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对当前经济政策指导方针的批评意见之七
2018-10-21
字号:

    ——当前我国经济的最大危机在哪里?

    今年以来,我国经济启动新一轮改革,降杠杆、去债务,而由此引起的货币紧缩(为什么由此会引起货币紧缩,在前日的《当前的济政策指导方什有错误》系列文章中有分析),企业经营愈加困难,有些地方甚至政府公务员、教师欠薪(甚至有个别学者发文说要学美国地方政府允许破产的对策),大有如2008年“两防”紧缩货币政策人为引发股市崩盘类的大幅下跌的前奏。股市本来就在低位就再度大幅下跌800个点。显然,此时中国经济己进入金融危机状态。但在这种危机情况下,整个经济学界不仅不认为有金融危机的危险,与2008年3月份的人大代表言一样,要继续坚持其己被事后证明是十分错误的作法。表明,2008年在中国完全是人为紧缩货币而引发的经济危机的教训,并没有得到政界与学界的正确的总结(当时是推脱给国际金融危机),对己经进入到的危机状态麻木不仁,对当代信用价值生产的经济规律毫不知情,股市的涨跌不可怕、中美贸易战也更不可怕,可怕的是当前我经济、金融政策的操盘手完全不认识当代信用价值生产规律,只会照搬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的西经教材,意图将我国经济通过刻舸求剑式的改革,拉回到欧美国家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的经济状态。这才是我国经济当前己经陷入的最危机的境地。

    近年来,我国在应用西方经济学指导宏观经济与改革方面己经走得很远。西方经济学理论体系厐大,但从我国今年上半年来的经济施政方针来看,降杠杆、去债务的这一套的这一套作法,主要应用的是西方经济学中的对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欧美国家对宏观经济运行的一些经验总结而形成的理论,特别是施政者对资本主义二次世界经济危机的经验总结,这些经验总结应用到我国当前的宏观经济调控,存在两方面重大问题:

    经验性的知识,不是对宏观经济本质的运行过程的认识,会产生牛头不对马嘴的效果。首先经验总结而形成的理论,因果关系是否对应?公鸡叫才天亮不等于公鸡叫就是天亮的原因。杀了公鸡仍然会照常天亮。以货币不能宽松作为防范经济危机的手段显然是一种错误的经验总结。如果此结论是真,那么如何解释美国从2008年以来一直采用量化宽松,甚至零利率,国债发行从11万亿增加到21万亿,而且正是因为此方法才走出国际金融危机,经济从增长-3%,一路攀升至今的3%?

    其次,经验性的认识,是属于表面现象经济学,属于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知识,会时过境迁。国别不同,历史发展阶段不同,社会经济环境不同,经验性的知识会完全过时。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与上世纪八十以后,欧美资本主义其实是处于两个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上。之前的阶段是属于资本实体价值生产为主的阶段,之后是资本生产己经进入到了信用价值生产主导实体价值生产的阶段。所以,即使是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在这两个阶段里也是有着完全不同的阶段特点。发生这个阶段转变的主要因素就是,欧美国家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就己经进入全面产能过剩阶段,进而转化为资本过剩,因此必须要采用信用价值生产手段才能使资本生产获得继续发展。

    而我国的西经学者去欧美所学的经济学知识,以及我国引进的西方宏观经济学教材,当然也是西方经济学的主体部分,也都是对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欧美国家对宏观经济运行的经验性总结而形成的理论。整个西方经济学界对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即欧美国家资本生产进入到全面产能过剩阶段以后所采用的信用价值生产手段,由于存在对劳动价值论认识上的错误,使得整个西方经济学只有价格理论,没有价值理论。在价值理论认识上的障碍,因而无法通过总结经验产生对信用生产价值生产理论上的认识。整个西方经济学对当代欧美国家,特别是美国运用信用价值生产手段发展经济的手段,从理论上一直不甚了了。因此,我国西经学者所学的那些西方主体经济学,当然也只能是属于对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的欧美国家的经济运行的经验性的认识。这些理论即使是符合欧美国家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当时的正确的经验总结,但在当代美国的宏观经调控者看来也是完全过时的,现在照搬到中国来用于宏观调控,甚至要通过改革,将中国现在的经济按照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欧美国家的经济模式进行改造,这是无比荒唐可笑的,也必定不可能成功只能失败的。

    中国的经济在资本生产方面,不仅与欧美资本主义同样,己经进入到了信用价值生产主导实体价值生产的新阶段(中国的这个阶段的转变是在2008年,资本主义两个阶段的论述与有关这个转变详见《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当代宏观经济新原理》蔡定创、蔡秉哲著,后面简称《信用价值论》),照搬西方经济学属于上世纪七十年以年的经验性理论用于今天中国的宏观调控,必然牛头不对马嘴。即使照搬当前美国充分的信用价值生产手段来用于中国,也是并不完全适用的。因为中国现今的经济结构中,不仅是有资本生产方式在起作用,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也同样在起作用。以市场决定一切为目标来进行改革,其实就是革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命。因为,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中的社会资本生产(在《信用价值论》中已对“社会资本”这个概念重新定义)与非资本价值生产,所生产的产品都是有价值而没有价格的产品,以市场决定一切就是只允许有价格、有利润的产品生产,不允许有价值、没有市场(不用经过市场)直接提供给劳动者共享的产品生产。

    因此,照搬西方经济学的理论,实际上是照搬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的陈旧过的经济学经验性的知识,用这种知识来对中国经济进行改革、指导中国的宏观调控,在中国的这种包括有资本生产方式与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共存的经济体中,不仅会人为地制造经济危机,而且会对中国经济发展造成重大的伤害。

    就资本生产理论来说,即使是完全的资本主义国家,任何国家任何照搬西方经济学过去的理论,也都是完全错误的。也这就是当下欧美国家都纷纷抛弃现代西方经济学的根本原因。

    就资本主义来说,当代世界资本主义,包括美国的资本主义、中国的资本主义,也都已进入到资本主义发展的第二个阶段了,在这个阶段里,资本生产已由信用价值生产主导实体价值生产。为什么资本主义会进入到由信用价值生产主导实体经济生产?原因就是资本生产当已进入到全面的产能过剩、资本过剩后,都必然会进入到这个生产阶段,否则资本生产只能不断地萎缩,经济必然衰退。因为资本过剩就必然引起资本退出生产,而退出资本生产就是属于资本死亡。这就是马克思所预测的资本主义必然灭亡。而信用价值生产能重新调配实体价值生产中的投资货币与消费货币的比率,原来的过剩经过重新调配后,形成新的平衡而不过剩,资本生产得以继续。当代资本主义之所以没有灭亡,也就是因为采用了用信用价值生产来主导实体经济生产。因此,信用价值生产手段延长了资本主义的生命过程。

    作为国家的宏观调控来说,就必须要学会使用信用价值生产的手段来发展经济。美国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后,都已自觉不自觉地运用信用价值生产的手段来发展经济。《信用价值论》揭示了当代资本主义国家中,存在着货币(包括国债货币)信用价值生产、股市为主体的虚拟经济信用价值生产、印钱消费信用价值生产、社会资本信用价值生产等四大信用价值生产方式。当代的美国的宏观调控,在货币(包括国债货币)信用价值生产、股市为主体的虚拟经济信用价值生产、印钱消费信用价值生产方面都是发挥得比较好的,就资本生产方面,在发挥资本生产效能方面来说,我国的宏观调控者在缺乏理论知识的情况下,要照搬也应该去照搬美国的这一套信用价值生产手段。

    但是,我国在资本生产方面的宏观调控,恰恰在信用价值生产方面做得最差。例如,连货币的价值发行都不懂,仍然用的是外汇替代货币发行与央行贷款窗口发行的货币发行,这是最愚蠢的、必然使得我国经济依靠外需的货币发行方式,仅此就会使中国国民损失30万亿的国民福利。

    再例如,不懂得国债货币发行,在我国明显己进入到资本过剩与人民币己经意图国际化的过程中,是必须要发行国债货币来满足国内社会与国际社会对人民币货币保值与贮藏的需求。但是,当前的去债务,去杠杆表示的是经济操盘者,完全不懂在信用价值生产阶段里,国债与国债货币是怎么一回事。脑袋里还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的那些陈旧过时的知识。中国至今没有明确的国债货币发行,所发行的投资性国债与地方债,以发行时名义定性,只是属于信贷产品,但在实际上其流量部分是会转化为国债货币的。“借债是要还的”,这句话对不对?但是,国债货币确是不用还的!不仅不用还,发少了还不行必须要满足货币贮藏对国债货币发行的要求,否则,就会引起货币紧缩,贷款利率高举不下,产品过剩严重,企业债务緾身经营十分困难,货币M2反而会越来越高,并成为推高房价的原因之一。

    中国以目前的状况,最少需要30-50万亿的国债货币才能满足市场对国债货币的需求。本应发行国债货币而没有,对实际上的地方债替代转化为国债货币的地方债,正确的做法是按照一定的规则,核消这些地方债,如果对己转化为国债货币的债务追还,必然立即就会引发经济危机。

    再例如,不懂股市是虚拟经济信用价值生产的主体, “股市为实体经济服务”这种股市发展的指导思想表明,这些宏观经济指导者的思想还停留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完全不懂得在信用价值生产主导的时代里,实体经济价值生产,正是由股市来引导的。股市涨,实体经济涨,股市跌实体经济跌。货币政策首先在股市中起作用。股市的自激作用才是金融危机的根源。

    大家都知道,美国现行的宏观调控是完全将现代西方经济学抛到九霄云外的。对美国来说,西方经济学是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是统治世界麻痹第三世界的工具。而我国改革开放后的数批被美国各基金会支助的留学西经学者,被灌输的都是这些过时的、有麻痹作用的知识,不知道有毒却还如获至宝。三十年多年来,西经照搬派一度错误地引导中国的改革,正是马克思主义的学者与传统的中国土鳖对这些错误的东西的起抵制作用。但是经过三十多年来的对学界与教育的占领,这一批受西方经济学洗脑的人正进入到顶层,我们绝不能小视这些有毒的西方经济学对中国的作用,比较贸易战来说,这才是瓦解中国经济的最大潜在危险。

    完全以资本生产的手段来领导中国经济,也是在当前宏观经济调控中存在的另一大错误。因为,中国经济一直以来都不是纯资本主义的。欧美国家一直都不承认中国经济的市场经济地位也从侧面证明的这一点。改革开放,引进资本生产方式是手段,不是目的,是为发展社会主义生产服务的。要想获得经济高度发展,我们需要资本的生产方式,但不等于资本生产决定一切。中国过去30年之所以能取得较快速的发展,根本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只有资本生产,而是在引进资本生产的同时仍保留了社会资本(社会资本这个概念在《信用价值论》中已重新定义)生产与非资本生产。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与社会主义生产方式并举,才是中国特色。怎么能打着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反而要革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命?

    十九大确立的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以不断满足人们的美好生活为社会生产的目标。发展资本生产也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现在有点奇怪的是将目的与手段颠倒了。在实际经济政策中以“发挥市场决定作用”并作为经济改革的目标,所谓“发挥市场决定作用”,本质也就是以资本决定一切。如果以这种改革为目标施政,是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目标是相背离的。不同的目标,在宏观经济中运用手段与调控方法是完全不一样的。在资本生产遭遇到资本过剩这道门槛时,不仅要发挥信用价值生产的主导作用,而且也要用非资本生产手段来化解过剩。以西方经济学的那些已完全过时的知识来主指导现今的改革,与实现十九大所提出来的经济目标必然是南辕北辙。

    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不仅在中国,而且也早已在欧美国家产生了萌芽。美国总统特朗普现行贸易保护政策,他的一系列经济行为,不仅是在狠狠地抽这些西经学者脸,其本质也是在行使我国一直在使用的社会资本生产的手段。现在一些人群情激愤,其实大可不必,贸易保护,这不是我们一直在使用的用手段?我国从改革开放以来,正是依靠贸易保护才获得了今天的工业化全产业链,不能说只能中国用,就不能美国用,没有这个道理的。社会资本生产的最大目标就是为本国国民而发展生产,世界各国国家政府都有为本国劳动者谋福利的义务。因此,采用社会资本生产的手段来发展生产是正当的,作为社会主义的国家来说不应义愤填膺。何况对于我国来说,论资本生产有着14亿人口的市场,并不缺乏市场。当资本生产受阻时,我们还有社会资本生产与非资本生产方式可发挥作用。

    在世界头号资本主义的生产大国都对资本生产发出革命性的转变时,我们应该欢呼这个世界真的要变了,资本主义终于要变天了。作为己经取得巨大成就的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怎能反而去夹资本主义的尾巴。

    就中美贸易战来说,如果就利益的角度,贸易战对资本生产的出口部门有利,这是资本的利益,并不是劳动者的利益。相反,如果从劳动者利益角度看问题,中国国内还有大量的国民福利没有得到满足,距美国国民平均生活水平还差得远的情况下,就为满足美国人的低物价的生活水平,在美国不再想印钱消费中国的情况下,还要死皮赖脸求美国印钱消费中国,这是不正确的。中国的产能过剩、资本过剩,但是劳动者的消费品生产并没有过剩,还有大量的住房、养老保险、医疗保险、教育、科研没有得到满足,发展国内生产还有巨大的空间。 在我国已经完成资本原始积累,而且也已经进入到全面的产能过剩的情况下,仍追求贸易出超其实是不正确的经济政策。人民币如果要想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不仅不能贸易出超,而且应该贸易入超,才有可能使人民币走向国际。当然,美国印钱消费别国所引起的产业空心化己有教训,中美贸易平衡才是较好的选择,入超、出超,以及资本的国际化投资,从引起产业空心化的角度上来说,都是值得保持警惕的。在这个方面资本利益与劳动者的利益是完全不同的,只有为充分满足国民美好生活的生产才是最佳的,应以这个作为评价宏观经济政策是否正确的标准。所以,从不同的利益者角度看问题,应战中美贸易战,其实都是资本生产的过时的知识。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说得不好听,有些人是怩都不懂的,这样的与它谈什么理论?
    2018/11/9 18:32:01
  • 建议将信用价值论中的概念介绍出来,以免无谓的争吵。
    例如:资本的概念
    广义的:物化的劳动。
    狭义的:用货币表现的物化的劳动。
    特指的: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由剩余价值构成的并凭借此进行雇佣劳动的从而资本升殖的生产目的和私人占有的手段。
    例如:
    价值是指凝聚在商品中的人类劳动?还是指有用性?或是指马克思说的在资本主义的交换方式一切都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即什么都可交换而值钱?
    由此带来信用价值的摡念:是信用产生价值?还是信用“有用“所以有价值?
    如果是后者,那么信用为何“有用“?有价值?因为信用可以保证市场交换的兑现从而使市场有序,使借钱生产可以延续从而促进生产的发展。最终得出结论:金融为实体服务。
    2018/11/8 7:20:52
  • 回74楼:
    不在三先生是不是下岗人员,而在于他偏偏认为自己成为了资产阶级一分子了。

    注:资产阶级分子按多数人定义就是有钱人,因而本人可没上纲上线哟
    2018/11/8 6:55:30
  • 头脑简单的---前缀定义是正确用法。放在被定义的下岗工人之前与之后区别很大。北安兄。
    2018/11/7 16:46:47
  • 下岗人员为转型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否则几千万人下岗和转制而未引起整体的社会动荡是不可想象的。为什么?是毛泽东等老一辈人为党和政府积累了巨大的社会信用,因此共同富裕是党和政府的庄严承诺。同时先富起来的和后来人也要吃水不忘挖井人。不忘为了这个时代的到来和奠基这个时代而奋斗和做出牺牲的一代人。
    2018/11/7 12:49:30
  • 岂止是太直?下岗工人为什么就头脑简单?
    经济学理论是从立场出发的,是服从政治制度。因此称为政治经济学,据说蔡论还向主要国家的政要推荐,有不问政治制度或在不改变政治制度前题下而一律通用的经济理论吗?
    草根网是草根的网,而不是落魄成草根的网。
    2018/11/7 12:39:15
  • 五月花,你太直了
    2018/11/7 9:32:31
  • gz3hua:你是个头脑简单的下岗工人,怎可能理解如此复杂的当代宏观经济问题
    2018/11/7 8:45:52
  • 1、你这些废话,我就不回应了。
    2、希望,说点有质量的问题。
    ===============

        难道你没有发现,你的“国债货币”理论左手倒腾右手,一丁点儿质量都没有?
    2018/11/6 0:08:04
  • A、央行保险柜子里的国债,就是一堆废纸,数字而已。
           B、但是,财政部门获得的货币,可以购买社会的产品和服务。
    ===================

      “ 央行保险柜子里的国债,就是一堆废纸”,既然是废纸,一丁点儿作用都没有,还占用保险柜,还要人为看管,为何不能省?
    2018/11/6 0:03:23
  • 1、为了方便你理解这个问题,依据你的逻辑,画一个瓢:
    ----我们知道,天上下雪,落到地上可以变成水,依据你的逻辑:既然要变成水,何必要下雪呢?直接下水,不就得了吗?何必倒来倒去?
    ----动物吃食物,最后变成屎,依据你的逻辑:既然食物要变成屎,何必要食物呢?直接吃屎,不就得了吗?何必倒来倒去?
    ==================
    你这是说的什么胡话?
    1、天上有没有下过雨水?你有没有见过?如果可以的话,当然可以省除雪,而且雪还带来寒冷的气温,农作物停止生长。但是,天上下雪省不了。人类的科学技术还不能做到省除雪的地步。能够以雨代雪,那是最好不过。
    2、动物吃食物,最后变成屎,在这个过程中,食物发挥了营养作用,给了动物延续生命。既然有关键作用,为什么要省?这是左手倒腾右手的关系吗?二者是怎么相提并论的?
    2018/11/5 23:55:50
  • 1、错误的根源:依据错误的经济理论,机械的理解了“国债”,几乎一致错误认定“国债是债”。
    2、如何理解:国债方式发行货币?
    -----其中一项主要特征是: 购买国债的主体是央行。
    ------央行向财政部购买国债,财政部获得货币。
    ------这一点,极端重要!为什么?
           A、央行保险柜子里的国债,就是一堆废纸,数字而已。
           B、但是,财政部门获得的货币,可以购买社会的产品和服务。
    -----这个性质国债,就是用数字游戏(左手倒右手),但是,却可以生产出: 真实的财富。
    -----这个,就是国债货币的价值生产,也是国债的最大秘密!
    =================

         既然如此,为何一定要左手倒腾右手,央行直接印钱给国家财政用不就完了吗?或者把印钱厂家直属于国家财政管理更省事,何必打着国债的幌子?国家财政印钱缺乏理由吗?
    2018/11/4 12:05:2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原南京高级陆军学校毕业。十七年军旅后转至省单位工作,先后为IT、外汇投资公司总经理。倾心于强国,并致力于经济与改革等方面的探索。著有《资本论续-信用价值论》、《货币迷局》、《印钱消费》、《双轮经济》。QQ:50058624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