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树松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齐鲁怪杰 - 朱树松首页
曙光
2020-03-09
字号:
    “庚子之岁……甚或传疫疠,毙生难免多。”(2019年12月23日《庚子岁月鼠患多》)

    “此‘冠毒’肺炎之疫,大致于去冬冬至前后,爆发于武汉,速染于(2020年1月)大寒,遂广及湖北,再继人员流动,泛传于大江南北,遍及全国。由于南湿北燥,桔枳有别,此疫毒起于江南,有地域适否。江南各地当急防范,恐庚子入春,冬温春继,或有蔓延拖时之虞。至于江北大致,因气候制于病毒,自然帮扶,虽有染必大逊于江南。”(草于2020年1月23日,定稿于2月4日《对新型“冠毒”肺炎的一点认识》)

    “庚子岁秋,壅抑之阳,蓄势待发,氤氲澎湃。迨及冬至,一阳再生,借机合力,精神郁勃。再至大寒,渐发天光,熠煜至翌年及年年矣。”(2020年1月20日《庚子之阳有天光》)

    笔者喜欢“于无字处读书”,对疫情始终的判断,已写在几篇文章之中。将其文章穿插互看,便可明了。如《认识》文:“大致于去冬冬至前后,爆发于武汉,速染于(2020年1月)大寒……恐庚子入春,冬温春继,或有蔓延拖时之虞。”已明起始、延时;再如《天光》文全篇以年概说,惟点出“庚子岁秋”,及其以后时段之事。与《认识》文穿插连读,空白夏季。其空白乃笔者文章的玄机所在--疫情之终期。著文“计白当黑”,峰值拐点与终期尽隠于不着墨处,有心看文,即可揣摩出来,此两时间在去年12月下旬写《庚子岁月鼠患多》后就以笔者拙见推断出来。但因预测的疫情过程时间较长,恐人不信,故未直述于文,惟以曲笔穿插婉写,欲待事过再联系起来讲明。

    笔者曾多次说过:“预测的本质就是‘先’,先于事件之前才有其积极意义,才会对社会、对民族、对国家、对人类有其贡献。”现距笔者预断之“春分”还有27天,为不作事后诸葛,笔者将预断说明于此文,以着墨填补关联文章的“无字处”。

    笔者以为:此疫情前后将持续半年左右,(以疫源省、地为主,兼顾江南)真正的“拐点”(疫情最高峰值)当在“春分”前后,但下行缓慢,或呈波状,战疫全胜时间(疫情结束)将在“夏至”前后。

    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头。

    (朱树松·写于2020年2月23日;原载:2020年3月香港《新玄机》)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1年生,山东省文联退休干部;著名诗词家、书法家、易学家。出版诗、书、文、易集《鹤轩诗草》《闲言碎语》《风雨十年知青路》《朱树松预言精选》《选楼居家28法》《秘诀集注》《朱树松诗书鉴赏》《即将醒睡的雄狮》《生日乾坤》《剃头与地球》等著作21部。如有转载,敬请注明作者姓名及文章出处,并告知作者。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