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一位“美国朋友”
2020-04-15
字号:
    引子:美国新冠肺炎疫情近期加剧,一些名人自曝没有任何症状时也能接受检测,而普通人只能苦苦等待检测机会。当记者问有钱有势的人是否优先检测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当众回应,“也许这就是人生,有时候是会发生这样的事”。--摘自:红歌会《美国有钱有势的人能优先检测?特朗普默认:也许这就是人生》

    我曾有一位“美国朋友”。说美国,其实他是土生土长在大陆的中国人。我比他年长十岁左右,原来他叫我大哥。

    上世纪80年代以后,他赶着时潮的浪尖,干起了买卖。一开始还是挺厚道的,干了几年以后,便逐渐的圆滑起来,但对我仍旧尊称为大哥。

    再以后,他腰粗了,身体发福,肚子也腆了起来,在我这大哥面前,说话就有点狂气了。但我,并不怪罪他,只是有的时候我会推心置腹的告诉他,人狂了不好,眼里要有人,更要有比自己“穷”的人,不要什么都拿钱比。他知道,我这大哥不大懂钱的事,也不喜欢“买卖”式交往,一笑了之,也不怪我。

    寒来暑往,又过了几年,他有了当时比一般人雄厚的积累,说话间总有些“生不逢时”和“崇洋媚外”的话头。于是,我还是告诉他,无论穷富,还是自己的国土养人,这里有祖宗的血脉,还有你前辈的信仰。他不以为然,第一次对我说,大哥太守旧,跟不上形势的发展。我听后,淡淡一笑,也不怪他,只是常叮咛,以后不论混到哪里,也不要忘记自己吃了几碗干饭,更不要忘了自己是怎样在这个国家的呵护里成长的。但是,我感觉他已经不愿意听了。其实,是已经听不进去了。

    于是,他经常借口忙业务,慢慢地就有点疏远了。但还是过上一个段时间,不是打个电话,就是来家坐一会,寒暄寒暄。

    突然,一天他来了,满脸洋溢着喜悦。他兴奋地告诉我,在中国他已经呆不住了,他要到美国去发展了,那里自由,那里平等,那里文明,那里是现代社会的天堂,还有他的业务好友会帮助他。我很惊讶,但没有问他,因为有些事我不知道,是人家“隐私”不说的。日后,临行前还请我吃了一顿饭,并让我给他看一下,他在美国会发展的怎样。

    我向来直爽,又很了解他,便直言相告说:“这山望着那山高,到了那山没柴烧”,即便一时看好,决非长远之计。我还给他说,人在运头上,看着什么都是他自己的。但到了“打滑梯”,回头看看,那些不自在的事也都是在运头子上自己惹得。我看得出来,他那天有些不高兴,但强忍着笑,一再解释说,他是有钱的,带着钱去美国喜欢,去了干个老板,肯定能混得很好……我感觉到了,他根本不知道那里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人啊,一旦迷了心窍,谁也拽不回来。

    光阴如梭,转眼几年多过去了,一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声调很生疏,而且咬字也不清楚。我连问几个是谁,对方都让我猜,我硬是没猜出来。最后,还是电话那头自报家门--原来是他--已经洋腔洋调了,还称我是“朱先生”,难怪我听不出来。

    他西服革履、油头光面来到我的面前,一个拥抱把我吓了一跳,他身上的香水味把我呛得直咳嗽。他叽里呱啦一顿外国话,把我惊呆了。他自己咬着舌子翻译说,他已经是美国人了,已经拿到了绿卡,他的孩子妻子也都一样,可以享受美国待遇了,而且他还有了“叽里呱啦”的美国名字(我不懂,也没记住)。我愣愣的看着他,他接着说,朱先生,你不荣幸吗,在你的生活里又多了一个美国朋友。他自娱自乐地说着……还炫耀着他就是以美国人的习惯来看我这先生的,什么礼物也不拿,因为咱俩没有经济往来……好像他和中国都没有一点关系。

    我插空问他,回来有何贵干?他还是按照他的思路说,他是奉公司之命到中国来……我打断他的话问,你不是老板吗?他支吾一下接着又说,这是合作吧。不等我再问,他就问我,他下一步的运气如何?我已感觉出来,在那里混得不咋的。我说你带出去的钱都干嘛啦?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是多少,但明白有些肤浅的一小撮中国人,一拿钱去了外国就不是他了。

    他听到我的问话,脸一下子收敛了光彩。说为了办绿卡,又怕触犯了美国的法律,在家里蹲着净吃净喝还得交着什么钱,有多少老本够折腾得……他说的事我不太懂,我就问你那好朋友呢?他倒说得实在,没钱谁也不管谁!我这次来,实话说就是个给人打工来的……但说着说着,他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我感觉),话锋一转,声调又清脆起来--没什么,暂时的,在美国是没有问题的……

    他走了,去当美国人的打工仔了。在回美国时在中国机场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这回不用问谁了,知道是他,我干脆就叫“美国朋友”,他兴奋地不得了,电话的声音里听的出来,已经露出了当地口音……

    后来,就没有了音信,少说也得有二十六、七个年头了吧,不知道他在美国混得怎么样,是混大发了,还是跌谢了?是回来投资了,还是怎么了……反正是我这里一点消息也没有。……一想起他来,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还真念着。美国就真的那么好吗?那可是一个以己利为核心,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渍泥……的地方哦……

    我想,他一定会听得到特朗普那句坦然自如的话:“也许这就是人生,有时候是会发生这样的事”,这还是对美国人而言。这就是“天堂”般的美国“文明”,一切都在伪装之中,不到关键时候是不暴露的。想来,让人寒栗。

    但愿他一切安好!不要忘记他的祖国。

    (朱树松·小小说·写于2020年3月23日夜)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