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以钱生钱的“资本经济”原始形态
2019-02-14
字号:
    ——《区块链+国土证券+定向投资循环增值经济式“共和资本经济”》第三稿之三

    何新先生在《犹太金融家是近代资本主义的真正起源》一文中,生动描述了“宫廷犹太人”从事“原始资本经济”的运行方式:

    历史上,犹太人就以放高利贷为生。

    高利贷犹太人在欧洲历史上有一个特殊名称——Court Jew,即宫廷犹太人。这个词语来自于德语Hofjude,是欧洲中世纪时期的犹太银行家。这是一些犹太商人,通过将钱或实物租借给欧洲各级皇室贵族并收取利息,以此换取政治特权和地位,从而成为犹太人中的特权阶级,故被称作宫廷犹太人。

    放高利贷牟利即从事信贷活动是犹太人的传统经济生存方式。《圣经》及《古兰经》中都明文规定禁止信徒从放贷中赚取同胞的利息,天主教会也严厉禁止基督徒的放贷活动。但犹太教则允许犹太商人放高利贷,这使得犹太人成了欧洲唯一可以从事银行信贷活动的族群。

    宫廷犹太人作为国王及贵族的资助者、供应商和信贷提供者,通过向封建政权放贷,从中收取利息,成为欧洲封建统治者在经济领域的重要助手。他们为国王和贵族提供信贷及流动资金的回报,由此他们获得了铸造货币和收缴税款的权利。因为他们为王室和贵族提供金融服务,宫廷犹太人被授予一些特殊的待遇,例如可以居住在城市中专属的犹太社区之外,不必佩戴辨识犹太人身份的徽章,不受犹太拉比的管辖等,甚至还可以用金钱换取贵族爵位,担任政府公职。

    宫廷犹太人的秘密联盟就是共济会。由于宗教问题,犹太人在欧洲社会地位低下,共济会是他们坚持特殊信仰的秘密组织形式,也是他们在经济、政治上互相支援和结盟的形式。宫廷犹太人的地位存在风险,特别是当庇护他们的王公贵族死去时将失去被保护的地位,甚至会被放逐或处死。

    宫廷犹太人在中世纪欧洲的封建政权内扮演着重要角色,几乎所有欧洲宫廷都有若干宫廷犹太人为其服务。

    而放贷的结果是统治者若无钱还债,可以将所辖土地的税收权包给宫廷犹太人,任其自行搜刮。这种方式,与现在美联储在美国的存在模式完全一致。美联储发行美元借给联邦政府,美国政府以美国的征税权作为抵押,所以美国国税局表面是政府部门,实际是共济会的私营机构。

    只有了解宫廷犹太人,才能真正理解西方的资本主义制度。宫廷犹太人的经营模式是西方资本主义的真正源头,欧洲的资本主义最早就是以金融资本的形式出现的,而非经历了从商业资本、工业资本到金融资本的循序演化。

    近代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并非通过工商业而是通过金融业,是通过放贷收取利息以及控制货币发行完成的。地理大发现时期的商业资本和工业革命时期的工业资本都是在金融资本的投资下发展起来的,所以工业和商业绝非资本主义的本质,金融才是资本主义的本质!金融资本从开始就高高地居于资本市场制度食物链的最上层,操纵控制一切社会资源。

    所以资本主义并非像马克斯·韦伯所说是日耳曼人或新教基督徒依靠勤俭的新教精神而发明的。资本主义市场制度的创造者就是犹太银行家。欧洲的日耳曼基督徒——条顿骑士团通过与圣殿骑士团和共济会的结盟,加入了这一体系。在历史上,无论日耳曼贵族还是平民阶层对犹太资本和市场的反抗最终都失败了,于是只有将资本主义认定为自身文化的产物从而自我催眠。但是在资本主义体系中,日耳曼人所掌握的只是工商业和服务业等低级资本,只有犹太资本家始终垄断着居于体系顶端的金融资本。

    犹太银行家定期制造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根源,始终是金融资本流动性的周期性短缺。这种短缺,是从属于金融资本的需要对经济结构的重新洗牌。这种危机并非如经济学所说是由于市场的自我调节而自然产生,而是金融家人为操纵货币流动性及其金融垄断性所导致的必然结果。操纵货币以制造经济危机,是欧洲金融资本自中世纪晚期就已熟知的手法,有史以来发生的一切经济危机,无一次不是源于金融资本家的人为操纵。

    犹太人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一书,将资本主义的产生唯心地归因于日耳曼民族精神和新教伦理,这实际是有意识地误导。这种意识形态刻意掩盖了在欧洲演化千年之久源自宫廷犹太人的金融资本对推动资本主义制度产生的决定性作用。

    欧洲资本的原始积累是在犹太金融家手中完成的。只有控制了国家财政和社会货币的金融大资本才有发起文艺复兴、大航海运动和进行产业革命、科技革命的经济实力。而中国古代则不同,虽然很早中国就有完备的市场经济,有发达的商业、矿业和手工业制造体系,但是自秦汉以来到清末,国家一直牢牢掌控铸币权、货币发行权。因此中国社会中没有犹太人那种金融资本家。这是中国民间难以发展出资本主义制度的真正的原因。

    对比欧洲,早在11——16世纪的意大利半岛上,威尼斯、佛罗伦萨、热那亚、米兰已经成为欧洲的金融货币中心。一些欧洲城市,通过控制黄金和货币发行权,积累起与欧洲大陆所有国家相抗衡的金融实力。犹太金融家创造了资本主义的市场体系。

    欧洲宫廷犹太银行家中发展最典型的,就是当今世界的首富家族、起家于法兰克福的德系犹太人(Ashkenazi)富豪——罗斯柴尔德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又称洛希尔家族)是一个发源于法兰克福的犹太金融世家。罗斯柴尔德家族究竟拥有多少财富?这至今仍然是一个世界之谜。罗氏嫡脉的家族产业从不上市。但是据1850年时有人的估计,罗斯柴尔德家族当时已经积累了相当于60亿美元的财富。如果以6%的回报率计算,在150多年后的今天,他们家族的资产至少超过了50万亿美元。以资产市值估价500亿美元而号称当今首富的比尔·盖茨,与之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罗氏家族有一句著名的箴言:“只要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就不在乎谁制定法律。”宫廷犹太人以税收为抵押、放贷给政府及控制货币发行的经营模式,早在罗马帝国时代即已经形成。中世纪在意大利、法国和德意志、西班牙和英国地区都曾经存在。到今天已经发展成完备的政治经济制度,即:政府通过向私有银行借贷以维持其国家财政运作,而将所收国家税款全部用作偿还贷款的利息。货币发行权则由私有银行控制。

    这样一来国际金融资本如同水蛭一样吸附在各国经济体上,不但掌控了各国财政大权,使政府无独立的财政能力,也合法并吞了政府税收,将其变为源源不绝的利息收入。

    在美国,不仅美联储是私有股份制度的中央银行,作为配套的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 (IRS) 也是一个私有的商业金融机构。研究指出,IRS是一个注册于波多黎各的离岸公司。其幕后股东无从知晓。美国国税局,不是美国政府下辖的文官部门。它的性质如同其名字中所显示的——是国家收入服务机构,它虽挂在美国财政部之下,本身却不是一个政府机构,而是一个受雇于联邦政府的私人公司。它的主要职能是收取美国公民的个人所得税,然后直接转移到幕后的股东和老板手中。

    何新先生在《犹太金融家是近代资本主义的真正起源》一文中的上述文字介绍的内容,我们很少在其他文献中看到。从以上介绍中,我们了解到,资本主义发展过程、决定性因素和相互关系是:

    1.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并非来自工商业,相反,是独立于工商业的金融业完成了资本积累。

    2.欧洲资本的原始积累是在犹太金融家手中完成的。只有控制了国家财政和社会货币的金融大资本才有发起文艺复兴、大航海运动和进行产业革命、科技革命的经济实力。

    3.地理大发现时期的商业资本和工业革命时期的工业资本都是在金融资本的投资下发展起来的,所以工业和商业绝非资本主义的本质,金融才是资本主义的本质!

    4.金融资本从开始就高高地居于资本市场制度食物链的最上层,操纵控制一切社会资源。

    5.这样一种经济关系,到今天已经发展成完备的政治经济制度,即:政府通过向私有银行借贷以维持其国家财政运作,而将所收国家税款全部用作偿还贷款的利息。货币发行权则由私有银行控制。

    6.国际金融资本如同水蛭一样吸附在各国经济体上,不但掌控了各国财政大权,使政府无独立的财政能力,也合法并吞了政府税收,将其变为源源不绝的利息收入。

    7.犹太银行家定期制造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根源,始终是金融资本流动性的周期性短缺。这种短缺,是从属于金融资本的需要对经济结构的重新洗牌。

    8.这种危机并非如经济学所说是由于市场的自我调节而自然产生,而是金融家人为操纵货币流动性及其金融垄断性所导致的必然结果。

    9.操纵货币以制造经济危机,是欧洲金融资本自中世纪晚期就已熟知的手法,有史以来发生的一切经济危机,无一次不是源于金融资本家的人为操纵。

    资本主义金融积累和经济关系发展了上千年,直至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前,这个过程中的“资本经济”部分,我们可以叫做“资本经济”的原始形态。

    作为“资本经济”原始形态,在这一阶段的特征是:

    1.宫廷犹太人作为国王及贵族的资助者、供应商和信贷提供者,通过向封建政权放贷,从中收取利息。

    2.他们为国王和贵族提供信贷及流动资金的回报,由此他们获得了铸造货币和收缴税款的权利。

    3.放贷的结果是统治者若无钱还债,可以将所辖土地的税收权包给宫廷犹太人,任其自行搜刮。

    宫廷犹太人是以未来收缴税款这样一个经济预期、这种“未来预期现金流贴现价值财富资源”作信用支撑,来铸造货币。

    宫廷犹太人铸造的货币,提供给国王和贵族使用,并为工商业投资人提供资本金。

    这个阶段的货币是铜、白银、黄金等特殊商品形态的货币以及与一定重量的黄金绑定的纸币。因此,如果以货币形态转换为“断代”标准的话,可以将这个阶段一直划定到1971年金本位制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

    (待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