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方圆曲直(三)
2018-09-17
字号:

    ——古典直脾气的前世今生

    蒙古族民间,过去对直性子很崇尚,认为男人就该脸上放光芒,眼里冒火星,一声喊到底,认为那是英雄气质、男子汉的风范。民间所谓不咬人的狗更可怕;有口无心比有城府的人好相处;蛇的花纹在外面,人的坏心藏里头等等,都隐含着对非直性子的否定和排斥。

    大约从20世纪初期以来,蒙汉文化大面积接触,两种文化及其价值观相互冲突、挤压、媾和,蒙古人的直性子开始感到不太适应。虽然说直性子人好相处,但是谁也不想做直性子人,因为汉文化逐渐占据主导地位,民间流行的说法为:溜沟子(意为拍马屁)走遍天下,直脖头寸步难行;善与人交,久而敬之,交往的准则就是讲究礼仪文化;出头的椽子先烂,枪打出头鸟。人们渐渐认识到直性子是瞎惹人的代名词,直性子人容易吃亏。在官场上,直性子更是败事的根苗。娃娃也是脾性乖巧者会得到大人的喜欢。现在如果一个人说话尖锐,激动得脸色略微泛红,就会有人半真半假地问:你是不是喝酒了?听到有老师在授课时义愤填膺针砭时弊,有人也会发出疑问道:看来他是喝酒了,不然怎么会那样说话呢?说话直,会被人怀疑是不正常,或者喝酒了,或者神经不对。蒙古人的特点似乎就是爱较真,太认真,喜欢抬杠,太把领导的承诺和文件的规定当回事,没有权变的意识;那是他们还沉浸在男子汉说一不二、驷马难追的古老“约孙”准则里。整个的文化生态就是如此情形。

    直性子处处面临挑战。

    和我一块练车的卖花炮的王晓说,她觉得她的邻居蒙古女人挺好的,但是其他几个邻居媳妇说那个蒙古老婆不行。为什么不行?也没有大不了的事情,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她举例说,比如几个人闲拉话,有个媳妇说,唉,不知道谁了,把吊水桶给她弄得花里胡哨的,脏得要命。这本来是一般的啦话,没有什么针对性,那个蒙古媳妇却不依了,生气地说你要说就明说么,何必那么指桑骂槐,闹得大家无趣?大家觉得没有必要这样认真,这么锋芒毕露吧,多大的事呀。这大概就是文化隔膜,搞得邻里成了陌生人。王晓说她这个人从来不爱计较,照样来往,觉得人家蒙古女人也不错,还请她吃腊月二十三的肉饭,挺好吃的。其他那些老婆还奇怪,问她咋能跟那么别扭的人说上话咧?王是个说话直接,态度热情,肯帮助人的人,估计在这点上让那个蒙古媳妇觉得对脾气。幸亏邻里有这么一个直脾气汉族媳妇,不然那个蒙古老婆就会被大家认定是翻不转,智力有差距,理解力有限,渐渐就会边缘化。

    我原来的一个同事,学问上蒙汉兼通,很有才华,经常写一些地方文史。他老家是西部牧区的,到汉族居多数的东部地区工作,并成了家。他好喝酒,快退休以前,这位老兄在我们单位大喝了几天酒,头发乱蓬蓬的,围脖也胡乱缠绕在脖子上,看见谁就批评谁。他抓住我的一句话把子,驳难道,你说所有的项目你说了算,那领导做什么呀!领导就不在你眼里头!简直是大师不在,小班定(喇嘛徒儿)翻天了!这样的人怎么能重用!?几天以后,他终于回家去了,大家不约而同感到安然。此后不久听说他去世了。后来一个知情的同事说,那个先生在家里境遇也不太好,老婆磕打他,不照顾他的生活;女儿们也和老娘合起来欺负老头子。在一个汉化的环境里,他生活得不顺心,因为没有和环境融合,还是那个直性子,那么爱好喝酒,喝酒以后又好发牢骚骂人。看来,文化冲突即使是家庭的温情也抵消不了。直脾气的确是寸步难行啊。

    好多蒙古人不无遗憾地说,某某原来是个蒙古人中挺有担当的硬汉子,一当了领导就腰杆软了,说起话来也吞吞吐吐的。我觉得,当领导就要统筹考虑,思虑细密,自然不可想起什么说什么,这是角色使然;另外,官场文化生态环境就是抑制过于敢说敢做的,喜欢用那些听话的,稳健的。服从是等级制度的首选原则,也是文化选择机制。20世纪70年代,阿斯哈村的同噶,那时候就好说要做官就腰杆硬点。队长给人家批出两只羊,他当会计的也要批出一只羊。他常说一句口头禅:胆大日老虎,胆小连猫也日不上。他的硬腰杆没能挺直两年,会计职务就被撸掉了,为此和接任的知青闹别扭,和队长闹别扭,郁郁三十年。官场生态里容不得过分直的脾气,而最多只能包容那些粗中有细的猛张飞。如此,直人自然难以生存。直人为了生存发展,只能学着说违心的话,绕弯子话。

    直脾气人还有一个表现是遇事躲避,或者叫赌气地避开。逃避,这是蒙古人的老套路。一赌气,走了,离开好草场,好的城里工作环境,放弃好的机会,脖子一梗,回家活去!没有耐心,没有咬劲,只是赌气而躲避,消极回应,被动攻击!过去年代的勃勃生机,变成了赌气逃避。没有坚定不移坚持守住阵地的韧性和决心。我的姑姑说起20世纪50年代去百里外上学的经历,说那时候的牧区学生辍学的多。一不高兴就会想,我何苦呢,念书又饿又累,白受这个罪!于是好多学生不等念完小学就逃学回家了,连小学也毕业不了。到了20世纪70年代初,我记得我们那个小学共有120个同学,多数也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念书了。剩下我们15个人,一块去百里外上初中,差不多又有八九个回家去了。听说是学校要把几个年级合并为一个班,和原来的低年级成了同年级,高年级同学羞于同伍;有的是大队不给开具粮食供应转移证等等原因,瞌睡遇了枕头,干脆回家了;还有的是因为老师在语文课上给教辅音、元音,他们觉得那是小学学过的东西,怎么老炒冷饭呢,就和老师闹矛盾,不念了。留下的多是低年级的,高年级的只有我这个呆子。120人里最终出来的只有10来个人,多大的淘汰率!这都是逃避性格惹的祸呀!

    新中国成立前,牧民在农耕的挤压和动乱的摧残下,纷纷舍弃优良牧场,逃避到大沙、大山里。好地方,有水有草的地方都丢下了。新中国成立以后,不少人想方设法离开农区去了沙窝里,过沙漠生活去了。老辈人说,马是蒙古人的宝贝,是感情的寄托,马和人通性情同命运。紧急时刻马可以救主人的命,即使中了枪,也要驮着主人努力跑出危险地带后,才死去,牧人谓之给主人顶命。马的习性就是喜欢安静的草场,不喜欢嘈杂的环境,所以为了寻找那样的草场环境就越走越远,越走越偏僻。这或许也是牧人选择偏僻处的一个原因,渐渐成了牧人的应急策略乃至性格特质了。

    20世纪80年代,恢复高考以后毕业的那些牧民后代到了城里。开头他们被人事部门插花安排到各个部门和单位,为的是让各部门人员的民族结构趋向合理。三五年后,这些人纷纷聚集到蒙古人占多数的单位,比如民族学校、民族文化卫生单位,清一色了。其中有的人或者以酒为媒,躲在某个光棍汉家里或者某个小餐馆,喝酒,做闹市隐士,一醉方休,还容易争吵闹事。有的因为坚守善良,也容易躲进酒里,成为醉鬼。有的认为只有不折不扣喝酒才能表露一心一意,朋友义气不打折扣,所以宁肯喝醉,表示不防备。也许在新的环境里,原有的生活方式、谋生手段等等施展不开,新的谋生手段没能掌握,容易成为边缘人,从而失去尊重和价值感,只好借酒浇愁,躲避矛盾。也许直性子不容易融入城市新环境,他们容易成为边缘人。多年下来,从个人的工作地位到家庭的经济、子女的教育和安排就业,就有了大的差距。

    直性子人多采取躲避策略,在社会层面上就表现出比较明显的阶层疏离感。一个人发达起来后,别人就远离他,不愿意交往。对实用主义有一种耻辱感,觉得不应该抛弃倒霉的亲戚朋友,那是心不正;也不应该巴结那些达官贵人,那是居心不良。有人说拍马是为了骑马,存有浓厚的目的性,所以宁可跪倒,也不以为耻,不认为是有损尊严,而觉得那是权宜之计,是以退为进,以屈求伸。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蒙古族牧人及其后代呢,认为拍马是因为真心喜欢马,或者这个马瘸腿了,走不动了,可怜它。在人情社会的环境里,在潜规则严重泛滥的条件下,这种耻感心理造成的后果更严重,可谓是社会阶层躲避疏离现象。他们的子女不好安排,无房子,无职业。因为他们不爱求人,不肯低头,只会说,领导和上级应该知道吧,他们应该看得到实情吧?爱哭的孩子多吃奶,我就是那不爱哭的孩子,硬撑着饿肚子也不会说好话求人。政策定了么,怎么定的,应该怎么办吧,谁跑就给谁,那成什么体统了!他们以为阳光自然普照,不一定你站在山头上就能照耀到,我蹲在山坡下,就借不到光,那叫什么“约孙”!我们是蒙古人么。再就是等待公平公正,而不是争取自己的权益。可是现在办事情,好多时候得按照潜规则来,该送、该找人,一样不能少。人托人,拱倒山;官不打送礼的;没有不爱听好话的人。牧人及其后代在这方面不行。他们编制社会网络的想法没有那么精密和预期遥远。他们只是等待按照文件落实,等待收获自己应该得到的好处。

    因为等待公平,就显得赶不上趟子,耽误大好机会,造成终身憾事。我的一个老同学诉说,他本来是校长的候选人,各方面都该轮到了,还有人提醒过他,叫他“表示表示”。他没有,认为该怎么就怎么嘛,又不是偷人抢人咧,还要送东西说好话!结果到手的校长没了,他被调到一个闲职上,只能等着退休。他呷了一口酒,感叹说:啊呀,那时候如果给送500元就办了事咧,那是当校长,活一回人,也是个成就感吧,呸!我的前途就毁在这区区几百元上!他懊恼地拍了一下硕大的脑门子,阐释道,更新观念这么简单的几个字里,有深奥的学问呀!唉,蒙古人的脑子动在事情完了以后,不赶趟啊!

    还比如信任和信仰,牧民笃诚,一旦心服了,就全身心投入,心无旁骛。而汉族文化对神鬼是敬而远之,或取其实用管用的敬拜,谁顶事、管用,信谁,而且信那么一会儿,实用主义的。过分相信人,容易上当受骗,过分信仰佛,也可能失去了自我,盲目从事,最终吃大亏。相信上级、相信“红太阳”一贯正确,这些特质使得牧民们在“文革”等社会运动中受害匪浅。即使在近年的城镇房地产拆迁大潮中,人们众口一词评价是蒙古人中很少所谓的“钉子户”,非常听话,老实。阿斯哈村的道尔计老汉对此并不喜欢,认为那是一种奴性表现。而我的一位汉族同事却高度评价那是讲道理、有素质的表现,不是傻子、痴呆。可是我的一位熟人却大呼上当,因为他的房子大小和邻居的一模一样,听从安排叫拆迁了;邻居先是坚持不拆,经过一番博弈,比他多得到五万元。他摇头说,还是不行,太听话,太直诚了。事实老是提示人,诈谋横行中,吃亏的就是直诚老实人。

    好多学者认为,“忍”作为面对人际冲突和生活艰难的武器,可能是沉淀于中国汉族人身上的日常生活智慧;“忍”沉淀为中国民族性的一部分。与忍相关的特质包括:能吃苦、耐性好、忍从。梁漱溟先生在《中国文化要义》中指出,坚忍是中国人的国民性之一,所谓坚忍就是自己能够忍耐到很高的程度,克己、自勉、吃苦,诸如此类。台湾学者李敏龙将“忍”从心理学层面定义为:忍是自觉性地运用内在的心理机制,使原先特定的心理意向不付诸实际行动的一连串心路历程。忍的内容包括:个人的道德修养、人际关系和社会成就。忍的心理机制包括:克制、坚韧、容受和退让,如此机制才能保证个人能够承受某事而不发;忍的内容包括:欲望之忍、情绪之忍、性情之忍、道德之忍、立身之忍、机运之忍、人伦之忍、对待之忍、富贵之忍和治事之忍。汉族人以此为利器,能走遍天下。几年前还双手攥空拳,而经过数年坚持不懈和忍辱负重,他们往往能过上好生活。

    那么“直性子”这个概念该怎么细分好呢?与“直”相关的特质包括:豪放、大气、好客、好奇、冲动、开拓、包容、信任等,如果持之有度,如果操控正确,就可能成就一番大事;如果操控失度,方向有错,则可能演绎出来如风去如电,爬得高跌得重的悲喜剧。直性的心理机制包括:言语直白,沟通简约明确;说话算话,建立信任关系容易;做事利索,说干就干,效率高,等等。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直性子少有忍耐心,容易感受到挫折感,遇到挫折难以做到坚持不懈;思维的系统性不够,精密性不足,说话冲,容易惹人,容易发生人际冲突;做事冲动,不计后果,容易失度,没有回转余地;在文化萎缩中,感到失去自我;在谋生艰难中倍感失落,特别是在主流文化环境里,难得要领,觉得有劲使不出,等等。

    性格决定命运,细节决定成败。直性子这个特质对牧民的城镇化会带来多少影响呢?

    来源:弓生淖尔布著《双头马骑士--阿斯哈牧人的城市化感受》,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15年8月第一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实际上,我们汉人也喜欢杀禾赶直路,但是生活不仅仅是一门科学,而且是一门艺术。例如,李清照的《如梦令》,可谓是大彻大悟。请君细想,“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2018/9/21 23:10:4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中国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