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自主性——中国和中国农民(上)
2008-09-27
字号:

  主持人:尊敬的李昌平老师、各位腾讯网的网友、政法大学的同学们大家好,欢迎大家在周六下午来参加燕山大讲堂,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张东生。现在我们非常荣幸的请出李昌平老师,大家欢迎。

  李昌平老师现任河北大学中国乡村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他曾经先后四次担任党务书记,2000年的时候曾经致信朱熔基,提出了“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引起了中央对“三农”的关注,现在就开始请李昌平老师展开他的讲座。

  李昌平:非常感谢各位同学过来听我的讲座,我今天讲的题目是中国农民的自主性、中国的自主性,我要分七个小题目来讲这个主题。

  一、中国近代史,是列强殖民史——追求独立自主成为中国人的“百年共识”

       1840-1948年的中国历史,是一部饱受列强侵略的屈辱史,也是一部被殖民和反殖民的斗争历史。百多年中,中国人达成的最大共识是:中国要想摆脱被殖民的命运、中国人民要想不做亡国奴,必须快速实现工业化。1948年,共产党和其他党派在总结“百年共识”的基础上,制定了新中国的准宪法——《共同纲领》,《共同纲领》的核心思想就是快速发展国家工业化——国家资本主义,以实现国家独立自主和人民民主富强。

  二、1949——1978年的国家工业化历史,是国家对农民的“殖民”史

  新中国成立后,遭遇了帝国主义的封锁和干扰,国家工业化道路并不顺利。为了快速实现国家工业化,中国很快被迫走上了依靠中央“高度集权和高度计划体制”剥夺农民——“内卷化”完成国家资本主义原始积累的工业化道路。农民在国家工业化中被迫完全丧失自主性,成为国家工业化的工具。在不长的时间内,“剪刀差”转化为中国国家工业化的巨大成就,中国建成了完整的、自主的工业体系、农业体系、国防体系、教育体系、文化和思想体系等等,并恢复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地位,国家自主性和自主权充分实现,被殖民的历史发生了根本性改变。但这种以牺牲农民自主性为代价而获得的国家自主性,按照毛泽东建国初期的想法,到60年代初期就应该结束,由“以农补工”转而实现“以工补农”,但直到毛泽东去世也没有改变剥夺农民的工业化战略,国家工业化最终遇到了农民的消极抵抗——出工不出力(创造性不足)和有效需求不足,导致人民公社体制失效,直接的后果是大量的城市工业品下乡不能获得等值的农产品,城乡交换不能有效进行,国家工业化陷入困境。

  中国1949——1978年的国家工业化实践证明,靠牺牲农民(中国大多数人)自主性(或主体性)实现国家工业化是不可持续的,最终还是因为农民的自主性(创造性)和有效需求不足而失败。1949-78年的国家工业化的失败,实际上是长期依赖对内“殖民”发展道路、牺牲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的自主性或主体性的失败。

  三、中国1978——1988年的高速发展历史,是农民自主性或主体性(创造性)回归的历史

  到70年代,国家工业化遭遇了农民的消极抵抗(创造性不足)和内需不足的约束,对内“殖民”的国家工业化遭遇困境。在这个时候,在安徽的小岗村等地出现了“大包干”尝试,“大包干”的核心是“交足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全是自己的”,实际上是农民 “以自主劳动创造的增量向国家赎买生产经营自主权”——获得自主性,正是由于农民获得了有限的生产和经营自主权,中国进入了一个由农民自主发展、并推动中国自主发展的新时期。

  1980年开始,全国各地开始试点小岗村的“大包干”模式。1982年全面推广“联产承包责任制”(也称“大包干”),把7亿多农民从人民公社的桎酷中解放出来,农民家庭获得了组织农业生产和经营剩余农产品的自主权。随之,农民的自主性和创造性得以空前释放,劳动生产率得以极大的提高,粮食单产由亩产400斤增长到了600多斤。农民在“交足国家的、留足集体”——大约50斤/亩谷物,并完成200多斤/亩的粮食定购任务之后,剩下农产品全部是自己的。农民不仅吃饱饭了,还有了剩余产品。最初的剩余产品主要是粮食,后来蔬菜、水果、畜牧水产、传统食品和手工艺品等也多了起来,农村集市也随之活跃起来。农民作为市场主体的市场交换的出现,给农民的自主性和创造性增添了翅膀。

  农民很快有了积累(钱),有了购买能力。但当时的情况是除粮食等主要农产品外的所有物质都极度短缺,农民有钱买不到所需的东西。很快,农民将需求冲动转化为了投资冲动——乡镇企业、社队企业、个体户开始蓬勃发展起来——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即离土不离乡),获得了在本乡本土发展非农产业的自主权。到1985年的时候,中国农村不仅出现了卖粮难和农产品的极大丰富,一部分农民跳出农门,在农产品加工业、建材建筑业、服装加工业、流通运输业等领域大显身手,一部分有一技之长的农民首先成为万元户、十万元户、百万元户,农村涌现出一大批农民企业家,不仅数以千万计的农民离开土地成为乡镇企业的职工,连城市待业青年和国有企业退休干部职工也加入到乡镇企业的行列。

  乡镇企业的发展,很快成为中国经济的“半壁河山”,小城镇也如雨后春笋一般发展起来,80年代中国经济新增值的70%以上是乡镇企业和农业创造的。80年代的中后期,农村区域或局部市场已经不能适应乡镇企业的发展要求,政府准许农民在城市开设窗口和销售网点成为一时风尚—— 农民企业家和农民从乡村中解放出来(离土又离乡),自主性和创造性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间。农村企业和农民进城成为中国当时最活跃的发展力量,并为困境中的国有企业创造了巨大的内需市场,有力的促进了国民经济整体性提升,同时也逼迫国有企业和城市不得不改革开放了。

  中国80年代改革发展的成就,是在没有外资、没有中央积极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帮助的背景下取得的;是农民自主性不断发展,创造性也同步增强的结果。中国80年代的改革发展证明,不走对内“殖民”的道路——“内卷化”道路,不走外向依附型的道路,中国也能自主推进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快速发展。

  四、以《土地法》为转折,中国重新回到国家工业化和城市化优先的轨道

  80年代后期开始,中国经济在农民和农村主导下快速发展的同时,中国却出现了“乡镇企业”过渡论,认为中国遍地开花式的乡镇企业和小城镇建设水平低、没有前途,认为中国必须补资本主义的课, 要加大对外开放,以市场换资本主义资金、技术和管理经验,大力发展“合资企业”、“外资企业”,促进高水平的国家工业化和城市化,以此加快现代化的步伐。这种思想逐步在80年代后期占据主流地位,中国悄悄地发生了三项影响深远的事件。

  第一项是《土地法》出台。1988年《土地法》出台,这部法律的出台带来了三个改变,一是乡镇企业用地权收归国家了,农民集体不能直接用地发展农村工商业了;二是城市和城镇用地权收归国家,城市化用地的增值收益归政府独占;三是各地新办企业必须进入“经济开发区”——合资或外资企业特区。这实际上是剥夺了农民分享土地非农用收益的权利,剥夺了农村办工业的权利,剥夺了农民分享城市化土地增值收益的权利。一句话:农民被政府“殖民”了,农民的自主性或主体性和创造性又一次被国家工业化和城市化优先战略剥夺了。

  第二项是1987年开始的财政体制改革。从1986年开始,各级政府开始“分灶吃饭”(下面以县(市)乡(镇)政府“分灶吃饭”为例加以说明)。县(市)和乡(镇)的财政“分灶吃饭”是以1986年为基数,乡(镇)政府每年按照7%向县(市)递增上缴财政收入。但随着90年代开始的农村经济凋敝,乡镇财政的收入并不能每年递增7%,有很多乡镇的财政收入甚至是下降的,但递增上缴是不能少的,基层政府的财政就出现了收不抵支;更为严重的是,财政改革同时,“依法治国”的改革也在不断深化,法律越来越健全,执法的部门的越来越多,基层的执法人员越来越庞大,乡镇财政供养人数有了10倍以上增长,少则300人左右,多则1000多人。上面任命干部,下面承担工资和费用,乡镇政府的合法支出超出了“分灶吃饭”初期基数的数十倍之多。 财政体制改革的结果是,中央和省市政府的钱越来越多——增强国家(工业化和城市化)能力,县乡基层政府的钱越来越少——服从国家(工业化和城市化)战略。

  第三项是90年代初期开始的分税制改革。分税制改革使中央财政的财力(国税收入)得到空前加强(为了国家工业化和城市化),由不足30%提高到了54%左右,省(市)财政也占到 24%左右,经过县(市)一级之后,乡镇财政(合法收入)几乎处于无米之炊的状态。90年代中国农村流行的一句顺口溜叫做:“一税轻、二费重、三摊四派无底洞。”据不完全统计,河北省1996年各种收费和摊派146.15亿元,占全省财政收入的56.52%,占县乡财政收入的96.29%。这就是说,分税制后的乡镇财政收入的绝大部分,都是“依法”向农民和乡镇企业“寻租”获得的。

  据学者计算政府已经剥夺农民了19万亿,90年代还出现了5000多亿的财政负债。乡镇政府和部门的合法支出在日益膨胀,但合法收入却在日益减少。在这样的情况下,乡镇政府和部门不得不“依法创收”——“合法寻租”,直接的后果是加重农民负担和乡镇企业负担,并大规模强征抢占农民土地。1987年,农民每亩的负担大约为100斤粮食;到1994年,农民每亩负担150元,折合粮食约300斤/亩。1987年前,乡镇企业大约只向乡镇政府上缴利润的30%左右;到1992年,乡镇企业所有利润都必须全额上缴乡镇财政、甚至出现贷款上缴税费的情况。在征占农民土地方面,有学者计算,数十年的工业化和城市化,“政府”已经剥夺了农民土地价值19万亿!尽管如此盘剥农民,全国乡镇(村)在90年代中期还出现了5000多亿的财政债务。

  乡镇财政入不敷出日益严重,乡镇企业的负担和农民负担逐年攀升,农民创造能力和消费能力急剧下降,乡镇企业产品的市场也急剧萎缩;加上土地制度变革后“政府”独占土地增值收益,导致银行不再向乡镇企业和小农贷款,给了乡镇企业和小农雪上加霜的打击。在上述三重压力之下,80年底蓬勃发展的乡镇企业,在90年代出现了“倒闭”潮,也导致了90年代农民“盲流”潮的出现。

  不仅如此,财力上收,事权下放,还导致了农村教育、医疗、养老、基础设施建设、环保等完全抛弃在“国家责任”之外了(在90年代的农村义务教育总支出中,中央和省市财政支付不足2%;在90年代的农村医疗总支出中,中央和省市财政支出不足0.5%)。义务教育变成了老百姓的义务,中央或省财政在教育上的支出连20%都不到,每个农民的孩子一年要交35块,收人头费。每个派出所要交7万,派出所成了“企业”。1949年建国以来形成的农村社会事业发展制度建设出现了严重的倒退。90年代的中国,不少地方的农民(包括农民工)沦为了贱民,不少地方的农村沦为国家的“殖民”地。

  1949-1978年,牺牲农民,理由是国家工业化和城市化优先。牺牲农民带来的困境,通过80年前后的恢复农民自主性得到了很好的解决;80年代后期开始,再次牺牲农民(包括农民工),理由同样是国家工业化和城市化优先。牺牲占国民人口绝大多数 农民(包括农民工)必然再次导致困境,可是,历史并没有简单重复过去,中国并没有用恢复农民(包括农民工)自主性和创造性的办法去应对危机,而是走上了一条前人没有走过、也没有经过充分讨论(不争论)的道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因为这句话,李昌平教授在2000年就被广为人知了.中国目前面临诸多危机,但三农问题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只要解决了三农问题,其它问题均有办法可解,但如果三农问题解决不好,那么各种错综复杂的问题就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表现出来:如城乡收入差距扩大,贫富差距扩大,农民无购买能力,导致内需不足,只能憋着劲争出口,而为了能在出口中获取生存,又不断压榨农民工的血汗,从而进入恶性循环,导致社会不稳定因素不断增加,进而导致今天的人民币升值,大批公司企业倒闭,引起金融危机。李教授对我国农村、农业、农民有着深入的研究,能看清三农问题的本质,包括三农的窘境都是因牺牲农民的利益进行城市化、工业化的结果,除了在80年代的联产承包责任制提高了农民的积极性,提高了农村的生产效率之外,现一切又老弹重弹,农民又陷入求生不能的怪圈。
    2008/10/9 16:32:15
  • 乡企为国企服务,吉利为一汽二汽冲锋.

    2008/10/5 22:40:00
  • 中国政府没有对农民的发展、未来作出成功的、正确的引导
    2008/10/5 22:36:12
  • 中国的改革开放三十年了,一切都和国际接轨,不知道老农们的待遇什么时候才能和国际接轨,中国的种话政策才能接轨.
    2008/10/2 15:27:18
  • 农民的自主性在哪里?巧妇难做无米之炊,同样农民所依托的是土地,但是就依法(土地法)而行,农民的自主性完全不能实现,按市场经济准则我国的《土地法》根本就是农民的紧箍咒。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就要召开了,期待有更好的展望。昌平老弟的关于农村土地的见解,希望不是草根之解。第一次入住草根社区不留下一点足迹确实说不过去,因此简而言直。
    2008/9/30 0:15:47
  • 说殖民还简单了点,我说是奴隶化。有见过把农民绑在土地上的政府吗
    2008/9/28 14:33:31
  • 只能评论不能自己写文章吗?
    2008/9/28 3:37:22
  • 毛泽东给中国的农民有饭吃,邓小平给中国的农民吃饱饭,还给予可以发展的空间。我们农民能不说国家好吗。到了现在,问题是很多,因为我们吃饱了,我们要吃的更好。国家应该为我们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提供一个可以持续的空间。博主的观点,从你的角度看是片面的。
    2008/9/28 2:08:52
  • 中国政府没有对农民的发展、未来作出成功的、正确的引导。
    2008/9/27 21:43:40
  •      李昌平老师对中国农民现代史的分析非常准确,恰如其分。总结出我多年考虑却没能表达出的话。尽管有不足,又有谁能表达得十全十美?
        看看印度,你就更能体会李昌平老师的分析。
    2008/9/27 21:39:54
  • 很认可xtxs对文章的批评。

    李教授对农民的“自主性”认识很狭窄,感觉只要农民腰带上困上一亩三分地,农民就有了自主性,感觉工人别吃大米,农民不买工人织的布,农民就有了自主性......

    能让农民真正的富裕起来比什么都重要,中国农民需要的是农业的产业化——降低生产成本,发展规模农业,形成效益农业,提高农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2008/9/27 16:49:25
  • 其实如果后面说的80年代的“红火”的日子有可取的话,就是迁就了千百年的小农的习气,也就是几亩地拼命种,就是乐得找不到北了。是“权益之计”而不是真正的提高的要求。
    其实,统观全文,以及李昌平的主导思想,都是处处突出一个“农”字,实际是一种片面或误导!啥时候都是农民一家的天下,试问解放初国防要投入,农民说“殖民”我,好,那时我们国家真没有别的产业能提款,工资还折合小米呢。这样,敌人来了,你过什么好日子。毛泽东是为了你,(我其实了解的,无数农民直到现在都拥护毛泽东,没有一个骂的!)李昌平是打着农民的旗号反农民。我真的有些觉得草根应不应该收这种糊涂或者是误导的文字!
    2008/9/27 13:42:1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3年4月生于湖北省监利县先后就读于湖北省机电学校,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中南财经大学。经济学硕士。1983年1月—2000年9月,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县农村工作部副部长等职 2000年3月,致信朱镕基总理,反映当地面临的突出问题。此信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10月,首次公开在国内媒体呼吁:给农民以同等国民待遇;12月当选《南方周末》2000年年度人物。2000年9月辞去乡党委书记职务,任《中国改革》、《改革内参》记者、编辑。2002年1月,李昌平专著《我向总理说实话》一书由光明日报社出版。现在就职于乐施会。
作者单位: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 Lcp163cn@yahoo.com.cn
通讯地址:北京朝外北街蓝筹名座E-2-802室(100020)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