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用药如用刑
2017-07-18
字号:
    一个熟识的亲戚,今年春节期间发烧了,自己在家找了点退烧药吃上也没见好转,便到了当地一家大医院挂专家号看病。专家很认真地询问了患者的病情和吃药情况,并给患者试了体温。39度多,高烧,对一个50多岁的人来说,确实是够难受的了。于是,专家便告诉患者说,对于年龄这么大的人来说,发高烧服药未退不好确诊,最好是住院检查治疗,以免发生其它并发症就不好说了。专家同时还说了一些患者听不懂的“专业术语”,有外文也有数字什么的。患者到医院,就是相信医生,更何况是专家呢。虽然心存疑虑,但也没有其他理由和办法,只好应着。于是,患者的家人很快的为患者交上押金,办理了住院手续,住进了“发热病房”。

    一进病房,患者就挂上了吊瓶,患者不懂打的什么药,但是知道吊瓶里还用针管推进了其它药物。患者的家人拿着专家开的一摞检查单到住院处划价登记后,按照检查单的顺序,在前三天里依次做完了数项检查。患者在病房里,每天接受着医生查房询问的同时,挂着吊瓶等待着检查结果。

    住院一周了,各项检查结果都出来了,在专家手里来回的翻阅了几遍之后,专家笑咪咪的轻松地对家人说——没什么大事,就是病毒性感冒,虽然还有点烧,再拿点药出院吧。

    患者轻松了,家人的悬心也放下了,于是一同欢快的到住院处去结账。哎呀!我的妈呀,怎么这么贵啊!住院(含药费)再加上检查费一共一万五千多元钱。好歹还有医保,多少也能报点,破财免灾吧,总算是知道没事了。

    笔者听说后,心里五味杂陈,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又想起了多少年前一个老邻居的遭遇——这位老邻居是一位离休干部,笔者叫他伯伯。当年已逾花甲,可身体硬朗,精神爽快。但每年的查体,却叫他心里象是长了疙瘩。体检表上的这也高、那也高,反正好多不正常,再加上医生的谆谆嘱咐,他自己就像是患上了多大病,真可谓“病由心生”了。也不知从哪一天开始,他突然迷上了那些以养生保健为借口,实则牟利为目的的璜舌商人的养生品(其实是药补)。不惜重金购买那些说明中含有滋补功能中草药等为主要成分的养生食品。并还热情的为邻居宣传、推荐。殊不知,初服浑身是劲,再服头晕脑胀。这时还不听好心人的劝阻,就像是魔了一样,一心忠诚于推销商宣传,还以为自己是年老太虚,最终导致猝死在街头。待到医院后,医院抢救无效(只能是做样子了),仍以心脑血管突发意外为病因所致,就是不往养生补品(药物)上去想,这是多么悲哀的事啊!笔者常思,难道现实的人都不知道老祖宗的那句“药是治病的,是药三分毒吗?”老祖宗不也是说过:“养生以不损为延年之术;不损以为有补卫生之经”吗。

    去年,一位熟识不慎把手腕摔伤了,到医院西医骨科拍了片子,确诊为桡骨末端骨裂。没有什么好法子,专家确实很认真,亲自给固定上了石膏,并嘱咐说要看恢复情况,6到8周才能拆掉石膏,慢慢活动恢复功能得3个月以上,甚至更长些,千万不要着急。是啊,“伤筋动骨一百天”是家喻户晓的“真理”。最后,专家又语重心长地告诉患者,因为中药没有毒副作用,还有一定的疗效,先给开了10盒“活血化瘀”的中成药,让患者务必按时服用。患者花了几百元,先拿了5盒,回后请教了笔者,可否服用。笔者看后笑了,告诉患者虽然买了,但不要服用,这药虽然注明“活血化瘀”,但这是治疗气血虚衰造成瘀阻,“中风后遗症”身体不遂的成药,与患者的摔伤骨裂毫无关系。笔者常思,现在医院里西医按照说明开中成药已经成了习惯,其实不知,中西医的治则却是“两股道上跑车”,绝不能简单的看“功能主治”就能下药的。西医和中医,一个是“对症治疗”,一个是“辨证论治”。西医的对症治疗是简明的、单向的;中医的辨证论治是由“阴阳、归经、脉象、寒热虚实”等诸多因素互参综合决定的,是双向的、或多向的。虽然西医对中医的一些观点不认可,甚至认为是“不科学”的,但终究是两个不同范畴的原则,在一个西医原则指导下使用,是会坏事的。笔者可以肯定地说,按着西医的治则开中药,是坚决不可以的。说中药没有毒副作用,也是不正确的,只能是对中医认识的缺乏。

    前几天,晚饭后散步,笔者走进了一家新开张的药店。一进门,就迎上来一位男青年服务员。他面带微笑,口气柔媚的像个小姑娘般的和笔者搭讪。一口一个大叔的叫着,把笔者的心挠的很痒痒。笔者也面带微笑的看着他,认真地听着他“张口就说”像熟背套路一样的“解说词”——大叔,象您这么大的年纪,头发都白了,这是肝肾虚的表现,您最好吃点补益肝肾的药,我们这里都有。我对他说,即便你说的对,这也是人老的自然现象,没有什么异常感觉,不需用药,我只是进来看看。说完,我转身想走,可他就像粘在了我身上。他紧走一步又到了我的眼前,说大叔您不要轻视,您这是亚健康,这个年龄肯定心脑血管有问题,也可以每天喝点三七粉,或者什么丹参粉,作为养生六周一个疗程,喝的人可不少,效果很好的。他边说边从药架上拿下了两大盒花里胡哨的药品叫我看。我没接,他自己拿着继续对笔者说,别看这药贵,吃起来便宜,把身体养好了,值多少钱啊。再说也不给家里人添麻烦,都高兴。我有点笑出了声,对他的这个不厌其烦的“敬业”精神觉得很可悲、也很可怜。他是不是有赚钱的工作额度任务啊,也未可知。我很诚恳地对他说,你是医生吗?要知道药是治病的,不可随意乱用。“人命至重,有贵千金。用药如用刑,一有所误,人命系焉。(注)”只见他一脸茫然,直眼看着笔者。唉,他是不明白笔者的话呀……但那医院的医生难道也不懂吗?(写于2017年4月17日)

    注:曾名震京城的“北京四大名医之首”萧龙友先生(1870·2-1960·10)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wysh121好:
    医院接诊,无论中西一律都用仪器检查排除法。没有仪器之前,难道就没有医生?医生一旦成了仪器的奴隶,医生的诊断水平就可想而知了。尤其是那些自己作践自己的“中医”,真给中医丢人。
    2017/7/18 22:21:37
  • 人去了医院就身不由己了。
    2017/7/18 15:24:2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