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辩析
2017-07-28
字号:
    唐·韩愈《马说》有云:“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此言一出,遂成发现人才,选贤任能的千古铭典。可细琢之,此言不然,大有商榷之处。“世有伯 乐,然后有千里马。”此句并无不妥。伯乐慧眼识马荐马在前,给予了有潜质马发挥才能的环境和条件,然后马脱颖而出,成了千里马,确凿无疑。问题却出在后一句的“千里马常有,而伯 乐不常有。”一下子就把前一句千里马之所以能够出现的论点推翻。既然千里马常有,何用伯乐?既然伯乐不常有,那又如何“千里马常有”?要知道,有伯乐才有千里马。“而伯乐不常有 ”,那只有等着,什么时候有伯乐,也就什么时候有千里马。千里马的产生是有环境条件的,没有适合千里马发挥才能的环境条件,千里马也只是普通马的一员,甚至连普通马都不如,拉车 都不可能称职,而更不能称誉“千里马”。而最重要的条件是能碰到伯乐的机遇,而又被伯乐相中,得以推荐,最终被楚王“重用”。千里马之名是随着马的潜能被发挥,在合适的环境条件 的前提下才成就的。韩愈的下一句:“故虽有名马,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说得才有道理,但它又推翻了“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的说法。所以,统 观韩愈的这句话前后是有矛盾的,这句话在《马说》中是一句废话,不如没有。倒不如这样说好:“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惜伯乐者鲜。故虽有名马,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 间,不以千里称也。”

    文笔至此,笔者浮想联翩,感叹识马,荐马,用马之重要。延及于人事,小则一人一家一团体,大则一政一国一寰球,概莫能外。慨叹世间,伯乐者鲜!史有封伦,举国之内,目无一贤 可举之哀。但又有祁奚“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无私举荐之善。更有今世毛泽东举贤佳话,更是鼓舞人心。

    笔者喜临池舞墨,曾读周详先生文《反刍毛泽东慧眼识舒同》颇有感触。毛泽东不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领袖,而且是少有的书坛圣手。其书法之气魄,一如其人,充天盈地,出神 入化,豪放酣畅,无人可比肩。但毛泽东襟怀坦荡,从不自居,善提后生。他慧眼识才,在延安时,便“发现和重用了舒同这位书法青年”。而且,毛泽东还俯身就下,亲自撰联“坚持抗战 、坚持团结、坚持进步,边区是民主的抗日根据地;反对投降、反对分裂、反对倒退,人民有充分的救国自由权”,请舒同挥笔泼墨,书联以配毛泽东推荐舒同书写的“延安新市场”。“名 联配佳书,珠联而璧合”一时传为佳话。“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的校名也是毛泽东推荐舒同书写的。建国后,毛泽东一如既往,推重舒同的书法。就是舒同在省委书记的重任上,毛泽东 还是推荐他书写了“北京农业展览馆”的名匾。由于毛泽东这位伯乐的发现、推举和重用,舒同“马背书法家”“党内一支笔”盛名播天下,遂有“舒体”传世,影响久盛不衰。后来,舒同 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创始人和首任主席。在中国书法界主席位子上,舒同学习毛泽东,也如毛泽东一样,无私荐贤,大有“禅让”之风。要不是舒同践诺“绝不连任”,像伯乐一样的发现 、推举,“书艺、学养、德行俱佳,一时无有出其右者”的启功先生,启功先生又怎能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主席。启功先生的书法,被书法界称为“启体”,已自成一格,有评论曰:“不 仅是书家之书,更是学者之书、诗人之书”,可见其书法的功底、内涵与价值。启功先生对中国书坛的“正面影响,日益显现。”“毛泽东推重舒同的书法,可以说是知人善任;舒同推荐启 功接自己的班,同样公正无私。”书坛佳话,二者相得益彰;举贤任能,俱有同功之妙。

    由此可见,没有毛泽东早期的发现、举荐和重用,舒同日后难以成为书法界持旌领军的“千里马”。同样,没有舒同的发现、举荐和为之创造的环境条件,启功先生也成就不了中国书法 界的掌门人。有潜质的马,必得伯乐发现、举荐,以及用马者无私为马创造良好的环境条件,使之有用武之地,充分发挥才能,方有千里马出现。否则,与群马无异,尽皆是芸芸众马中的一 员矣!最终只能是“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

    愿天下伯乐常有,千里马常有!(写于2013年5月13日;刊于中国网·专家博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2楼 曹耀成好:欢迎先生光临!
    2017/8/1 22:16:28
  • 1楼 法家学子好:先生看问题很沉静。欢迎先生!
    2017/8/1 22:14:4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