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周小平论 - 周小平首页
真正可怕处是坏人比好人更善于利用规则!
2017-03-28
字号:
    这两天一则母遭羞辱,子愤而举刀被判无期的新闻走红。催债者的恶劣羞辱行为,警察不介入债务纠纷,儿子被逼无奈等一系列关键词,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一个万恶的缩影。然而,在这个案例缩影背后最可怕的一些信息却被隐藏了起来。当所有人的焦点都集中对催债者的声讨时,当所有人都在争论到底受辱者是不是老赖时,当所有人都在争论是否可以算作正当防卫时,人们却没有看到一个最关键的事实。那就是此案充分彰显了坏人比好人更善于利用规则。 今天本文就用两个案例来比照剖析这一关键事实。

    01

    第一个案例是关于我朋友的。我这个朋友在上学时,是全年级当中个子最小的那一类。相信上过学的人都知道,像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校园暴力”首选目标,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今天我们在互联网上看到的那些恣意凌辱殴打同学的视频,其实在当年发生得更多更可怕,只是没有互联网,所以公众不怎么关注罢了。而作为一个好学生,在受到校园暴力的时候,唯一的求助对象就是老师和父母。在这种暴力事件中,可以说父母就扮演着警察的角色。

    天下没有一个父母会甘心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辱吧?然而想必大家也知道,如果遭遇校园暴力的话,告诉父母和老师并没有任何用处,反而下场会更惨。首先父母和老师社会角色很多,不可能24小时跟着孩子。而校园暴力却可以发生在任何一瞬间。比如上厕所的时候,楼梯拐角处,等父母和老师无法监督的任何一个时段。比如被殴打和羞辱来说,这种无处不在的恐惧才是更大的折磨。所以一般校园暴力中,父母和老师都很难真正介入,有些甚至毫不知情。这总不能说是父母不作为导致的吧?毕竟通常父母也不可能冲过去就把别人的孩子打一顿,因为那样的话父母反而涉嫌犯罪了。

    那么当时我朋友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呢?首先他肯定不甘长期遭遇校园暴力,但他又知道告诉父母和老师这条路不通,同时他个子太小也不能以暴制暴。于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决定告诉和他一起长大的发小,这个发小比他年长两岁,在同一学校念书,是学长。学长身体素质很好,从小就是他欺负人,从不见别人欺负他,还很讲义气。

    果然学长听说自己的发小受了欺负,所以二话不说就冲到班里去帮我朋友报仇,把经常欺负我朋友的那几个小子统统暴打了一顿。一开始这几个小子还不服,说等学长走了以后再打回来。但学长不是父母,学长可以做到父母做不到的事:那就是一直打,直到把对方打到胆寒为止。于是乎,这几个小子就真的被打怕了,打服了,甚至打到不敢来上学了。在解决掉这件事以后,学长说:“对付坏人就要比坏人更坏。”

    果然从那以后再没人敢欺负我朋友了,但很快新的问题就来了。这几个过去长期欺负和羞辱我朋友的小子虽然被打服了,但是心里却依然憋着坏,准备想办法出口恶气。于是这几个小子商量了一下,便联合起来向学校写了一封举报信。其中一个小子还是校报的兼职,因此在告状的同时,还在学习黑板报里写了一篇公开信。在这伙人写下的举报信和公开信里我朋友被描述成了欺负同学的恶霸,说我朋友长期以来伙同高年级同学欺负同班同学,无恶不作,罪行罄竹难书,而他们则长期被我朋友欺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如今实在忍不下去了,只好准备集体休学以避祸云云……当然,他们却对一开始是如何羞辱和欺凌我朋友的事,绝口不提。

    好几个学生集体告状,加上这几个学生家长跑来学校吵闹,以及学校黑板报的公开影响。校方大为震惊,为了打压校园暴力事件,平息舆情,校方就准备给我朋友记过处分。我朋友当然不服气,于是便据理力争,表示自己个子这么小,怎么可能一个人欺负他们一群壮汉?分明是他们先欺负人,他们先动手,长期无端羞辱,抢早餐钱,还打人耳光,自己被逼无奈才找人帮忙的。而如今他们竟然恶人先告状,实在可恶。

    但是校方则表示:“如果真的是这样,一开始你怎么不来告诉老师呢? 有问题你可以来找学校解决,可问题是你选择私自报复同学,这就是你的过错了,所以必须受罚!”   呵呵,天地良心,我朋友一开始没有找过学校吗?当然找过,还是我陪他去找的。但问题是这有用吗?并没有。这倒不是说学校不负责,而是因为老师并不可能帮你打回去。通常学校对这种同学之间的矛盾,一般都只能采取说教。加之这种欺辱通常只是几个耳光或抢走几毛早餐钱,并不会留下什么损伤证据,因此受害者很难举证。所以告状的后果,多半只能换来一顿无关痛痒的说教以及变本加厉的羞辱。

    当然这件事最后的结果还算好,由于有一些看不过去的同学主动站出来作证表示他们的确很过分的欺负了我朋友很长时间,我朋友才不得不报复,所以最后学校的处理方式就是各打50大板,要求他们每人写一份检查,并表示以后如果若再发生冲突,就统统记过处分。

    从那以后我就明白了,在死的规矩面前,占便宜的永远是坏人,而不可能是好人。因为好人不会主动先去欺负别人,坏人会。而当你已经被欺负了之后,你无论作出什么选择,坏人都可以抢先一步作出反应。如果你忍气吞声,他就变本加厉。如果你告状,他就加倍报复。如果你采取了有效反击,他就恶人先告状,反咬一口。所以,无论你怎么选择都无法完美解决这问题。或许你只能不断强身健体,最终让对方不敢选择你为下手目标。

    相信通过此案例,大家可以发现一个明显的问题:公平严谨的校规校纪失去了保护作用,扮演警察角色的家长也无力介入。连亲生父母都很难有效介入,更何况非亲非故?

    02

    第二个故事是发生在我们西部小城里的一起灭门惨案,这起惨案的起因同样是“民间借贷”,但死者恰好反过来了,被灭门的是借贷一方,而被逼无奈暴起杀人的,是借款一方。为什么会这样呢?我们先来了解一下“民间借贷”。

    很多人把“民间借贷”视为高利贷,但其实这是不对的,中国的法律对利息部分有明确的法律保护范围,但超过部分的利息也并不违法。也就是说,你只要自愿借钱,就得按合同还钱,除非你要当老赖,别人去法院告你,才会采用保护部分利息来作为判决。但滞纳金、超额利息等债权人在没有法院强制执行之前,是有权要求你履约偿还的。

    而根据周小平了解真正参与“民间借贷”的,其实都不是什么善茬。换句话说,这并不是你我这种老实工作或踏实做生意的人会去沾染的漩涡。借钱的不是善茬,放款的也不是。而双方之所以敢于做这样的生意,都是各自有所依仗,或各自贪欲过旺。

    发生在我们西部小城的杀人案中,借款人最后选择了做一名老赖。此人之前是做房地产项目的,在房地产火爆那几年赚了不少钱,出手阔绰,还购买了豪车洋房,包养了几个女大学生,也是属于吃得开的当地企业家。然而随着三四线小县城房地产行业的枯竭和经济宏观调控的影响,这名本身没有什么太多文化的企业家开始出现了资金紧张。但他误以为这只是正常波动,只需要借点钱就可以支撑过去。于是就找银行抵押借款了几百万。但很明显他误判了形势,在大趋势面前这点钱怎么可能支撑得住。眼看就要破产重新沦为穷光蛋,他怎能甘心?于是开始憋着坏,准备铤而走险。

    于是他就找到了同一县城的“民间借贷”公司,并表示可以用自己的资产抵押,自己这么大的老板,到处都有房地产项目,不可能还不起,只是需要七八百万应急一下,过一月就还,根本没压力。由于此人的确算是个企业家小老板,所以借贷公司当然十分愿意贷款给这个优质客户。但没想到,他的资产其实早就抵押给银行了。

    结果当然就很不妙了。这几百万钱扔进去,依然很快就打了水漂,很快此人的公司就经营不下去了。然后,他就选择了赖账。赖银行,赖债务人,如果实在躲不过去,就往沙发上大摇大摆地一躺说:“我公司破产了,房子也卖了,能还的都还了,反正现在身无分文,要杀要剐随便你们。你们要是不逼我,等我赚到钱了,我自然会还。你们现在逼我,我可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了。”

    呵呵,真的一分钱都拿不出来?别忘了狡兔三窟。此人经营公司这么多年,岂能没有点小金库和退路留给自己?说是几万块钱都还不起了,到处表演一副被人催债的苦大仇深嘴脸。可问题是,车照开,儿子大学照样上,小蜜几个也照样经常搂着,每天吃饭喝酒可没见少。有钱吃饭,没钱还债,爱咋咋地。

    这一头赖账了,借贷人就惨了。根据周小平了解,实际上在三四线城市这样的民间借贷公司借出去的钱,都不是自己的,而是同样向其他居民集资来的。比如借贷公司从民间三五十万地集拢了一千万资金,而借贷公司每个月就要按10-15%不等的利率向被集资人偿还利息。所以通常借贷公司必须按15-25%的利率把钱贷出去,然后赚取利率差价。这个生意看起来一本万利,可也风险极大,因为一旦贷出去的款收不回来。这个放贷人就惨了,可能要同时遭到几十个债主的疯狂催债!

    所以在我知道的这起案例中,放贷人就采取了各种方式去要钱。羞辱、谩骂、大门上写诅咒,什么都干了,可对方脸皮厚就是无动于衷。报警了,警察来也不能管。为什么呢?我国法律规定得很清楚:只有故意伤害和斗殴或杀人抢劫等刑事案件警察才能介入,民间借贷行为警察不得介入。骂人对不对?不对。脱裤子羞辱、写诅咒对不对?当然不对。可犯法吗?不犯。既然不犯法,警察怎么管?

    甚至有几次借款企业家在被放贷人围堵在家门里出不来之后,还自己主动报警,警察来了以后死活不撒手,拼死要爬上警车去警察局做笔录,警察不让他去都不行。然后一去警察局,就可以借此机会逃脱放贷人的围堵,顺利出门。

    所以,到最后被逼无奈的不是借款人,而是放贷人。在经过长达半年的催债讨要无果之后,放贷人服软了,跑去借款企业家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嚎啕大哭说:“我借你这么多钱,都是我从朋友那里借来的。如今我每个月要还这么多利息,你却一毛不还我。我已经快要活不下去了,求求你多少还我一点吧,至少让我先把利息给别人兑付了。” 结果这个企业家哈哈一笑,一边喝着啤酒吃着卤菜,一边说,钱是没有的,命有一条,你要就拿走。

    万般无奈之下,放贷人终于绝望了,于是他一声不吭地回到了家中。第二天脸色阴沉地告别了家人,怀揣一把杀猪刀躲在了这个借钱企业家的楼道口。等这个借款企业家接孙子放学回家开门的一瞬间,他冲了出去挥舞着杀猪刀,将这名企业家以及其老伴、儿子、儿媳、孙子全部当场捅死,然后挥刀自杀。最后清点遗产时,人们发现此人在儿子家床下大保险柜里,还藏有百万现金。

    我想通过这个案例,大家也会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在民间放贷中,任何一方都不是省油的灯,都是想赚大钱而甘愿冒大风险的人。而这样的人往往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一旦面临风险时,无论是放贷一方还是借款一方其实都很容易失去理智,甚至闹到鱼死网破。

    同时无论是借款人还是放贷人,其实都很善于利用法律和规则。催债人可以利用羞辱、谩骂、扯头发等非人身伤害手段来避免警方介入。而借款人也可以利用报警、撒泼、打滚等方式来借助警方的力量逃脱。因此,在这类纠纷当中,错的往往不是法律而是人。

    03

    最后回到这起被南方媒体报道为“辱母杀人”的案例,有几个疑点这两天已经开始逐步被澄清。首先是生殖器接触是没有的,对方只是脱下了自己裤子,并无接触。其次,警察也不是看一眼就走。当事人均表示,警察到现场只是强调了“要钱可以,但不能打人。”之后,就走到旁边的接待室进一步了解情况,欠款人母子也随警察进入接待室。最后,欠款人儿子操刀行刺时和催债人羞辱谩骂的行为之间,已经隔了较长一段时间。

    那么催债者是否就值得同情呢?当然不值得。法律不外乎人权,当着儿子的面羞辱母亲,最后遇刺死亡,实在是咎由自取。 但是,是否只要被羞辱了就可以杀人无罪呢?当然也不行。否则以后谁感觉自己或亲人被羞辱了,就可以当场杀人吗?还记得当年著名的“马加爵案”否?马加爵就是在认为自己被同学羞辱了以后,操起铁锤将几个同学全部锤杀。

    因此,在本案中欠款人儿子刺伤催债人导致其死亡的行为,情理上无错,但行为上有罪,且主观上无杀人故意(没有刺中要害)。结合事发当时的综合情况,应当予以酌情轻判。

    其实,如果不是催债人被刺后就医时和医院发生争执耽误了救治的话,很可能这起案件根本就不会闹大。它就像千千万万个不为人知的“民间借贷”纠纷一样,毫不显眼。参与民间借贷的,往往双方都不是善茬,善良人又岂敢参与这种危险的利益游戏? 真正酿成悲剧的,其实是人的贪欲,是人对规则的利用。

    “民间借贷”本身就属于法律的灰色地带,本身就是对规则的利用。如果借款的企业家能本本分分地通过银行贷款,银行贷款不了了,就承认自己经营失败而不是继续铤而走险的话,显然是不会落入这般田地的。而借出大笔金钱的放贷人,如果不是想利用“民间借贷”的法律真空地带,打高利贷擦边球赚大钱的话,也不至于会被套牢,最后还丢了卿卿性命。这些善于破坏规则的人,终将被自己破坏的规则所害。

    在所有的案件当中,真相往往都藏在细节里,细节里有魔鬼。在这个案件里,如果我们只听某报记者的一面之词,其实是看不到全部的真相的。

    真相是:放贷人其实不算什么黑老大。他并非无端欺负他人,而是去对方公司找欠款老板还钱。他只是一个太想赚快钱,所以集资了一笔钱,放贷给了这个女企业家的债权人罢了。原本想赚上一笔利息差价,结果没想到对方的资产早已抵押给银行,自己反而被套牢。今天已有消息报道说这名女企业家早就欠下了银行几百万的巨额贷款无力偿还,而这一消息很可能本案中死去的这个放贷人是不知道的。如果知道的话,这种不良客户他肯定不会放贷。

    我们必须注意到的是,在面对收不回欠款的风险时,这名放贷人还不得不自己亲自上阵去叫骂、脱裤子露屁股,采取围追堵截的方式企图把放出去的钱收回来,这哪有半点黑道老大的样子?且他们一伙催债人在被欠款人儿子刺伤以后,并没有选择还手,也没有选择暴打对方,而是选择了放弃收款,死去的放贷人还自己开车去医院准备进行包扎治疗。如果这是一群穷凶极恶的歹徒,随便抄起一张板凳,也可以把这个行刺的少年打个半死,但他们并没有这样做。

    而欠款的女企业家呢?据了解她不仅还欠着银行的巨额贷款无法偿还(此前只偿还了一百多万),同时还又借贷了多笔数额巨大的“民间贷款”。但其企业依然在运作,员工工资依然在发放,自家的生活开支也没有中断。因此说她已经完全还不起民间借贷的这笔欠款,恐怕比较牵强。有钱吃饭,有钱经营,没钱还债,这正是大多数“老赖”的特征。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你是警察,你怎么办? 一方是善于利用规则和规避法律风险进行羞辱催债的债权人,一方是善于利用规则和规避法律风险企图搭乘警车逃避债务的欠款人。你支持哪一方?我想你只能支持:“经济纠纷可以自行解决,但不准伤人!” 在没有一方行驶故意伤害之前,警方的确无法进行有效介入。可惜,这双方都太善于利用规则了,直到一旁血气方刚的年轻儿子心理防线突然崩塌。

    04

    那么在本案中,警方有没有过错呢?当然还是有了。最大的过错就在于警方的态度。当面对舆情汹涌,当面对网民的愤怒声讨时,警方最应该做的,就是公布执法记录仪的现场视频,同时公布事情的详细真相,利用视频证据对报道中的不实信息进行澄清,同时欢迎网友对此案进行监督,24小时在线向公众答疑,以及公开全部案情和过程细节。

    但很可惜,这些当地警方都没有做。甚至当地警方的在线自媒体还一个劲地自说自话,自我发泄。一会儿发帖说:“情感归情感,法律归法律,这是正道!”摆出一副冰冷的样子拒人以千里之外。一会又发帖把网友骂成驴,说什么:“世事多奇葩,毛驴怼大巴。”并配上一张毛驴撞大巴的图片表示:”毛驴:不服来战!大巴:容你战我千百回,可是受伤的驴总是你啊。”

    这就不仅仅关系到网友对案件处理中警察真实态度的追问了,更关系到整个当地公安系统对此事的态度。如果说在质疑还没有得到澄清,在网友的追问还没有得到真相之前,就摆出这副态度的话,那么任何一个围观网友恐怕都很难再相信当地公安的办案态度。

    当然面对此案,大多数人还是理性的。很多网友都表示:“即便欠款人是老赖,即便欠款人的困境是咎由自取,但欠款人的儿子并不欠任何人。作为一个儿子如果看到自己的母亲惨遭他人脱裤羞辱都无动于衷的话,恐怕连人都不是了。换成谁恐怕都会动手,只是不一定动刀。”

    因此,“辱母被杀”一案,是一个复杂的案件,这个案件所折射出的既有“民间借贷”的灰色地带和法律隐患,又有法律和情理的矛盾,同时还有当地警方舆情应对的缺失以及对待老百姓态度的轻蔑。但不管怎样,这起案件恐怕折射得最多的就是坏人比好人更善于利用规则这一可怕的现象。

    当法律无法再约束这些善于利用规则的灵活人群时,中国社会的法治和公平建设将何去何从,恐怕这才是留给人们最大的疑问。或许我们每一个人最应该做的,是不要被贪欲支配,不要铤而走险,不要去利用规则,不要走入经济利益的灰色地带。只有我们洁身自好,自律自强,才不会被卷入这些可悲的事端当中。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dfs
    2017/3/30 8:39:27
  • 资本高手蒋介石还不是败给农民为主体的解放军手里,有些事无关正义,法律。是本能。于洋如果忍啦,他有何颜面苟活于世,这个世界也容不下懦夫。丛林法则。
    2017/3/29 13:05:35
  • 16楼,假如你儿子,或者女儿看着你受辱,你希望他们如何。一个人失去自己所坚持的信念,失去勇敢,失去孝道。失去自尊,即使苟活于世。也不过是五胡乱华时的两脚羊。连这都能忍的百姓,才是亡国之相。小子杀的好,天朝还是天朝。
    2017/3/29 12:56:52
  • 15楼老刘:
        资本的运动,相互之间产生一些相应的龌龊和碰撞,在所难免。这种事在全国来讲,到底不算什么事。为这么点事,整天牵动那么多人为其劳神,值得吗?
        当然,儿子的孝道是好的一面,但其毕竟与其母的“黑”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关系,我们赞赏并继承中国的孝文化,但也要与弘扬整个文明联系在一起,毕竟“孝”只是中国文化的一个方面。马克思主义的劳动创造呢?难道就因为一个“孝”就不要这些了?所以,将事物简单的对立起来,比如将中国的孝文化简单地与资本主义文化对立起来,这是不全面的。
        由此也说明一个问题,作为父母,要想让自己的子孙对自己“孝”的有理由有根据,自己首先要做的堂堂正正,这样才能够为子孙对自己“孝”打下个好的基础,给他们一些更有力的说道。
        作为草根网这么多理论大家,我认为主要应集中于研究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区别与联系,怎样促进我们文化的发展才好。
    2017/3/29 11:52:42
  • 12楼factor:你的说法应该是有所不妥:女企业家虽然也有“黑”错误,但,毕竟这与其子误杀黑社会人员事件本身无关。其次,女企业家“黑”的性质恶劣度与被杀者集团的恶劣度,不是同一个级别。
    2017/3/29 6:16:32
  • 【管中窥豹---“辱母杀人”案牵涉那些方面的问题?坏人为何如此多?】周小平《真正可怕的是坏人往往比好人更善于利用规则》感言:

       “母受辱子杀人”一案如今又在全国闹得沸沸扬扬,这其中牵涉到法律、经济与社会诸多方面问题,如  牵涉高利贷问题、     追讨债问题、    警察作为与不作为问题、   义愤杀人过错问题、    法律判决中的法理与人情冲突及量刑轻重问题、    医院是否及时救助与后果承担问题,    民情与舆论导向问题,     案件处理是否公正与高检介入调查问题;       还关联商业与金融贷款问题、    产品、商品与期货等价格大幅波与债权债务纠纷问题等,比雷洋案复杂多了!

        周小平同志说得对,坏人比好人更善于利用规则。这个“规则”按说应该打引号的,通常意指“潜规则”,可有些是法律明明认可的,如高利贷等许多问题的“司法解释”,政策规定等,所以小平既没有直接用潜规则代替,也没有在规则二字打引号,好无奈呀!

        多年以来,法学界思想极为混乱,以维护“人权”为由,颠覆中国的传统道德与善恶是非观念,好人挺感憋屈,却给坏人做坏事大开方便之门!如:

       “法无禁止即可行”,如果用中国话释义就是“大家可以尽量钻法律空子,这不犯法!”
       “偷税、逃税犯法,漏税需补交,合理避税不犯法”,言下之意是:“大家有本事尽量避税,避税越多越有本事”;

       “抓捕到的犯罪分子也只能称犯罪嫌疑人”,“只有法院判决有罪者才可以称为犯罪分子”,所以,微信调侃:“什么是坏人”,小孩回答:“被公安局抓到的才是坏人。”那什么是犯罪分子呢”,小孩摇摇头,“不知道。”  其实,小孩哪里知道社会与法律的复杂性!这样鹦鹉学舌移植西方法理与程序,会把中国人思维搞乱。这相当于“教唆”坏人:---你坏事、恶事尽可以做,只是别让公安局逮着了;能“避风头”、躲藏、逃脱最好;万一不小心被逮着,你可以利用金钱权势打通关系,包括高价聘请最出名“诉棍”为你做无罪辩护,你仍可以无罪释放,回归社会继续干坏事与缺德事!

        官员贪腐量刑金额一再提标,“资金资产来历不明罪”量刑极轻,这等于告诉贪官,多贪比少贪强多了,判刑都很轻,贪几亿、几十亿也可免死;只要你扛得住,死不交代资金来源,既保护了大家,你的罪也会判得很轻!真是“坐牢我一个,幸福全家人及大帮人!”
    -----所以,反腐如春雷,春风吹又生;“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前仆后继”,筑巢移民.....
        咳,此类奇葩怪事,不胜枚举.......
           朱正阳 2017.3.28-23:20-29凌晨1:26发/1:37将压缩调回
    2017/3/29 1:29:12
  • 虽然孝是一种很美好的感情,但是非曲直还是要讲的。如果纯粹站在孝道的角度讲,中国历史上多少人家都结有世仇,但过节的源头准能都那么归结于一方而另一方没有责任?并不一定是那样。在这一点上,我觉得还是应该学习毛刘的后人,那才是理智的。
    2017/3/28 22:46:38
  • 看了一下周小平关于辱母案件的分析,感觉讲的还有些道理。
        说到底,正如有些伙计所说,属于双方都心怀鬼胎那种事件,没什么大不了的。至于儿子因母亲受辱而杀人,也是因这一事件引起。虽然儿子属于一种孝,但这个事件的前因后果本身就带着肮脏,这种孝也有些被玷污了。
    2017/3/28 22:39:31
  • 若羞辱进行中不动手,羞辱中止后反动手了,又何解?
    2017/3/28 21:22:04
  • 作为弱势,辱及母者杀之!!!天经地义!!!没什么道理可讲!!!
    法律不外乎人情,高利不高利,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黑社会的猖狂,才是问题的关键!!!!!!
    2017/3/28 21:17:08
  • 这里债权人被捅死了,兄弟我都不肯原谅他,这里举债人捅死了人,也算绝地反击,有些事无关生死,要留几分清白教育后人,杀人放火也有英雄,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在儿子面前羞辱母亲该他死。
    2017/3/28 21:15:20
  • “公知”去年炒作雷洋案,今年炒作辱母案,一会儿大骂警察太作为,一会儿大骂警察不作为,不管警察做什么怎么做都有罪,都要煽出全国性仇警反警大狂潮来——不知“公知”今年还有多少没完成的反警指标?明年的反警指标是多少?借口又将是什么?——黎阳
          呵呵。
    2017/3/28 20:42:0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gy6899abc   紫玉先生   风速狗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全国青联委员、团中央青网协常务理事、网络作家、独立导演。80后新锐作家兼时评人、宏观经济分析师、最早的互联网人之一、06、07年中国十大博客得主,提出“金权分立”理论,力主“媒体公信力评分制”,提出牡丹花革命、被民主、人权推恩令等概念。   联络信箱:zxp0320@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