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2018-11-10
字号:
    ——-兼答车武军、刘祥生先生

    在2013年初冬日的一天,我躺坐在阳台的藤椅里,一边享受阳光带来的温暖,一边放松思缰,闭目静思。渐渐地,三种农民耕地的场景油然进入了我的眼帘。

    场景一:两个农民在前拉犁,一个农民在后扶犁;

    场景二:一头牛在前拉犁,一个农民在后扶犁;

    场景三:一个农民坐在拖拉机上操纵机器耕地。

    我设想,如果分别采用以上三种方法耕作同一块地,那么这三种方法对农民在这块地上最终收获的庄稼贡献的价值应该是相同的。如果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理解,我意识到,采用这三种方法耕完同一块地,所做的净功是相同的。即都是在相同的路程中,克服相同的泥土阻力,因而做了相同的功。

    进而我意识到,经济学里所谓的价值,可能与做功正相关。于是,我便开始琢磨此事。不久之后,我便又从下述场景对剩余价值的概念有了进一步的实质性理解。

    数十万年前,赤裸的男人、女人和他们的孩子们,生活在温暖的地区,整天在树上寻找果实、水中寻找鱼虾、地上猎取动物、地中挖取草根,那时全体人类都在从事同一种工作——-果腹,而整天奔波的成果也只能维持家族的生存和繁衍。

    进入农耕时代之后,农民们生产出的粮食,不光能为他自己和家庭提供足够的食物,而且还有部分盈余,用来向专业从事制造业的匠人们提供食物,作为回报,他们得到了匠人们生产的工具。至此,我彻底地理解了260年前法国草根经济学家弗朗索瓦?魁奈医生的“纯产品”即“使用价值”的最早版本。从宏观来看,在进入工业化时代之前,所有非农业活动的成果都是那些从事非农业活动的人们在获得由农业生产出的盈余的食物所提供的能量之后的劳动所转化而成的成果,因而都是农业产业的剩余价值。

    现代科学告诉我们,食物其实就是为有机体(包括人类)提供热量的能量载体。人类吃进食物,并利用食物提供的能量,再生产食物,周而复始,以确保人类的生存和繁衍。而人口的总量是由粮食生产的总量所限定的——-马尔萨斯均衡。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一个人能生产出比他摄入的能量更高的能量呢?根据能量守恒定律这是不可能的!”。其实,我们必须认识到一个事实:一粒稻谷,落入土中,在合适的环境下,即便没有人类的干预,经过一定时期的光合作用(储存来自太阳的能量),最终也能结出数百粒的新稻谷。人类的劳作只不过是提高了单位土地面积的产量而已,并不是稻谷生长过程中唯一的能量贡献。因此,自然的奉献加上人类的劳作构成了稻谷的使用价值;人类将自然的奉献据为己有,只以自己的劳动量来计量稻谷的价值时,交换价值由此而生了。由此可见,仅仅研究交换价值的经济学理论是不全面的,有失偏颇的。我决定花点时间重新全面审视一下经典经济学理论中的一些概念,并且因此写下了一本名为《经济学能量观》的文稿。

    车武军先生曾问我:“你将价值与能量进行捆绑的目的是什么?以此作为你的价值基础理论将如何制订经济政策或改革计划?”,我是这样回答的:“首先,在顿悟到“价值即能量”时,确实也没有说是为了什么目的。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思索,居然收获多多。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货币之锚;再者,我居然证明了‘物质极大地丰富’的可能性;还能说明,用GDP作为宏观经济发展指标的不靠谱;并且还揭示了知识在经济活动中的价值;最基本的是为价值找到了科学的计量单位——-焦耳;以及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关系。另外,需要纠正你的一个观点,不是‘价值与能量捆绑’而是‘价值就是能量在两个维度上的表现’”。

    在经过数年的思索之后,我终于认识到:在经济学理论中,除时间之外,能量是唯一的独立变量,其它皆是它的应变量(包括价格)。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79楼杨锋:

    你说:“深入一点理解,再来评说,可能更好。”
    ======

    同意,看以后的机缘了。
    2018/12/7 13:28:04
  • @76楼杨锋:

    又陆续读了一些关于《信用价值论》的介绍文章。现在我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信用价值论》与《经济学能量观》的出发点是截然相反的。《信用价值论》认为一个国家可以仅凭国家的信用就可以发行货币,《信用价值论》崇尚的是无锚货币;而《经济学能量观》认为社会中流通的货币总量是由社会虚拟中转库中的产品的交换价值(也就是生产这些产品的总能耗)所锚定的,因此,《经济学能量观》坚信的是有锚货币。

    《信用价值论》认为所谓的“虚拟经济”也能产生价值;而《经济学能量观》认为其所谓的“虚拟经济”活动,只是社会财富的所有权的转移而已,并不发生任何价值的增加。理解此事最好的实例就是赌博,赌博的结果只是原先甲口袋里的钱,转移到了乙的口袋里而已。赌博前两人口袋里钱的总和与赌博后的总和是相等的,何来的增值?
    2018/12/5 9:43:36
  • @76楼杨锋:

    手中没有《信用价值论》可读。昨天,化了一天的时间,浏览了一下有关蔡定创先生的《信用价值论》的有关博文。感觉上《信用价值论》并没有将“价值”讲得很透彻,倒是给人一种介绍如何运用所谓的“信用价值”去运作经济的感觉(这属于应用经济学而不是理论经济学了)。

    另外,“印钱消费”的观点,是无锚货币的观点,我觉得有待商榷。美国可以印钱消费,因为美元是世界贸易的结算货币。其它国家要是依样画葫芦,恐怕会跌进通货膨胀的泥淖之中不能自拔。最近的委内瑞拉便是一个极好的现实例子。
    2018/12/3 8:48:13
  • @71楼gz3hua

    其实,不只是“太多的理论爱好者,一般都混淆了:我们日常用语中的‘价值’概念,与在经济学中‘价值’概念”,就连许多大牌的经济学家大都也没有完全搞明白“使用价值”、“交换价值”、“自然价格”、“市场价格”之间的关系。包括经济学之父斯密先生(尽管是他首先提出了这些概念)和经济学理论集大成者马歇尔先生。

    也正是他俩的迷惑,导致了后世经济学理论缺乏统一扎实的基础。
    2018/11/30 8:03:27
  • @69楼杨锋

    “能量价值观”并不否定“劳动价值观”,而是对“劳动价值观”的扩充。在马克思的时代,蒸汽机是唯一可以实用的人造引擎,它的应用也只是局限在有限的几个领域,大部分的商品还是在人的直接劳动下形成的,因此,(人的)劳动创造价值无疑是唯一可以得出的推断。

    可进入智能时代后,仅仅只将人的劳动计入价值,而或略其它动物还有大量人造引擎(外燃机、内燃机、电动机)的劳动,会导致价值计算的严重扭曲。试想一个无人操作的全智能的生产车间生产出来的汽车与全部由人手工制造出来的相同的汽车,就价值而论,它们应该是相同呢,还是应该有巨大的差异?

    《经济学能量观》很好地解决了这个悖论,说起来也简单:就是将人的劳动(WORK)、与牛马的劳动(WORK)以及各种机械引擎的劳动(WORK)在做功(也就是能量消耗)的层面上进行统一。结论还是”劳动创造价值“,只是这里的劳动,已经被扩展到所有引擎的劳动了。

    如果再将自然引擎(大气蒸发,风雨雷电等)的劳动计入价值,我们就得到了使用价值。自然引擎的劳动是大自然妈妈的无私馈赠,因而对人类的商品而言是无成本的(尽管它们还是有价值的)。
    2018/11/30 7:59:18
  • @63楼d34241:

    其实,我的能量价值观与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观及使用价值理论并不矛盾,将自然科学中的概念“能量”成功地引进了经济学理论中来之后,我们可以清晰地理解从魁奈到李嘉图到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的基石其实是一个,只是由于他们那个时代自然科学发展及交叉的局限,无法一下就认清“价值即能量”这样一个道理。
    2018/11/13 16:58:40
  • 61楼    顾龙庵主

    呵呵,我就是一个小初中生啊,哲学太高深了,有心也高攀不起的。

    社会的发展是非理性的,就如陈经说中国房地产,理论不应该价格那么高,但非理性的炒作,所有的理性都失效。市场就是女人的脾气,你根本无法预测他何时生气,为什么生气?你唯一做的,劲量顺着合乎自己的利益延长引导
    2018/11/12 21:17:49
  • @59楼ah6sdq:

    不知兄台对哲学感兴趣么?那是化繁为简,提纲擎领的学问,能帮助我们从纷繁复杂的现实世界里理出点头绪的。
    2018/11/12 20:59:57
  • @鬼才兄

    我听从内心的召唤,既然上帝为我打开了一扇窗,让我先看到了别人从未看到的风景,我为什么不多欣赏欣赏呢,对吧?不过还是要感谢鬼才兄善意的劝告。
    2018/11/12 20:48:59
  • 人类社会问题如果是一维空间,比较好解决,问题是人类社会涉及点太多,变成了二维三维四维等等等空间了,复杂太狠,所以,理论知识都需要一个前提条件。

    我曾经说过,鱼需要水才能生活。可是在热带的温带的寒带的,高山的,涧洞、沙漠的鱼,需要的水质水温完全不同啊!所以,理论研究大而广之还可以,一细化,就漏洞百出了
    2018/11/12 19:39:59
  • 既然你如此痴迷,那么你就看着办吧,也希望你有一个好结果。
    2018/11/12 18:58:23
  • @56楼鬼才兄

    明确了“价值即能量”后,我们就可以甄别出经济系统中的各种“储能部件”,然后就可以用“控制论”的现成理论,分析经济中发生的一些问题,如:经济周期即经济危机问题(详见我2018-9-26日的博文《经济周期》),金融危机分析尚在酝酿中。

    为什么会发生钱荒,我的《经济学能量观》已经有现成的章节,但还没有在草根网发表。

    再重申一下,我绝没有要颠覆现在货币计量的单位的意思(前面提到的是仇德辉先生的提议,我能理解,但并不认为必须)。只是想诠释一下“社会流通货币总量是生产社会虚拟中转库中商品的能耗总量锚定的”而已。结合控制论的控制策略,我们可以找到一些科学的货币调节机制。

    我的《经济学能量观》属于经济学基础理论,它可以被应用到应用经济学的各个分支。但囿于精力有限,我暂时还只能,一步一步前行。
    2018/11/12 18:37:2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陈亚君,男,1983年毕业于东南大学自动控制系,现任某信息化工程监理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某市经济信息中心工作后,便参与了该市投入产出分析的项目,并从此对经济学感上了兴趣。尽管后来跳槽到外资企业工作,作为职业经理人从事过各种不同岗位的工作,但对经济学始终怀有强烈的兴趣,期间一有空闲就阅读经济学经典著作,如马克思的英文版《资本论》、斯密的英文版《国富论》、马歇尔的《经济学原理》等等,最近几年还在网上通读了张五常先生的博客,也就是其后出版的《经济学解释》的前身。2013年冬季的一个周末,阳光下冥思的我,突然顿悟出了一个道理:“价值即能量”在其后的一年多的时间内完成了《经济学能量观》的英文初稿,其后又将其翻译回中文,并将英文版和中文版并列在一起,合成一书,历经五年的琢磨,此书已成,愿与有缘人分享。QQ:1290730633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