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周小平论 - 周小平首页
5.12地震9年祭:我们用什么来抚平那种痛?
2017-05-13
字号:
    今天是汶川5.12大地震9年祭日,9年的时间很长,长到足以让人忘却很多事,但我却始终忘不了那一天。那天我正在北京的公司,天气晴朗,结果突然高楼开始晃动,同事开始飞快地往门外和楼下跑。我恍惚了一下,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楼下,很快马路上就聚满了人群,到处都在喊地震了。没多久摇晃感平息了下来,同事陆续回来。有人问我为什么不跑,我说:“这么高的楼,要是真塌了,跑或不跑没有区别。”

    当时大家以为是北京地震,所以还觉得震级应该不大,但随后忽有忽无的网络上零星传来各种声音。贵州说地震了,云南也说地震了,河北也说地震了,两湖两广也说地震了,福建、湖南、江苏、甚至是新疆西藏也在说地震了,似乎一时间,全国各地都在说地震了。大家纷纷议论怎么会全中国一起地震呢?然后,忽然网友说:咦,怎么四川没人说地震啊?

    沉默了片刻之后,大家忽然想到会不会是四川地震了,然后震感传遍了全中国?可是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忍不住自己压下去。不会的,不会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四川得多大地震啊,一定不会的。就这样想着,突然,国家地震局发布消息,确认地震源在四川汶川一带,强度至少8.9级,全国均有震感。看到这个消息后,公司里所有四川籍的同事都猛地跳起来抓起手机往家里打电话。

    然而,手机不通,座机不通,QQ无人在线,甚至连短信都发不出去。后来人们才知道,那时四川的通讯已经基本被中断,整个四川成为了一个信息的孤岛。没有人知道里面的人发生了什么,里面的人也无法向外界传递消息。当发现电话打不通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自己浑身都变空了一样,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一片树叶却突然被一阵狂风暴雨吹离了树枝一样。

    至少8.9级!如此严重的灾情,显然破坏力是极强的,而地震的震源又离成都如此之近,我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家乡那些熟悉的人和事物都没有了的话,该怎么办。几乎就在一瞬间,全国的电话都疯狂的打响四川,全国人民的心都被四川所牵住了,有一种东西开始在人们的心头涌动。

    后来通讯据说恢复了一点,但由于信息量太大,导致了拥堵。所以很快就开始有人在网上大声呼吁大家千万不要再往四川打电话,请把有限的通讯空间让给国家,让给救援单位,让给军队。奇迹般的是,居然大家就真的放下了手机,然后让国家组织的各级救援单位完成了和四川境内的首次通讯。

    而当四川灾情的照片第一次在网络上曝光的时候,惨烈的现场再一次揪痛了全国人民的心。于是各种捐款捐物,甚至还有很多人连夜组织车队,装满物质,驶向四川灾区。由于去的人太多,所以造成了交通拥堵,而政府和网友又不得不继续呼吁,请大家先不要前往灾区,让最专业最可靠最勇敢的解放军部队先上,呼吁大家把通往灾区的生命通道让给军车,让给红十字会的专车。而奇迹再一次发生,所有看到消息的人,都自觉地把车停靠在了路边,或者驶入了小道,把通道让了出来,但他们并没有掉头离去,而是一夜又一夜的等。所有志愿者都说等解放军都过去以后,自己还是要跟上的。

    灾难发生后,中央不仅调动了解放军战士前往救灾,更要求所有的在川和抗震救灾部门党员干部都必须抵达抗震救灾第一线。但实际上,早在中央命令下达之前,他们就已经冲上去了。因此党旗和红旗,永远是出现在抗震救灾现场最多的旗帜。

    后来的事,全国人民至今都记忆犹新。解放军战士有太多太多的牺牲,既有载满年轻战士的军车开着开着就因为余震造成的滑坡而滚下了山崖,也有战士们在挥舞着工具从废墟里抢救被埋百姓时,突然余震袭来,然后来不及撤出的战士就这样牺牲了。但是,无论怎样的牺牲和艰难都没能使任何一个人放弃,有时候实在累得不行了,到在地上立刻就能昏睡过去。这些牺牲和付出所换来的,是老百姓发自内心的尊重。

    因为我党有传统:抗震救灾时党员干部也好,解放军战士也好,都不能拿走灾区群众的任何物资的,所以没有一个人会接受老百姓的东西。可是获救的老百姓心里感动,他们也有自己的情绪需要表达,也有自己的敬意需要奉上。一边执意要送,一边坚决不收,怎么办呢?于是当救灾车辆开动时,老百姓只好纷纷把自己装在篮子里带来的煮熟的鸡蛋、玉米和各种饼类、矿泉水往车上仍。经过聚居点时往往是车开一路,老百姓就往车上仍一路。

    我有一个朋友在中央 军 委工作,当年他也参加了抗震救灾工作。他说救灾时他来到四川,穿着军装从机场出来,然后打车前往报道。他说,排队老百姓根本不让你排,打车司机也坚决不收钱,甚至到路边卖个东西老百姓也死活不要钱。他说,从那时起他就明白,“军人优先”这四个字,其实是不用“争取”的,只要军人心中热爱老百姓,老百姓对军人的回报自然会更多。

    但无论是多感动也好,无论是多悲伤也好,无论说多难兴邦,还是砥砺前行,我们都难以忘记那些惨烈的生离死别,更无法唤回还有那些牺牲的救灾英雄。因此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去探寻这种自我牺牲和奉献背后,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

    因为就在今天早上,今日平说收到了一封读者的信,但看了之后我却特别难过。这封信的内容是这样写的。来信者说他在网上看到了这样一段话,看完之后觉得很不公平,希望我能呼吁一下。而这段话他摘录在邮件里,是这样写的。“一九七九年为保卫国家战死异国他乡的一个烈土亲属,仅获得国家特殊怃恤金三百元,而三十五年后的上海外滩,一个参加节日狂欢不幸被踩死的普通人,其亲属就获得八十万补偿,(政府抚慰五十万,社会捐助三十万)。一个参加节日狂欢者,死去的价值相当于2666个战死沙场烈士的价值!这不公平……”

    坦白地说,看到这条消息时我格外难过。因为如果我们的民族已经到了用钱来衡量生命的时候,是否就意味着所有的牺牲和奉献都快要被低估和践踏了呢。

    我出生在1981年,离1979年仅仅两年。长大后我听说了很多小时候的事,自己也依稀记得一些。那个年代的中国是一种怎样的悲怆和艰难?那时候我们的人均收入甚至还不足朝藓的1/5(朝藓600美金,中国300人民币)。国家内忧外患,经济困难,物资极端短缺。我才几个月大还在襁褓里时,母亲就得带着我辗转到外地演出,母亲需要从贵州前往泸州。可是,当年不要高铁了,就是连绿皮火车票都基本买不到,买到了也挤不上去。公路更是崎岖泥泞,且没有什么长途汽车。但剧团又必须前往泸州,万般无奈之下,我母亲只能抱着我坐在了一辆铲车的铲斗里,跟着大部队一路颠沛。

    那会儿已经是冬天,贵州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尽管母亲和工友已经把所有的大衣都裹在了我的身上,但才几个月大的我,很快就冻得不行了,脸色铁青,奄奄一息。所有人都毫无办法,母亲只能抱着我大哭。幸好这时候,有一辆泸州牌照的货车司机看到了抱着婴儿的母亲坐在铲斗里哭,于是就停下车跑过来说:“赶紧上我车!孩子哪经得起这样折腾。” 而车上原本还坐着两个搭顺风车的解放军战士,他们把座位让给了母亲和我,而自己爬上了铲斗。就这样,我幸运地活了下来。

    后来母亲辗转托人寻找过几次这个司机,但都杳无音信,不过如今已经奔7的她还经常会对我念叨:“要是有机会还是要找一找人家,要感谢人家。”

    但我想说的是,按照来信的逻辑,如果那一年我冻死了,政府能给多少抚慰金?恐怕在当时,一分钱都不会有,不是因为国家不体恤,而是因为当时真的很穷。我出生那会儿母亲的工资只有8块钱,父亲也只有10几块。正是在那种条件下,国家给当时的烈士亲属发了300元抚恤金。但即便是在当时显得很多的300元又如何,3000元又如何,3万元又如何?能换回英雄的生命吗?不能。更关键的是,那300元本来就不是烈士的买命钱啊!如果用来买的话,谁愿意去战场出生入死?谁又愿意去灾区赴汤蹈火!!给你80万,你愿意去死吗? 当然不愿意。

    那300元的抚恤金,如同百姓丢向军车的那一框框煮熟的鸡蛋和玉米一样,代表的是国家和人民对英雄壮举的敬意。但如果要用钱来购买的话,几个鸡蛋,几根玉米棒就能换到一群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年轻小伙来拯救你吗?? 如果要用钱来衡量的话,又需要多少钱才能买到一个肯去堵机枪眼、托炸药包的人呢?

    劳动是有价的,牺牲是无价的。国家当然要做好烈士的抚恤工作,安置好牺牲者的家人以及亲属,但抚恤金却绝对不可以视为烈士的命钱,因为多少钱都不够换一条人命。

    在我上学的时候,国家依然没能摆脱贫困,那时候人们仍需仰望外国。有时候大人们会闲聊,说起国外的生活。据说一月刷盘子就能有1000多美金,大家都十分羡慕,因为当时的中国内地工人月收入也不过只有100人民币左右。而有一次大人们都聚拢在一起聊一件杂志上看来的新鲜事,说是外国的一个路人走路踢到未及时清理的钢筋,于是就把路政公司给告了,然后还获赔了几十万。当时大人们都在说:“哇塞,国外真好真有钱,要是在我们中国的话,摔了就白摔。”

    很多很多年过去了,长大后的我逐渐知道了更多的事实。当年那个外国人跌倒的案子的确是赔了几十万,但律师事务所拿走了绝大部分的钱,我们当年只看到了一半的真相。再后来国家发展到了今天,飞机高铁穿梭繁忙不止,国家GDP一路高涨,中国人早已解决了温饱问题,开始提出百年复兴目标。这种繁荣的背后象征之一就是党有路人在广场上因为拥挤而发生了不幸之后,政府和社会还给予总共80万元抚慰金和爱心捐款。而这样的事如果发生在1979年,那么肯定是一分钱赔偿都不会有的。

    因此英雄们牺牲的意义,就是为了今天我们能享受到这份繁荣。繁荣到一个普通人如果遭遇不幸,也至少能有一些抚慰,而不是像当年那样彻底无助。

    此外还有一个细节是,08年地震的时候,空降兵部队需要大量的重型直升机,可是当时中国的国产重型直升机不够,于是国家想要向某国借一批。但是他们因为担心泄密而拒绝了,从那以后中国人发愤图强,立志要造出自己的“争气机”,几年过去了,如今我们的天空中早已开始翱翔着数不清地属于自己的武直19、武直20……

    这或许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基因,它使得我们在任何灾难面前都不会投降也不会被被挫败,而是会越挫越勇,砥砺前行。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套用苏轼江城子词易诗,缅怀 512 九周年。

    九年缅怀

    九年生死两茫茫,
    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颊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明月夜照短松冈。
    2017/5/13 22:54:2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wulezhi   洛云竹66   13150142784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全国青联委员、团中央青网协常务理事、网络作家、独立导演。80后新锐作家兼时评人、宏观经济分析师、最早的互联网人之一、06、07年中国十大博客得主,提出“金权分立”理论,力主“媒体公信力评分制”,提出牡丹花革命、被民主、人权推恩令等概念。   联络信箱:zxp0320@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