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中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用居士 - 张中首页
日本专家关于城乡建设文章之推介(二)
2018-12-08
字号:
    关于德地立人先生在第三届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的报告,下面是介绍的第二部分和第三部分。

    第二部分。 日本城市化的教训

    根据数据,从1950年到1973年之间的GDP的平均增长率是大约10%,1974至1991年降到约5%,到了1992至2012年进一步降到1%。 GDP下降是有各种因素组成的,石油危机、日本泡沫经济崩溃还有“少子老龄化”问题等都可能是原因之一,但是德地先生认为最重要的因素是,1970年以后在“国土平衡发展政策”的指引下,政府搞了一个撒芝麻盐一样的全国基建潮和1990年泡沫经济崩溃以后的大兴基建。日本经济学家后来总结证明,这两项全国性大兴基建造成了很多低回报或没有回报的投资,完全是失败的。

    在第一部分介绍过,三大都市圈的人口流入和城乡收入差距有很大的相关性,同时也发现和日本城市化进度和GDP增长速度也有很大的相关性:当城乡差距少,城市流入人口就会减少,也就是说城市化进展缓慢,GDP增长就会下降。城乡差距为什么减少呢?这就是前面讲的政府对地方大兴基建有关。

    城乡差距少有什么不对呢?如果它是大城市和地方形成综合性良性发展的结果的话当然很好,但是如果这差距减少是靠长期政府财政投入人为拉动的话,这种发展显然是不可持续的。这里重要的概念是,大家说的全要素生产效率TFP的下降。

    同样有数据依据:从1955到1968年,整个经济发展平均10%;其中增加劳动力带来的贡献率是1.6%左右(人口红利);增加资本投资的贡献是2.7%左右;其它的部分5.7%就是全要素生产效率的贡献。但是到了1974-1989年期间,GDP从10%降到不到4%,其中资金增量的贡献2.1%左右和过去降了一点点;劳动力增长率因人口红利越来越少贡献率只有0.3%左右;而最大的问题是全要素生产率从5.7%下降到1.5%左右。

    这是和前面讲的,和政府的两个投资错误政策紧密相关。

    第三部分。 日本城市化发展对中国的启示

    第一,总结日本城市化的三句重要的话:第一,以人为本的城市化;第二,市场导向的城市化;第三,政府顺市场而为的城市化。

    德地先生认为这三句是城市化最核心原则,他不认为日本按照这个标准都做到了,但是至少按照这个标准来做了规划,做了总结。日本城市化的实践告诉我们,按照这个原则执行时,城市化进程是比较成功的;而没有按这个原则执行时,结果是无效的、甚至是失败的。

    下面拿这个标准再来看一看中国城镇化有什么问题。

    中小城市同步发展(严格控制特大超大都市圈发展)

    从提高效率的角度来说,他认为中小城市同步发展有很大问题。我只想拿中国国内的例子做比较来思考这个问题。一个是深圳,是个正面的例子:深圳

    1,通过激烈的自由竞争不断实现产业升级; 2,深圳自身发展的同时还带动周边城镇发展,周边城镇又从产业链上人的方面扶持深圳发展,形成了良好的循环;  3、政府很开明,支持产业发展但不干预经营,即使有些企业经营上出现问题一般也不会去救济(鼓励竞争)。4、深圳的工作,居住,文化环境建设有序。这样,深圳已成为集于电子产品设计、开发、生产、销售于一身的,而且是独一无二的,最有竞争性的国际城市。

    另外一个有争论的例子,鄂尔多斯,是一个大规模城建为导向的模式。这种发展模式让鄂尔多斯出现了一片片的鬼城。城建结束了,其他产业没有跟上来,就业机会也随之减少,经济难以为继。德地对比1990年以后在日本各地在人员稀疏的地方大搞高速公路、高铁等各种昂贵基建,没有回报的工程。日本目前仍苦于GDP两倍以上的公共负债就是这时候形成的。

    二元户口制度改革进展缓慢

    城市化是人口自动流动为前提的,人为地分成城市和农村二元户口制度是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制度,应该尽早原则放开;它不仅不符合市场决定人力资源分配的原则,实质上也在严重扭曲市场导向的城镇化进程。另外从人权的角度来说也是有问题的,社会主义国家不能搞二等公民制度。

    土地流转问题

    解决土地流转问题,已经讲了很长时间。十八大三中全会也讲的非常清楚,但是还是解决不了。重庆有用地票解决土地流转的成功例子,但是不能推广,为什么?看来这不是一个方法问题,而是利益集团之间的利益无法协调的问题,受苦的还是农民。

    改革开放前期,在地方政府还没有足够的开发资金时,由政府低价收购农田,优先发展工业是有它的道理的。但到了今天,中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国家,开发资金相当富裕时,土地流转问题还得不到解决,不能不说是个悲剧。

    “少子老龄化”,中国城市化时不待人

    大家都知道的数据是,1990年前后出生的人婴儿大约有3000万左右,而十年后2000年时降为一半变成1500-1600万人;16—19岁可到城里打工的年轻农民工前一段时间还有3500万大军,现在只有3000万人。随着城市化的进展,加之新生儿童数继续下降,这个数还会进一步下降。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城市把这些年轻人拒之门外,对中国经济发展是个很大的损失。

    老龄化的进度之快正在影响着中国大城市的活力,而中小城市的影响将会更严重。

    (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楼,谢谢先生的评论。
    接连两天介绍了日本专家德地先生的报告,如果细读一定会有所收获。特别是报告中展示了几个数据和提出了几个概念,对城镇化建设至关紧要:一个是城镇化交通的有序发展,第二个是城乡收入与人口流动的关系,第三个是全要素生产率的关注。这些真的需要认真思考,会对我们城镇建设起到启发作用。

    至于日本和美国的关系,日本一直在经济上受制于美国,可是越打压日本企业越坚强,虽然是被动结果,这里面也有很多可以仔细分析的地方。但是中美关系和日美关系本质不同,借鉴的地方应该不多。
    2018/12/8 20:54:51
  • 先生对于日本很有研究啊!看看中美斗争那些地方可以借鉴。多写写这方面的
    2018/12/8 17:47:3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张中,1985年出国留学,在日本东北大学获得工学博士学位。后进入世界500强企业富士通、久保田工作,担任高管。2001年回到中国从事投资咨询工作至今。转载、利用著者文章,需要征得本人同意,特此声明。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