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论世界历史的发展
2018-09-23
字号:

    中美目前想共赢,那是做梦。没有底气,没有超越美国的底气,不可能共赢。中美共赢中国的本质出发点是人类共赢。仁者无实力,是软弱的,是无人信任的,也无人信仁。人类命运共同体也就是无本之源。立足自己,准备在地球范围内自力更生,纵横捭阖,赢得未来!俄罗斯的看法由于西方的长期对峙,苏联解体使得俄罗斯蒙羞,追寻苏联的强大是历史也是梦想,面对西方,冷酷又决绝,对俄罗斯有一腔个理由,但对人类无疑是危险的。历史的融合是文化心理的融合,而不是暴力;文化心理的形成无疑是长期的共同价值观,而长期的价值观有赖于长期共同利益的关怀。美国的看法一直狭隘,当最初挣脱大英帝国的狭隘而独立由于历史的阶段美国形成新的民族与国家,在资本的自我成长过程中,美国本身变身为资本,一样美摆脱资本的狭隘,这不仅仅表现在国内,也表现在世界。目前中国应该是新的看法,虽也是一个草创阶段,却是自身文化的进一步发扬,具体来说是中华“远者来近者悦”天下观的进一步发展。

    目前世界是个过渡期,是个充满生机的时代,也是个危险的时代,未来怎样,将孕育于这个时代。而这,美好未来的奠基仅仅是中国,不可能是美国、日本、欧洲,也不可能是俄罗斯。今天俄罗斯普京正如前说冷酷决绝;欧洲有丰富的文化底蕴而破碎其关键在德国,希望德国经历两次世界大战更成熟,更稳健;日本的惊慌与左右摇摆,美国的贪婪与狭隘,非洲的贫穷,拉美的徘徊都决定了不可能为世界奠基。人类在高科技下是否可摆脱危机,关键在中国,这是中国文化所决定的,也是中国崛起的历史阶段与强大决定的。中国文化不仅包含人道,也含天道,更把人理,天理纳入人道天道,美国等西方重物理、天理,而忽略人天一致。目前最能消解其历史弊端的的是中国。我们应当明白:俄罗斯为了未来,在西方的逼迫下,走入冷酷,陷入决绝,这是危险的。中俄应当独立于军事,共融于经济,消解军事,而不是军事同盟,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平,再图融中美关。目前,谁也不愿热战,独立发展,开放于世界,交流于非洲与拉美,稳融欧洲,这是一时的策略;至于冷战,美国可以一厢情愿的发展,中国继续按大的战略发展即可。这个世界是美好的,但目前是危险的!

    只有我们最强大时,才可消解美国的错误战略,消解资本的贪婪,如果用一个词类似美国,那就是资本。资本本身的逻辑形成了今天的美国,而美国自身错误是不可能自我意识到,虽然个人可意识,但集体的意识那是另一回事。资本需法治,但自我意识的升华,需一个过程。资本是世界的,那就得世界的法治,而不是国家的法治。国家的法治的进一步发展是世界的法治,即新的世界秩序的产生,他不是一个国家主导为一国服务,而是为大家服务。美国虽是处于国家的法治阶段,对世界而言还处在感性的情绪化阶段,持朗普正是这个理性的感性表现,到处退群,拖欠联合国会费,而不是在历史地全局的观念处理这个问题,处处情绪化。历史会成熟,也会向前,但是成长却是痛苦的。人类正处在十字路口,教育,文化当进一步深化。

    我们可以改变自己,却无法改变别人。当前我们无法说服美国一同共建共赢,那我们只可自己前行。世界是普遍联系的,一时的冲动仅仅是一个插曲,在适当时候会走向理性,理性不是自在自发的,而是不断自觉的结果,也是历史的力相互作用的结果。历史从一个阶段过渡到别一个阶段,这是必然的,任何个人均是实现历史的工具。中美贸易战是美国想维持霸权的一次挣扎,不仅仅是美国第一的问题,所谓的美国第一,就是美国优先,这无疑是错误的,是想维护旧的世界秩序,可这一切伴随第三世界崛起,这一切渐行渐远,历史不是直线的,而是在不断斗争中前进。有人说中国想改变世界秩序,这是既对又错的。相对于旧的不平等秩序走向比较平等的秩序,这种改变无疑是需要的,区别于旧的历史秩序,我们知道旧秩序是强国的结果,没有考虑当时亚非拉的没有独立时的弱小情况。今天的诉求不是站在中国立场进行秩序重建,而是站在世界人类立场进行秩序重建,这无疑是世界所需的。

    新的世界正在向我们走来,但是很艰难,至于是否正常成长而开花结果,历史正期待。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为什么思考?用一句话,不思考不舒服,与吃饭喝水一样需要。我的思考有什么价值?价值在中国的复兴和世界的未来,不仅仅指中国,包括世界。
    我不是学者,也没想过做学者,更不打算做学者,同时没时间做学者(更喜欢实践)。我的理论最初来源是现实中国的战略与政策、马恩列毛、古典文化。虽然喜欢读何新,但不是他的影响形成的。每一位现实中国学者,左中右都看,但不完全,包括大家称的右派张五常、茅于轼、陈志武等等均看,亦或左派卢麒元、韩毓海等等一样。最喜欢的现当代学者是何新、邓晓芒、钱穆。这三人的著述绝大部分都熟读、无论是原版或是复印版均喜欢。而最早接触此三人著述是在2010年及之后了。何新著作接触是2010年初,邓晓芒著述是2014年,钱穆著述是2016年。采百家而自融自裁。聊以自娱。
    应该合于时与势,合于人类,合于真理,至于是否合于个别人口味,就不知道了。
    2018/9/23 11:16:02
  • 资本属于世界,那么法治也当属于世界,而不是属于强权与霸权,世界的法治目前是联合国和WTO等,可这一切因为美国强大以美国为声音,以美国为标准时就没问题,可一旦以世界为标准,这些都成问题了,尤其是目前。从这里可以看出新的秩序建立之艰难,国家利益时出发点,但不完全是归宿。完全兼顾世界在一定历史阶段是不可能的,正如一个尚未成长的人去完成成年人所有义务,无疑是错误的。这就是国家主义存在的部分理由。………………
    2018/9/23 10:51:30
  • 懂此而策略化,世界无忧。懂者几人?策略化几人?懂而策略化又几人?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2018/9/23 9:06:0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四川省南部县人,生于田间,长于草庐。1995年7月于重庆高等师范专科学校生物教育毕业,8月到乡村学校工作。2000年10月,自考获得四川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科。2007年6月,取得四川师范大学自考汉语言文学本科。2008年7月四川省党校区域经济学在职研究生毕业。小学时,受文化大革命余韵与父亲言语的影响开始读《毛泽东诗词选》与《毛泽东选集》。涉猎广泛,不薄今人爱古人。二十多年辗转于多所乡村学校任教和任职,现为南部县第一小学数学教师。察时事,观社会风云,希望与志同道合者前行,有益于人民、国家和社会。联系QQ:1015913051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