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解字说运
2017-08-08
字号:
    ——兼论俄罗斯与中国的关系

    测字,本来是文人墨客的游戏,可久而久之,却“游戏”出了玄机,这玄机附于那些固有天分的神知,以此来点播世人的迷蒙。

    据说,中国历史上有一位名扬天下的测字神知,他的名字叫谢润夫,大都说他是四川人士,可生卒年却都不清楚,只知道他生活在南宋初期,这也许是神知的特点吧。

    这个谢润夫的测字功夫,确实是不同凡响,就连当时的皇上宋高宗都仰慕他的大名。诸君想想,那南宋时哪有先进的信息网路,要想知道一点信息,不都是凭着风送口传才能得知吗。就是皇上,也只能是等着天朝里的“快马”来报。高宗能知道谢润夫的大名并仰慕之,就足以证明这谢神知的厉害了。就在高宗巡游江南察情赏景的时候,说来也巧,正好碰上谢润夫在杭州设砚。宋高宗便微服前去他的设砚处,故意考察一下神知的“神”力。那时候,又没有影象传媒,神知再有名也不会认得皇上那真实面目的。

    宋高宗来到谢润夫的面前,神知先是一惊,暗叹此人相貌非凡,一股强大的磁场力量把神知牢牢的笼住。当然,这一切只有谢润夫自己感觉得到。宋高宗用手杖在地下写了个“一”字,随即谦恭地说,要谢润夫测一下他的身份。神知低头一看,自忖道“土上画一即是王字”,随口对高宗说道:“先生恐是非常之人”。高宗闻语,心中自是一惊,但又仍不服气。就像研究现代科学的某些科学家一样,虽然对某些自然界的未知领域没有认知无法解释,不是俯身去研究探讨,而是去排斥,甚至是反对,这怎么能行呢。可高宗毕竟是皇上,哪能放下龙颜。于是,装出一幅继续求问的样子,实际是想刁难神知了,到底想看一看你小子的真本事!宋高宗一边说着:“非常,非常,到底非常到什么程度?!”。一边用手杖依然在地上写着一个“問”字。不知是地不平,还是过于心急,这个“問”字两边的竖划都写得向外撇。神知一看,真是神知,毫不含糊的断言:“左看是君,右看是君。凡人之前,天子立身”。随即要跪地谢罪,却被高宗扶起。由此,宋高宗不得不佩服谢润夫的“神知”了。于是,便召神知入宫,在偏殿封以四品之职,以应御用……于是,谢润夫的测字神知,一下子爆满当时的朝野……流传至今而不衰。诸君想一想,有谁能让皇上给“做广告”呢?!此是古话,无从考究真伪,权作茶余饭后的笑谈吧,抑或不无益处的。

    测字一功,奥妙无穷。一从天地之义,尽显圣贤之心。字有其源,事有先兆。随机应变,不拘窠臼。便能预得其象,参透玄机矣。

    日前,笔者在博客上戏解了一个“愚”字:愚者,从心,从禺。凡刊字、词典均解曰:无知蠢钝。又曰:禺,猴类,皆谓之兽类蠢笨物。其实不然,禺与心合,而心藏禺下,有心不显,藏知于内,实在是大智慧的隐者,俟机而发之谓也。难怪世人多称谓:猴精。呵呵,笔者以为,“愚”的字义当改为“明智于内,藏知于心,隐忍俟发”,为善,为妙,为好。诸君,请想一想,“愚”字是不是外表蠢钝,内涵有知,壮志不露,以假象示人的大智慧者。呵呵,一笑之际,笔者忽又闪出了一个“俄”字。

    说起这个“俄”字,万万不可小觑,它可是上世纪世界两个超级大国之一的国称。虽然,现在它已解体多年,解体后的俄罗斯虽然综合力量较前有所逊色,但仍竭尽全力撑持着代表着“超级”,以“俄”立于国际之间,起着不可替代的大国作用。

    俄字,从单立人,木火俱全。又从我--我字,从禾少捺为一手,金缺不收;从戈,即战,又火、土、金、水俱全,必为波涛之上浮硝烟。俄字,即为人应当为己(我)之意,也就是自私之极,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所以,俄字,乃为己不惜战者。再说,我从禾少捺为一手、从戈。禾者,田稼也,社稷养命之本,少捺,禾缺,无以立土,非饥不属。一手,唯己之握,他人勿夺。戈者,战器也,护卫夺掠之物件,意谓争战。去禾为伐,伐者,攻战是也。还有,俄字,意本倾斜;所从我字,也具首脑不正的意思。所以俄字,也就是己身不正之象了。俄字,又谓时间短暂,瞬间飞逝。看当今世界,俄字,非俄罗斯莫属之字。入于八运,东北丑土,俄字之域,人脚受制,西北蹩脚。东南、西南有缺,怀中倾斜,似成一体,大为不利。俄土,或因人祸天(粮)灾而生变化。俄外,又或将有惨烈失手的海(空)战。因而俄域,再或因内乱而生把矛盾抛外的歹意,迁怨他国。所以,笔者以为:俄罗斯或即为了自身的利益,假以道貌凛然,示以空言虚正诓行,实以蝇营狗苟之心,不顾仁爱正义,反悔友朋,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无端行径。

    如今,流年壬辰(或延后几年),象显水盛风骤,正应俄罗斯臆夺亚洲之王的心态。俄会罔顾运气蹩制,更不懂九运大势所趋,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朝秦暮楚,潜移默夺,致邻邦于尴尬境地,不仁不义,实为中华崛起的掣肘隐弊,不得不慎防之。笔者以为,近年运中,中华崛起,大略应放眼量,远御西美之东侵,近防北国之佞陷。美国东侵,早已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而北国佞陷,却是“乌云后边的月亮”,难以看清。至于东瀛挑衅,南海嚣乱,看似一美之唆使,实是美俄(虽为当今世界两大相争对抗势力,潜移默化之中,角力目标却会渐渐地集中为一的)争夺战略之表现。务应慎对,俟机一击。但西运衰退,美国所为(明摆着)只是霸权运气“谢幕”前的一搏。任其用力再大,凶险既出,虽中华“阵痛”凄凄,不过一晃耳。唯,近恐北国,借机渔利,乘中华“阵痛”之隙,欲陷中华于虚佞暗井(隐蔽中),与美分中土之羹。对此,中华大土,务必上心应对,以免误坠。幸天下大运不允美俄,必助中华,以出明智,定会四拳八脚,平夷六合,雄立炎黄于寰宇之内。届时,举国欢庆,也不晚矣!

    一家之言,赤子之心!运气论天下,醒睡雄狮心;中华必崛起,东方照乾坤!(请参阅笔者有关世界与中国运势的其它文章;本文写于2012年4月23日;原载:2012年5月香港《新玄机》,后刊于中国网·专家博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