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老黄牛的体貌所主和回光返照
2017-08-04
字号:
    上篇文章里提到了笔者干过兽医,朋友们看了文章后觉得新奇,便约聚宴席,让笔者聊聊作兽医时的逸闻奇事。其实,平常笔者也是常提起,只是朋友们不大上心。这一专题约请不要紧,却真的勾引出笔者心底的零零碎碎与牛与有关的趣事来。

    (一)

    当时笔者所在的兽医站,有两个当地的民间兽医让笔者至今记忆犹新。别看是“民间”,医道却不简单,无论牲畜家禽不管哪个病,绝对都能“明医”,而且净是些实惠简单的“秘方”,两位民间兽医为人很朴实,名声在当地很响亮。笔者和两位民间兽医关系处得很融洽,经常一起会诊和出诊,还经常受邀到他们家中小坐,遇个年节笔者还要轮流在他们家中乐一乐。笔者也经常用自己的技长回报那两位民间兽医。逢年过节笔者会给他们的族亲好友等写门对子,一写一个通宵也是有过的事。笔者还经常替两位民间兽医看“风水”,修屋垒墙,出栏买猪,红白喜事等等什么的笔者都会主动地给他们“参谋参谋”。这两位民间兽医特别羡慕的是笔者的另一个“本事”,那也是笔者能“名播一方”的“天分”,那就是给牲畜“相面”。笔者相牛、相猪,甚至相猫,都是很有点“道业”的。尤其是相牛,大有“一句一个钉”样子。一次,三人一块儿出发到村里搞防疫,在一个生产队的牛棚里看到老饲养员正在给四头牛添料,笔者指着一头毛色清亮的牛问他这头牛是什么时候进栏的,“才进来两个来月”,老饲养员一边添料一边回答。笔者笑了说道:“队里分了几次牛肉了?”他听了一怔,随即停下手中的活转过身来,直愣愣的瞪着笔者,两位民间兽医也愣了。老饲养员说:“原来五头牛,这头进栏后一共六头了,都喂得很壮实的,可这段时间前后就死了两头。头天晚上还好好的,第二天一早谁知就死在栏里了,都来不及到兽医站。”“这头刚进栏的牛是头‘扫栏’,把它分出来单独饲养就好了。”笔者胸有成竹的继续说:“这头牛还有个‘搭背’,干活不惜力气,腿脚麻利,很出活道。就是还有个坏毛病,好咬人,你看它那“包唇”,平常得注意着点儿。”一下子,便把老饲养员的话匣子打开了,只见他撸起袖子,指着自己的右胳膊说:“着实对啊,看这牙印,就是这家伙啃得,为这个我还狠狠的给了它一顿鞭子。这家伙干活是没得说了,那几个家伙合起来也赶不上它,要不是能干,光凭它咬我也把它拉到集上去了……”。 两位民间兽医看着他胳膊上青紫色的牙印,惊奇地不知说什么好。此后,笔者的名声真就像风一样刮到了能刮到的各个角落……就连过年在牲口栏门上贴的对子也得让笔者来写,有的不惜跑几十里地,也要求个吉祥。

    (二)

    “人畜病同一理”,但给牛看病比给人难。给人,起码还有个语言上的交流,给牛却只能是透过表象看内里了,就像是“隔皮猜瓜”。笔者大概记得,那是一个初秋时节,一个生产队的耕牛由于饲料过偏,有一头牛得了鼓胀病。因为,这种牛病是牛的常见病,饲养员也都有点治疗的“小办法”,也没有太上心。可牛的病时好时坏,逐渐地瘦了下来,食欲也日渐减少,以致停食,但鼓胀却没有减轻,这才急了眼。等来到兽医站时,患牛由于未能及时治疗,已经是瘠瘦肉缩,毛糙乱竖,张口掉舌,气喘流涎,大有奄奄一息的样子,叩膁膛声闷如大鼓。《元亨疗马集·牛经》中说:“肚胀多因是草伤,天气炎炎水似汤。冷热不和因中结,口中流涎吐舌长。”《牛病歌诀》也有:“站立不安呼吸促,张口流涎把舌伸;拱腰摆尾如排粪,拍打膁膛似鼓音。”经过兽医站会诊,一致觉得因时间过长,没能得到及时治疗,恐怕是预后不良了。大家便商量药针同施三天,给患牛灌服“加味卜子散”的同时,再针山根、苏气、脾腧、知甘、血印等穴位,看看情况再说。于是,便用菜籽油和高粱醋调好一剂散药给牛灌上,就让饲养员把牛牵了回去,待明天再来。……就这样,三服药后,仍未见好转,生产队也就放弃了治疗。

    令人想不到的是,几天后本以为不行了的这头病牛,突然来了精神,食欲大振,鼓胀也消了许多,高兴得饲养员了不得,但仍放不下心来。于是,就又牵到兽医站,让兽医们给看个究竟。经过兽医们会诊,都觉得这真是个“奇迹”,为什么鼓胀未尽除而食欲大发,却都找不出道理来。只好让饲养员先牵回去,观察一下再说。

    饲养员走后,大家在一起讨论起这头病牛来,你一言我一语,好不热烈。笔者给那两位民间兽医说,咱何不从另一个现象去看一下。他俩知道笔者又想“玄乎”的了,赶紧问怎么看?“咱们常说‘人畜病同一理’,何不把牛当成人看,我觉得那牛的眼神有点‘尖’。”笔者似有诡异的说。二位一下子醒悟过来,“难不成是老病秧子的‘回光返照’?!“

    果不其然,隔日病牛却突然倒地……饲养员很痛心的向兽医站面告了这个消息。

    笔者曰:生灵在数,人畜病同一理,万事万物皆然也。(写于2016年10月16日;原载:2016年11月香港《新玄机》,后刊于中国网·专家博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