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最近全国许多城市的房租为何快速上涨?
2018-08-22
字号:

    最近,全国快速上涨又成了舆论的焦点。数据显示,过去一年,在全国的一二线城市中,有13个城市房租涨幅超过20%。其成都房租上涨了30.98%,深圳上涨了29.68%,重庆、西安、天津、合肥等二线城市,涨幅全线超越北上广,而北京和广州的涨幅也均超过20%。

    那么最近,这些城市房租上涨的原因是什么?当然是多方面的。有人认为是季节性因素,是供需结构失衡,是如北京那样大力拆除违规建筑,是长租公寓哄抬房租,等等。对于房租上涨季节性因素,数据显示,北京、上海、深圳三个一线城市,7月房租环比上涨分别为2.4%,2.1%和3.1%。2018年1-7月,租金指数同比上涨10.7%,略高于2015年和2017年涨幅,低于2016年涨幅。也就是说,按照一般情况,其房租上涨较正常,并非有多大问题。

    对于大力拆除违章建筑,这个因素是否能够导致房租这样快速上涨,其理由一点都不充分,因为北京曾有过这样举动,也引发了社会广泛的舆论,但这些政府行为已经在调整,更何况,其它城市没有这种大力拆除违章建筑的政府举动,房租也不是快速上涨了吗?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这些政府行为对当前房租上涨有一点影响,但不会太大。

    对于出租住房供需结构失衡,是一个比较扯的概念,基本是住房租赁公司的自说自话。在这些公司看到,政府对群租房以及隔断房整顿,使得低端客户向高端客户转变,以及现在租房者基本上是高端租房客户,两类客户碰在一起,必然导致这类住房租赁市场出现价格的结构性上涨。其实,这些公司讲的这些话基本上围绕着该类公司的经营理念或所理解的商机而发。这些言论看上去是有道理,但实际上是严重掩盖了这次不少城市房租快速上涨的真正理由,即长租公寓企业推高住房租赁市场价格。

    这次不少城市的房租快速上涨,主要的原因中介租赁公司及长租公寓哄抬房租上涨的结果。8月17日,原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胡景晖所披露出来的情况基本上是事实。他认为,以自如、蛋壳公寓代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为了扩大规模,以高于市场正常价格的20%到40%在争抢房源,人为抬高收房价格,而且这些长租公寓重装修、N+1出租模式加剧了租房价格上涨。

    本来,在十九大报告中,政府一直在强调发展住房租赁市场,以化解中国住房市场的问题。这些长租公寓企业看到政府房地产市场发展的政策点,也看到中国租赁市场刚起步由于住房租赁政策不健全存在的商机。所以,自如、蛋壳等这些长租公寓肯定会借助于外在资本进入这个市场。而外资之所以会进入,就在于目前这个市场存在政策缺陷下的暴利。

    据我所知,这些公司收到的房子基本上与业主签订三年租赁合同,给业主的租金每一年上涨10%。仅这些公司以低价收进、高价租出的方式,及每年与业主租金涨幅确定,这两方面肯定会成为这些长租公寓从市场上不计成本疯狂收房子,推高房屋租金出租的最大动力。外部资本看到这种暴利岂能不进入?所以,当胡景晖把这种内幕暴露出来后,一旦动了外部资本及长租公寓企业的奶酪,胡景晖必走无疑。

    面对这种情况,8月17日,北京市政府部门开始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政府部门对这些住房租赁企业也提出了约谈的要求。比如,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对于这些要求,在当前中国住房租赁市场、金融市场制度法规不健全的情况下,要对长租公寓企业得出多少违规违法的结论是相当困难的。因为,无论是资金的恶性竞争、市场房租水平等没有具体的法规是无法确定的,更无法确定这些企业违法,只能会劝说这些企业收敛些。

    其实,租赁市场比较发达的国家,如德国,其稳定住房租赁市场的价格最为简单的方式,政府根本就不管其企业的融资方式,或融资来自哪里,也不管企业有没有通过垄断的方式来刻意推房租,政府只管租赁企业的利润水平。在德国,政府是鼓励企业及居民购买或建造住房出租,但利润水平有严格限制。房东租赁住房,其租金超过合理租金20%就算违法,超过了50%也构成犯罪。合理房价及合理租金的界定标准都非常严格,都得通过多方的相应组织协商来确定。及坚决地保护住房租赁者的利益。

    还有,德国有相当严厉的法律限制住房投资投机需求。比如,住房交易需要支付过户费3%、评估费5%、资本利得税25%。不过,住房持有超过10年可以免交资本利得税,如果住房持有少于10年则严格按照个人所得税累进税率进行征税。在这种的制度安排下,住房市场不是赚钱获利的市场,住房投机炒作的属性受到严格限制。在这种制度安排下,德国的住房租赁市场才以健康的发展。如果中国政府不在这些方面入手,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中国长治久安的住房租赁市场是无法发展起来,反之中国的住房租赁市场一旦操纵在资本手上,也可能会成为暴利的市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自如,蛋壳等公司的租金上涨并不一定是哄抬物价,自如和蛋壳是公司,公司要盈利必须将公寓出租出去,出租的过程不是强制而是双方自愿的。而且即便蛋壳和自如掌握的房源比较大,但是由于房租市场体量大,所占比例在短时间内不会太高,无法形成垄断。自如和蛋壳作为公司法人和个人签订租赁合同,在合同期内无法随意上涨租金,但是租赁市场主体的自然人,往往可以采用出售等等手段,变相增加租金;第二对租赁的维护保养,自然人往往没有服务意识,很难主动为租户解决设施问题。而蛋壳和自如公司话的运营,可以配备维护人员,给租客更好的服务,产生更大价值。如果一味的用价格压制增值服务,而不是市场选择会造成我们的市场,缺少创新,缺少创造。这种导向反而阻碍到市场的发展,约谈自如,自如降价,首先企业为公寓配套的服务必然会降低,租客享受的服务待遇降低。
    ………………………………
    言之有理,自如即使是简单装修再配套家具的话也是需要成本的,所以我爱我家那个姓胡的就是个胡搅蛮缠的口贩子……
    2018/8/23 1:06:38
  • 英国是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有医疗费昂贵的私营医院,也有差不多免费的公立医院。有自由定价的房屋租赁市场,也有廉租的公屋。
    而屋主出租房屋不报税是刑事罪。租赁中介只是介绍屋主和租客见面,签订的租约受政府法律保护,中介是见证人。
    一切都是按照法律公事公办。例如所有的公民都可以看公立医院,但要申请居住公屋有收入限制和看家庭人数的多寡,申请的日期和排队号码是公开,公民可以查看某一个地区廉租公屋的排队情况。
    2018/8/22 19:49:09
  • 自如,蛋壳等公司的租金上涨并不一定是哄抬物价,自如和蛋壳是公司,公司要盈利必须将公寓出租出去,出租的过程不是强制而是双方自愿的。而且即便蛋壳和自如掌握的房源比较大,但是由于房租市场体量大,所占比例在短时间内不会太高,无法形成垄断。自如和蛋壳作为公司法人和个人签订租赁合同,在合同期内无法随意上涨租金,但是租赁市场主体的自然人,往往可以采用出售等等手段,变相增加租金;第二对租赁的维护保养,自然人往往没有服务意识,很难主动为租户解决设施问题。而蛋壳和自如公司话的运营,可以配备维护人员,给租客更好的服务,产生更大价值。如果一味的用价格压制增值服务,而不是市场选择会造成我们的市场,缺少创新,缺少创造。这种导向反而阻碍到市场的发展,约谈自如,自如降价,首先企业为公寓配套的服务必然会降低,租客享受的服务待遇降低。
    2018/8/22 16:56:37
  • 后面说的德国的方案没有一点意义。我国的房价泡沫就体现在房价租金比的畸高,相对于房价来说,租金本来就有翻倍的增长空间,以房价来核定租金,那现在的租金还是低了。而且作为一线城市来说,对比发达国家,房价并不高,租金更是低。问题的关键是收入低,居民消费能力不足,市场不够繁荣。要提高居民收入,增加企业利润,加强社会保障,支持过度消费,以消费促增长,反向再促进居民收入增长。这样才能慢慢的将内向性经济搞起来,也不至于去考虑用政策降房价,造成不稳定。
    2018/8/22 16:47:04
  • 原来许多在深圳关内上班的人都住在关外龙华布吉一代,从而降低生活成本,也使得市内用工成本降低,现在万科从关外周边跑马圈地,使得租金翻倍的涨,也带动所有的房租大涨,不知道那个行业能在短期内接受的了这样的成本高涨,用工荒和百业萧条将由万科而起,功莫大焉!
    2018/8/22 11:20:56
  • 狐狐网友(四川省)
    万科把深圳龙华清湖的农民房全部买断重新翻修装修,直接涨租金到原来的2-3倍!太狗血了!为了钱,这些公司都走火入魔了!坑害老百姓!这叫做把路往绝里走!
    ----------------------------------------------------------------------
    华为已经大撤退逃命了,万科再把富士康逼绝,深圳就大升级了!可以象海南一样,成为富人的乐园.万科真的很厉害,从富士康华为周边跑马圈地,假以时日,将吞噬掉两大巨头的血肉,什么2020中国制造,不用美国出手,一个万科就可以彻底搞绝你了!
    2018/8/22 11:02:20
  • 中介和屋主合伙一起哄抬房屋租金才是真正的剥削。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有反垄断法,而几个公司合伙抬高产品或服务价格也可能是犯罪。消费者也可以向法庭起诉要求赔偿。
    我是不认为工厂老板聘请工人是剥削,因为老板先垫付工人工资,生产的产品可能亏本,甚至卖不出去。
    尤其是在现代社会,产品的研究、开发、推销都有很大的费用和风险,连产品外观的设计也不一定成功。
    中国要注意市场上的恶霸行为。
    2018/8/22 10:21:51
  • 房产税的预期效应?
    2018/8/22 9:08:3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8年出生于江西上高。1982年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分别在1986年、1989年获得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学士和硕士学位。1989-1994年在湖南师范大学工作。1994年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财贸系学习,1997年获得博士学位。1997年7月-1999年9月进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流动站工作。1998-2000年到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跟随张五常教授学习与工作三年。1999年7月曾到台湾清华大学做访问研究。从1998年起为国际新制度经济学学会会员。目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主任。联系邮件:yixrong@vip.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