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先富论”可以休矣!
2018-08-14
字号:

    数学博主的文章常常可以提供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的视觉,令人读来茅塞顿开、拍案叫绝,最近他的一篇文章《应当少用贫穷这个词而改用经济困难这个词》引起我对“先富论”的反思。

    1.贫穷与富裕

    邓小平先生在WG后基于对人民的动物性现状的准确把握,引领了改革开放,把全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对中国的富强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为了调动中国人民经济建设的积极性,邓先生提出了不少与贫富有关的观点,如“先富论”,即“我们的政策是让一部分人、让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以带动和帮助落伍的地区;又如“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又如“回头看看这几十年来,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

    究竟什么是贫穷和富裕,数学博主在文章提出:“我以为,在现代中国,贫穷这个词应当少用甚至不用,因为它不科学,而经济困难这个词可以多用。首先要说真正的贫穷的定义,我提出的定义就是人均寿命,或者说期望寿命,只要不到达一个损寿的程度,就不叫贫穷,和收入多少没有关系”。由此数学博主提出了与邓先生完全不同的贫富观,按照数学博主的贫富观,不愿当官而回乡带领乡民建设新农村的的甘祖昌是富裕的;不愿在美国当大教授过好日子不愿为个人奋斗而回国建设的钱学森邓稼先等科学家们是富裕的;本来富甲一方、把自己的钱财土地分给周围的穷人、带领民众闹革命的彭湃是富裕的。

    贫富观的不一致,导致人们对事物看法的偏差,甚至完全对立,如每当人们一谈论改开的存在问题时,有的人就会说“难道你想回到文革时期过贫穷日子?”。每当人们谈论起彭湃分送自己的财产给普通民众时,有的人就会说他真是个傻子,现在谁不想方设法捞钱呢?

    “先富论”对中国的影响

    “先富论”伴随着改开40年,影响了一大批人,人们的思想逐渐改变,人民在金钱世界里随波逐流,冷暖自知。

    先富论扭转了被极左扭曲的人心

    在四人帮时期“割资本主义尾巴”等极左思潮的影响下,人们对物质上的追求是想但不敢。随着改开初期党中央工作重心的转变,人们被极左禁锢的思维还在顽固着。例如中央政府在改开初期号召大家伙筹钱入股,但大家伙顾虑很大,以至集资入股的事情办的很缓慢,以至政府还得号召党员干部带头才得以完成。这时邓先生提出“先富论”可以说是解开了人们头上的紧箍咒,可见“先富论”对于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起了促进作用的。

    先富论强化了中央搞经济工作的力量

    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就告诫全党要做到“两个务必”,在建国后也通过多次运动对领导干部监督打压,毛泽东对党员干部的紧箍咒让大家伙战战兢兢,对于致富始终在心里有一根刺。邓先生的“先富论”犹如久旱甘霖,使人酣畅淋漓,领导子女们半推半就之下就开始了致富的路,并带领自己的小圈子共同富裕了。先富论使得党中央的工作重点从开始缓慢的、羞羞答答的的经济建设,逐渐形成一个强大的无人阻挡的求财大潮,初尝甜头的人们在1984年国庆游行中打出了“小平你好”的横幅,邓先生的威望在人们的满足中达到顶峰。

    先富论是党员干部风化和腐败的根源

    人是动物性和人性的统一体,党性则是人性的升华,是对人性中不利于民族发展的人性的一票否决,中华民族扭转近百年的颓势并高歌猛进的唯一支柱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党性(请参阅本人[党性是人性的升华]一文)。四人帮一伙因为漠视人民的动物性而遭遇失败,邓先生准确地把握了当时人们的动物性现状而引导中国走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是伟大的壮举。

    问题在于“先富论”模棱两可。是让普通老百姓先富,还是让党员干部先富?先富能否带动后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老百姓被“先富论”感动得热泪盈眶,干部子弟被“先富论”逗得心痒难耐,于是先行一步的人有钱了,有条件的干部子弟有钱了,各种不择手段的人有钱了;于是老板的子女开豪车在呼啸东西,干部子弟的胡朋狗党也开公司纵横江湖,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先富带后富。

    问题在于“先富论”依靠人的欲望来调动人的积极性,但不断强化人的欲望,使得人们由此欲罢不能,并导致了人们过多扭曲的行为。

    人类是由高度复杂的神经系统控制的机器。人脑神经中枢一直习惯并监控所有外周神经的信息传递,如果一段时间内大脑接收不到某些外周神经的信息,大脑就会感受难受、焦虑,这就是人类的生理欲望。

    求财、贪腐是一种生理欲望。当人们过度追求短期利益时,就会习惯因短期利益得到满足而带来的多巴胺享受,并导致神经中枢习惯于相应的神经信号强度而形成贪腐生理欲望。求财、贪腐生理欲望驱使人们不断地通过贪腐来避免焦虑和获得快乐,就像性欲望驱使人们通过性生活来避免焦虑和获得快乐一样,就像食欲驱使人们通过进食来避免焦虑和获得快乐一样。

    “先富论”激发并不断强化人们的欲望,共产党员们和高官子女们有条件要先富,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先富,由此导致了系统腐败,由此导致共产党员的党性缺失,由此中国人民面临重新变回一盘散沙。

    当人们得知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贪腐了几十亿人民币,就感慨说:“都已经是那么大的官了,一辈子不愁吃喝,要这些钱有什么用呢?真是不理解”。确实,就像富人染上了偷瘾而在超市偷一些便宜物件让人无法理解一样,贪腐生理欲望驱使人们在有机会时不断贪腐,否则他就会焦虑难受(就像烟瘾和毒瘾让人焦虑难受一样)。处于贪腐状态的人真的很可怜。

    由此可知,“先富论”只是短期内的一种解决问题的短期手段,它可以通过鼓励人们的欲望而提高人们的积极性。但如果只是顺应动物性,不对人们的人性进行引导提高,反而任由动物性在欲望的刺激下泛滥,那么就会带来无穷尽的麻烦。中国这几十年屡禁不止的假药假酒假奶粉假疫苗和越反腐越腐的现实,很清楚地印证了我们的路线出了问题,那就是“先富论”。

    新时代的工作重心

    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我国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但人们实际工作中仍然被“先富论”所桎梏。

    破除新的“两个凡是”

    我们在中国的影视节目里常常看到这样的场景,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都说着普通话,只有邓先生说着浓郁的四川方言,可见邓先生在资本势力里的超凡地位。同样当我们批评改开的乱象时,有些人就会回怼“你想回到从前的穷日子吗?”,在他们控制的舆论界,“猫论”、“摸论”、“先富论”也容不得别人评说。他们把改开当作了目的,而不是其“手段”的本来地位,事实上存在着新的两个凡是。

    邓先生和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都是伟人,都通过把握人民的现状而为人民指明了道路。我们之所以经常掉入两个凡是的陷阱,主要是因为我们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导致我们不懂得事实求是。现在我们的主要矛盾已经不是人民生活需求与供给不足的矛盾,那么“先富论”可以休矣。

    “共富论”取代“先富论”

    “先富论”导致人们一窝蜂地求财,并形成欲望;“共富论”将引导人民不忘初心,互帮互助。习总书记严正指出“要当官就不要发财”,就是对“先富论”的扬弃。习总书记告诫党员干部要想方设法让普通老百姓先富,而不是自己先富。党的十九大提出党的工作重点的转移也是让所有人民获得改开的实惠,实现共同富裕。但现实中已经形成的“先富”观念,作为新的两个凡是的一部分,仍然深入党员干部的心,在现实中阻碍着工作重点的转移。

    中美贸易战的现实要求抛弃“先富论”

    中国前进的航船,正遭遇贸易战的狂风巨浪,过惯了舒适日子的人们还经得起风浪吗?追求先富的人们现在哭丧着脸,忧心房价大跌,忧心股票大跌,忧心P2P跑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可是只要大家都不求先富了,不是千方百计算计别人来求先富,而是相互帮助,过稳妥的日子,就不会有“清华学生围攻清华教师”这种忧虑又无处出气的窘迫了。

    数学博主给我们提供一个很好的贫富观视野,如果我们不再争着从盘子里往自己的嘴巴夹菜(这就是先富论),而是从盘子里往别人嘴里夹菜(这是共富论),那么中美贸易战真的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先富论”可以休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数学只能数学,不能哲学!
    2018/12/12 21:40:37
  • 经验证明,先富可以,先富带后富是不可能的。
    2018/8/15 3:02:09
  • 30多年前,当年为了响应国家植树造林的号召,老宅大院的人们在院里种了几十颗水杉苗,之后就没人去关心它们,任由它们自由生长,任由它们风吹雨打。今年回到老宅大院,这些水杉已经长成一片小树林了,遮天蔽日。有的水杉高达20多米,人腰那么粗,挺拔茂盛;有的只有碗口粗大,低矮下垂,在大水杉的阴影里讨生活。我就想不通,同样的风雨,同样的地域,同样的阳光,也没人特意去干涉它们的生长,为什么不长得一般粗细呢,而出现如此大的分化呢?“不均、不平、不共同”,就是自然的法则,就是天道,是造物主的圣意。看看浩瀚的宇宙,有的恒星比太阳几百万倍,有的星系比银河系要大几万倍,为什么不一般大呢?“平均”和“共同”,只是人类头脑发明的概念,是一厢情愿的理想。事实就如此!
    2018/8/14 22:49:02
  • 共穷的时候很多,你们怀念的那个时代就是。共富,真不会有,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就从未有过,将来也不会有。每个人的机遇、性格、能力和环境不一样,成长的道路不一样,取得的成就也就不一样,获得的财富就不一样,怎可能会共富?!当天下财富平均之时,便是发展停滞之时。贵网上很多人写的东西都很幼稚,对社会、对人性缺乏最起码的了解。只要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的人,看了你们写的东西,都会笑掉大牙,算了,不说了。天天在这里说一些连自己都不信的东西,有意思吗?
    2018/8/14 22:24:18
  • 邓先生在WG后基于对人民的动物性现状的准确把握
    ================
    本人觉得,这个说法不完全对。人民希望改善生活,这怎么能叫“动物性”呢?仿佛改开就是为了迎合人的低级趣味似的。是当时统的过死,一刀切的人民公社的制度有不合理的地方,且长期对外保持战争级别的紧张状态,才会促进改革开放,而不是什么要迎合人民的动物性。以前周总理针对当时的状况就批评过:现在只要精神,不要物质,这不是两条腿走路,而是单腿走路。这也不能完全怪到四人帮头上,因为当时的领导层就是这种思维,一种理想主义的本本主义的思维。所以邓公当时才说,要破除本本主义,打破迷信思想。
    2018/8/14 18:08:5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了解民间疾苦,对个体的行为感受有研究,希望通过与网友的交流来探讨如何解决世人的情感困扰和欲望困扰。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