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从吃螃蟹想到的
2017-08-31
字号:
    ——《鹤轩诗草》自序

    我从不敢吃螃蟹,直到近50岁,也没想过。一看到螃蟹那坚硬的“盔甲”,锐利的双“戟”和那“横行八(霸)道”的样子,身上就害冷,胃里就满。

    我有一个很“英雄”也很要好的朋友,是个吃螃蟹的能手,常劝我吃螃蟹,总不奏效。前些年,我健康出了问题,他便约我到他任职的泰山脚下休养休养。这么个好事,我怎能不答应。 于是,我立即动身就去了泰安。中国有句相传很久的客套话,叫做“客随主便”,在泰安很盛行,我自然地就被他“掌控”起来。

    在泰安休养其间,公余他必陪我进餐,所吃“品色”全由他看着点。因我已经被他“掌控”,没有多大自由,我也只好“让他三分”。可他,却是一个得寸进尺的机灵鬼。一日晚饭,他 列举了我身体欠佳的几条“罪状”,其中一条就是说我缺少“英气”,而此“缺”非螃蟹不补。对于他的“鬼计”,我已心中有数,正在琢磨如何应对,却被他“塞”了个蟹肉满口。我顿时 心脑俱空,定格在一个“欲吐又吃”的动作上。不知怎的,僵硬的腮肌却不自主的蠕动起来,而且是越来越快,越来越狠。到后来,索性一抻脖子,把蟹肉纳入腹中。待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乜斜了他一眼,他也正在笑咪咪的看着我。我没敢和他对视,赶紧又把眼神转过来,窃想--怎么这么好吃!被人“乘虚而入”的我“傻乎乎“的竟又增加了口福。

    从吃螃蟹的事中,让我想起了诗和诗人。不知为什么,总没读到过诗人对自己诗作的注解之类,也可能是我孤陋寡闻的缘故吧。反正,我没见过。我因此请教过很多“高人”,但回答都 言不中的,不能令我满意。我想,是不是诗人自注有些话于当时难以启齿?是不是因诗人作诗多有任性率意不妥不好解释?是不是怕自注后一语定死?我看,最重要的还是诗人喜欢让别人注 释,以便扩大自己的影响和抬高个人的身价--不管它准确与否。因为,我知道,作诗难,而注释更难。注释者的灵妙意境是要高超于诗人的,会把诗人想象不到的“死角”极尽全力的“发掘 ”出来,赋予诗作最大而且隽永的生命力,是注释者把诗人推向了心灵的巅峰。但是,我觉得无论如何还是诗人自注为最妥切、最准确、最权威--且莫管诗作的高低,即便是贻笑大方,却是 “真我”。谢觉哉说的好:“敞开心肺给人看”,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不怕丑陋,无须用别人的面纱遮丑,还是自注吧。要敢于做吃螃蟹的人,如果不是亲口尝,任凭别人怎么说,终究不 是“真”滋味。(写于2006年11月15日)

    附诗《岱宗坊菊花诗会·新声韵七绝两首·作于1990年秋》:

    轻寒初度岱宗坊,流水回廊飞异香。

    无奈群芳憔悴去,有情霜朵作新妆。

    秋风清气渐新冬,纷至群贤吟岱宗。

    墨尽紫豪情未尽,曼歌声里忆陶公。

    注:朱树松著 《鹤轩诗草》于2006年12月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发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楼 zzh201389好:学习了,谢谢先生!
    2017/9/1 11:57:54
  • 先生行文流水,学习!转抄苏轼一首《琴诗》如下,请欣赏。
    “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 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2017/8/31 15:36:5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