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忠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四代哲学 - 唐忠辉首页
法律制度容易被金钱收买
2016-12-28
字号:
    ——《一天之内根除污染》连载39

    因为法律制度是一个由少数固定的几个人行使裁决权力的制度,这就注定了会有无数的金钱和诱惑,无数次来收买这些掌握权力的固定的少数的几个人,这一现象被人类历史无数次的重演,就形成了“3年清知府10万雪花银”的民间谚语,历史的这一重演到今天也没有结束,如果不对裁决权进行制度创新改革,把裁决权力交给老百姓的话,这种历史的重演在未来,也仍将重现。为什么说由老百姓行使裁决权的制度是无法被收买的呢?因为没有任何人有能力可以收买天下的老百姓,更不可能会有人收买天下老百姓是为了做坏事的,因为,做坏事就是伤害老百姓,又怎么可能会是收买老百姓呢?所以,收买天下老百姓来做坏事就是一个不成立的悖论。也就是说,天下老百姓是不可能被邪恶所收买的,获得老百姓支持的肯定就是正义和公理,所以,老百姓具备裁决权才能维护正义和公理。而法律制度赋予少数固定几个人行使裁决权就是一个非常容易偏离正义和公理,非常容易被金钱和诱惑所收买的制度。所以,我们为了维护正义和公理,为了根除污染,为了消除民怨,我们需要创新出由老百姓行使裁决权的新制度。我们来看最近的报道,

    纪、检靠办案发财,法治多少钱一斤?

    4月13日至15日,甘肃金矿商人陈一超行贿案在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陈称自己涉嫌行30万元小轿车并不是什么大事,而是自己千万元财产开庭前被过户给办案单位或个人。其中3辆车被过户到了中共甘肃省纪委办公厅,两辆车被变更至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人民检察院两名工作人员名下,而一人竟然是该院司机。此外,至少还有952万元资金曾转入甘肃省纪检干部、甘州区人民检察院办案检察官的个人账户(中国青年报4月16日)。

    据报道,就在陈一超被检察院认定他行贿30万元一辆小轿车,被监视居住失去了自由的第3天后,他的财产就开始慢慢变更了主人,不再属于他了。看了这样的报道真让人大吃一惊。尽管还没开庭、更没定罪,嫌疑人上千万的个人财产就和主人没什么关系了,竟然被过户给了某些办案的纪委、纪检干部、检察官。甚至连检察院的司机也能分上一杯羹,这哪儿是在办案啊,分明是利用办案在发大财嘛!

    当然了,也许有人认为陈一超的财产可能系非法所得,所以办案人员和机关才会这样做。可是,即使陈一超的这些财产皆为非法所得,可在法院没判决之前,对涉案财物都只能扣押、不能转移所有权。相关办案的纪委、纪检干部、检察官怎么能成了这些财富的主人呢?也就是说,刑事诉讼过程中,任何机构在法院判决前都只能暂扣财产,不能转移所有权。若财产转入个人名下,请问这是什么性质问题?

    众所周知,我国的法律和中纪委对办案人员和机关对涉案财物的处理都有明确严肃的规定,即使要扣留,也应一律交由财务部门统一设置专门账户实行专人管理,而且案件承办人与财物保管人,办案部门与保管部门必须分离各司其职。因为只有做才可能防止出现问题。可是,为什么甘肃当地纪委、纪检干部、检察官如此置若罔闻,是他们不知道吗?为什么嫌疑人一被监视居住,案子尚在侦查阶段,我们的纪委、纪检干部、检察官就急不可待的开始转移涉案财产?

    不管什么情况,将涉案款转入个人账户都是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的。而“未判决,先过户”就更属于荒唐。我估计连法盲从常识上都能明白这样做起码都是不对的,我不信堂堂纪委、纪检干部、检察官不懂得这些。其实不用问这么多为什么,我想谁都可以看出,办案的纪委、纪检干部、检察官这么做的“狼子野心”。不就是因为陈一超犯了事栽在了他们的手里,成了人家案板上的“鱼肉”,纪委、纪检干部和检察官无非是想利用手中的权力,借办案之机,把这块“肥肉”吞进自己的口中吗?

    谁能想到我们的纪委、纪检干部和检察官如此胆大包天,视法律如放屁;谁能料到知法懂法明纪的纪委、纪检干部和检察官竟然疯狂如强盗;谁能相信这些治理腐败的部门因治理而发财,办案人员和机关居然依靠办案巧取豪夺,我们的法律和依法治国竟然成了执法者和执法机关的摇钱树,真不知道法治多少钱一斤?

    讨债28年被判“超时”,这是要依法治谁?

    据新京报4月16日报道:1988年,湖南资兴市农民陈伯宇,承包了原坪石乡税的一个电站的建设工程。之后,陈伯宇被当地政府拖欠了12万余元的工程款。在接下来的28年时间里,陈伯宇一直在追讨这笔钱。其间,陈伯宇也向法院起诉过乡政府,但一直没有立案。直到2015年2月,此案终于在资兴市人民法院立案了。但是,一审、二审法院均以超过了20年的最长诉讼时效为由,判决陈败诉。

    当地政府能拖欠老百姓12万余元的工程款长达28年,政府本身已经涉嫌失信违规,而当地政府和执法机关这么长时间内又无所作为,现在法院又判处诉讼“超过时效”。言下之意就是对农民陈伯宇被当地政府拖欠了12万余元的工程款,不但政府不还、不管,而且法院、法律也不予保护。钱全打了水漂,这28年的努力也付之东流了!

    说心里话,当看到这样的新闻和这样混账的法院判决,真让人震惊万分。我们不是总教育老百姓要走正常的渠道解决问题,要用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吗?可是,农民陈伯宇不但就是这么做的,而且老老实实坚持不懈,一做就是28年,把希望像押宝一样全押在了法律身上。结果呢?法律却跟他开了个大玩笑。老百姓靠山倒,靠水水流,靠法律,法律却逗他玩。你让他们怎么看,怎么办?

    当然,有人也许会认为这是法院依法判决的。我国法律也有权利被侵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法院将不予保护的法律规定。可是法律之所以有这样的规定是为了督促被害人及时行使其权利,维护自己的利益,避免因为时间太久,造成诉讼困难。也就是说,法律有关“诉讼时效”的规定的目的正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既如此,法院的判决岂不是与这条规定的初衷背道而驰和有违法治精神吗?

    更为重要的是,该案之所以超时长达28年并不是农民陈伯宇的责任,而是当地政府、当地法院和法律不作为的结果。早在1992年起,他就开始四处奔走起诉,但因为一些不可告人的原因,始终未被立案,这与陈伯宇何干?既然不是陈伯宇的责任,要么“诉讼时效”这条规定就不适合于他,要不就应该根据实际情况重新计算诉讼时效,法院怎么能这样判决超时不予保护呢?这哪儿是依法治国?分明是依法治民嘛!

    杀人偿命,欠账还钱,天经地义。退一万步讲,即使农民陈伯宇讨债28年“超过时效”,法律可以不保护他的诉求,可是法律并没有否认当地政府没有欠债啊?既如此,如果政府欠债的事实是存在的,管他“诉讼时效”超越20年、200年、哪怕2000年,难道政府就不应该还账吗?长期以来,我们总对那些上访户和暴力抗法的刁民颇有微词,认为他们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可是,当政府不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连法律也在漠然视之、袖手旁观,你让他们怎么办?

    依法治国的核心是依法治权,绝不是依法治民。如果依法治民,那将是依法治国的悲哀,必将国将不国!

    由于法律制度是一个容易被收买的制度,所以,我们根除污染根本就不考虑法律制度,而是需要创新一个由老百姓行使裁决权力的无法被收买的新制度。

    德国的民间组织制度能够根除莱茵河的水污染,所以,我们需要考察,德国的民间组织制度是不是一个法律制度?对错民意裁决制度是不是一个与法律制度完全不一样的新制度?实际上,就是研究维新变法,所以,我们下一篇将讲解,

    维新变法的种类,这也是人类未知的知识,人类可以知道人类历史上的无数次维新变法,但是却从来不知道维新变法有哪几个种类。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所以中国高层很不待见陪审团制度
    2016/12/28 10:59:44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个人简历 唐忠辉 男 49岁 雅号第四代哲学  第四代哲学创始人 出版过《第四代哲学》《通俗哲学新思考》写作过《指出政治经济学的错误》《根除污染》等作品。个人邮箱:361466544@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