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国家的竞争就是格局、人才的竞争
2019-01-02
字号:
    柳传志不恶心死人誓不罢休。在中兴事件后,惹怒国人,不做不休,放大事件,挑起国有民有企业的对立,在500年世界的变革期,在东西方文化和贸易战的紧要关头,国家为了团结一致对外,只得褒奖此人,抿合国内民心分歧。但可惜柳传志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在美国前财长保尔森新加坡彭博新经济论坛上说,前沿科技关乎国家产业安全、金融安全、军事安全,在习近平主席要求中国为了复兴,独立自主解决基础科学攻关的当下,作为“百名改革开放旗手”之一的柳传志,在对联想内部、对媒体,竟然说“创新是找死,守成是等死”。

    乱世出英雄。古今中外的历史,在社会特殊的变革期,只要你足够大胆,敢出位,就能够创立属于自己的人生基业,变成人中俊杰。毕竟在初期的社会变革期,是充分竞争的社会,每个入场者都有足够的市场份额供自己驰骋、游弋。进入市场竞争的中后期,市场就开始出现垄断者。这些垄断者都是人中龙凤,他们的竞争,非常的惨烈,只有秦始皇李世民朱元璋毛泽东那样的人,才能脱颖而出,笑到最后。他们之所以笑到最后,是由于他们能够顺应社会需求,跟随社会变而变。绝不是柳传志那样的对社会的喟叹,“创新是找死,守成是等死”。

    竞争来源于格局,占山为王,小富即安者,不可能富有天下的。昔者共产党创业,只占有几个根据地,千万人口。蒋介石就认为能够与他争天下的只有共产党。而阎锡山、白崇禧、李济深之流,要人比共产党人多,要枪比共产党枪多。但蒋介石就是看不上他们。无他,他们只想割据一方,没有解放中国的格局。人家共产党刚建立就是全国性组织,胸怀全中国。所以,蒋介石看不起阎锡山、白崇禧、李济深等,看得起兵不强马不壮的共产党。

    自古国家民族团体个人的竞争,归根到底就是人才的竞争。想竞争胜利,必须“不拘一格降人才”,用人才。一千多年前的曹操为了能够与其他割据军阀竞争,在公元210年出榜《求贤令》说:

    自古受命及中兴之君,曷尝不得贤人君子与之共治天下者乎?及其得贤也,曾不出闾巷,岂幸相遇哉?上之人求取之耳。今天下尚未定,此特求贤之急时也。“孟公绰为赵、魏老则优,不可以为滕、薛大夫。”若必廉士而后可用,则齐桓其何以霸世!今天下得无有被褐怀玉而钓于渭滨者乎?又得无有盗嫂受金而未遇无知者乎?二三子其佐我明扬仄陋,唯才是举,变得而用之。

    现在的社会是500年世界未遇的变革期,是东西方文化、人种和贸易、意识形态的竞争期。在19世纪的东西方竞争中我们落后了,竟然让中华民族落了个“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中华民族到了亡国灭种的紧要关头。这次的东西方竞争,假如中国失败了,西方国家绝对会新老帐一起算,中华民族的血泪比上次要深重的多。所以,中国在这次的东西方竞争中,只能胜利,不能失败!

    王安石变法失败后,回到金陵安家度日,面对虎据龙蟠的金陵过往英雄人物,以及北宋艰难为生的守成,发出千古喟叹,写了传唱千年的《金陵怀古》四首律诗。其开篇一首总揽全局写到,

    霸祖孤身取二江,子孙多以百城降。

    豪华尽出成功后,逸乐安知与祸双?

    东府旧基留佛刹,后庭余唱落船窗。

    黍离麦秀从来事,且置兴亡近酒缸。

    让对的人做对的事,是开国者白手起家的关键。在新中国的创业史中,在解放战争开始的时候,贺龙元帅和陈毅元帅,被国民党打得丢兵卸甲。毛泽东主席让贺龙元帅的兵一部分给陕北的彭总,一部分到东北跟随林总。陈毅,中央直接让他跟随新晋黑马粟裕将军,领兵打仗。

    中国这几年经济政策制定者能力欠佳。当年新政府上台,出台互联网经济和服务业,历史证明这是错误的经济决策。2015年国家又人为的做高股市和房地产去库存,这两个国家政策历史证明也是错误的。然后就是产业结构改革、去杠杆以及环保,这几个政策也是问题大大的。和前几个经济政策一样,国家都是采用180度的转弯。

    将帅无能,累死三军。所以,为了胜利,能力欠佳的管理人员最好还是走入幕后,让能力超群者上比较好,这是竞争胜利的保证。

    中美的梁子已经结下了,不会因为领导人几通电话,和好如初的。在科技领域,在军事领域,在战略领域,美国人正在争取能够争取一切条件,对中国形成围堵和扼杀。这就是战争年代!在商业、科技、外交等等领域,一切缺乏开拓性、侵略性和占有性的人,最好走入幕后,前沿阵地有开拓性的人领导、决伐,这样我们中华民族才有可能取得胜利,笑到最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观点不同没关系,并非是谁必须说服谁的问题。
    很高兴能平心静气地和博主讨论。
    2019/1/3 15:29:13
  • 最底层的都稳定,中间层会不稳定?最底层一乱,天灾人祸紧跟就来,中间层还会稳定。西方国家文化不行,根本不知道社会如何才能长治久安。和中国比起来他们差的太远了
    2019/1/3 14:59:20
  • 只有中产层稳定了社会才会稳定,无论从政治还是经济立场上。
    2019/1/3 14:48:04
  • 国家的治理关心的只应该是最高层和最底层两个极端。所谓的关心中间阶层是西方国家错误的治国理论。中国人上当不少。人不是逼到没有退处,不是反抗统治阶级的。而中间阶层是能够生存的阶层。不会反抗的。
    -------
    我不同意这个观点。
    如果忽视了中产层,必将导致这个社会基础层的崩溃,向上、下(绝大多数)两个层分化。现在欧美的社会正是如此,除了极少数“精英”外,中产层基本都在贫瘠化,这正是一个致命问题。中产层是社会的基础阶层,不仅是选举政治上的票仓,更是经济发展的生产力和消费力,这个阶层成为贫困层,无疑加大了博主所说的“反抗”阶层,而且降低生产力和消费力,让社会进入一个恶循环。
    只关注上层和下层的国家管理,一定将面临更多的问题出现,并不能找到社会病因。
    2019/1/3 14:45:28
  • 我早前的文章就说了,收聚流民抑制割据,是统治阶级的最大任务。她对应的就是最上层阶级和最下层阶级。当然,当一个社会资产阶级都活不下去了,社会就烂到骨子里了。中国现在扶贫就是为了社会的不安定分子。——————————————————————————不是资产阶级而是中间阶级
    2019/1/3 14:24:48
  • 16楼

    国家的治理关心的只应该是最高层和最底层两个极端。所谓的关心中间阶层是西方国家错误的治国理论。中国人上当不少。人不是逼到没有退处,不是反抗统治阶级的。而中间阶层是能够生存的阶层。不会反抗的。

    我早前的文章就说了,收聚流民抑制割据,是统治阶级的最大任务。她对应的就是最上层阶级和最下层阶级。当然,当一个社会资产阶级都活不下去了,社会就烂到骨子里了。中国现在扶贫就是为了社会的不安定分子。
    2019/1/3 14:22:54
  • 15楼,也许我是一个民族主义者,这是因为在现今时代,特别是全球化的时代,发展不均衡带来的区域矛盾和民族矛盾越来越激烈。就拿中产阶级来说,区域、国家不同,中产层的内涵、现状也不同,同样都是中产层追求的利益,却在全球化经济中引发激烈的冲突。
    美国需要解决美国中产层的问题,让美国再次伟大;中国也要让人民富裕,让民族复兴。在宏观上,离开了自己团体利益,个人利益并不能得到保证。
    2019/1/3 14:05:00
  • 13楼

    先生这种解释是我认可的。欲望是社会发展的原动力。人都想出人头地,一些人同种人不能给自己出人头地的机会,而别的民族可以给自己机会,在利害的取舍下,就会选择跟随异族人。跟随异族人多,人就不在乎叛徒这个说法了,于是异族人就能裂土为疆了。当然我们后人说,这是民族融合,是社会的进步
    2019/1/3 13:58:17
  • 当然,更有一些去国外学习,并坚定回来建设国家的人才,发挥了自己的作用。
    对于这些人才,他们从国家建设的实践中体会到问题,提出批评和建议,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而屁股坐在外面,却对国内指手画脚的所谓“人才”,他们只能永远属于空谈者、怀才不遇者,发牢骚都让人讨厌。
    2019/1/3 13:57:01
  • 我对博文关于人才的论述没有什么评论,是针对人心所向而言。我认为,人心所向有很多影响因素,历史的、片面的都有。
    比如,很多所谓流失去了国外的“人才”,等真正体会到他人心所向的“高层次真理”后,却又发现并没有什么。反而“没有才能”的人留在国内,努力工作获得了成绩,有了成就感。
    2019/1/3 13:47:06
  • 我说影响人心所向的历史因素就是这样,现在的繁荣也许在将来看只是昙花一现,看似有高度的真理经历过后才并不以为然。这山看着那山高,墙内开花墙外香,人心都是会变的。

    没错,文化信仰和利益有关系,但是个人利益不可能长久,必须依附在“根”上。这是和从小的教育、生活背景相关的。
    2019/1/3 13:42:31
  • 10楼

    你忘了社会的变迁,世界多少大城市现在都是荒邱了。不要说农村,荒原和城市都是互为表里。一个地方只要有人才,发达,很快就是城镇,毕竟人才资本‘技术有集聚效应。

    至于先生说的文化和信仰。世界人只有一个信仰,就是利害关系。所谓的文化就是利害关系的变种。’元清的佐刀人都是汉族
    2019/1/3 12:31:1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70年代生于安徽阜阳,农民,初中毕业,从90年代一直在广东打工,貌陋讷言慎行,知识贫乏无文凭,从一个工厂到一个工厂艰难为生。喜欢时政,纵笔直书,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活在虚拟魂梦里,也乐于享受这种生活。联系邮箱:ah6sdq@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