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我们举的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2018-12-21
字号:
    首先,让我们来看几个“举债”的实例。

    在古代,家里没米下锅了,跑去亲戚朋友家,借来大米数斗,用以续命。等到田里收成上来了,再将以前的亏空还掉;烧锅做饭时,发现家里柴草用完了,只好跑去邻家,捧得一捆柴草回来,待过几天去山中打柴,再将柴草还给邻家;家里要造房子,积蓄不够,向三五富家借得钱来,转而买回砖瓦木材,聘请木匠瓦工进场,一月之后,新房告成。三年之后,靠着风调雨顺的光景,田里收成颇丰,以谷抵债,连本带利还清了所有债务。

    再来看一个现代版的例子。你决定在城里开个洗车店,而你却身无分文。你只好跑去洗车设备的制造厂,用你的诚心说服老板,赊账租给你一套洗车设备,条件是五年之内还清设备货款及租金。当然,你也可以找银行贷款,然后用贷款购买这套洗车设备,五年后还本付息。

    在以上几个“举债”的例子中,都隐含着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债”要举成功,就必须有“余”的存在。家里没米,你必须跑到有“余”米的人家去借;灶下没柴,你必须从有“余”柴的邻家去抱;造房缺钱,你也必须向能提供得出“余”钱的富家告借;赊来的洗车设备,是因为该设备制造商有剩“余”的设备可租赁;即便是银行贷款,那银行也必须有“余”钱可贷才行。

    再者,我们举债的目的是要借来我们所需要的“物”,而不是“钱”本身。我在这里特地举了几个古代事例的目的,就是要试图跳过“钱”这一令人迷惑的媒介,以便我们能更深入地理解“举债”的实质。即便最后两个例子我们谈到了“钱”,而借来的“钱”也是立即被转换成了实“物”。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将借来的“钱”,一直捂在自个儿的兜里,等过了个几年之后,再将钱还给人家。

    总而言之,“余物”是“举债”的前提和目的。从逻辑上来讲,“余物”是人们过去生产劳动成果尚未被消费的结余。因此,我们可以说,“举债”的标的是从“过去”来的。从宏观层面来理解,“举债”是对社会财富进行局部“腾挪”“调剂”的经济现象。假设这个社会不存在任何的“余物”,那么,家中无米下锅的就会被饿死;灶下无柴的就只能茹毛饮血;造新房也就只能等到攒够了“余”钱再说。

    最近有一股思潮,对新生代消费者影响极大,即所谓的“借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本来,在当代这个生产能力“过剩”的社会,利用这样一句浪漫的口号来鼓动一些刚踏上社会的青年人提前消费,也不失是一个“一时之策”。但有一些无智的经济学者,却乘机大加发挥,甚至提出了“印钱消费”的观点,好像“钱”印出来了就等于是从“将来”借来了财富可供消费似的。更有甚者,居然有人声称“国债不为债”,怎不令人啼笑皆非!

    “明天”的钱(财富),你“今天”是借不来的,借来的只能是别人“过去”创造的财富!“债”者,“人”之“责”也。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饭用三天,米用三月,谷用三年,屋用三十年....

    各种不同的物都有自身很短暂的保质期

    在时间维度上维系的绝不是物,因为物早已经腐朽了,财富本身恰恰不是什么实物,而是 一种“智慧”,即意识形态。而所谓 “留” 与 “存”都是 这种意识形态的产物。

    实际上不仅是“留” 与 “存”,物本身都只是意识形态的产物。

    正如现实中企业开工率不足 60%,那不是因为机器坏了,也不是因为人的技能忘光了,而是货币意识形态的原因。
    2019/1/7 7:33:36
  • @107楼消灭货币君:

    你说:“这观点有意思,但根本无法解释货币的时间维度问题 ,在货币信徒们的基本观念中,货币是不朽的
    ...
    大米饭1天就嗖了,
    生的大米本身,自然条件下 ,放过几个月,也会长出黄曲霉,吃了要命”
    ======
    首先,“物”(包括饭、米、谷、锅碗瓢盆、车马房舍等等等等)都霉变锈蚀掉了,留着“钱”还有什么用呀?换不到“物”,钱能直接当饭吃,还是直接当房住啊?
    其次,饭用三天,米用三月,谷用三年,屋用三十年,维护(实物形态的)财富在时间维度上的存续的智慧早就已经成熟了,要不然人类社会的经济是难以为继的。
    再次,“物”有物的“存”与“流”,“钱”有钱的“存”与“流”,请参阅我2019/1/5刚发表的博文《“流”与“存”,理解经济的另一个层次》。
    2019/1/6 11:19:09
  • 这观点有意思,但根本无法解释货币的时间维度问题 ,在货币 信徒们的基本观念中,货币是不朽的  
    ...
    大米饭1天就嗖了,
    生的大米本身,自然条件下 ,放过几个月,也会长出黄曲霉,吃了要命
    2019/1/6 9:54:58
  • 106楼gz3hua:
    货币,其实也是抵押收据!
    2018/12/29 6:47:36
  • 105楼gz3hua:
    123!--------其实是很简单的问题!-------货币的需求及客观出笼量与经济体财富总量成正比-------财富越多,可用于抵押的价值财富也越多,财富越多,交易规模也会越大,抵押越多,所以货币也越多!
    2018/12/29 6:46:34
  • 试举一个例子:在100年前,美国美元只要一千亿美元就足和恰好够满足市场流通交换需求了。在今天,美国本土就需要百万亿美元的美元货币才够美国的需要,加上国际结算和储备,可能需要两百万亿美元的货币。市场上也确实有这么多美元货币。
    那么,从一千亿美元到200万亿美元,这部分增长起来的部分美元,谁花出来的?还是美联储天女散美元丢出来的?
    2018/12/28 16:00:56
  • 所以,不需要发明什么高深的拗口的理论。凯恩斯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相通的地方,就是马克思主义发现了资本主义危机的本质——相对过剩。但资本主义不可能主动地吸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的,只能在三十年代初席卷全球不包括中国的经济危机中修修补补,这就是凯恩斯主义的产生根源。
    我没有阅读货币价值论,但零零散散看了一些蔡先生的文章。我认为他提出的理论有价值。
    资本主义美国,自1913年联邦储备法确立,到今天105年,他这105年中印了和发行了多少货币美元?他是怎么进入市场的进入流通的?
    为什么美联储账户上的数字,比我们的人民银行账户上的数字还小?这不是搞笑?答案只有一个: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发行的货币,被人偷窃了。偷窃者就是美国垄断资产阶级寡头们。
    2018/12/28 15:55:34
  • @99、100楼mikezc123:

    “余”过,则“滞”。假如国家因此决定在西部增建一条高速公路,需要(不管是动用财政收入还是发行国债)增投大笔资金,用这些资金购买社会的劳动力、设备、材料等等,因此社会就会有新增就业、新增设备销售、新增材料销售,因而就会有新增税收,用来偿还债务。从而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促“流”消“滞”的效果。

    正如你所说,要让落后地区来偿还这笔债务可能是漫长的,有时甚至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这种办法,实际上是通过国家之手,即将“余”流到非“余”之地的调节手段。而借助便利的交通环境,落后地区可以与其它发达地区进行更密集的交换了,增“流”(GDP)的目的于是乎亦可达成。
    2018/12/28 15:38:28
  • 比如,一方面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短缺,二方面因地形地貌复杂投入代价高企业经济效益差,这明显是问题。但是我们产能过剩,企业订单不足,半投产现象,投入的资本不能获得合理回报。产能闲置严重和劳动力闲置严重,这实际上是整个社会的浪费。资本主义社会,他需要维持一定的失业和浪费,因为他追求的的是利润。我们的浪费如去产能,是严重的不平衡不充分发展并存。
    2018/12/28 15:11:10
  • 当然,如果财政收入充裕,根本也无须发国债。==========问题是怎么消除相对过剩。财政收入来源于税收。不能解决相对过剩的问题。硬要强买强卖也不行吧。
    2018/12/28 15:04:02
  • @97、98楼mikezc123:

    同意,“相对过剩”就是本博文中的所谓“余”。社会有“余”,发国债,借得“余钱”来购买那些“余物”,用于基本建设,刺激经济才能奏效。

    当然,如果财政收入充裕,根本也无须发国债。
    2018/12/28 14:44:51
  • 但凯恩斯的这种政策,不可能解决资本主义相对过剩的根本问题。只能缓解问题。延长周期间隔。
    中国目前的过剩,其实也是相对过剩。
    2018/12/28 14:40:0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陈亚君,男,1983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自动控制系,现任某信息化工程监理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某市经济信息中心工作后,便参与了该市投入产出分析的项目,并从此对经济学感上了兴趣。尽管后来跳槽到外资企业工作,作为职业经理人从事过各种不同岗位的工作,但对经济学始终怀有强烈的兴趣,期间一有空闲就阅读经济学经典著作,如马克思的英文版《资本论》、斯密的英文版《国富论》、马歇尔的《经济学原理》等等,最近几年还在网上通读了张五常先生的博客,也就是其后出版的《经济学解释》的前身。2013年冬季的一个周末,阳光下冥思的我,突然顿悟出了一个道理:“价值即能量”在其后的一年多的时间内完成了《经济学能量观》的英文初稿,其后又将其翻译回中文,并将英文版和中文版并列在一起,合成一书,历经五年的琢磨,此书已成,愿与有缘人分享。QQ:1290730633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