所?

    那么,古人为什么要“炼石补天”呢?这样做,有什么样的“理论依据”呢?

    这就不能不探究一下,古人对于“石”这种东西的认识。

    在金属还没有被人们生产出来的年代,石头制作的器具,大多是被人当作金属器具使用的,那就是漫长的石器时代。

    石器,具有很多的用途,而最基本的,就是用来切割与砍斫。

    石器,能够砍斫树木。

    当然,如果树木太硬的话,石器也能够被树木所反伤。

    而树木相对石器,虽然处于被砍斫的地位,但是,它也有相对石器的长处。

    这个长处就是:树木是活的,能够生长;石器是死的,被毁坏了,就不能够恢复。

    石还能够生水。下雨之前,石壁上总会冒水。一些泉水,都是从石头中冒出来的。一些高山上,一整块的巨石中,凹进去一个池子,而里面的水,竟能够天旱不干,地涝也不溢。——水,是由石头养着的。

    当然,这些都还是凡间之水。而烧制陶器的时候,也可以看见陶器表面的石粉,被火烧成了“水”。

    那才是“真水”,是神灵世界的“水”。

    水有“凡水”与“真水”;火也有“凡火”与“真火”。人们燃烧草木所生成的火,是“凡火”;神仙打雷所生成的火,就是“真火”。“真水”与“真火”是神仙所用,当然威力就大得多。但是,“真水”与“真火”,肯定要比“凡水”与“凡火”更消耗元气。

    石头如果化成“真水”,那就伤了元气,就会失去“石气”,而不再具有石性的威力。

    所以,古人根据石、木、水、火、土的这些性质,就总结出了一个“相生相克”的五行公式,即:“石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石;石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石”。

    根据这个公式,由于“石生水”而“火克石”,所以,当洪涝发生的时候,人们就举行“火克石”的宗教仪式,以通过“火克石”,来从源头上杜绝“石生水”,这样,就能够“制止”洪涝了。

    这就是女娲氏“炼石补天”的“原理”。

    那么,牛河梁这座人工小山上的“炼石补天”,是为了应对洪涝发生吗?

    不。

    这座人工小山上的“炼石补天”,不是为了应对洪涝发生,而是为了保护伏羲氏部族的族运。

    伏羲氏部族在农业生产发生的这一个新的世道轮回中,是第一个称王的。根据“五行生克”的轮回学说,每一个世道轮回中的第一季,是春季。而春主木,居东方。所以,伏羲氏部族就认为,他们部族的族运,是“木运”,他们要居于东方。

    这就是伏羲氏部族自称“木德王”而“注春令”、“月令孟春”的原因,也是伏羲氏部族在夺取中原之后,还要冒险攻打山东的原因。

    因为,山东相对中原属于东方,那才是他们伏羲氏部族在夺权中原之后所要回归的“正位”。

    而由于他们部族的德运为“木运”,根据五行学说“石克木”而“火克石”的原理,他们要确保他们部族的“木运”昌隆,就必须保证他们的“木运”不要被“石气”所克。所以,他们就要建造这座“通天”的小山,定期地举行“炼石补天”的仪式,时时地以“火”克“石”,来压制“石气”的猖獗,从而保护自己部族的“木运”。

    了解到牛河梁人工小山的用途,我们就知道,整个牛河梁遗址,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宗教场所。

    这个宗教场所包括祖先保佑——神庙;英灵捍卫——积石冢;祈祷上苍——人工小山上的“炼石补天”三大部分。

    女神庙里供奉的,无疑是伏羲氏部族从华胥氏时代到赵宝沟时代的历代先祖。因为,之前一直都是母系社会,所以,他们的先祖,当然就都是女性。

    积石冢里,埋葬的无疑就是创建这个宗教圣地以来,为部族的繁荣与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各方英杰。

    而祈祷上苍,无疑就是要克制“石气”,以保佑他们部族“木运”昌隆。

    牛河梁遗址宗教建筑的规模,在整个中华民族的发展史上,可谓是空前绝后的。

    相比当时其他三大部族的宗教设施,那是超级巨大。

    为什么伏羲氏部族,要兴建如此大规模的宗教设施,以时不时地举行规模宏大的宗教活动呢?

    正所谓设计来源于动机,动机来源于动力;动力来源于压力。

    在经历中原惨败之后,伏羲氏部族,是被分成了南北两大部分,另外还有一部分,被女娲氏带回了陈仓老家。

    这样,南、北、西,都有他们的部族存在,可又都相距遥远。

    而偏偏他们最为看重的东方“正位”,又不在他们的管辖之下。

    这就造成了很大的危险。

    他们和女娲氏部族同根同源。当初,他们和女娲氏部族也是亲密无间的。

    可现在,女娲氏部族竟然联合外族,打败了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就是由于双方相距太过于遥远,因为久不联系,而在感情、意识上产生了差距,造成了嫌隙啊。

    而历史,竟然发生了相似的轮回。

    如今,伏羲氏部族又被分成了相距遥远的三大部分。且恰恰是他们最为看重的东方,却不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如果没有相应的措施,确保相距遥远的三方保持经常的联系,统一意识、增进感情,那么,伏羲氏部族与女娲氏部族分道扬镳、反戈相向的悲剧,不会在将来的某一天,重演吗?

    那么,如何又能够确保这相距遥远的三方,保持经常的联系,以统一意识、增进感情呢?

    宗教——共同的祖先、共同的族运、共同的信仰与崇拜、共同的献身价值,无疑就是最好的凝合剂。

    那么,为什么这个盛大的宗教圣地,不是建立在湖南,也不是建立在陈仓,而是建立在东北地区的牛河梁呢?

    东方——,相对广阔的蒙古草原,牛河梁,就是东方。

    而他们伏羲氏部族,在蒙古草原上,正是由于占据了这个东方“正位”,才发展壮大的。

    既然不能在中原地区取得“正位”,那么,他们就还是回到北方,在这个北方这个草原地区的“东方”,继续休养生息、养精蓄锐,以待重新崛起吧。

    而历史证明,伏羲氏部族的这一战略决策与谋划,对他们后代的重新崛起,是多么地至关重要。

    寻走中华路(13)南庄头

    在我们只注意到,是湖南山区、江西山区、甘肃天水——“天上之水”脚下的古人们,因为生活的困窘,而开创了华夏地区最早的农业文明时,我们不要忘记了,与华胥氏部落在那冰冷的河湾、刺骨的深潭中摸螺捞蚌不同,北京山顶洞人,当时是在华北地区、那广阔而又肥美的沼泽、湖泊之中,尽情地玩耍与嬉戏的。

    他们大概是不屑于那又小又瘦的螺蚌之肉的,因为,他们随时都可以逮到那又肥又大的鲩鱼、鲤鱼来吃。

    这些在渔猎时代十分强大的部落,是否到了农业时代,就会一蹶不振了呢?

    诚然,因为他们没有压力,所以,他们就很难有动力与动机,去开创和发展新的生产方式,去开创和发展农业。

    但是,当他们看到别的部落,因为开创农业而发展起来之后,他们,难道就不会有样学样吗?

    南庄头文化遗址,位于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南庄头村东北约2公里处,就是河北省定兴县固城镇北庄头村,与南庄头村的接壤处。

    这里,地处太行山东麓之前沿、华北大平原的西部边缘。其地势,西北逐渐升高,东南逐渐低平。

    遗址海拔21.4米,周围,有萍河与鸡爪河安静地流淌;远处,泥河湾、周口店、山顶洞等古文化遗址,就是她的邻居。

    这个遗址,经碳十四测定,距今9700-10500年(未经树轮校正)。

    她有可能是华北地区,最早的新石器时代遗址。

    其遗址面积,约20000平方米。己发现的遗迹,有5条灰沟、2座灰坑、和2个用火遗迹、加上水沟等人类活动足迹。

    出土的遗物种类,有石磨盘、石磨棒、骨锥、骨针、种子和少量的夹砂深灰陶片、夹砂红褐陶片、石片;另外,还有鼠、鸡、狗、狼、猪、鹿等动物的骨骼。其中的部分骨骼,有烧烤、切割的痕迹。

    在这些出土的遗物中,十余片陶片,可能就是最有价值的。

    这些陶片厚约0.8-1.0厘米,质地疏松,烧成火候很低。

    然而,由这些陶片的夹砂深灰陶、夹砂红褐陶之质地推测,其前期,应当还有更为久远的陶器发展史。

    也就是说,这些陶器的制作者,并不是陶器的发明者,他们,应该还有更为久远的师承。

    那么,他们是师承于谁呢?

    是师承于自己的祖先?还是师承于外来者,或者外地文化?

    这些其实都不打紧。

    最要紧的是,这个遗址的年代——距今9700-10500年(未经树轮校正)。

    这可是个农业性的遗址啊!里面出土了石磨盘、石磨棒、种子与陶器啊。

    在前面的文字中,老曹曾经引用过一份考古资料,就是:距今12650年左右的时候,地球上突然发生了一次大的降温,短短的十年间,气温下降了10度左右,许多高山上的植物,直接就被冻死了。

    这次降温,给刚刚兴起不久的北方农业生产,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迫使伏羲氏部族,不得不放弃农业,而越过六盘山,进入河套平原,进而登上蒙古高原,在那广阔的北方草原上,游荡放牧。

    当伏羲氏部族最后来到松辽平原,并且乘着气温再次上升,而在燕山之北的丘陵地带重新发展农业时,时间,已经到了距今8000年左右,最多,不超过距今8200年。

    此时,留在成纪故地的、伏羲氏部族的同胞女娲氏部族,也在大地湾和老官台等地区,重新发展了农业生产。

    可是,南庄头的人们,却在距今9700-10500年(未经树轮校正)的时候,就在进行农业生产了。

    他们比伏羲氏部族和女娲氏部族,至少提前了1500年恢复农业生产。

    是他们比伏羲氏、女娲氏等华胥氏的后人们,更加聪明吗?

    老曹不信啊。

    老曹倒是认为,这一次,他们又是沾到了他们的天时地利之光。

    相对于女娲氏部族所处的黄土高原,华北地区的海拔高度,当然是低了很多,气温,当然也会相对上升得比较快。所以,南庄头的人们,就能够比黄土高原上的女娲氏部族,更早地恢复农业生产。

    相对于伏羲氏部族所处的燕山之北,华北地区的纬度,又要低了很多,气温,当然也会相对上升得较快。所以,南庄头的人们,就能够比燕山之北的伏羲氏部族,更早地恢复农业生产。

    说来说去,这华北地区,“自古以来”,就是人类生产与生活的一块“福地”啊。

    ——致各位网友,感谢阅读老曹的文章。《寻走中华路(13)磁山村》先前已经发过,不会重发。有兴趣的网友,请点击老曹的博客主页,可以查阅。谢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拜读大作,分析的有道理,在这里学习了!
    2019/2/22 19:42:2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区肖港镇永华村人,高中文凭,农民工,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致力于中国古典哲学《易经》的思考研究。关注中国现实。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