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西医要学习中医
2017-07-29
字号:
    前段时间,心脏突发疾病,有两次在“阴阳界”上逛荡。我,没有去医院,因为我不想再蹈15年前的覆辙,我记得有一句铭言:“在同一个地方摔倒的人是愚蠢的”,我是在家里度过了这个“漫长”且难熬的日子。我还有一个“顽固”的意识——只要我的思维还能支配着我和我的行动,我就会按照个人的意志去求医。所以,整个治疗过程都是熟识的老中医朋友遵照中国传统医学医药的方法“辩证”下药治疗的,而在最危险的时候,也是老中医把我在家中从阎罗殿的门口召唤回来,使我转危为安。现正在按中医经络学说,进行康复推拿。我的这个意识就是在1999年及后来的一两年里变为“顽固”的,那时,我是第一次尝到心脏不好的滋味,那年我49岁。

    1999年晚秋,心脏突发不适,在一家很大、很先进的医院里经过近十天的轮番检查,终于在一位具有很大权威医生的诊断中得知:冠心病。记得那时的检查后身体,自我感觉已无力自持,但我和那位很大权威医生协商坚持没有住院。于是,他开方我吃药……每次一小把,“轮番轰炸”,药后结果,是很大权威医生也想不到,越吃越严重,甚至到了不能站立的地步,有一次竟让我服药后眼前一黑瘫倒在床边……

    于是,又来到医院那位很大权威医生的面前,又经过了一番检查折腾和会诊后,这次,他没有建议我住院,而是很认真、诚恳地让我减少药种,再把绿豆大小的药片减到1/4的量试服,如果可以,要坚持终生服药。结果仍是很不理想。我当时就想,药是治病的,终生服药是个什么概念?是药不管用?还是病不能治?我脑海里翻腾着那些恪守医嘱,终生服药患者因长期服药引起并发症的懊悔和无奈……在医院里,我和那位很大权威医生面对面,他耐心也自有疑惑地说:检查结果病就是那个冠心病,药也是治疗冠心病的,可为什么就是不管用呢?随后,不知为什么的他突然问我:你说怎么办?我愕然!啼笑皆非,回答说:我要知道怎么办,还来医院找你吗?我笑着起身离开了那家医院和那位很大权威的医生(我的病也或许是个例。我不反对西医,也不排斥那位很大权威的医生,我知道,他就是这么学的,也是这么带研究生的。而且,他对患者是非常认真的),至此病程已延续了一个多月。

    我依然难受,又来到一家很大的中医院。在患者群中我挤身来到名望不小的心血管专家面前,他看了看我,机械又像是自言自语和我说话,并不“望闻问切”,而是和前一家大医院的西医一样,“耳不听”地低头开出了一摞同样的检查单……对这种彰显着惰性和奴性附庸势利、甘心自灭的悲哀,我恼了……

    我在家里,忍着心魔的折磨,度日如年……突然,眼前一亮,有了!于是,我强撑着难以名状的病体,慢慢地走上了街,在家附近几家中药店,以暗暗地“相面”方式,去寻找与我有缘能给我治病的“坐堂”先生。有道是:宁找明医,不找名医。……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在一家药店里找到了他。他个头小巧,二目炯炯有神,且有定力。我循着他的目光,坐在了他的面前,诉说了我的一系列情况,并让他看了我在大医院里治疗的病历。他静心地把着我的脉,又看了我的舌头,而后认真地拟出一方。说不要害怕,没事,吃吃看,不过是心脾气血两虚。并嘱我服药期间,以静养为好,切不可再用心力,愈后再慢慢来。真好,三服药下去,我的病状就明显的减轻了……随后,又调了几次方,我痊愈了。那时,我虚岁50,他已66岁,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他对我的身体状况了如指掌。

    当然,这次有病,时过境迁,年龄也已不饶人,很多好心的西医专家朋友,从一开始就建议我做全面检查。据我的症状,朋友们比我还着急,建议我不是做心脏支架,就是搭桥。当时,由于心疾严重,气力不支,连路都难走动,怎么能去做翻来覆去的连续高科技器械检查呢。现在的西医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检查后,待随机器打出来结果,才能诊断,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过程。在检查阶段,虽然没有诊断却还要挂上吊瓶——我弄不清楚,为什么不确诊却能挂吊瓶打药,到底对路不对路?还有,我最怀疑的是,原来没有这些先进仪器的时候,不是也有很多好的西医大夫吗?仪器检查应当是辅助诊断的手段,可为什么现在的西医却成了仪器的奴隶,没有仪器就看不了病了。而且一旦所谓确诊,竟然基本上是普天下 “一个单子吃药”……真让人不放心啊。西医是傲慢的,从一来到中国这片土地上,西医就是“挺着胸、仰着脸,目不旁顾”地走到现在的。傲慢者必有偏见!所以,我只好以最快的时间选择了老中医朋友当面的“望闻问切”,立即喝上了中药汤剂……当然,“是药三分毒”,我一口气吃了近三个月中药,虽然已可说病愈,但长时间服药的副作用还是影响到了消化吸收系统。老中医朋友建议我停药,让身体功能自我平复的同时,建议我中医推拿。半个多月来,效果良好……

    近期的这场病,让我想起曾从一些历史资料中看到的毛泽东主席57年前在青岛的一段往事——那是1957年的夏末秋初,主席正在青岛考察和召集会议期间,突然感冒风寒发起烧来,而且病症严重。当时跟随主席的保健局长黄树则和随身保健医生心急火燎,遂请来一些名医给主席医治,但发热不退,多日不见好转。时任省委书记的舒同和省长谭启龙更是焦急万分,经慎重考虑后,欲推荐山东的老中医刘惠民来给主席诊治。

    刘惠民,山东沂水人,生于1900年,卒于1977年,幼即爱传统医学,深得乡医李步鳌真传。上世纪20年代,曾在民初名医张锡纯门下学习和工作,后又考入在上海的名医丁仲佑所办的中西医专门学校深造,毕业后回家行医。抗战初期,他在家乡参加八路军,曾先后担任山东老区八路军医务方面的领导职务和中医师。建国后,他先后参与创办了济南市中医院、山东省中医院,历任山东省中医院院长、山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刘惠民中医功底深厚,医术精湛,拟方简捷,用药大胆,治疗疾患往往是“出奇制胜”,是当时中医界的一朵“奇葩”。

    毛主席同意了舒、谭推荐由刘惠民诊病的意见。……刘惠民在给主席诊脉、望舌及细致询问病情后,确诊为外感风寒,即拟定“大青龙汤”加减。主席的保健医生和身边的工作人员看方后,都不同意主席吃。而刘惠民当时却“声明”似的“建议”:药方我可以开,但必须由石兰同志(舒同夫人)陪我到药方拿药,并要求石兰亲自煎药和看着主席服下去。舒同的话打破了两种不同意见僵持的境况,舒同表示曾吃过刘惠民治疗感冒的药,的确很灵。并同时表态:万一有问题,我们夫妻俩负责。毛主席却风趣地说:“舒同同志担保了的,我不怕!”

    一剂药下去,主席的病果然好了!毛主席很高兴地说:“这药真好。”刘惠民因此成为毛主席访苏的保健医生,后并在全国多地为毛主席、周总理、中央多位领导及其它省份领导诊病。

    在刘惠民给主席诊病的时候,主席曾问中医所说的上火是什么意思?刘惠民从中医阴阳五行学说的角度为主席解释,主席似有不明,便问刘怎么办?刘惠民却也直爽的建议,西医学习中医,用西医的话解释,主席就好明白了。主席听后说:“对,所以我说关键问题是西医学习中医。”翌年,主席即对卫生部有关报告作出批示:“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随后,举国上下掀起了西医学习中医的热潮,并同时抢救了好多古方、秘方,推出了不少“隐世”的名老中医,为中医药的发展和人民健康起到了很大地推动和保障作用。

    我不反对西医,但我崇尚中医。中西医各有长短,但西医毕竟是舶来品,是研究室里设定目标后由其它物种生出来的东西,不是基于人和自然界融通上的。而中医药,恰恰是基于人本身和自然界的(尤其是中国域内的人),适合全人类。西医诊病拟方是单向的,头痛医头,脚痛治脚,凡同病同方同药,而且毒副作用明显。中医治病却是双向的(或多向的),讲求的是辩证、平衡,因人、因时、因地而异,同病不同方,一方之中,毒副作用相互制约抵消(因此才有了现在以西医观肤浅害人的“中药没有副作用的”说法。前已述“是药三分毒”,中医药也是有副作用的)。我希望中西医并存互补,共同为中华民族的振兴大业,以及世界人类作出贡献。

    笔者说明:在西医占据医疗领域绝对优势,而且中医也逐渐被西医化的今天,单方面提出让“西医学习真正的中医”并不过分。(写于2014年5月10日;原载:2014年5月·中国网·专家博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国内现在开始非常重视中医了,相信西医向中医学习的时候也越来越近了。只是受西方科学教育的我们很多人,对中医的认识还不够,习气里偏好西医的疗效快,治标,而没耐心和信心等中医有时候的慢慢调理却治根。社会环境就是要个快,立马见效最好,也挺难为中医的发展的。
    2017/8/5 21:33:50
  • 10、11楼天道酬勤好:感谢先生认真的评论。学习了。
    2017/7/30 20:31:19
  • 9楼 中华术数 先生客气了。握手!
    2017/7/30 20:28:11
  • 另外一个关键问题就是传承问题!即关于资格认证,当前的管理必须有学历,参加考试才能有资格证!可中医最讲究代代相传,经验非常重要!那些祖传的中医,哪来资格证?他们要收徒弟,怎么整?中医最好就是从小就学!那些上高中毕业到中医大学学习,没有实际经验根本不行!更何况还有一些祖传几代人的经验及秘方问题!
    这种执业、用药剂量、中药管理方式的限制,真的阻碍了中医的发展!
    2017/7/29 22:21:48
  • 8楼,这是两码事!两者的理论根本不同!同时,中药随着环境的变化,药效是否发生改变也不好说!当前的国家政策限制了中医的发展!例如:中药管理,剂量的限制,成分的管制;岂不知,有些中药的用药用的不是成分,用的五气六味,升降沉浮!另外,用药剂量,现在很多中药都是人工种植,药效与野生的完全两样,同时,每个人的病情、体质等各方面不一样,按照药典的规定用量,很多根本不治病!但这种管理方式,却会把很多中医束缚住!你看看那些治疗棘手疾病的大医,哪个用药剂量符合国家规定?要真符合规定,都治不了病!
    2017/7/29 22:17:25
  • 感谢楼主的回复;中医的奇经八脉是先天带来的,而十二路经络是后天形成的,是与日月星辰地运转相匹配的,与大自然中的风寒暑湿燥火;人的异性欲食欲地位欲占有欲支配欲寿欲是一致的。至于一奇八脉是先天的,有关解释在我的微博里,标题是【经络;健康长寿秘诀】。
    2017/7/29 21:13:08
  • 6楼  天道酬勤好:

    “在西医占据医疗领域绝对优势,而且中医也逐渐被西医化的今天,单方面提出让“西医学习真正的中医”并不过分。”“重拾重振真正的中医,是当代国人的义务与责任。”
    2017/7/29 20:38:45
  • 5楼  天道酬勤好:甚是、甚是,受教了。谢谢先生!
    2017/7/29 20:29:19
  • 西医具体操作讲究流程化、统一化,有工业化生产的影子,但人是一个生命体,不是无生命的产品!因此,除去西医的外科手术强项外,其他方面还是中医更胜一筹!只是这些年的医疗卫生政策,使很多人不了解中医了!使中医、中医药的管理及中医的传承都出现严重问题!这方面,博主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张晓彤的文章!
    2017/7/29 16:11:12
  • 西医是研究微观、细化的东西,中医讲究宏观、整体、多方面辩证,两者理论不同!
    2017/7/29 16:08:15
  • 2楼  中华术数好:欢迎先生光临敝博。领教了。谢谢!
    2017/7/29 15:28:58
  • 1楼  wysh121好:谢谢先生!

    重拾重振真正的中医,是当代国人的义务与责任。
    2017/7/29 15:25:1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