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迟到的科学
2017-07-26
字号:
    “‘生日决定命运?’此话听起来似乎甚为荒唐,但多项统计显示,人的一生与其出生时间的确存在某种神秘的关联。例如,某些月份出生的人当律师的比例明显高,某些季节出生的人较长寿。”这是在2011年十·一国庆假日期间,笔者读到的一些主流网媒和报刊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惊奇而大力宣传的“科学新发现”。说的是,现代科学家研究发现了“人的生日能决定人的命运”。这又使笔者联想起了2010年秋天,诸多媒体报道的世界上科学家的新发现,在母腹孕期的九个多月里就能决定人的一生一样的无知,令人可笑和少见多怪。真不知道这些科学家,还知不知道地球上有一个国家--中国。更令人不解的是这些大肆报道并为之摇旗呐喊的的中国媒体,你们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先辈们的这些“发现”要比你们现在推崇的西方现代科学家的发现早两千三百余年吗?!

    现代科学家的“发现”,只不过是用了现代的一些所谓西方时尚的科学词汇罢了,中国的命理学早就有此定论。与中国命理学相比,现代科学的新发现真是显得幼稚、肤浅、粗糙和单薄。这迟到的科学“新发现”,对生日的研究还处在懵懂的、模糊的皮毛状态,相差命理两千三百余年,却被当今的一些国人随着世界西方的一些愚昧人群的喊声誉之为先进,真不知这些国人还有没有一点“血统”上的传统文化的意识。

    中国的命理学理论,是基于演示人与自然的统一之道,属于易学研究的范畴,是“立体”涵盖人生的一门综合性学问。它可从获得的人的准确的出生时间、地域等记载的数字中,推测出与生日人有关的人和事物的前身后世,以及生命的发展过程的纵横上下际遇与结果。命理学始于两千三百多年前的战国时代,由“出自兰野,幼慕真风;息一气以凝神,消五行而通道。”的珞琭子首创,随之渐兴。时至汉代,研究深广,能人辈出。但汉时研究命理的人士,大都是因“玄”述而不著,多成口传,但也已形成口传体系。汉王充在《论衡》中便有多篇记载人事及论述命理的章篇,其它史书中也多有对命学人物及事例的记载。后经历史发展中的实际应用、推衍发挥与逐步取舍完善,至唐代便形成明确而较为完整的理论文字体系。再至宋代及其以后得以充实臻美完备,遂蓬勃发展至今。历史上以命理学预测的能人、高手、大师,层出不穷,此不一一赘述。

    命理学是根据人的生辰去推断人生综合性运气的学问。命理学又称“八字”“生辰八字”“四柱”“子平术”“子平命学”或简称“子平”。命理学是以人生年、月、日、时,附与具有阴阳本质,能代表天地万物的天干地支为运气之源,来推演人生过程吉凶福祸的整体性学问。现已应用到其它诸多领域,也成为现世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门生活指导法则,是现今最为盛行的预测方法之一。命理学的预测理论与方法,现已应用到其它诸多领域,而且都有明显且满意的推论验率。如气象预报、地异灾害、疾病战争、国家及世界流年运气等。但是,现实世界多因推崇现代科学(西学)的原因,命理学虽应用范围日趋广大,影响日渐深远,甚至在某些意义上不可或缺,却仍处于非官方的民间主流位置。好的是在世界进入元运八运后,由于东方崛起运气的凸现和西方运气的逐渐衰败,作为东方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命理学随着运气定会异军突起,为今后世界发展发挥出应有的作用。这一点,在现在世界主流文化东移的趋势里已经明显的显现出来。

    命理学把人出生的年、月、日、时,称为“四柱”,以四柱干支和命宫、胎元、大运、小运、流年、月令等所属干支的阴阳五行及纳音(阴阳五行)的生克制化原理来推断人生及事物发展的吉凶顺逆。命理学早兴之时,以年为主,至五代宋初,便有“子平”(五代宋初由于徐子平的发展与完善,命理学得以进入成熟完备阶段。后人以《子平》而纪念之)以日为主。辨定“六亲”(又称“十神”。今人多言“六亲”实五,谬也!实际上是忘掉“自己”亦为一亲。没有自己,“五亲”何立,岂不是妄谈乎?),首取用神,以察五行平衡之机,于机要处推断吉凶灾祥。至今,尤其港、台等地区的研究应用,拓新立异,各有其长,领先于内地。在向世界推广中国传统文化的大潮中,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主力军作用,是值得国人赞赏和学习的。命理预测是当今预测学中的核心之学,并广泛流行于日本、东南亚各国,以及世界上所有“华人圈”等。笔者所著《秘诀集注》、《生日乾坤》等,遵古不泥,观点新颖。发人之未发,见人之未见,行人之未行,不循旧径,紧踏时代步伐,领异标新,多有建树,在研究与实践应用中另辟蹊径。另外,中国传统的星占、六壬、太乙、奇门、风水等学说也都与命理学有着不可分割的“血脉关系”。

    现代科学家也认为现实中的“人们对生日与健康之间关联的了解更多还停留在表面。西澳大利亚大学神经精神医学专家丹尼尔·罗克带领的研究团队发现,春末和夏季出生的人比晚出生6个月的人冲动几率高10%至12%,但是不清楚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其实,这一现象的原因从命理学上就很好理解。因为,春末和夏季出生的人,生在木火旺相(共性)的时间段中,自然就缺少水的润泽。少水润泽,必然火燥,火燥则会引起“冲动”,所以,就易出现所谓的“冲动”现象。至于几率的高低,笔者不敢妄说,但应因人而异。笔者还是奉劝热衷于对生日研究的科学家们,最好能一头扎在中国命理学中研究一番。

    命理学不是科学,命理学的应用不像西方科学那样“一概而论”。命理学的应用,是要因人、因时、因地、因事等而有区别的,最为主要的就是事物整体的个性应用。而现代科学的新发现却像是一个肢解了整体事物的“残废”,且是笼统的、普遍的、一概的共性说明,和一些中国民间的那些“万事不求人”样的预测游戏差不许多。如《生日决定命运·月份的玄机》文中所言:

    1月:全科医生和讨债人比例高于平均数。当月人物:英国王妃凯特·米德尔顿。

    2月:出交通管理员和艺术工作者,不太出物理研究员。患病几率与一月类似,另外发作性嗜睡症患病几率稍高。当月人物:美国电影《乱世佳人》男主角克拉克·盖博。

    3月:飞行员比例高于平均数。英国国家统计局统计中,1644名飞行员出生在3月,1391名出生在6月。当月人物:进入太空第一人,苏联人尤里·加加林。

    4月:此月出生的人患多种疾病的概率都较高。智商平均数比秋天出生的人低。不过,大文豪威廉·莎士比亚就出生在4月。

    5月:虽然英国足球巨星贝克汉姆出生在这个月,但统计显示,出生在这个月的体育明星远没有9月多。这个月出生的人比前几个月出生的人患病几率低。

    6月:这个月生人预期寿命比平均值短3个多月,诞生的企业高管略多一些,全科医生略少一些。当月人物: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

    上述之文,不难看出“新发现”中所透出的“月份玄机”是多么笼统、一概而论且又模棱两可和含混不清。因此,笔者敢断言,这个新发现对于命运预测的验率应该是可笑的--起码现在是这样--但按照现在新发现的现代科学“分解式”研究,也不会能与中国命理学的预测功能相提并论的,更难以说上媲美。

    中国命理学能断生死。清末民初的徐乐吾,生前是中国命理学界的著名人士。他在50岁前,就根据自己的生辰命局分析出命运终止的时间,他断言:“流年61岁丙戌,62岁丁亥,冲命,火又被泄克,寿元至此而终。如61岁不死,当至63岁戊子年,决不能延至64岁的己丑岁,因戊子乃大水局故。”这一断言,在他去世后的另一中国命理学界的著名人士韦千里的《呱呱集》中,关于徐乐吾八字命理按语里得到证实:“乐吾先生,固以心脏病不治,而死于63岁戊运戊子年。”

    “此事不好办,赶快上医院。一周之内见分晓,但愿度过鬼门关。”这是笔者在2011年9月30日晚看完一个牙医好友母亲生日后,于19点52分从手机上回复给牙医关于他母亲近日身体不适的答案。明眼人一眼就能读出其中的玄机。笔者是忌讳一个字的,那个字从不在笔者为人的命运决断中出现。后,果然在10月6日凌晨,牙医的母亲突然病危不治,驾鹤西去。悲夫!

    中国命理学较之现代科学,还有它的预测广泛性、关联性,可以从中了解到“上下三辈人”的情况,也可用于世界、国家及地区的预测。尤其是对人生的预测,命理学超然于科学之上,是现代科学望尘莫及的。笔者一社会地位很高的友人,相交甚笃。在2003年的一次谈笑中,笔者根据友人的生日断定他的父亲不是亲生。友人闻后,面目凝重,谈笑嘎止。随即与笔者单独于另室,窃语道:“老兄,我父为继父,从不与外人说,就连我爱人也不清楚。”后来的2008年,友人继父病重,有求于笔者,以便提前作个准备。但他及家人和他继父自己都说不清继父的真实生日(原过的生日是自找了一个认为吉祥的日子),笔者只好又将友人儿子的生日问清。从友人和他儿子的生日中,笔者告诉他,在当年中秋节前后当有悲泣之事。后果于旧历八月其父升天。

    1998年4月24日,即基里延科上任俄罗斯总理的当天,笔者在国际舆论一片看好的氛围里,根据媒体披露的基氏生日(无时辰)即断定其位坐不长,后于4月30日将推断撰文,并邮寄香港,发表在1998年7月香港《新玄机》。文中说:“(指基氏)难免失位之虞。近则年内,迟至庚辰,难避其厄。”后果如此,于当年8月24日匆匆下台。对此,内地《都市发展报》于1998年9月7日发表了署名崔德昌的《朱树松一语定乾坤》的评论文章。

    至于上世纪后期联合国秘书长人选、海湾战争的爆发时间、世界一些国家的政坛变化……以及今春的日本大地震,春节前大旱中济南的第一场雪……等等,等等,一系列以命理学理论的准确预测……好了,不再多说了,笔者只是再强调一下,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巧合,这是中国命理学的绝妙功能!现代科学家们或许不会相信,但事实终归是事实,试想一下,被誉为“先进”的科学新发现能如此准确的下断语吗?

    还要值得一提的是,人的命运中的子女,及其子女的出生年月也是一个定数。《生日决定命运·探寻个中缘由》中说:“我们总是关注怎么生孩子,却不太注意什么时候生。”在这里,笔者要说了,什么时候生取决于什么时候怀孕,而什么时候怀孕却是命理学中的定数,并不是想怀就能怀上的。对此,笔者就不多叙述了,只是再赘述上一句,无论哪个月怀孕,到生产时,不到迫不得已,千万不要剖腹产!

    笔者不反对也不排斥现代科学,现代科学的初衷是想为人类造福的。但因为现代科学把人与自然对立起来研究,与天人合一的中国传统文化相比较,存在着很多无法顾及,或根本不顾长远结果的急功近利。科学的利益与负面影响过于明显,越是所谓科学先进的东西,它的负面影响就越大。真可谓“福兮祸相随”是也。科学的结果总是偏颇的,单向的。与其说科学造福于人类,倒不如说科学同时也祸患于人类。比如,武器、战争、环境污染……世人应该认清这个问题,绝不可以在这个问题上“隐恶扬善”,唯科学是举。否则,世界不可想象--而现实世界却正在走向现代科学初衷的反面,而且还不自知……

    现代科学在对人生的预测方面,虽然有了前面所述的不成体统“新发现”,也无法填补其对人生预测的“空白”状态,更根本谈不上与中国命理学的比较。现代科学不是不可以预测事物,但摆脱不了局限在现代科学把事物整体切块分解研究的方式方法,所决定的现代科学不能顾及全面的片面性。而现代科学预测也只能是预测某些事物最近的将来,比如气象预报(不管准验率)等,而且还是反正两方面模棱两可的论证,让人找不到明确的方向与答案。但是,不管结果准确与否,现代科学都是理由的占有者,永远处于“不败之地”。这样能行吗?答案肯定是:否!可是,现代科学的预测,实实在在的就是这样盛行于现世的。所以,笔者认为,在预测“生日决定命运”这一问题上,还是中国的命理学“先进”。尽管预测结果不可能百分之百的准确,这实际上是应用者的水平与功利问题在主要作怪,是不能完全怪罪于命理学这门学问的。再说,任何学问的应用,由于人的因素干扰,任何结果能达到百分之百也是鲜见的,或是不可能的。只要它的验率极高的占据绝对值就可以了。就如唐代文豪韩愈在《殿中侍御史李君墓志铭》中说:“殿中侍御史李君,名虚中,字常荣。学无所不通,最深于五行书,以人之始生年、月、日所值日辰支干,相生胜衰死王相,斟酌推人寿夭、贵贱、利不利。辄先处其年时,百不失一二。”对于如此的高精验率(当前命理学界的预测高手,不乏其人,虽属凤毛麟角,但准验率或可与李虚中比肩媲美),在人生命运的预测上,现代科学的预测是无法与之比较的。

    笔者以为,命理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知命理学,就不能真正的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就不能真正的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给世界带来的奥妙与福祉!

    (请参阅笔者《一个早先就有的科学新发现》和《中医乱弹》)(本文写于2011年10月13日;原载:2011年11月香港《新玄机》,后刊于中国网·专家博客)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