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为中药无需进实验室鼓呼
2020-03-09
字号:
    中国人和中国人生出的孩子,是中国人。中国人的孩子身上传承的是中国血统基因。如此,我泱泱中华民族才得以血脉相传。

    中国人和欧美人生出的孩子,还是中国人吗?不是,是混血儿。孩子身上传承的是中国人和欧美人“混血”后的基因,不管比例多少。

    西医从实验室在动物身上试验出来的药叫西药。西药看到的是人为剥离或再组合后的化学物,西药不具备阴阳寒热、药性归经等功能。

    而中药恰恰与之相反,是自然界自然生成、未经人为化的自然物群。该自然物群自然具备可以治疗人体疾病的各种成分及自然赋予的阴阳寒热、药性归经等功能,与人的生命互相具有自然的亲和力和融合性。

    西药和中药起源于异道。一个是实验室,一个是大自然。认化学物理的是西药,认自然界万物本能天授的是中药。西药是实验室人为制药,中药是采集自然物为原药。实际上,西药的实验室,和中药对某些原药的炮制,虽然名称和内涵有异,但都是一个成药过程。实验室最终是看动物身上的药效,用于人时或有差距,人与动物毕竟是两码事;中药炮制是使原药发挥最好的效用而去掉或消减其副作用,因原药是人身所试,可直接用于人。两者的目的是相同的:治病。但不论中西药,均应以临床疗效为准,不应以如何成药为准。

    因中西药起源不同,所以成药过程也不会一样。而且,中药是与大自然共存的本物,生命力恒久而广泛。西药却是从一些物体中人为提炼的化学物,因时而用,过时无效或效减,是要经常更新的,每药的应用只是一个时段而已。所以,不论西医眼下多么强大,也不应强制中药走西药的路。当然,自从西医入华以来,无论中医盛衰,都没有让西药走中药的路。只是希望中西并存,携手同为人类减轻病患为目标。

    中药如果进了实验室,就如进了“刑讯室”,一阵“逼供拷打”,有的“死”掉,有的像西医那样实验、成药,那还是中药吗?那是西药的“杂交”,已丧失阴阳寒热、药性归经,即便仍叫“中药”名,其实不副,已掠夺了本有的内涵(功能与作用),甚至产生副作用而能伤人。

    如果,非要把中药弄到实验室“过关”,那无异于“逼良为娼”,中药就成了任人宰割的玩物,而不是治病救人的药物。中药有着几千年成熟的治病救人的历史,难道还要像西医研究新药一样,回过头去进入与之毫不相关的实验室吗?

    中药治病,是从被历史验证过的药群类别中,视病从经,取其所用,相互协调一下即可。

    中药是为中华大地上的中国人而生成,是中华文明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中医医心仁道实施、护佑中华民族健康、传承的寄托,是“天人合一”的产物,是经过几千年的历史考验流传至今,不是实验室的产物,是救人的信物。

    中药要实验室化了,葬送的不仅是中药(中医),而是整个中华民族!而今的中药,已经被实验室理论的吹捧者删削成残疾了,有些“上品”药早已被毙。而大部中医也西化成实验室和仪器的奴隶。某些中药研究、医疗单位,其实已经成为为西药(西医)佐证的附属机构,如此下去,中药(中医)不全盘崩溃还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吗?仪器能分辨阴阳、寒热、虚实、脉象、经络、药性吗?

    如治疗“新冠肺炎”非要把中药从实验室里“走一遭”再说,那贻误战疫之机,无异于“助纣为虐”。

    面对现代科学尚不能解释的中药(中医)空白,粗暴武断的歧视、排斥,甚至要灭掉中药(中医),不是真正的科学态度。还是中西医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并存且结合的好!

    (朱树松·感于某些人非要把中药实验室化·2020年2月24日上午草就)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