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鐘乎?鍾乎?
2017-08-30
字号:
    想必有点文字常识的人,都能分清繁体“鐘”和“鍾”的字义。繁体的“鐘”字,字义具有“鐘錶”的“鐘”,和表示时间“鐘點”的“鐘”;而繁体“鍾”字,字义则是具有集中、聚集、凝聚的“鍾”,二字字义在某些应用上是截然不同的。虽然音同,简化字又通写为“钟”,但在繁体字的译用上却是不能混同的。两个“鐘、鍾”字,一旦混用不当,就会容易引起对文字意义的误解,甚或是不搭调的错解(虽然二字,古时也有通用,但那是指乐器或特定的钟漏,余皆不可。因“鐘”无聚集义)。所以,在一篇(幅)简化字的文章、艺术作品中,就不要掺杂繁体字;在繁体字的文章、艺术作品中,也不能掺杂简体字。尤其是繁译体现丰厚内涵、简捷比拟的诗词时更为重要,一字之差,或可错谬千里。在简体翻译成繁体字时,务必要弄清所译字的字义,否则,会贻笑大方的。

    近些年来,笔者读书,多了一个毛病,就是喜欢找书里的错误,还常常用红笔标示出来,或写上点评、批语之类。也难怪,现在粗制滥造的东西不少,尤其是一些赶时髦、拽眼球、赚利益的书,需要勘误的字句太多,所以笔者就养成了这个“毛病”。近日,笔者就在一本高端华丽大师汇聚的艺术作品集子里,读到了一首为了体现书的分量,在《序》页压图着重以繁体字打印的妇孺皆知的古诗--唐·杜甫的《望岳》--“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笔者掂量着这本高档的集子随手一翻,搭眼就发现了一个明显的错误:“造化鐘神秀”的“鍾”字,怎么成了时钟名称和表示时间的“鐘”字了。细读全诗,还杂有不规范用字,也还算说得过去,此就不赘述了。但这个“鐘”字,却是大谬不讲不行。“造化钟神秀”之“钟”字,在诗中是凝聚的意思,是说泰山凝聚着大自然的灵毓奇异之气。而且,是诗人远望东岳泰山时,一种触景生情发自内心的写照,而并非是说时间的。况且,于诗意用“鐘”也是讲不通的,应是错误的。

    由此,我又想起了前些年随政协书画院去沿海考察时,在一所接待我们一行的高档场所迎着楼梯的墙壁上,一幅当地知名书法家撰写的巨幅对联中“东风万里”的“里”,却写成“裏外”的“裏”。而还曾见一位国际有名的大师级画家,在自己画作上用繁体字落款时“雪裏送炭”的“裏”,却写成 “里程”的“里”。最让人无奈的是,笔者的名字“树松”,在好多有关艺术集子和函件中,不知为什么,编者非用繁体字,把树松二字硬是打印成“樹鬆”。笔者曾经给多位编者纠正过,说名字是松树的“松”,不是“蓬鬆”的“鬆”,繁体字用错了。更让人可笑的是,一位南方当时很负盛名的青年“艺术大家”,却曾在电话里很有礼貌的对笔者说:这是繁体,您老可能不认识。笔者无语,随之是透彻心扉的无奈与悲凉了!更有甚者,作为文字、词语标准、法则的词典,却也挤到这错白字的队伍里。一本印刷精良,且连续七次再版的古辞鉴赏辞典,在封面堂而皇之的以繁体隶书压印着宋代苏轼的辞《江城子·乙卯正月十二日夜记梦》,寥寥几十个字中,却也把“千里”的“里”,错印成“裏外”的“裏”;“松岡”的“松”,印成“蓬鬆”的“鬆”。笔者还联想到时下,一些高等学府“人师、世范”的教授和导引万众的媒体,赶着时髦,追着社会上的不良风气,随意用字,胡乱编词,到处可见。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那个“囧”字,本来是光明之义,却把字义完全反了过来,去媚取世俗之娱。还有一些原本无法启口的脏话,却成了大肆宣扬的“噱头”,或是大庭广众之下的常用语(因脏不赘)。其实,这种混乱民族文字的现象,与眼下极度追崇西方观念的环境不无关系,更是是浮躁功利环境的必然。对此,中国的先贤,东汉的王符在《潜夫论》中早就说过,“教训者,以道义为本,以巧辨为末;辞语者,以信顺为本,以诡丽为末”。还说“学问之士,好语虚无之事,争著雕丽之文,以求见异于世,品人鲜识,从而尚之,此伤道德之实,而惑蒙夫之失者也。”实可“悖孩童之思,而长不诚之言者也。”……

    一个民族的文字是这个民族的魂魄与仪表,是有尊严的。其文字的应用是严肃的,认真的,敬畏的,它体现的是一个民族厚重的文化(灵魂)与立命的品格。中国自古就有“敬畏字纸”的美德,更何况是欲传世的鸿篇巨制,或人才摇篮的学府导师呢。繁体字的应用是不能乱来的,即便是现在所提倡推广通用的简化字也是有其文化渊源的。凡成书籍或作品,公开于世,往往起到的是引导读者的作用。尤其是那些举足轻重的人物编著的高端、厚重有分量的书,或能起到字典、词典的意义,影响深远,在所用字句上务必要严肃认真准确,以免谬种流传(在浮躁的功利环境里,真正的东西往往是传播不动,而谬种的流传会是很快的),这也是编著者和艺术家们义不容辞的义务与责任。

    文字,无论繁简,切勿乱用!否则,会乱了纲常规矩。

    (本文曾刊于《齐鲁晚报》、《中国书法报》和中国网·专家博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本来,草根网创办地非常好,曾经集聚了很多有真才实学的民间高人,有着众多的创意。也正因为如此,也是最隐密的“第五纵队”折腾得最欢的地方。因而,一些民间高人经不得风雨世面,放不下心头“自圣”的小心眼,弃民族大义于不顾,上了鬼子的当,落荒而逃了。
    -------------
        基本同意薛先生的这一分析。
    2017/8/30 21:05:43
  • 1楼 风行九天好:先生一“爽”,残缺的“照妖镜”必会重圆。
    2017/8/30 19:52:3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