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学研究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团体博客 - 地方学研究首页
改革开放40年鄂尔多斯公共文化建设回眸
2018-11-10
字号: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改革开放之初,我们党发出了走自己的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号召”。国家实施改革开放历史性重大战略,为鄂尔多斯带来极好的发展机遇。改革开放40年来,鄂尔多斯公共文化建设牢牢根植于鄂尔多斯沃土,走出了一条以政府为主导、公共财政为支撑,符合当地实际的公办与民办相结合、阵地与流动相结合、集中与分散相结合、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创新之路。

    一、以首创文化车文化户为标志,因地制宜,寻求文化建设切入点,焕发人民群众文化自觉,探索农牧区文化建设新路子

    改革开放的春风,为偏僻落后的鄂尔多斯带来了希望。从此,鄂尔多斯文化建设开始踏上一条不等、不靠,因地制宜,寻求适应广大农村牧区文化建设的切入点,探索创新发展的新路子。

    当初,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没,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的同时,担负着提高全民族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为经济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提供强大的精神动力和智力支持,培育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要求的一代又一代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公民。在地广人稀、偏僻落后的鄂尔多斯农牧区,如何发挥社会主义文化的作用,摆在了人们面前。鄂尔多斯人清醒地认识到,只靠过去的文化机制,无论如何难以完成所承担的任务。面对这一实际情况,鄂尔多斯文化建设,寻求新的切入点,创新文化服务模式,即过去的文化等人,改为文化找人。

    1978年,在鄂尔多斯广阔的农牧区诞生了苏木、乡宣传文化站,成为文化建设的新生事物,影响全盟。当时出现的宣传文化站,成为农村牧区思想文化阵地,将文化服务送到离农牧民较近的地方。但是,一家一户分散居住的农牧民,分布于偏僻的农村牧区,多数离文化站几十公里甚至几百公里远,他们经常享受文化生活,显然不客观。针对这一实际情况,鄂尔多斯人发明并推广文化车,被称之为“流动文化站”的文化车,出现在鄂尔多斯大地,把文化送到偏僻的农牧区。流动文化车,带上文化站的图书、电影、录像、科技资料、小型文艺演出、娱乐器具等巡回在本地村、嘎查和农牧民集中的一些点上,进行文化服务。文化车的活动还创造了“三定一日”(定点、定时、定线,过文化日)的服务制,不断为农牧民的文化活动提供新内容,提供农牧民所需要的科学文化知识。当时,文化车不仅成为乡村文化传播纽带,而且也成为党同人群众联系的纽带,深受人民群众的欢迎。

    文化车的诞生,为活跃农牧区群众文化生活起到重要作用。但是,文化车必定是流动的,文化又不能长期留在农牧民中间。如何使文化不离开农牧民,新的课题在鄂尔多斯文化人面前。探索中,鄂尔多斯文化建设找到了新的切入点,在广大农牧区大力发展家庭文化户,为偏僻落户的农牧区注入了活力。鄂尔多斯传统文化的历史根脉,为家庭文化户的建设奠定了基础。家庭文化建设,是文化机制的一项重大突破,在国家财力有限的情况下,解决了农村牧区大面积的文化建设问题。有意识地引导农牧民建设家庭文化,从根本上改变了农牧民落后的生活和生产方式,为家庭注入了时代气息,不断满足了农牧民的精神文化需求。农牧民文化素质的提高,改变了落后的生产方式,把科学技术引进家庭,解放了生产力,提高了经济效益,为脱贫致富达小康起到重要作用。经过几年的建设,当时农牧区经济落后的情况下全盟70%以上的农牧民家庭有了文化投入,有一万多个家庭达到家庭文化户标准。这些文化户,一个个成为小文化中心,影响周围农牧民,为活跃偏僻农牧区群众文化生活和发展生产,勤劳致富起到了重要作用。家庭文化户的发展,焕发了人民群众的文化自觉,在全市农牧区营造了广泛的社会文化氛围,使农牧民精神面貌发生根本变化。流动文化车和家庭文化户的推广,为鄂尔多斯农牧区文化建设开辟了一条新路子。

    二、以实施小康文化工程为标志,适应新形势,寻求文化发展新途径,整合社会文化资源,全力开创群众文化服务新局面

    文化的发展,对推动社会文明进程的作用是巨大的。文化工作要真正为经济建设和社会进步服务,必须自觉置身于经济建设的大环境,找准自己的位置,寻求与经济、社会进步最佳的结合点。鄂尔多斯文化人认真总结经验,从1985年起在全盟范围内开展创建“文化乡(苏木、镇)”活动。此项活动以普及农村牧区三级文化网络,强化精神文明建设为主要内容,进一步加强文化基础建设,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丰富和提高广大农牧民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20世纪90年代,根据国家提出的发展战略,全市加快了农牧区达小康的步伐。就在这样的形势下,鄂尔多斯于1995年启动了“小康文化工程”。农村牧区小康文化建设,有意识地把文化工作与经济建设紧紧联系在一起,紧紧扣住农牧民达小康这一主题。小康文化建设以加强农村牧区文化队伍、设施和政策建设为基础,以创建文化先进旗(市)、文化乡(苏木、镇)、优秀文化站、家庭文化户为重点,推动农村牧区各项文化事业的全面发展;以旗(市)文化部门为龙头,乡(苏木、镇)文化站为枢纽,村(嘎查)文化室为辐射,家庭文化户为基点,强化农村牧区四级文化网的互补作用;以开展多功能文化活动为主线,充分发挥文化启迪民智、传播信息的先导作用,不断满足农牧民求知、求富的需求,为广大农牧民达小康营造良好的文化氛围,为农牧民脱贫致富奔小康提供强有力的精神动力和巨大的智力支持,为农村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精神动力。

    小康文化工程首先解决了文化体制的多样化,使国办文化单位在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的发展中起主导作用、龙头作用,并带动了集体、个体文化的发展,调动了社会多方面的积极因素,更多的企业、个人兴办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使鄂尔多斯文化体制形成多远化的新格局;二是解决了文化服务形式的多样化,在文化服务的形式上采取了阵地与流动相结合,集中与分散相结合,专业与业余相结合等多种方式,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三是解决了文化活动内容的多样化,即打破小文化的圈子,拓宽服务领域,涵盖文化娱乐、科技知识、信息传递、政策宣传等等,使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不仅成为文化活动场所,而且也成为基层开展精神文明建设活动的阵地,党、团、妇女等基层组织的综合活动场所和普及科学技术的学校,为巩固基层组织建设发挥重要作用;四是解决了筹措资金的多渠道化,有效地缓解了文化事业投入不足问题。形成了自上而下的政府投入、社会集资、企业相助、自己创收相结合的新型机制,使全市文化设施建设快速发展。特别是鄂尔多斯标志性文化设施的不断出现,推动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形成与发展,提升鄂尔多斯文化品位,使人民群众共享文化发展成果。

    三、以创建公共文化示范区为标志,探索鄂尔多斯文化模式,提升现代公共文化标准化均等化建设,推进公共文化创新发展

    2010年开始,鄂尔多斯市大力实施文化强市战略,加快推进文化改革发展。特别是2011年5月,鄂尔多斯市启动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工作以来,以创新发展的意识,扎实推进各项工作,真正使公共文化建设成为推动城市发展、提升城市品位、普惠城乡居民的工程。在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总结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功做法,深入研究文化建设路径,提炼“创新服务结构,拓宽公共文化服务网络;创新服务模式,发展流动文化服务;创新服务机制,调动社会补充力量;创新服务内容,突出民族地域特点”的公共文化建设基本模式,为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探索了一条创新之路。

    一是加强公共文化基础建设,构建覆盖城乡的公共文化服务网络。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举措,是全面深化文化体制改革、促进文化事业繁荣发展的必然要求,是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重大任务。鄂尔多斯市不断加大文化投入力度,加强公共文化基础设施建设,构建起以市、旗两级为骨干,苏木乡镇、街道、社区和嘎查村为基础,农牧民家庭文化户和民间组织为延伸,流动文化为枢纽的公共文化服务网络。2011年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以来,新建各类公共文化设施,全市公共文化设施总面积达到近200万平方米,人均1平方米,超过国家东部标准,公共文化设施设置率、覆盖率和受益率均达到100%。全市公共图书馆藏书370万册,人均1.85册,年流通0.73次,人均到馆次数0.58次。市和8个旗区均建有图书馆、文化馆(群艺馆),全市博物馆(纪念馆)30座。全市苏木乡镇和街道办事处全部建有综合文化站,全市866个行政嘎查村和社区全部建有文化室,全市建成草原书屋718个,市、旗文化信息资源共享支中心9个,基层服务点927个,实现了农村牧区全覆盖。同时,扶持发展农牧民家庭文化户11000户和1000支民间文化组织,使全市公共文化网络得到延伸,公共文化服务力量得到补充。

    现代公共文化建设的核心是为人民群众提供丰富的产品和服务,满足群众的公共文化需求。近年来,全市坚持政府主导、社会支持、全民参与,依托完善的公共文化设施网络,大力推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努力让公共文化服务普惠大众。着力推动城乡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优质化和常态化。坚持面向基层、面向农村牧区,深入开展文化进社区、下基层活动,努力为城乡居民提供基本文化服务。目前,全市政府投资建设的1013个公共文化活动场所全部免费开放。全市各级公共文化服务机构经常开展全民阅读、文艺表演、文物展陈、图片展览等文化活动,全市每年创作群众喜闻乐见的文艺作品1000多件,举办“百日广场文化活动”“消夏文化活动”“农牧民文艺汇演”和“乡村文化节(那达慕)”以及民族民间专题“文化日”活动3000场次以上,丰富了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

    二是注重公共文化标准化建设,提高公共文化服务质量。全市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重点围绕基本服务项目和内容,就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建设、产品供给、资源配置、队伍建设和经费投入等,制定保障标准、技术标准、评价标准,推动了全市现代公共文化标准化建设。近年来,全市公共文化设施建设和服务,严格按着市里规定的建设标准,取得显著成效。建设市图书馆、文化艺术中心、博物馆、大剧院等七大文化工程,建筑面积均4万平方米以上。市图书馆和群艺馆达到部颁地市级一级馆标准。各旗区文化馆、图书馆、博物馆均达到国家标准。全市苏木乡镇和街道办事处综合文化站建筑面积均达到500平方米以上,实现了“十个一”标准。全市60%的嘎查村文化室面积超过200平方米,实现了“四个一”标准;90%的社区文化活动中心建筑面积超过500平方米,实现了“七个一”标准。全市公共文化标准化建设,有力地推动了“城镇10分钟文化圈”“农村2公里文化圈”和“牧区10公里文化圈”的构建。

    三是探索流动文化服务模式,提升公共文化均等化水准。流动文化服务是使公共文化由固定转向流动、由被动转向主动,提高公共文化服务水平和效能的有效途径,是资源共享、缩小城乡差别的一项有效举措。城镇文化设施不可能搬移到偏远的农村牧区,而许多文化活动则可以通过流动服务进行传送。鄂尔多斯农牧区人口居住分散,苏木乡镇体制改革后,综合文化站数量减少,文化服务点与农牧民的距离拉大,远距离的农牧民难以经常享受文化站或文化室提供的固定文化服务,而流动文化服务基本缓解了这一问题,使农牧民就近更多享受到文化发展的成果。流动文化服务机动灵活,简便易行,一辆文化车便可以承载图书、展品、电影、小型文艺演出队以定时、定点、过“文化日”的方式开展流动文化服务,有力地提升了农牧区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水准。

    2012年,鄂尔多斯市政府一次性投入8000万元,统一购置111辆机动文化车,74台流动电影放映车和1030套乐器、灯光、音响设备配送到全市各公共文化单位,为发展流动文化服务提供了有利条件,使流动文化服务成为鄂尔多斯公共文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全市普遍建立了流动图书馆、流动文化馆、流动文化站、流动博物馆和流动电影站。7支乌兰牧骑均保持自治区一类乌兰牧骑标准,每年为基层巡回演出百场以上,全市形成强有力的流动文化服务体系,构建了阵地与流动相结合的公共文化服务新格局。

    四是深化文化体制机制改革,拓宽公共文化转型发展空间。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是以政府主导、公共财政支撑,并提倡调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鄂尔多斯市在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加强各级公共文化部门的服务功能的同时,鼓励和扶持鄂尔多斯农牧区出现的农牧民家庭文化户和民间文化组织。出台扶持和管理家庭文化户和民间文化组织办法,把家庭文化户和民间文化组织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范畴,形成以政府主导的公办与民办相结合的多元化机制,使全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机制发生变化。

    农牧民家庭文化户,是指以农牧民家户为单位,自觉进行文化投入、开展自娱自乐文化活动、为周围群众提供一定文化服务的家庭。扶持农牧民家庭文化建设,是一项文化惠民工程,是文化扩大覆盖、消除盲点、完善服务的有效举措,为提高群众科学文化素质,建成小康社会发挥重要作用。民间文化组织的最大特点是群众自发建立、自我管理、广泛参与、自娱自乐。他们自筹费用、自找“市场”,为广大群众服务,充分体现富裕起来的农牧民的文化自觉。全市各地的民间文化组织,已经成为公共文化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强大的补充力量,在文化服务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进入盛夏,鄂尔多斯各地纷纷举办那达慕等各类传统群众文化活动,专业文艺团体和乌兰牧骑难以应对时,好多民间文化组织发挥作用,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文化站和文化室经常集中举办导向型文化活动的同时,为了弥补集中文化活动的空间,大力提倡、扶持各类民间文化组织和家庭文化户举办的分散性文化活动,形成集中与分散相结合的多主体文化产品供给格局。使公共文化产品供给由专业文化部门提供的同时,社会民间文化组织也成为公共文化产品供给的补充力量。鄂托克前旗民俗文化协会组织了“千人四胡演奏队”“千人三弦演奏队”和“千人筷子舞队”;乌审旗的马头琴乐团和“千人马头琴演奏队”等产生广泛社会影响。遍布边远地区的娱乐型、文艺型、知识型、科技型等1万多户各类家庭文化户以及“文化独贵龙”、民间艺术团、民间文化协会等千支各类民间文化组织,一个个成为小文化中心,为周围农牧民提供文化服务。家庭文化户和民间文化组织建设,在机制上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延伸,内容上形成公共文化有力的补充,特点上突出了民族地域传统文化,为鄂尔多斯文化转型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五是突出民族地域传统文化特点,为公共文化服务注入灵魂。鄂尔多斯公共文化建设以保障人民群基本文化权益为主要内容,同时根据地区实际,在公共文化服务中突出民族地域特点,拓宽了公共文化活动内容,突出了公共文化服务特点,提高了群众的参与率,使公共文化活动真正成为百姓的文化活动。

    弘扬民族优秀文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深厚基础。特殊的地域环境和独特的历史演进,使鄂尔多斯有着丰富的民族地域文化积淀。以蒙古族文化为主体,蒙汉优秀传统文化为代表的鄂尔多斯文化既具有鲜明的特色,也具有优秀的品格。在鄂尔多斯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注重继承民族优秀文化传统、发展民族特色文化、发挥民族文化优势,为构建具有民族特色的公共文化提供有力支撑。把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与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紧密结合,与建立文化生态保护区紧密结合,使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为传统文化的保护、传承与提升提供新的机遇和创造新的社会环境。鄂尔多斯以传统文化为基础,建设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使传统文化以现代新面孔出现在世人面前,充分体现现代价值。实践告诉我们,把传统文化融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关键是开展公共文化活动要以民族特色文化为基础。比如,鄂尔多斯农牧区的公共文化活动,充分挖掘民族民间文化资源,把民间具有深厚基础的传统那达慕、马奶节、敖包盛会、赛马节、民歌坐唱、民间歌舞赛等丰富的内容变成公共文化活动内容,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注入灵魂,注入活力与生命力。

    全市公共文化服务部门和民间文化组织,依托传统节日和民族民间文化资源,坚持开展群众喜闻乐见、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使公共文化活动贴近群众、激发群众,提高了群众的参与率。全市各地发挥公共文化网络作用,创建“公共文化日”“农牧民文化日”,开展“百日广场文化活动”,形成有影响力的传统文化品牌。2013年,全市启动“‘爱我鄂尔多斯’乡村文化节(那达慕)”,以苏木乡镇和嘎查村为主体,以民族传统文化为内涵,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成为贴近人民群众的公共文化节。各旗区还固定举办“敖伦呼日呼文艺集会”“杭锦文化日”“漫瀚调艺术节”“萨拉乌苏民间文化艺术节”“阿尔寨民间文化节”“成吉思汗民俗文化节”等各类民间文化艺术节。鼓励和扶持农牧民群众开展家庭那达慕、珠拉格(马奶节)、马文化节、骆驼文化节等各种民俗文化活动,使文化活动延伸到农牧民家庭,覆盖全市农村牧区,为鄂尔多斯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注入更多的内涵,极大地活跃农村牧区群众文化生活。公共文化以文化服务为主,同时发挥文化的宣传教育、传播科学技术、启迪民智、提高全民素质的功能,使基层文化阵地发挥广泛的社会综合效益。

    六是强化公共文化保障体系建设,推动公共文化持续发展。现代公共文化服务稳步持续发展,建立一整套保障体系最为关键。近几年来,鄂尔多斯市委、市政府着力推进公共文化保障体系建设,为全市现代公共文化持续稳步发展发挥重要作用。其第一是建立制度保障体系。全市组建专家队伍,以“边远少数民族地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研究”为课题,深入研究和实践公共文化可持续发展的机制。在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市人民政府于2012年颁布《鄂尔多斯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实施办法》,并制订了《鄂尔多斯市公共文化流动服务制度》《鄂尔多斯市公共文化建设专项资金管理办法》等20项相关制度,初步形成了公共文化服务制度体系。2013年市政府实施《鄂尔多斯市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后续管理规划》,使全市现代公共文化建设有章可依,走向制度化、持续发展轨道。第二是建立人才保障体系。全市加强公共文化专业人才、志愿者、业余文化骨干三支队伍建设。按市政府的规定,每个苏木乡镇(街道、社区)综合文化站(文化活动中心)核定编制至少3名,嘎查村文化室至少配备了1名公共财政补贴的管理人员。全市公共文化服务志愿者达到7300多名。跨行业、跨部门组建的乌审旗的“文体特派员”“文化协理员”,伊金霍洛旗的“文化指导员”,具有创新性,为基层组织开展公共文化活动发挥重要作用。全市文化志愿者每年开展各类文化活动达6000多次,有力地推动了公共文化服务。第三是建立技术保障体系。制定公共文化服务设备配置标准,并以市、旗区补贴等形式予以落实。全市四级公共文化服务网络均建立了不同规模的电子阅览室,其中10台电脑以上规模的电子阅览室达到240个,占30%;全市公共图书馆均建立了电子图书馆,配备技术设备,公共文化远程服务网络覆盖全市城乡。第四是建立资金保障体系。设立市、旗区两级政府公共文化专项资金,并列入本级财政预算。各级财政每年对文化事业的投入至少占本级财政一般性预算支出的5%。市财政在创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期间每年安排预算5000万元专项资金,之后每年安排2000万元公共文化专项资金。各旗区每年也相应安排专项资金。专项资金主要用于公共文化网络建设、产品供给、活动补贴等,建立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资金投入长效机制。同时,大力实施文化惠民项目,把公共文化建设纳入政府为民办实事轨道,提供了有力的资金保障。第五是建立产品供给保障体系。全市公共文化服务单位是公共文化产品服务供给主体,民间文化组织等社会力量成为文化产品供给的重要补充力量。采取以政府买单、项目补贴、社会支持、企业赞助等形式大力推动公共文化服务供给,所有公共文化服务机构全部实现免费开放,为人民群众提供丰富多彩的基本文化服务。近几年,政府每年投入500万元至2000万元,每年引进20多台国内外优秀剧节目为群众演出,丰富了群众文化生活。第六是建立绩效评估指标体系。市政府实施《鄂尔多斯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责任书》《鄂尔多斯市公共文化建设工程实施方案》《鄂尔多斯市苏木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嘎查村社区文化室(文化中心)建设标准》等一系列任务责任分解方案。对基层文化站、文化室实行评估制度,分一级、二级、三级文化站和示范文化室,对达标升级实行奖励制度。全市形成考核和绩效评估指标体系,明确各级政府及文化行政部门、公共文化机构的任务职责,并纳入全市绩效考核体系,为推进全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持续、稳步、高标准发展,发挥重要保障作用。

    改革开放40年来,鄂尔多斯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深入研究文化建设路径,积极实践农牧区文化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当前,虽然还存在地区间发展不平衡,资金投入不足,数字化程度不高,科技含量较低,队伍素质不高等问题,但前进的道路已开通,建设的模式已形成。鄂尔多斯市将深入贯彻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努力提升全市公共文化建设水准,为把鄂尔多斯建设成为祖国北疆亮丽风景线上的璀璨明珠而努力奋斗。

    作者:旺楚格,成吉思汗研究会会长、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研究员

    来源:《鄂尔多斯学研究》专刊,2018年第三期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据有关资料,我国目前已经提出专名的地方学有北京学、上海学、香港学、澳门学、台北学、闽南学、晋学、武汉学、南京学、西安学、青岛学、开封学、温州学、鄂尔多斯学、扬州学、泉州学、洛阳学、三峡学、广州学、杭州学等。中国地方学方兴未艾,以后还会出现很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需要各个地方学的研究成果,集中展现在同一个互联网平台,发挥整体正能量。我们应该努力使更多的人们,能够静下心来,深入思考问题。提高全民素质,使更多的人们认识和把握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或许就是地方学研究的宗旨。联系邮箱:baohaishan1960@163.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