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首页
主流经济学家迫切需要从M2货币迷失中走出来
2018-07-30
字号:

    年第7期《经济学动态》发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张平研究员的《货币供给机制变化与经济稳定化政策的选择》,文章指出,1995年后,M2/GDP上升到了1倍以上,到2016年已经达到了2.08倍,信贷供给大幅度提升,资本形成迅速,物价相对平稳,经济高速增长我国快速增长的M2没有引起通货膨胀,有悖于货币理论中M/P的中性原理,即货币供给过多引起通货膨胀。即中国的“货币迷失”问题。

    文献综述为:计划商品的市场化改革(易纲,2003),全面解释我国的信用创造(李斌、伍戈,2014)。国际上,Bernanke(2005)讨论中国“过度储蓄”,从另一角度解释“货币迷失”。

    张平的结论是:出口导向型经济发展与货币供需架构一直是我国货币化进程的主导因素。这一货币释放没有引起通货膨胀,根本原因就是“出口导向”。

    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指出:“出口导向”即为顺差拉动,即中国商品输出使国内总供给减少,而外汇占款增发使国内货币增加,因此,“出口导向”的结果必然是通货膨胀,显然该解释有误。

    这一错误并非个别,而是具有一般性,即主流经济学还在M2货币泥潭中挣扎,因此,其得出的结论具有误导性。

    新宏观对“货币迷失”的解释如下:

    首先根据总供求公理,物价水平P=总需求TD/总供给TS,在有显著顺差情况下物价没有通胀,这就意味着总需求TD减少了。

    那么,总需求TD又由什么决定的呢?

    显然要从货币领域去找,这就是新宏观的货币循环,即将经济过程分成实物循环与货币循环,其中,实物循环为供给,货币循环为需求。

    对于货币循环而言,总需求即为货币的流量*货币的流速,故需要确定货币流量与货币流速。

    现代社会是以月薪制为主导的,因此,货币流速为一月一次,一年12次。

    现代社会是货币经济为主导的,货币由央行垄断发行,商行的银行券只能在其内部流通,因此,货币流量为央行的基础货币;同时,考虑存款准备金制度,实际货币流量为基础货币减去法定准备金,即现金与超额准备金之和。

    建立一个简单数学模型如下:

    设初始货币M为100,储蓄率S为20%,法定准备金率D为10%;

    那么,第一个月形成消费需求80,储蓄为20,对储蓄提取法定准备金20*10%=2,贷款=储蓄20-法准2=18;

    则,第二月总投资为消费需求80+贷款18=98=100*(1-20%*10%)=M*(1-S*D);

    第二月消费需求M*(1-S*D)*(1-S),储蓄M*(1-S*D)*S,法准M*(1-S*D)*S*D,贷款M*(1-S*D)*(S-S*D);

    则,第三月总投资为M*(1-S*D)*(1-S)+M*(1-S*D)*(S-S*D)=M*(1-S*D)^2;

    故,第V月总投资为M*(1-S*D)^(V-1);

    因为货币投资形成居民的货币收入,故上式即为新宏观的月度GDP公式。

    该公式由于涵盖了储蓄率与准备金率,因此将孤立的投资乘数理论与货币乘数理论有机地结合起来,且包含了债务成分,从而比费雪公式更为适用货币经济。

    由此可以方便地得出月度储蓄、贷款、法定准备金,以及累积的储蓄、贷款、法定准备金公式。

    将V个月度GDP累积相加,得出周期总GDP=M/(S*D)。

    则,周期总储蓄=周期总GDP*S=[M/(S*D)]*S=M/D。

    周期总法准=周期总储蓄*法定准备金率D=[M/D]*D=M。

    周期总贷款=周期总储蓄-周期总法准=M/D-M。

    可见,随着月度的增加,存款、贷款、法准都在累积,其存量都在增长;而当月的GDP,也就是当月的货币流量却在减少,两者呈反向运动,这就是所谓流动性危机的根源。

    存款存量包括活期存款与定期存款,也就是所谓M2。

    可见,M2并非货币流量,它只是过去借贷的记录,是贷款户的债务,储户的债权,它不是货币,不能跨行流通,更非发行,它是货币的影子。

    已经被借出,能否兑现取决于贷款的归还情况,由于贷款又被投资出去,贷款户并没有相应的货币还款,只有借新还旧,直至无法偿付利息,庞氏融资爆发。个人存款之所以能自由提取,在于有更多的存款增量;没有同时提现或转账;数额不够大;没有跨行转账。

    表明的不是货币超发率,而是债务率。

    将M2视为货币供应量是错误的,因为其最大可兑现量为基础货币,故M2-基础货币应为准货币。为了避免出现流动性危机,央行开始限定余额宝等无线支付限额,提现与转账也有限额,目的就是防止形成瞬时的一致流动。

    所以,它越高,表明债务率越高,债务危机的风险越大,而货币流量越小,自然物价越低。这可以从频发的债务地雷、P2P行业崩溃、钱荒的出现、PPI连续54个月为负等事实得到验证,由此解释了M2货币迷失。

    有人讲,CPI价格不真实,因为房价在暴涨。

    房价暴涨的确是事实,它并未统计到CPI之中,但是,仅凭房价暴涨并不能推出货币超发,原因有:

    房价暴涨有正反馈机制起作用,即几乎所有人在囤房,也就是卖盘很小,此时不需要太大的购房需求就能使房价暴涨,即价格虚高存在泡沫,如同2015年千股涨停,随即千股跌停一般。

    需求端有全民炒房趋势,而食品、衣服、家电、手机、电脑、汽车在下降,需求疲软。

    房价有涨有跌,关键在于央行是松还是紧,即央行是否释放基础货币增量是关键,如果央行不增加流动性,M2越高,表明房贷压力越高,房价下滑趋势越明显。

    由于主流经济学没有清晰的货币循环思想,无法得出宏观货币流分析工具,所以不能理解M2的性质,也就找不到借贷坏账的根源,无法理解规模的银行挤兑,从而排斥明斯基时刻,否定债务长周期。

    新宏观将货币循环分为发行环节与流通环节,并分别找出债务根源:

    发行环节中,借贷发行为债务货币,买卖发行为非债务货币,前者为外生货币后者为内生货币,美债美元为债务货币,因此无法摆脱特里芬悖论,现在的MLF也为债务货币,所以稳增长与去杠杆不可兼得。

    流通环节中,将居民收入分为当期消费、远期消费、净储蓄,远期消费与净储蓄都可以借贷,但是,远期消费为消费需求部门内借贷,属于可偿还的良性债务;而净储蓄为消费部门借贷给企业部门,属于不可偿还的恶性债务。其证明过程为生命周期模型,它假设净储蓄为零,即简单再循环,完全消费,顶级投资者没有亏损缺口,也就不需要累积借贷,从而避免了债务危机。但是,现实却是净储蓄为正,这样,顶级投资者必然发生货币性亏损,它不得不向储蓄者借贷,从而导致债务累积,最终发生债务危机。

    这就是债务长周期的两大根源--央行的基础债务与商行的衍生债务,要消除债务长周期,就要从这两方面入手,而张平的解决建议却是让中国复制美债美元式发行,事实上并没有去除基础债务,更没有看到衍生债务在于降低储蓄率,而降低储蓄率的关键在于提高国民的安全感,包括稳定的就业预期与免费的公共品福利,新宏观的方案为储备需求。

    可想而知,主流经济学不着边际的分析与建议必然导致政策左右摇摆不定,经济忽冷忽热。

    本文首发于第一经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实施储备需求,央行增量的货币不再是债务货币,直接购买公益品全民分享,无债权对应,它的增量不会增加M2,甚至会减小M2,因为央行增量的此种非债务货币可以为市场主体提供货币利润,价值补偿其相对过剩,市场主体宏观总体看自有资金比重会增加,此导致经济发展过程中M2可以逐渐减小。

    此类推论也只有在新宏观主义储备需求理论语境中才好理解。传统经济学者们必然不懂。
    2018/7/30 11:33:51
  • 实际经济实践中,管理层不可能任由用于实业投资的货币量逐渐枯竭导致经济衰退,所以会不断增量新货币,但因发行的新货币仍是债务性的,所以M2也会因此而增加,但这种增加是否会导致通货膨胀还得看新货币增量是否超过增量商品产出量等。
    2018/7/30 11:29:54
  • 央行不增量新货币,法准为零,储蓄全部转化为贷款投资循环,则经济体各周期中的总投入保持不变,可以维持简单再生产,也不会有通货膨胀现象,M2增加更快。
    2018/7/30 11:27:31
  • 将教育、医疗、养老保险全部国家收购,据此发放、扩大基础货币量。这样国民有信心,还能提高消费,经济也注入了润滑油。
    2018/7/30 11:27:09
  • 从二寅推理中清晰可见,通缩根源是法准的存在,它实际上因储蓄的增加而减少了流通货币量,经济体中的有效总需求当然要周期性递减。
    2018/7/30 11:25:39
  • 二寅的推理及货币循环公式已经解释了中国不当下M2增加,不但没有通货膨胀反而有通缩现象,这是传统货币理论无法解释的。
    2018/7/30 11:23:05
  • 显然,二寅此博文相关货币循环思想有重大 意义!
    2018/7/30 11:17:36
  • 这就从理论上说明了M2的增量并不会直接导致通货膨胀,一定经济态时甚至会通缩。
    2018/7/30 11:17:06
  • 按二寅的推理再推理:就算央行不增量新货币,只要经济体能持续循环,储蓄贷款仍存在,M2仍会增加,但这个债务量的增加不但不会通货膨胀反而会有通缩现象存在,为何?

    因为央行没有增量货币,债务量的增加源于国民储蓄,储蓄又用于贷款投资致使M2仍有增量,但实际的有效需求即国民总消费量是萎缩的,它当然导致通缩。
    2018/7/30 11:16:29
  • 对M2的解释也很简明,它是一定基础货币经过反复循环积累的债务,而不是货币量本身,所以它不是货币超发的指标。

    循环过程中的储蓄率,法准直接影响M2的累积速度。
    2018/7/30 11:09:45
  • 二寅此博文将月度流通货币量、储蓄率、法准等较完善地统一于
        
        周期总GDP=M/(S*D)。

        周期总储蓄=周期总GDP*S=[M/(S*D)]*S=M/D。

        周期总法准=周期总储蓄*法定准备金率D=[M/D]*D=M。

        周期总贷款=周期总储蓄-周期总法准=M/D-M。
    2018/7/30 11:07:5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山东宁阳人,现居天津。1992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学院自动化专业,中国社会科学院MBA,国际财务管理师(IFM),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当代宏观经济学者,主要从事西方经济学、政治经济学、控制论等跨学科领域的研究,新宏观主义创建者,储备需求倡导者,指出储备需求为第二大最终需求,它实现了对消费需求不足的价值补偿,是摆脱周期性经济危机的根本路径。著有《新宏观主义》。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