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癌症 别怕 有中医(七续)
2018-08-11
字号:

    临床举例

    一、男,75岁,退休干警, 2007年8月25日初诊。晚期胃癌、肝转移伴幽门梗阻,内科住院数月,今嗳气,上腹胀满烧热,饮食则呕吐,呕吐后即疲乏无力,形体消瘦,大骨下陷,大便干结,数日难得一行,身高173cm,体重35kg,全靠体外营养支撑。西医欲行人工造瘘,担心体质太差,无法承受手术,故转而寻求中医治疗。

    轮椅推来门诊,精神尚可,双目有神。脉弦虚、沉取涩弱,舌淡红苔薄白。病机为元气虚衰,有形积结,阻断中焦升降,上饮食不得入,下大便不得出,欲补元气,恐有形实阻、元气至虚而不受。好在住院点滴营养支撑,先用峻剂缓服之法,待中焦气机通畅,或许可望转机。小承气汤加味。

    处方:酒大黄10克,厚扑30克,枳实15克,砂仁20克,法半夏20克,鸡内金粉6克(冲服),穿山甲粉3克(冲服),水煎,不计次数,含服之。六味能消胶囊,2粒(去掉胶囊服)含于口中,待其自消,一日三次。

    年9月28日二诊。服药一月,腹胀烧热,呕吐等症渐渐消失,可以进流食而不吐,大便三天一次,嗳气依然,脉沉涩,守方续服。2007年10月10日三诊。除自觉手足发冷外,无明显自觉症状,可饮食稀饭,大便一日一次,阴茎右根部一包块如鸡蛋大。但喜胃气渐和,脾运好转,治疗改为补气扶正为主,和胃破结消癥为辅。

    处方:黄芪30克,党参30克,砂仁20克,法半夏20克,鸡内金粉6克(冲服),穿山甲粉3克(冲服),酒军10克,莪术15克,三棱15克,炙甘草10克,水煎服。六味能消胶囊,2粒(去掉胶囊服),一日三次。西洋参切片,不时嚼服。

    年10月23日四诊。饮食稀饭,阴茎右根部包块缩小如鸽蛋,体重增加5kg,食欲佳,什么东西都想吃,精神振。上方鸡内金粉增加至9克(冲服),其余不变。

    年11月1日五诊:可食稠稀饭,馒头、蛋糕可泡于牛奶中食用,阴茎右根部包块缩小如筷头,偶嗳气,再加贞芪扶正颗粒,资助正气。2007年11月30日六诊。阴茎右根部包块完全消失,体重又增加2kg。饮食不当仍有嗳气烧心、胃胀,大便可。CT复查:大网膜似有转移。脉弦,舌淡红苔薄白。停六味能消胶囊。

    年元旦患者出院回老家,继续治疗方案不变。数月后,患者家属专程告之,到春节时体重又增加3kg,散步、串门,参加单位的茶话会。春节期间外出时受凉感冒,以为小小感冒,就地治疗,哪知急剧加重,饮食不进,没有起色,于2008年3月下旬病逝。

    二、女,66岁。2011年11月8日初诊。患糖尿病多年,9月底发现子宫内膜癌,在某三甲医院手术后化疗、放疗。就诊时,不知饥,不欲食,乏力,小腿转筋疼痛,大便稀软,艰涩难解,肛门疼痛,口舌干燥,头发稀疏,精神不振,舌红苔薄少,脉沉细。此化疗、放疗损伤阴精元气,气阴虚、瘀结郁内,脾运呆滞、留毒于中,今以养阴益气、散结为主。

    处方:女贞子30克,麦冬30克,白芍60克,莪术15克,三棱15克,黄芪30克,党参30克,陈皮15克,半枝莲15克,水煎服,另用穿山甲粉3克,鸡内金粉9克,二药拌匀,分6次用中药送服。五剂。

    年1月21日复诊。中药服完,自觉各种情况都有好转,饮食明显增加,停中药,又化疗。今正在化疗中,但又不欲食,体温38.0℃,乏力身痛,精神不振,大便困难,微恶风怕冷,脉浮细。

    气虚而表里不和,用两和表里之法:党参30克,熟大黄15克,羌活15克,独活15克,姜黄15克,川芎15克,枳实15克,白芍80克,炙甘草6克,三剂。

    年1月30日三诊。饮食稍增,大便转畅,恶风怕冷身痛等消失,下肢软乏无力,夜难入寐,脉来芤虚,舌淡苔薄白。病机传变,有气阴两虚,转变为阳气不足,荣血亏虚,以补益气血调养心神为主,方用人参养营汤:党参30克,黄芪30克,当归10克,白芍15克,熟地10克,白术10克,茯苓15克,肉桂6克,远志10克,五味子6克,陈皮6克,炙甘草6克,三剂。

    年2月6日四诊。下肢软乏无力减轻,仍然夜难入寐,怕冷,呕吐胃胀,舌淡苔薄白,脉芤虚大,面色萎白。患者自行中断了一切西医的癌症治疗。病已成虚劳,中焦虚寒。当补益气血,温养中阳,汤药与成药并进:一、党参30克,黄芪30克,当归10克,白芍15克,熟地10克,白术10克,茯苓15克,肉桂6克,远志10克,五味子6克,陈皮6克,炙甘草6克,四剂。二、附子理中丸(浓缩),每次十粒,一日三次。

    年2月15日五诊。呕吐止,胃不胀,仍不饥、不欲食,夜里2点胃中烧热而痛,脚喜凉,脉转细弦,舌红苔薄。寒化热,益气清热养肝,停附子理中丸。汤剂:党参30克,黄芪30克,生桑枝30克,当归20克,白芍20克,丹参20克,茯苓20克,郁金20克,鸡内金15克,柴胡15克,女贞子30克,陈皮15克,三剂。

    年2月21日六诊。胃胀热,腹中热稍痛,干呕,厌油,背疼痛,精神佳,乏力轻,知饥,大便稀少难解,脉细弦。患糖尿病多年,自行停降糖西药半月。

    益气升清,清热和胃:党参30克,黄芪30克,生桑枝30克,柴胡15克,女贞子30克,白芍20克,熟大黄15克,栀子15克,葛根30克,天花粉20克,甘草6克,五剂。

    后以此方加减出入,服至2013年一月底,到曾经住院的三甲医院复查,未发现异常。病人担心复发,于2013年2月4日来门诊要求继续治疗。刻诊:咽干口干,咳嗽,恶风,咽中堵塞感,乏力,烧心,眼眶微青,脉细,舌淡红苔薄。

    外感风热、气虚,先服:党参30克,银花20克,连翘20克,牛蒡子15克,荆芥15克,桔梗15克,黄芩15克,薄荷10克,甘草6克,二剂。

    感冒愈后,服:党参30克,黄芪30克,女贞子30克,生桑枝30克,当归15克,姜黄15克,白芍15克,莪术15克,三棱15克,法半夏15克,熟大黄10克,炙甘草10克。

    患者坚持服至2013年6月底停药。后我退休定居北京,于2015年回川偶遇,随访:癌症没有复发,身体状况良好。

    三、男,57岁,住湖北农村,通过在新疆工作的女儿手机联系治疗。

    年2月27日微信:精神差,消瘦,全身皮肤和巩膜黄疸,睡眠尚可,食欲差,流食为主,饭后上腹部隐痛,能忍受,有反酸,吐清水,嗳气,大便每日三次左右,稀糊状,里急后重,小便茶黄色,舌苔白厚。

    检查资料:FWD:>-MRI所见:肝脏大小及各叶比例尚可,肝轮廓欠规整,肝左右叶内可见大小不一多个类圆形长T1长T2异常信号影,边界清晰,最大直径约0.8cm,肝内胆管及胆总管中上段轻中度扩张,胆总管宽约1.2cm,胆总管于胰头水平梗阻,管腔狭窄,胆囊壁明显增厚,腔内未见明显异常信号影,胃胰间隙存在。胰腺头部及钩突增大,内可见约2.8×2.5×2.8cm不规则信号影,病灶与周围分界欠清,远端胰管扩张,脾脏及所示双肾形态未见明显异常,双肾可见多个小圆形长T2异常信号影,肝门部见小淋巴影,注入Gd-DTPA行动态增强扫描,肝左右叶病灶见明显异常强化,胰头病灶动脉期强化明显,门脉期及延迟期逐渐强化。病灶与肠系膜血管间隙存在,双肾未见异常强化。MRI诊断:1.胰头占位性病变并胆胰管扩张,考虑胰头占位并肝内、肝门部多发转移可能,请结合临床。2.双肾多发囊肿,胆囊炎。

    化验:谷丙转氨酶219.0(参考值:5.0-40.0U/L),谷草转氨酶152.0(参考值:5.0-50.0U/L),总蛋白82(参考值:65.0-85.0g/L),白蛋白40.00(参考值:35.0-55.0g/L),球蛋白42.00(参考值:20.0-34.0g/L),白/球比例0.95(参考值:1.2-2.5),总胆红素80.3(参考值:1.7-28.1),直接胆红素25.60(参考值:0.0-9.5),总胆汁10.60(参考值:0.0-12.0),尿酸199.00(参考值:180.0-420.0),肌酐58(参考值:55.0-130.5),尿素5.77(参考值:1.79-7.14),葡萄糖5.66(参考值:3.61-6.5),甘油三酯0.80(参考值:0.56-1.69),总胆固醇6.69(参考值:2.33-5.17),低密度脂蛋白3.0(参考值:1.02-3.1),高密度脂蛋白2.59(参考值:1.07-1.79)。

    辨症求机,考虑为阳明腑实,肝气郁滞,瘀结成积。微信处方:熟大黄10克,莪术10克,三棱10克,郁金15克,厚朴10克,茵陈15克,陈皮10克,泽泻10克,栀子10克,麦芽15克,苍术10克,水煎服,少服、缓服、勤服,五剂。

    年3月12日微信:黄医生你好!我爸吃了您开的药,效果还可以,现在想问一下,那五剂吃完了还继续吃这个药吗?到医院复查,根据要求,在总胆管安装了支架。现在还反酸,口水多。

    回复:治疗不变,原方加瓦楞子平肝清热。熟大黄10克,莪术10克,三棱10克,郁金15克,厚朴10克,茵陈15克,陈皮10克,泽泻10克,栀子10克,麦芽15克,苍术10克,瓦楞子15克,水煎服。

    年4月8日微信:又服了九剂,我爸现在情况挺好,黄疸快消退了,小便清,大便稍黄,食欲较好,精神也可以,现在就是感觉背部和剑突下有些隐隐胀痛,能忍受,进食稍多后加重,体重增加2公斤,处方继续吗?

    回复:再服五剂,喝药量可适当增加。

    年4月25日微信:我爸现在的主要症状是夜间时有疼痛,其余情况可以,精神食欲也行,体重维持不变,我想问上次的药方还继续服用吗?附舌苔照片。

    舌苔白腻,湿浊较重,坚持治疗:熟大黄10克,莪术10克,三棱10克,郁金15克,厚朴10克,茵陈15克,陈皮10克,泽泻10克,木香10克,降香10克,苍术10克,水煎服,嘱该方可以长期服用。

    年11月15日微信:开始服药效果一般,就一直没有联系,后来情况一天比一天好,觉得中药还挺有效果,现在想起来真是很惭愧。现在精神很好,身体状况可以,上腹部、背部疼痛消失,吃饭可以,饮食稍多上腹微胀,大便不成形,小便正常,体重也有所恢复。同时在喝土豆汁和苦瓜汁。我想问一下药需要调整吗?

    回复:白腻苔已经消失。根据舌象和提供的病情,湿浊欲化,但腑实肝郁仍然存在,治法不变,药物稍作调整:熟大黄10克,莪术10克,三棱10克,郁金15克,厚朴10克,茵陈15克,陈皮10克,枳实15克,木香10克,青皮10克,白术10克,若无其它变化,可长服,以图远期之效。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除了物质、精神,恐怕还有更加重要的因素,就是天地自然和寒热变化,天地是人安身立命之本;还有人与人之间的人事往来,人事往来确定情感影响。物质的根基在自然,情感影响在人事,最终作用活生生的人,而人又是多样的、多变的,是因应生存环境而不断自我调节,升降出入的。因此,基因物质、细胞组织,能够把天文、地理、人事及活生生的人的因应协调性特点结合进去认识,也许中西医结合能够成功。但这首先要从实验室里走出来,从实验室里走出来就看不见基因细胞了,不走出来活生生的人的因应联系有无法把握,这该怎么办呢?
    2018/8/11 14:28:56
  • 中西医结合散谈报载:消灭癌细胞的“理想平台”问世 一种混合纳米材料,可作为发现身体任何癌细胞并定向送药的理想平台。细胞级的诊断和治疗融合属治疗学范畴,是最有前景的医学概念之一。在体内出现致病细胞的极早期发现癌症,用磁性纳米粒子将其标示,用核磁共振定位,再用靶向药物或令癌细胞发热分解的磁场将其各个击破。用金和磁铁矿的纳米粒子制成了能携带药物的磁性混合物,是可充当平台的“纳米哑铃”,是未来治疗诊断学的通用基础。(2018-8-9-7)思考:读《草根网》上黄开泰老中医(主任中医师)的系列文章《癌症 别怕 有中医》,使我对中医的理论宗旨有了深一步的了解。相比着眼于人体——这个物质体的结构和运动规律愈益细微的西医(理论)来讲,中医却长于关注造成人体特定状态的外部(包括非物质性)因素,再依病位施以药治。黄开泰有句话耐人寻思:中医对自然客观的生命是明明白白的,在具体形态上是稀里糊涂的,西医在形态解剖上是明明白白的,在天人相应的生命活动上是稀里糊涂的。是呀,中医治病历来所讲究的辨证施治,就是根据人体生命方方面面的影响而来的,所以才给人留下了其重于治本和特有的整体系统性较强之印象;但关系到病位的具体状态和变化就并不了了。西医则是现代科学发展的结晶,它讲究的是人体物质性组成运动变化的状态规律,从细胞、基因到细菌、病毒以至纳米级下的微观病治情况;但关系到病人起病治病所有的复杂环境(特别是精神)因素却不甚了了。因此,中西医结合确实很有必要。要则在于吃透两者精髓,再根据病情灵活运用。这里黄先生所指责那种满嘴西医基因细胞的“假中医”却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果其治病效果好,则未必要求全责备。放开去想,一个人的身体好坏情况与一个社会的进退状况从整体上看似乎有着一种类比性关联。决定人体特定时期特点状态的基本因素可分为物质与精神两大方面。物质性因素往往显而易见,如日常饮食、空气环境等,精神性因素却较深藏,如思想意识、社会环境等,如果人们的防病治病能够由此着眼,就可能会收到事半功倍的后果。决定一个社会兴衰进退的基本因素也可分为物质与精神两大方面。物质性因素集中在科技发展的情况。精神性因素则集中表现为主流的思想观念思想潮流的价值取向,从长看去,则是族群观念文化或精神信仰内涵的思想价值取向。把握好这一点,应是适时调整好族群大船航向的重要基点。
    2018/8/11 10:21:11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3年出生,主任中医师,四川省科学城医院退休。16岁跟师学中医,通过函授获得本科学历,从事临床四十余年,获得病人广泛赞誉,每天门诊量50人次左右,发表中医学术论文四十余篇,出版《中医之和-辨证论治的生命哲学》专著一部。个人邮箱:huangkaitai@sina.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