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震海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公正守望 - 邱震海首页
全面二孩推出,女儿伺候妈生弟
2015-12-31
字号:
    今天要来谈谈2016年1月1号就是几天之后,全面二孩政策要正视推出和开放,那么计划生育国策正式宣告结束。包括过去长达三十几年,与计划生育国策相配套的一系列的,包括休假措施在内的一些配套措施,比如说什么晚婚晚育有休假等等也都全面取消。而且从未来的趋势上来看,这个政府不但鼓励二孩,还甚至也还鼓励生三孩。说不定有一天你生孩子,还有产假还会延长;说不定有一天你生了孩子以后,你还能得到很多福利补助,也未可知。可能是在生育鼓励方面的政策和措施,中国未来有可能要向世界其他先进国家看齐。那么这个消息主要是在前天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8次会议上表决通过的,那么通过了一个叫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一个决定,修改后的这个法律明确规定一对夫妇国家提倡生育两个孩子,所以从这意义上说去年和前年我们知道只是某些地方的单独二孩,就是夫妻双方必须有一个单个的是独生子女;那么如果两个都是独生子女,全面二孩的这个还没有开放,那么今年年终的时候有消息传出要开放。到今年下半年宣布正式开放,现在从法律上实施就是几天之后1月1号开始正式实施,那么这个事虽然传了已久,正式实施理论上说还是让人觉得有点欣慰,这至少计划生育国策来的虽然来的太迟了,但是还是不算太迟。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现在很多朋友都在摇摇欲试准备生老二了。

    比如说根据媒体第一财经日报有一个报道的话,他举了一个例子他说1971年出生的赵女士,我一算1971年到现在已经44岁了,马上要45岁了。1971年出生的赵女士告诉记者说,他已经做好了孕前的准备,也开始提前服用备孕的药物,尽管有些担心自己不能顺利怀孕,但是对于新法的通过赵女士依然感到非常兴奋。她是这样说的,她是北京高校一位老师。她说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单位反复叮嘱我政策不落地,千万不要提前怀孕,别让大家拿不到今年的计划生育假。本来我们知道在很多单位,在计划生育的年代有这么一个事,然后身为北京高校的一名老师,她实在不愿意因为两孩而影响自己的工作,更不愿影响到单位每人3000元的一个计划生育奖。自从1979年独生子女政策正式推行以来,全国目前已经有1.5亿个独生子女家庭实行全面二孩政策推出之后,不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人口出生的规模,也可以缓解中国面临的高龄少子化和劳动力减少的危机。

    我觉得说了半天,这最后劳动力减少的危机,这才是真正的本质和关键所在。当然如果大家经常收听我的新闻观察栏目的朋友们,可能记得我不久以前我就在这个栏目当中做过相对比较系统的评论,包括我在各地的演讲当中,我也都从经济学的角度,更加做过系统的分析。当年1979年之所以要实行计划生育,主要就是因为当时中国啥都缺,就是两条腿的人不缺。吃饭的人比干活的人多,那经济当然不行,因为那时候中国国民经济不行,所以要紧缩人口,这当然是对的,使吃饭的人能够减少,干活的人能够慢慢多起来。但现在随着36年的高度发展,我们发现工作位置越来越多,但是干活的人不多了,而且能吃饭的人也越来越少了,所以这就是一个问题的所在。我经常用水跟面粉的比喻来进行比喻,就在城市里面,在工业部门,主要是以前的水很少,因为很落后嘛,工业工作位置不多,那么来自农村的人的很多,工业化一发展大量的人都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那么这个我称之为面粉,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城市里的水不够,农村里的面粉来填。大家对面粉很厌烦,老以为面粉是不限供应,这就是劳动力无限供应。但终有一天我们发现在城市里面水越来越多,这是好事,因为经济在发展,工作位置越来越多了。然而来自农村的面粉,这种所谓的劳动力无限供应的就越来越少了,因为我们现在知道除了留守老人、留守儿童,他青壮年总有一天要走光的,对不对?而且有有些青少年也不愿意出来了,所以当有一天开始面粉填不满水的时候,这个拐点就出现了。

    这个拐点在经济学上叫刘易斯拐点,就1954年美国一位经济学家叫刘易斯,写了篇文章叫《农业部门向工业部门无先例的劳动力供应终有一天会出现一个拐点》,后来在京学上就把这称之为刘易斯拐点。那么中国的刘易斯拐点其实出现在2004年,只不过像感冒一样的有个潜伏期,我们大家没发现,等到发现的时候呢,已经是2008和2009了。那个时候春江水水暖鸭先知。在广东,浙江的一些民营企业就发生了民工荒,叫有功没有人做。这个不是有人没工作,是有工没有人做,那怎么办呢?民工荒了,那大量的生产都要靠民工去完成,于是涨工资。于是民工的工资这几年非常迅速的成长,甚至超过了大学生的工资,一则一喜,一则一忧。喜我们不用说了,忧来至何方呢?忧我们要知道,一个劳动者工资增长自然是好事。但是与此同时,如果说他的工资增长是由于他的潜在的经济增长率带来那当然是好事,但如果说是由于人口不够,这劳动力数量不够而被迫增加工资,而不是因为与来自它潜在经济增长的话,坦率的讲,这里面隐藏的巨大的危机,而这恰恰是中国目前无论是刘易斯拐点还是由此而导致的劳动者工资大幅上涨,但是中国的经济潜在增长率没有增长。而且我们知道从现在开始或者从去年已经开始,中国的经济不断地一路下行。明年2016年,中国经济将继续探底。谷底现在大家相对比较一致的意见,都认为有可能会出现在2017甚至到2018。

    2017、2018被告谷底出现之后,你到底是W反弹还是V反弹还是U反弹,还是L反弹。前几天我跟大家说这里面有很多反弹的模式,但可以想象的是中国经济可能会在第一步有一段时间的徘徊盘整和调整,恐怕要到2021才能重新正视负复苏。期间要完成一系列的经济结构的调整,要完成创新,要完成服务业在中国经济结构当中占主导,要完成内需占主导,而不能由原来简单的生产要素拉动,计件拉动,也不能由原来的纯粹是工业来主导。所有的这一切,坦率的讲在中国未来几年是非常关键的,那么这里面最主要的是要有创新来拉动,所以现在坦率来讲推出这个人口红利,推出计划生育国策被取消,这个政策已经来的太晚了。你现在急急忙忙明年2016年赶紧放开,2017年生出来孩子,18岁才能够当劳动力吧,要到2035年。换句话说,从现在开始到2035年,我们就必须在没有人口红利的情况下继续去寻找我们经济高速增长的动力和源泉,这个路在何方,只有这样创新二字。所以一方面,当然我们对计划生育国策取消是报以欢迎的态度;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必须指出来的太晚了。

    我一再指出如果说在2000年的时候,当时我们的研究如果能够跟上,能够果断的取消的话,那现在到2015年2016年生出来的孩子差不多十五六岁,恐怕正好能够接上我们能够红利断层的一个尴尬,但是现在说这一切都晚了。我们只是希望未来20年中国的智库们,我们的学者们能够独立一点,能够认认真真的做点学问,而不要老是为政府的政策去做背书和注解,但是问题是现在未来20年或者未来十几年,中国经济长期发展路在何方?刚才我说了只有创新二字。所以对于计划生育国策的取消,大家应该有一些更加深层的思考。

    顺便说一下,刚才我们也用了媒体里面四十五岁的这位女士她想生孩子这么一个想法。大家有没有发现自从二孩政策全面推出消息发布以来,其实真正能够生的,比如说80后,90后基本上都不想生,为什么呢?生一个孩子成本太高,真正想生的都是像这样的70后,甚至60后,都现在就40多岁,快50岁的人,她们想生。以前我有一句话说要把四人帮损失的时间给夺回来,现在是要把计划生育损失的时间给夺回来。

    上次我在这个节目当中也跟大家讲过一个真实的故事,一个20岁的大二女生,自己有男朋友了。然后她跟报社记者说:“我都快要进入孕龄了,马上生孩子。原来我妈开始要生老二了。”然后我跟我妈说:”你为什么生老二。“她说:”我就想要儿子,这个因为以前被耽误了,现在要生个儿子。“然后女儿说:”那你想生儿子,那我给你生个不就得了吗?“老妈说:”不行,我得自己生自己的儿子,跟外甥还是有不同。“那女儿问她:”你能保证你就一定生儿子啊,说不定生出来又是一个闺女咋办?“老妈说:”喝中药。“这老爸老妈天天在那忙着喝中药,然后这个女大学生说了,我老爸老妈平时感冒都没这么认真喝中药,现在喝中药喝的倍认真了,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这个女儿问母亲:“你这个再生个老二,谁来伺候你呀?”老妈怎么说,老妈说:“你来伺候我啊,你放假回来之后伺候我不就得了。”这女大学生说叫苦不迭,说:“天哪!过几年我生孩子,我还要我老妈伺候,现在我好了,我老妈生孩子,让我伺候。这个话说给我男朋友听丢脸丢大了嘛。“这个听上去有点像笑话,但确实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所以现在能生的不生,不该生的或者不应该再生的重生,这可能也是二孩政策之后出现的另外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荒谬加荒唐,可笑又无奈。
    2015/12/31 17:57:10
  • 这个社会生不容易,死也不容易,生的人,量力而行吧。
    2015/12/31 15:17:14
  • 准许生二胎还是计划生育。
    2015/12/31 11:20:3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62年出生于上海;德国图宾根大学博士;现为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香港岭南大学亚洲太平洋研究中心顾问理事会成员、《德国之声》和《亚洲周刊》特约记者,以及香港、东南亚和欧洲媒体外交事务专栏作家;1984年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1987年在同济大学获硕士学位,留校任德语系讲师、外语广播电台副台长;1990-1997年留学德国,任上海和香港《文汇报》驻德特约记者、《德国之声》撰稿人;1997年任香港《文汇报》高级记者、香港创新发展集团推广总监、《德国之声》驻港特派员和澳门大学兼职讲师。

座右铭:宠辱不惊。若不能影响社会,至少应守住公正客观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