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周小平论 - 周小平首页
请不要让工业化背上黑锅!
2017-01-15
字号:
    最近萦绕在中国的雾霾终于散去了,大家的情绪也都渐渐平复了,所以我想借这个时机,和所有人静下心来谈一谈关于中国今天面临的问题,是否应该由中国的工业化来背锅。

    前一段这时间,中国遭受着似乎是这些年最令人难以忍受、最可怕的雾霾。尤其是北方,可以说,整个华北平原到辽宁平原的范围内,都是中国雾霾最重的地区。网民戏称为中国这只鸡呼吸道发炎……民众心中的恐慌和不满也达到了这几年的最高峰。

    中国政府在去年下半年执行了被称为史无前例的严厉督查(比如往河北派驻环境督察组)之后,雾霾天气在冬季却并没有多少改善,环保部长陈吉宁在之前的媒体见面会上也承认了这一点。但这番信息的公开更是引起了民众更加强烈的不满,从微博上,微信朋友圈上就可以看得很明显,各种不满的声音和谣言满天飞。

    值得注意的是,在诸多意见中,有一种特别吸引大众的是雾霾来自于工业化,特别是来自于大型工业或石化项目的说法很火热。这种说法在网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并且在这几年反映到了社会上,最为典型的就是之前上海、厦门的PX项目遭到极大的阻挠以及现在四川的彭州石化项目在建成投产之后遭到雾霾严重的成都民众的抵制。

    那么,雾霾的锅要由工业化来背的话,不少缺乏相关知识的民众心中就很容易推导出这样的结论:我们不要工业化,我们要的是绿水青山,蓝天白云。

    雾霾我们应该都知道,它其实就是空气中的微小颗粒与水气混合从而形成的一种雾状的污染物,这些颗粒物主要是PM10和PM2.5,其中对人体危害较大的是细颗粒物PM2.5,当然还有更细小的PM0.1。从现实情况来说,工业化国家污染的确比非工业化国家要更为严重。但问题在于,我们应该因为这样,就拒绝工业化,搞去工业化?也许普通民众主观上不是想要去工业化,但这种行为和逻辑客观上可很难说不是去工业化,至少也会对工业化造成困扰。

    一、中国为什么要搞工业化?

    这个问题可以分两部分讲:我们当初为何要工业化?我们要怎样的工业化?正如马督工所言,人类社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农业社会,农业社会与工业社会在增长上与工业社会最大的不同是农业社会不是指数增长,而工业社会是指数增长。什么意思?首先我们要明确,正如人要干活,首先要吃饱饭,补充身体热量;机器要动,要先加油或者通电一样,人类社会的发展也需要能源或者说动力。

    能源动力的层次高低,效率大小将从根本上决定人类社会发展的广度和深度。而农业社会不具备工业社会那种使用化石能源的能力,也就是说,农业社会生产的能源动力来自于人力和畜力,无法制造和使用工业社会的机械装备,因而无法进一步改造和利用自然,对自然资源的利用停留在表层土地资源上,其在发展中积累的科学技术只能依靠手工技艺来延续。而手工技艺的传承与个人能力有极其密切的关系,有的人学得好,有的人学不好,加上战乱或者家族内部传承的影响,手工技艺的传承很容易被打断,那些高超的技艺也不容易推广到社会中(想想中国从古至今有多少手工技艺失传,而这些技艺又有多少是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上的)。从而使得农业社会难以在前一阶段的发展积累中加速发展下一阶段,生产效率难以快速提升甚至出现停滞,因而生产力的增长是极为平缓的,我们的祖先在数千年所见的都是同样的男耕女织、田间放牛的景色。这就是典型的非指数增长。

    由于非工业化生产力的低下和长期缓慢增长,我们所有的物资剩余不多,加上封建式生产关系的剥削,我们的祖先在依靠人力和畜力辛辛苦苦劳作一年,却往往所得甚少,积累一身劳损伤痛,却只能维持较低的生活水平,付出与收获很难说是相当的,这是古代人均寿命普遍低下的最根本原因。

    而工业社会则不然,工业社会利用的主要是化石能源。第一次工业革命,能源动力是燃烧煤炭产生的蒸汽。而从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则变成了石油和天然气,而煤炭则从产生蒸汽变为新型的电力。到第三次技术革命之后,则出现了核能发电和各种新能源。我们因此能够制造和使用越来越精密和大型的机械装备,利用这些装备来代替我们的双手,改造了大量的旧产业和产生了诸多新产业,我们改造自然和利用自然的能力出现了爆炸式的增长,我们的科学技术的传承从依赖于不太靠谱的手工技艺传承变为依靠科学理论的知识传承和“用机械制造机械”(装备制造业),传承的稳定性和广泛性极大地提升,更不容易被打断,生产效率因之出现巨大的提高,出现了下一阶段的生产力能够在上一阶段的积累上进行的大幅度增长,即为指数增长。

    二战后的西德和日本,其本土基本被打烂,但工业根基还在,结果从美国那儿得到必要的资金支持之后在短时间就恢复到战前状态就是个最好的例子。事实上,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民众,也包括我们中国这样呈现出全面赶超超级大国的发展中国家的民众,在生产力极大增长的前提下,我们即便因为分配不均导致贫富分化,底层民众多数都是相对贫困(与富裕群体相比)而非农业社会经常出现的绝对贫困(赤贫)。

    因此,我们今天不再被外族屠杀,同时享受极为丰裕的物质生活,我们所能用到的诸多过去不敢想的或者很稀罕的产品,我们能够在淘宝上疯狂剁手,都是工业化的原因。当然你也可以说由此带来的污染也是工业化的原因。

    我们如果要通过“去工业化”的方式来解决目前的污染和环境代价问题,恐怕我们首先要放弃现在的物质生活,敢问有多少人可以做到?由俭入奢易,去奢入俭难。只要我们对于诸多工业产品和现代能源有需求,我们就算把现代的大工业搞掉了,那些小工厂小作坊就会大量地趁势起而代之,这对雾霾和其它环境破坏污染的形成更有利(我将会在下节阐述这一问题)。

    更何况,古代的农业社会就如上文所言,绝非像现在不少有着小资产阶级思想的文艺小清新所想象的田园牧歌式生活,它只是离我们太远,加上我们对现实的不满,而制造出来的想象,犹如雾里看花,愈看愈美。而且古代也存在着雾霾,在西汉、元朝和明清的时期都出现过雾霾。其中尤以明清为最:据《明实录》记载,明成化四年、十七年、二十一年和弘治十年、万历十一年,京师(北京)一带都出现了雾霾天气,“风霾陡作蔽天”。《清史稿》中也提到康熙六十年、嘉庆十五年和咸丰六年都出现了雾霾,“黄雾四塞,雾霾蔽日”。虽然从记载上看这些雾霾似乎更多是沙尘暴和大雾,但不可否认的是,明清时期是中国古代土地开垦最有力,也是对环境破坏最严重的时期,从宋开始广泛使用的煤炭在明清时期更为大众所使用,加上已经出现上百万的人口,人们在做饭时全部依靠焚烧木柴,可以想见当时城市空气中的PM2.5也一定是相当严重的。只能说当初的雾霾是烧柴造成的,今天则多了一些工业化的因素,和来自于汽车尾气、石油、工业污染等更复杂的成分。

    二、中国工业化与你的工资收入

    工业化不仅使人类出现了工业,使得人类改造和利用自然的能力大幅度提升,极大地充裕了我们的物质生活,它本身对农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出现功不可没。先说农业,我们都知道,现代的农业普遍是石油农业体系。为了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和单产率,我们大量使用化肥、农业机械、改良土壤质量的技术以及农作物杂交技术。其中化肥来自于现代发达的石化工业,农业机械来自于装备制造业和农机制造业,我们现在种的高产杂交水稻,则来自于现代的基因遗传工程和技术,由袁隆平完成。我们还大量使用现代工程器械盒水利技术,(主要是毛泽东时期)修建了大量古代难以完成的水利设施(比如灌溉千万亩良田的淠史杭灌区和三峡)。这些都使得我们能够我们能够开垦更多的耕地,提高我们的农作物产量,养活了现在的13亿中国人。

    当工业化进展到一定广度,特别是发展到一定深度,即技术层次越来越高之后,国民总体收入必然会比前工业化时期要高,如此消费市场也会随之扩大,对于生产和生活所需的服务也必然会扩大和提高其质量。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现代仓储和销售业的兴起。在这之前,我们普遍是前店后房或者下店上房,属于小商铺经营,分散销售。而现代则是使用巨大的仓库储存商品,再通过超市将其集中贩售,因为这样做能够提高商品销售的效率和服务质量,使得购物更加方便和快速。工业、特别是高技术工业的发展会使得收益从其从业者手中逐渐扩散到服务业从业者手中,从而养活更多的劳动力人口。

    比如著名的成都彭州石化项目,这个项目属于十二五规划中的一个。由于石化工业是基础性工业,为我们的农业、能源、交通、机械、电子、纺织、建筑等诸多产业提供能源和化工支持,又鉴于中国之前没有自己的石化产能严重不足,大量从日本、韩国和新加坡进口,更是有西南地区是我国唯一的石化工业空白区,所以十二五规划决定在中国大地上大量修建石化项目,扩充产能,四川的就是彭州石化。结果由于遭到阻挠,计划大概完成了1/3,只相当于去了日韩新1/3的产能,结果这三个国家联手涨了剩下的2/3出口量的价,这可真是一个典型的现代版弄巧成拙的故事。

    阻挠的理由是这些石化项目会加剧环境污染,尤其是雾霾。但彭州石化项目2014年投产,当年成都空气质量14天优,209天良,达标天数比例是61.1%。2015年达标比例仍然接近6成。而两年的空气质量都比2013年项目没有投产之前要好一些(成都当年空气质量虽有33天优,但只有171天良。还有82天轻度污染,40天中度污染,32天重度污染,5天严重污染,超标比例为43.8%)。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彭州石化加剧了成都的雾霾污染。原因也很简单,西南地区的石化能源空白被填补上了,供应增加,那些私下进行的散煤散油供应自然减少。

    同时,工业化和一个地区的工资收入水平是成正比的。中国从青海到西藏再到云南,有大量没有雾霾的地方。但是这些地方的人均寿命反而是最低的。同时,人们也不愿意去享受那种没有工业化的青山绿水,蓝天白云。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工资收入太低了。

    三、工业化与雾霾的关系

    对于第二个问题,从中国当前的具体实际出发,中国从1953年开始正式进行工业化建设,1978年改革开放后开始加速,到21世纪头十几年,中国在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经济的爆发式的增长之下,以高能耗、高污染的钢铁、水泥、煤炭、冶金化工为核心的重工业高速发展,中国实际上处于第二次工业革命和第三次技术革命相交加的特殊处境之中。重化工业的发展确实对雾霾天气,对环境的污染和破坏起到了极大的作用。这一点,中国并没有比发达国家当年高速工业化的时候高明,甚至可以说这也是一个国家工业化必须付出的代价,无它,我们人类的技术还没有高到可以一边高速工业化还一边高唱人与自然大和谐。

    当然这并不能成为我们不要环境保护,不顾群众健康的理由,因为我们发展最重目的是为了让人民生活得更好更健康。以前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和现在五位一体的战略布局都表明中央明确意识到这一点。只不过,怎么做?上文是从人类物质社会的角度来谈到不能去工业化,这里就从中国雾霾的具体成因来谈。

    以作为中心焦点的北京为例,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北京雾霾颗粒中来自机动车尾气占22.2%,燃煤占16.7%,扬尘占16.3%,工业生产占15.7%。也就是说,造成雾霾的原因中,与工业化有关的雾霾颗粒占到总数的70.9%,其中,直接由工业生产造成的约占22%,剩下的则是机动车尾气的排放,冬季燃煤取暖、烧煤发电和建筑施工、道路交通扬尘所造成。

    北京机动车保有量截止2016年达到561万辆,成都则是位居第二,389万辆,如此之大的机车保有量,加上中国目前油品质量尚不算太高,汽车技术也需要进一步改善,其尾气排放必然会带来不少雾霾颗粒。尤其是使用柴油的大公交、班车和大型运输卡车等车辆,是排放细颗粒物的主力。使用汽油的小型车虽然排放的是气态状的污染物,相对较好,但一旦碰上雾气重的时候,也会变成二次颗粒污染物,雾和霾结合,变成雾霾。

    北方冬季的时候普遍通过燃烧煤炭来供暖,躲过严冬。但问题在于北方,比如京津冀地区热电联产程度低,大型集中的城市供热基础设施比较差,只能维持大约50%的供应量,剩下的怎么办,按照上文所说,需求存在,供应就在,活人不能让尿憋死。许多城市都是依靠以小区为单位,通过燃煤锅炉来进行供暖,可想而知,这些分散的、技术层次较低、装备水平和运行管理水平都差的燃煤锅炉会造成煤炭资源的多少浪费和排放多少颗粒物,其排放浓度甚至可以达到大电厂的数十倍。这还是在城市,农村基础设施普遍比城市差,更是要依靠燃烧散煤取暖。全国2亿吨散煤,光京津冀地区占20%,污染物排放量同样可以达到大电厂的数十倍,监管还因为分散,而变得很困难。

    至于基础设施建设和道路交通扬尘,以现在也处于风口浪尖的成都为例。成都这两年在建和准备建的大工程就包括地铁线路建设(光是查到的就有一号线三期、四号线二期、三号线二三期、五号线一二期、六号线一二期、十号线一期、十八号线一期和八号线一期)、成都绿地中心468高塔、天府国际机场、秦皇寺CBD、成都中心计划、成都第三绕城高速、北门改造、三环改造等等一大堆让人怀疑成都是不是挖到黄金的项目。虽然找不到这些工程的颗粒排放量,但从生活实际出发,污染物绝对少不了。

    最后一个工业生产,按照陈吉宁部长所言,京津冀周边地区六个省市,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山东、河南,基本就是华北地区,

    ·国土面积占全国7.2%,消耗了全国33%的煤炭,钢铁产量3.4亿吨,占全国43%;

    ·水泥产量4.6吨,占全国19%;

    ·焦炭产量占2.1亿吨,占全国47%;

    ·电解铝占全国38%;平板玻璃产量1200万吨,占全国33%;

    ·原料药和农药分别占全国60%和40%;煤电占27%、原油加工占26%;

    就连上文所说的机动车保有量也占全国28%,名副其实的中国重工业和能源基地。结果六省市单位面积排放强度是全国平均水平的4倍。这样一来,空气质量能好到哪儿去?值得注意的是,小工厂小作坊由于技术落后,规模小,为了谋取利益,它们的污染物排放同样可以达到那些有着较大环保投资、污染物处理技术相对先进并且更容易受到环保部门严格监管的大型工厂企业的数十倍,这从彭州石化的例子就可以看得出来。

    比如北京郊外就有大量这些小企业的存在,监管力量难以找到这么多分散的排放源。为了对抗监察,就连有些大工厂大企业都会采取种种措施躲避监察(比如派专人放风,盯着监察),更何况这些小工厂小作坊。

    四、开去工业化的倒车没有出路

    从以上的分析结合上文对于物质生活的讨论就可以看出,要解决雾霾问题,是不能一刀切地搞去工业化,也不能单纯地搞限制。相反,我们国家要做什么?

    ·要提高油品质量和汽车燃油和排放技术,提高油气燃烧效率,辅之以必要的一定程度的对机车保有量的限制,加强公共交通建设,同时通过挺高机动车油价的方式倒逼新能源汽车的扩大使用,缓解汽车尾气排放污染。

    ·通过加强城市供热基础设施的建设,强化电热联产能力,提高燃煤效率,严格打压分散的锅炉燃煤取暖。

    ·加快推进农村人口的城市化,使集中的、有效率的取暖方式能够涵括更多人口。

    ·优化我们的工业结构和能源结构,一方面是加强监管,打击分散的小工厂小作坊,加强大工厂大企业的建设,提升这些企业工厂的环保技术和投资;强化能源工业的建设,确保中国的大电厂和石化工厂能够满足更多的能源供应,以扩大供应的方式,降低供应价格,对抗那些分散的散煤、散油。另一方面是政府依据《中国制造2025》的计划,大力推动高质量高技术、污染总体相对较低的新型产业的发展,推进环保的新能源(如风力、太阳能发电,核能发电和地热发电)的使用。这不仅是为了环保,解决雾霾问题,更是为了推动中国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是利国利民,关系到中华民族未来发展的大事。

    所以我们可以知道,以上这些中国可以采取的措施,全部跟工业化的进一步进行有关。我们不可能一边去工业化来搞环保,一边继续享受工业化的物质成果,那样最终的结果就是更没有效率更污染的生产和能源供应方式成为主流,那么那些小资产阶级文艺小清新应该去找谁背锅?

    我们必须要知道一件事:开去工业化的倒车没有出路,我们不可能通过去工业化的方式治霾,这是愚蠢的退缩。恰恰相反,我们要通过积极主动的、进攻的方式,扩大和提高中国工业化的规模和技术质量,提升中国工业化的层次,最终才能实现我们的物质生活的提升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统一。纵观那些曾经污染严重的发达国家,如美英,莫不如是。高质量的工业化加严监管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我国工业化规模最大、最快的时期是毛泽东时代,由此足以证明,环境污染并不是工业化的必然结果。
    古人说:圣人出,河水清。
    环境恶化的罪魁祸首当然不是工业化,而是假工业化之名的所谓市场经济体制即腐朽没落的资本主义经济体制。
    环境恶化与资源枯竭、贫富分化、官场腐败、黑社会猖獗、黄赌毒泛滥、交通拥堵、楼市难题、医患对立、教育颓废、文化堕落……经济危机周期性爆发等等社会经济弊端一样,都是腐朽没落的市场经济体制自身无法克服的、内在的固有弊端使然。跟工业化无关。
    完全可以预期,当计划经济体制取代腐朽没落的市场经济体制,不但那些社会经济顽疾必将随之消除,而且工业化进程将突飞猛进的提速,完全不是市场经济体制下的工业化所能望其项背的。
    2017/1/16 2:00:01
  • 人类社会从低级到高级的进化过程中,已经步入工业化,信息化,数字化时代,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必然会推动社会化大生产的不断提升与不断进步,未来社会终将会步入工业化,生态化,数字化时代,历史的车轮只能滚滚向前,退步是没有出路可走的.
    2017/1/15 22:53:51
  • 雾霾与贪婪、享受、自私和要小家舍大家的思想行为联系在一起,和不良的思想意识联系在一起,没有这些思想行为的改变,清除雾霾难。
    2017/1/15 21:20:27
  • 黄兴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被立案审查。
    2017/1/15 12:26:44
  • 有件事万不可违,那就是中央己经定调的事万不可违反。
    中央己经定调南海问题区域化,那么中国人理应以中央的定调为基调,为实现南海问题区域化多想办法,而不是像草根网很多网友那样乱出主意,甚至要把南海问题国际化。
    中央己经定调绿色中国政策,那么中国人理应以中央的定调为基调,为实现绿色中国多想办法,而不是像周小平那样多次借雾霾挑起去工业化问题,说些似是而非的话搞乱人心。
    怎么服从中央就那么难?怎么就不懂抱成团的重要性?难道你就比中央高明?党员们为什么喜欢对抗党中央的规定而妄议中央己经定调的事?
    2017/1/15 12:10:36
  •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只要听从党中央的就可以了。
    2017/1/15 11:57:33
  • 新浪博客“汉唐归来”《马平:雾霾肆虐的锅真该让“工业党”背?》可作为周小平此文的姊妹篇。
    2017/1/15 11:53:23
  • 1、工业化不是中国成为世界的加工厂、不是全世界都塞满中国产品、不是中国所有的矿都要开掘挖尽、不是非需要用无数污染换来的几万亿美钞的外汇……总之不是用国家的不堪居住来换取少数人的暴富及奢侈!
    2、不能笼统地说用“去工业化的方式治霾”,而是坚决要去除那些为少数人暴富、去除那些为了赚钱而建了拆拆了建等等等等毫无社会正能量的工业化
    2017/1/15 11:25:18
  • 坚决支持楼主!-------
       ” 我们必须要知道一件事:开去工业化的倒车没有出路,我们不可能通过去工业化的方式治霾,这是愚蠢的退缩。恰恰相反,我们要通过积极主动的、进攻的方式,扩大和提高中国工业化的规模和技术质量,提升中国工业化的层次,最终才能实现我们的物质生活的提升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统一“
    2017/1/15 10:39:3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gy6899abc   紫玉先生   风速狗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全国青联委员、团中央青网协常务理事、网络作家、独立导演。80后新锐作家兼时评人、宏观经济分析师、最早的互联网人之一、06、07年中国十大博客得主,提出“金权分立”理论,力主“媒体公信力评分制”,提出牡丹花革命、被民主、人权推恩令等概念。   联络信箱:zxp0320@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