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航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国土证券 - 陆航程首页
中美两国广义货币M2与GDP比值相差一倍说明什么
2018-11-10
字号:
    ——《信用价值论》学习习作之一

    前一段时间,许多大牌经济学家惊呼中国“货币超发”致使中国的广义货币M2与GDP比值达到了2:1,而美国的广义货币M2与GDP比值仅仅1:1,要求央行压低广义货币M2增速。那么,为什么中国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否中国经济需要压力广义货币M2增速?是否美国经济比中国经济更加健康?

    这个问题并不简单,《信用价值论》为我们认识这个问题提供了许多理论指导。

    首先,中美之间产业结构有着很大的不同,不同产业占用资金的流动性也有巨大的差别。美国以流动性高(流通速度大致在10次/年)的第三产业为主。而中国经济中基础建设、房地产等占用资金高、流动性低的产业占有很高的比例。中国的平均货币流通速度为5次/年上下。中美两国属于两种不同结构的经济体,资金流动性结构和占比不同,广义货币M2与GDP比值没有直接可比性。

    第二,美国股市发挥了正向财富效应,向上市公司、并向社会输送了正向财富流。这些创生的财富,不仅流向实体经济,也流向股票投资者。这些股市创造的“信用价值”财富的增量部分,增加了美国基础货币发行量,相对减少了信贷货币派生量。美国属于直接融资为主的经济体。因此,美国广义货币M2与GDP比值能够保持在较低位置。

    而中国的股市不是一个财富创生市场,相反,却成为基础货币的“吞噬怪兽”,反复造成大量社会财富的湮灭。企业不能从股市持续地获得直接融资,为了发展,只能加大股权质押,以获取信贷融资。从而加大了中国广义货币M2与GDP比值。尽管由于股市总体市值较低,对中国广义货币M2与GDP比值影响不大,但与美国股市相比,一正一负财富的两个流向,加了对比度,也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

    在中美两国股市的对比中,体现了中国经济结构性缺陷,中国股市如果不能建成信用价值财富的创生市场,不能对增加人民币基础货币发行起到创生作用,中国经济就不是一个健康的经济体,就会成为被夺走产业控制权、被“媷羊毛”的经济软肋,称为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被突破点”。

    如果中国股市极限下跌,资产价格大大低于资产价值,此时假如全面开放外资对股市的投资,并且取消外资对产业投资的股权比例限制,以美国为首的外国资本,就可以大规模低成本收购中国的高价值资产,获得对中国优质实业资本、甚至某些产业的控制权,经过注入技术与管理,不断推高股价,就可以填平美债鸿沟和消除美元泡沫,助强美元支撑,延缓美元体系崩塌的进程。弱化人民币价值。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中国股市不仅没有为中国经济提供直接的信用价值财富贡献,反倒为外国资本提供了信用价值产能支持,这是中国经济、中国股市在缺乏正确基础理论指导、机制不健全的情况下,遇到盲目开放政策,可能带来的结果,这与中国的长期战略目标及利益背道而驰。

    今年,在美国发动贸易战之前,特别成立“美国国际开发融资公司(IDFC)”,并扩大了职责范围,投资上限从300亿美元增至600亿美元。IDFC正在虎视眈眈等待贸易战压迫中国开放资本市场、取消对外资产业投资的股权限制,一旦如愿迫使中国就范,并压迫中国股市暴跌,就是这家公司大举进军中国,收购产业资产控制权的时机,这才是贸易战的最终目的。

    第三,中国是一个储蓄大国,储蓄越多,银行的放贷压力越大,结果是银行放贷动力越大,广义货币M2也随之增加。从一个侧面来说,这也是经济不健康的表现。因为中国股市不健全,不能为股民带来资产性收益,居民没有投资机会,只能存在银行吃息,哪怕通胀率高于存款利息,中国储户也没有其他出路,同时上市公司也不能得到充足的直接融资,发展速度受挫。

    尽管从上述分析中,我们看到,中国广义货币M2与GDP比值偏高的确反映出中国经济的一些深层次问题,比如股市的创富机制没有有效发挥、中国缺乏健康的直接融资市场,储户缺乏正常的投资对象等等问题。但这是对问题的深入挖掘,提示我们对问题要有更深入的观察思考。这些问题并不影响对中国广义货币M2与GDP比值偏高的基本形成机制的正确判断,并不能得到“货币超发”的结论。

    专家们总说,通胀从来是一个货币现象,那么既然“货币超发”多年,却未出现通胀,这是什么现象?“未通胀”是不是就意味着根本没有“货币超发”?专家们的逻辑为什么不能一致?难道有两个标准?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那些经济学家,根本看不到上文提到的、中国经济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更提不出相应的补强中国经济的良策,相反连一些基本概念都混淆不清,恐怕不仅仅是混淆不清那么简单。

    广义货币M2体现的是银行根据市场信用价值总额向市场提供的信贷总额,即“派生货币”总量,不等于基础货币发行量,派生货币虽然也是一种货币发行窗口,但属于市场行为,而不是政府行为,与政府主导的基础货币“超发”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将市场投放派生货币,硬说成是政府超发货币,这是有意识地混淆概念、是赤裸裸的栽赃诬陷。

    我们知道,银行根据市场的信用资产抵押发放贷款、“派生货币”,这样一个浅显的货币知识,在一些以吴敬琏为代表大佬级专家那里,却变成了政府的“货币超发”这样一种歪论。甚至明明白白地说,这是政府对百姓赤裸裸的抢劫(假如网传内容确为吴敬琏所说)。这已经不是学术意见了,而是赤裸裸的对事实的歪曲和对政府的攻击。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至少影响或者误导了中国的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走向。也误导了社会、民众对政府、对经济形势的正确认知。

    因此,中国的广义货币M2对GDP的大比值不是“货币超发”的灾难,恰恰是中国经济发展现阶段的必然,无视货币规律,无视经济结构的内在缺陷,只从表面上,人为压低广义货币M2增幅,必定限制经济增长。人为压低经济增速,给中国经济造成困难。这绝不是经济规律的“新常态”。

    在错误的经济理论指导下,政策制定班子不分青红皂白、不明晰概念地提出去杠杆、去产能,加大了第二产业经营困难,增加了第三产业发展的成本,影响了就业与劳动者收入,压低消费,迟滞了中国经济的正常发展,这样的政策就是被“西经”进攻性意识形态误导的结果。

    中国需要深化经济改革,需要针对深层次结构不当的问题,加大改革力度,尤其需要整顿股市监管发行规则,清除内鬼、恶魔,还给人民一个健康的股市,让股市为中国经济创造财富、增加动力、扩充人民币基础货币。决不允许在“西经”代表人物手中变成少数人吞噬人民财富的工具。绝不允许“西经”代表人物用“货币超发”歪论转移焦点,攻击政府保护自己。

    根据《信用价值论》的研究,当前中国经济负债比例过高,恰恰是基础货币发行数量不足,形成企业自有资金不足的表现。解决中国经济负债比例过高的问题,就是要像《信用价值论》作者蔡定创先生提出的,需要改变目前基础货币发行方式,由财政部向央行发行国债,央行向财政部发行基础货币,财政部全部用于向社会购买商品、服务和福利支出,增加企业自有资金来解决。

    企业自有资金增加,必然降低信贷,广义货币M2随之降低;企业商品销售出去了,过剩产能消化了,资本周转加快了速度,企业贷款偿还速度加快了,广义货币M2因此又减少了一截。这一多一少所产生的乘数效应,必将是数倍于基础货币发行量级别的国家GDP增长。

    关于这一点,蔡定创先生在《需用50万亿国债解决货币发行问题》一文中说到:

    “如何彻底改变这种状况?其实方法很简单。假如我国当前需要30万亿基础货币,建立一个基础货币发行的国债池,由国家财政部向央行发行30万亿的基础货币发行国债(这个专项的国债可以不计利息),央行向财政部发行30万亿的基础货币(以后可根据经济运行数据不断地调整,),财政部将这30万亿的基础货币一分不剩地全部用于向社会购买商品(包括支付政府的各项开支、社会福利等),投入社会流通,企业通过向财政部出售商品或服务(劳动价值)获得30万亿货币资金。这是企业的自有资金,不是贷款获得的。因而货币M2减少了30万亿,产能过剩也减少了30万亿,财政部也因货币发行而获得30万亿元人民币价值。这边的企业多30万亿,产能过剩减少了30万亿,资本周转加快了速度,企业贷款偿还速度加快了,货币M2因此又减少了一截。这一多一少所产生的乘数效应,必将是百万级别国家GDP增长。”

    (详见:蔡定创《需用50万亿国债解决货币发行问题》)

    李云庆 蔡定创 <javascript:void(0);>合著的《运用三层级宏观调控再造中国经济高增长30年》对基础货币发行量做了计算:

    “通过对历年来的基础货币增量数据与GDP增速比估算,如果GDP增量在6%-10%之间,基础货币的增量大约是GDP增量的三分之一左右,如此可知,每年基础货币增量大约在GDP的2%-3%之间。例如,假如2017年GDP增量是6.8%,GDP总值82.7万亿元人民币,基础货币的增量约1.6-2万亿元之间。因此,除了因外汇占款的20万亿人民币,可以通过前面所说的方法转换运用外,每年还有占GDP的2-3%基础货币增量通过正确的货币发行获取货币的发行价值。此部份获得的货币发行价值,可用于补充社会总消费的不足,支付全民医疗、全民社保等社会总消费,切不可以用于投资,包括对国家基础设施的投资。”

    (详见:李云庆 蔡定创 <javascript:void(0);>《运用三层级宏观调控再造中国经济高增长30年》)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可能大家不会明白,但,可以简单回答:
    -----在一个资本生产周期中G-W-G1,其货币的交易总量G+G1,是两次不同的时间分别完成的,而不是一次同时完成,也就是:同一个单位货币,进行了不同时间的两次交易。
    -----最后的公式就是: M2=2GDP /n
    2018/11/11 21:49:33
  • 能解说一下“M2与2个GDP相关,而不是西方经济学的一个GDP。”吗?
    ======
    1、虽然大道至简,对于定性分析的问题,可以简单回答的;
    2、货币需求式2:MB+Cv=2GDP /nV
    ----这是一个定量分析,有很多数学公式的推导,简单几句,真说不清楚的。
    3、为什么与这两个量有关,请参阅《信用价值论》第236-246页)。
    2018/11/11 21:49:05
  • 专家们总说,通胀从来是一个货币现象,那么既然“货币超发”多年,却未出现通胀,这是什么现象?
    “未通胀”是不是就意味着根本没有“货币超发”?
    专家们的逻辑为什么不能一致?
    难道有两个标准?
    =====
    早就揭露:依据m2作为通胀的依据,是西方经济学最大的造假理论。
    -----西方来的经济传教士,那是不遗余力的推销:依据m2作为通胀的依据。
    -----居然,还真让人给信了。
    ----哈哈,傻不傻?
    2018/11/11 19:39:27
  • 中国是一个储蓄大国,储蓄越多,银行的放贷压力越大,结果是银行放贷动力越大,广义货币M2也随之增加。从一个侧面来说,这也是经济不健康的表现。因为中国股市不健全,不能为股民带来资产性收益,居民没有投资机会,只能存在银行吃息,哪怕通胀率高于存款利息,中国储户也没有其他出路,同时上市公司也不能得到充足的直接融资,发展速度受挫。
    =========
    资产价格不断抬高的条件下,老百姓储蓄越多,损失越大,可是说:是牺牲的一代。为什么?
    ------信用货币条件下,货币没有价值储藏的功能。
    ------老百姓储蓄越多,贬值就越多,可以说:中国大搞储蓄的老百姓,非常的可怜。
    2018/11/11 19:34:20
  • 而中国的股市不是一个财富创生市场,相反,却成为基础货币的“吞噬怪兽”,反复造成大量社会财富的湮灭。企业不能从股市持续地获得直接融资,为了发展,只能加大股权质押,以获取信贷融资。从而加大了中国广义货币M2与GDP比值。
    --------尽管由于股市总体市值较低,对中国广义货币M2与GDP比值影响不大,但与美国股市相比,一正一负财富的两个流向,加了对比度,也是一个重要的影响因素。
    =======
    中国广义货币M2与GDP比值,再次剥皮,十分深入。
    2018/11/11 19:29:37
  • -----美国以流动性高(流通速度大致在10次/年)的第三产业为主。
    ------而中国经济中基础建设、房地产等占用资金高、流动性低的产业占有很高的比例。中国的平均货币流通速度为5次/年上下。
    ------中美两国属于两种不同结构的经济体,资金流动性结构和占比不同,广义货币M2与GDP比值没有直接可比性。
    ========
    1、挺好的分析。
    拨开表面数字,看数字背后的东西,才容易看到实物的真相。
    2、事实上,内在逻辑关系方面,广义货币M2与GDP,根本就没有必然的联系。
    -----可是,我们的表面经济学者,搞什么比值关系,完全就是:微观经济学的死搬硬套。
    -----这,也是新自由经济学的错误之一。
    2018/11/11 19:26:49
  • 咨询人民银行专业人士的答复:
    94年以前,我国央行的基础货币发行是根据财政部的需要来投放。94年以后,由于收支顺差加大,而我们又是采取的强制结汇制度,所以被动地对冲美元流入便成了基础货币发放方式。2012年下半年以来,外汇占款增速放缓,央行流动性管理逐渐具备了从过去十余年的被动对冲外汇流入向主动管理转变的条件,于是就增加了一个基础货币投放的新渠道----PSL(抵押补充贷款),另外,目前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买卖国债也是基础货币的投放渠道之一。具体的数量请看央行的资产负债表。
    2018/11/10 21:27:52
  • 5、蔡定创的理论一贯是顾头不顾腚、虎头蛇尾的理论。对通货膨胀问题不管不顾,然后大谈特谈印钱消费。
    2018/11/10 13:34:47
  • “如何彻底改变这种状况?其实方法很简单。假如我国当前需要30万亿基础货币,建立一个基础货币发行的国债池,由国家财政部向央行发行30万亿的基础货币发行国债(这个专项的国债可以不计利息),央行向财政部发行30万亿的基础货币(以后可根据经济运行数据不断地调整,),财政部将这30万亿的基础货币一分不剩地全部用于向社会购买商品(包括支付政府的各项开支、社会福利等),投入社会流通,企业通过向财政部出售商品或服务(劳动价值)获得30万亿货币资金。这是企业的自有资金,不是贷款获得的。因而货币M2减少了30万亿,产能过剩也减少了30万亿,财政部也因货币发行而获得30万亿元人民币价值。这边的企业多30万亿,产能过剩减少了30万亿,资本周转加快了速度,企业贷款偿还速度加快了,货币M2因此又减少了一截。这一多一少所产生的乘数效应,必将是百万级别国家GDP增长。”
    ==================

        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左手倒腾右手的财政发行国债而央行印钱购买“能够发挥这么大的作用?
        1、既然是央行印钱给国家财政消费,那么”人民存款M2减少了30万亿“从何说起?
        2、如果是央行借用人民存款购买30万亿国债,那么国家财政使用了这30万亿货币用于公共消费之后,这个货币成为了企业的收入之后消失了吗?难道企业的钱不是存在银行?既然存在银行,说明这个30万亿的企业收入又会变成30万亿存款,由此说明M2又会增加30万亿,何以存在M2减少30万亿之说?
        3、即便是央行借用了30万亿人民存款用于购买财政国债,那么人民存款被央行借走30万亿等于人民存款减少了30万亿吗?比如,你自己的钱存在银行,然后被银行借走用于贷款,那么你的存款数字会变少吗?如果你没有发现自己的钱存银行之后变少,然后你又凭什么认为央行借用人民存款购买财政国债会导致M2变少30万亿呢?
         4、明明是,不管央行借钱购买国债还是印钱购买国债,M2只存在一个规律,那就是只增不减。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吗?因为商业银行借用人民存款不会造成人民存款数字的减少,而只要钱存进去,M2数字一定叠加。 这就是M2数据激增的真正原因。事实上M2数据是一个伪数据。
    2018/11/10 13:32:24
  • 印钱消费以化解过剩产能,这需要精确的执行过程,首先得能精确控制新增货币流向,确保其起到化解过剩产能的作用,而不是在非过剩领域造成通货膨胀。第二,如何控制分配,以保证拉动定向的消费能力以化解过剩产能。第三,如何保持汇率的稳定预期。
    2018/11/10 12:25:26
  • 而我国,自1993年人民银行和财政部分家后,所发行的货币可都在账上。竟然比美联储多了无数倍。美联储发行的货币被贪污了。
    2018/11/10 11:29:52
  • 我有一个疑问,问了很多次了。没人能给我一个答案。自1913年美国联邦储备银行法立法之后,美国这百零五年,共发行了多少货币,都去哪了?
    2018/11/10 11:27:29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陆航程,男,出生于1948年,曾任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执委、中国统战理论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领导决策参考》专家委员会常务理事。曾发表的文章: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十三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中央内部刊物《农村问题论坛》第二十期(1983年)《略论农业土地转让问题》;《新华社内参》第四十期(1983年)《从承包经济看我国农业发展前景》;“市场经济理论研讨会”(1993年)《经济社会化与社会化经济》;中央党校《党校科研信息》(1994年)《市场经济就是社会化经济》。个人邮箱:luhangcheng@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