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周小平论 - 周小平首页
美国高举人权大棒妄图分裂中国的恶毒阴谋大曝光
2016-10-06
字号:
    在周小平看来,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统一大国是美国霸权最后的真正“反对党”,而目前这样的大国只剩下中国和俄罗斯。而对美国来说要竭尽全力想要捍卫其世界警察的地位,而其他国家必须永远沦为美国的附属国,对其称臣纳贡才行,所以一个分裂的世界更符合美国的利益。因此用无限放大人权高于主权的手段去制造分裂,才是消除“最后的反对党”,永保其世界警察的地位。

    上世纪第一次世界大战刚结束时,世界大约有30多个国家,二战结束时,世界有50多个国家,二战后民族解放运动又新增100多个国家。而冷战结束后,因苏东阵营解体,一下多出20多个新国家,使国家数量接近200个。2011年苏丹分裂,使这一趋势再次得到验证。

    原本坐拥250万平方公里国土的苏丹是非洲大陆面积最大的国家,也是世界第十大国家。自公元7世纪起,西亚的阿拉伯人骑着骏马和骆驼向北非迁移,阿拉伯文明伴随着真主的绿色旗帜在苏丹北方安家落户。从此,北边的阿拉伯文明和南面的黑非洲文明在这里相互斗争、排斥,但又不得不紧紧地糅合在一起。这种融合就像来自埃塞俄比亚高原的青尼罗河和来自维多利亚湖的白尼罗河,千回百转,最后在苏丹首都喀土穆凝成一条尼罗河,流向地中海。

    可是在19世纪末西方炮舰主义瓜分世界的狂潮中,英国侵占了苏丹,为了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英国同样采取了实行“分而治之”政策。通过倾斜的经济政策导致苏丹国南北方之间的隔阂日趋严重。后来英国政权衰落,苏丹人民看到了希望,所以苏丹摆脱英殖民走向独立的过程中,北部阿拉伯人逐渐控制了中央政权,并试图寻求南方的伊斯兰化,将阿拉伯语定为苏丹惟一官方语言。1955年,即苏丹独立的前一年,以南方黑人为主的部队拒绝调往北方的命令,公开哗变,第一次南北内战爆发,一直持续到1972年尼迈里主导的北方政府最终同意给予南方一定的自治权利,苏丹南北双方达成平衡,苏丹自此走入自身发展的道路。但是,苏丹人并没有在这条和平的路上走多远。上世纪80年代初,苏丹南方发现大量石油。哪里有石油,哪里就有美式民主的影子。

    为了将在苏丹发现的石油纳为己有,而不是落入苏丹人民自己政权的手中。由美国主导的分裂行动开始了。面对苏丹这样一个军事弱国,美国采取了“胡萝卜加大棒”的策略。奥巴马表示,如果苏丹南部公投平稳顺利举行,美国将设法取消国际刑事法院针对巴希尔的逮捕令,将苏丹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中取消。但苏丹并不愿意走向分裂和亡国的命运。于是对抗开始了。

    同年,以约翰·加朗为首的一些南方势力在得到美国承诺提供武器弹药的支持下,发动兵变,成立了“苏丹独立解放军”,主张以武力推翻政府,苏丹第二次内战全面爆发。在长期与政府对抗中,以加朗为代表的南方势力坚持要在南部实行独立,建立一个政教分离的国家,加朗领导的苏丹人民解放军也逐渐成为苏丹南方最大、但不是惟一的反政府武装。这场长达22年之久、导致近200万名平民死亡、超过400万人无家可归。这真是对美式人权主义的莫大讽刺。

    而苏丹政权领导人巴希尔则被美国贴上反人权,不尊重地区人民意志的标签,遭到国际法庭的通缉,这也显然是再度证明了美国所推销的典型的人权大于主权是一种极为有效的分化弱化手段。2011年1月9日,苏丹南部公投在各方施压下如期举行。最终南苏丹98.83%的投票者选择了独立。苏丹从此分裂为两个国家,一个沦为农业小国,一个沦为替美国人挖油的被殖民国家。失去了国家崛起的最后底牌。

    同样,打着人权高于主权幌子的分裂政策当年也在科索沃上演过。

    1941年4月6日,德意轴心国集团向南斯拉夫王国发动全面侵略。4月17日,王国军队战败投降,国王彼得二世流亡英国伦敦,第一南斯拉夫亡国沦亡。

    在德国法西斯占领南斯拉夫后,以铁托为首的南斯拉夫共产党领导武装起义,开始了4年艰苦卓绝的反法西斯游击战争。在二战中,南斯拉夫的游击战争是最大的敌后战场,它牵制和消灭了德国法西斯的大量有生力量,南共领导的游击队也发展到了80万人。1943年11月29日在波黑亚伊策市召开了南斯拉夫人民解放委员会会议,决定成立以铁托为首的临时政府:南斯拉夫全国解放委员会,在战后建立各民族平等的联邦共和国,剥夺流亡政府的权利,禁止彼得国王重返南斯拉夫,授予铁托元帅军衔。1945年5月,在苏联红军的支援下,南斯拉夫全境获得解放。在反法西斯战争中,南斯拉夫人民承受了巨大的民族。4年中共牺牲了170万人,占当时南斯拉夫人口的11%。1945年11月29日,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

    在周小平看来,南斯拉夫共和国在世界反封建王国,反法西斯战争中做出了极其卓越的贡献。铁托领导的新南斯拉夫在国内实行社会主义工人自治制度,在国际上奉行不结盟政策。70和80年代的南斯拉夫在经济上曾获得很大成就,其国民生活水平在东欧一度居于领先水平,由于铁托本人在二战中建立起的崇高威望和南斯拉夫既不跟从苏联集团、也不依附西方集团的不结盟政策,使得南斯拉夫共和国在国际舞台上也拥有了较高的地位。

    然而资源丰富而独立的南斯拉夫联盟已经成为了霸权主义眼中的肥肉。尤其是科索沃地区丰富的矿产和资源更吸引着西方寡头独裁者们贪婪的目光。为了肢解南斯拉夫,西方决定不惜一切代价破坏一个统一的南斯拉夫。利用南斯拉夫是一个多民族国家的特点,美国不断从中制造骚乱,挑拨,散布人权高于主权的论调,让南斯拉夫的各民族之间矛盾越来越深。于是先后爆发了多省相续独立。一九九一年,图季曼领导的克罗地亚以及斯洛文尼亚两共和国率先宣布独立。一九九二年一月,德国率先承认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独立,整个欧盟也步其后尘。一九九一年十一月,马其顿宣布独立。一九九二年四月,波黑又宣布独立。

    原南斯拉夫仅存的塞尔维亚和黑山两个共和国于一九九二年宣布成立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其面积和人口都只有原来的百分之四十左右,被称为“小南斯拉夫”或“第三南斯拉夫”。新的南联盟由于仍然是坚持国家主权完整,拒绝成为美国的奴隶,所以还是不为美国所接受。于是在在外部势力的支持下,波黑爆发了塞尔维亚族、克罗地亚族和穆斯林族之间的战争,南联盟和塞尔维亚共和国总统米洛舍维奇采取强硬措施以维护国家统一,被西方指责为进行反人权的种族清洗,国家受到经济制裁,国内经济日益衰退,外交上也极其困难。

    同时欧美为策动塞尔维亚的科索沃省独立,美国公然将已被其列为恐怖组织的“科索沃解放军”从恐怖名单上删除,使其摇身变成了“自由人权斗士”,并以暴力行动对付塞尔维亚驻军和塞族人。而当塞尔维亚政府进行反击时,美欧则借此发动科索沃战争,并最终促成科索沃公投独立。

    一九九五年八月,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悍然发动大规模空袭波黑塞族,塞尔维亚总米洛舍维奇统米洛舍维奇、克罗地亚总统图季曼和波黑总统伊泽特贝戈维奇一起在美国签署了《代顿和平协议》,波黑内战终于基本平息。之后,西方又利用南联盟科索沃地区的阿尔巴尼亚少数民族与塞族之间的冲突,继续对南联盟施压,从一九九九年三月二十四日起开始对南联盟进行大规模轰炸,制造了欧洲自二战以来最大的人道主义灾难。自空袭开始后,美国和北约从打击南斯拉夫联盟的军事目标发展到摧毁南斯拉夫联盟政府行政办公楼以及医院、学校、桥梁、电视台、炼油厂、化工厂、电站、住宅等大量民用设施,甚至袭击火车和难民车队,造成2000多人死亡、6000多人受伤和几十万难民流落异乡。当年5月初,北约又悍然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致使3人死亡和多人受伤,其残暴行径,令人发指。北约的狂轰滥炸既给南斯拉夫联盟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了灾难性损失。西方如此热衷分裂敌对国家,就是因为国家分得越小,越容易成为任其摆布的地缘政治棋子。

    有人也许会说自己不关心一个国家有多大多小,只要自己过得舒服就可以了,所以分裂就分裂。可是分裂后的科索沃真的就富裕了么?本来拥有大量自然资源的科索沃现在反而却是欧洲最贫困的地区之一。据世界银行2005年统计,科索沃失业率为44%,37%的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该省甚至无法为其首府普里什蒂纳提供照明电力,因此独立后根本无法靠自己力量生存,而不得不在资源的开发利用上转向欧美任其宰割。

    周小平认为,历史早已不断证明只有坚持自己的领土完整才能拥有最基本的生存权和人权。任由他国洗脑和分化弱化,任由自身失去反击能力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得到半点怜悯和基本人权。国家板块的统一和完整,不仅是维护国家生存、发展的强大基础,也是老百姓安居乐业的唯一选择。地缘板块的分裂则易导致政治动荡乃至国家解体,人民也随即陷入无休止的被压榨和灾难之中。19世纪中期,面对德意志四分五裂的状态,德国首相俾斯麦靠“铁血政策”实现了民族统一,由此使德国一跃成为欧洲强国。美国总统林肯在面临南方独立要求时,断然使用武力,最终维护了国家统一,由此为后来美国成为超级大国奠定了地缘政治基石。与此对照,苏联、南联盟等国家因为意识形态被分化解体后导致丧失了原本的国家地位,也让人民陷入了极端的困苦当中。

    反分裂不仅是一个国家的利益诉求更是每一个国家中老百姓的唯一生路。比如,你的家族原本经营着一个牧场,这个牧场有天然的河流,天然的草原,天然的森林,以及良好的牛种,有自己的加工和销售企业。你和几个兄弟有的分管河流,有的分管草原,有的分管森林,有的分管牛群,还有的分管加工以及销售,最后大家分享利润。结果另外一个想要击垮你的美国人来了。

    美国人首先对分管河流的人说道:“你看,你这样和他们合作真的是太傻了。你有河流资源你想想,要是你把这个资源垄断起来的话,所有的收益都是你的了呀。没水他们还怎么活呢?到时候岂不是你想收多少高价都可以了么?”

    这个分管河流的人必然会心动,但是他也会有所顾忌。因为他要是真这样搞独立,其他几个兄弟肯定会跟他翻脸,不准他这样做。而这个时候美国人就会悄悄递过来一把枪说:“他们要是敢不同意,你就拿枪打他们,放心枪不够我给,子弹不足我送给你,我还可以为你提供一些免费打手。你想想,你独立不独立是你自身的自由,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强迫你和他们在一起经营就是反人权,反人类,反自由。”

    美国人这套是极具煽动力的,在所有被煽动者中没有一个拒绝这样的“好意”。分裂由此产生。然而美国人却没有告诉他们,他们河流中的水之所以有价值,也正是因为有森林,有草地,有牛群,有企业对这资源的需求。一旦失去这些,这水也就一文不值了。当这个家族内的某个人背叛之后,并允许美国打手进驻自己家中,就完成了引狼入室的可怕后果。因为这些持有武器的打手不仅会对付其他人,还会对付这个背叛者本身。狡兔死而走狗烹是追求自身最大利益的必然结果。

    之后当这个听信谗言闹独立的家伙正在做着发财梦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水资源卖不出去了,因为原本需要这些的其他家族成员和他之间被美国打手们试试了贸易封锁。眼看冬天将至,自己又没有木材取货,也没有牛肉吃,全家老小挨饿了,才开始后悔不已。而此时美国人会说:“你看,既然这样你不如把水资源卖给我,我家也有一个牧场需要它。不过我一天只能给你10块钱和1斤大米。这些虽然很少,可能还没你过去一天分到的十分之一那么多,可是你也只有这个选择了。”于是,在枪口的威逼下,科索沃式的悲剧又开始上演。

    而原本一个生机勃勃自成体系的牧场就开始瓦解和分离崩溃了。首先失去了水资源,草场和森林的拥有者就维系不下去,草场和森林维系不下去,牛群养殖者就会陷入崩溃,而牛群一旦开始大规模死亡,牛肉加工企业和销售企业也将完蛋,更别提生存和发展了。所以这不是一个牧场的悲哀,更是那些生活在牧场中的普通人的悲哀。因为饥荒,失业,通货膨胀,挨饿,战乱一触即发。

    今天的中国,一些这种以人权为幌子的分裂行动也并不鲜见。虽然这种以人权为借口的分裂是盲目而肤浅的,也是自取灭亡的,世界上和历史上都早已经有了无数的前车之鉴。但是为了拖垮中国,钳制中国,让中国人陷入贫困的欧美政府则无所不用其极。这背后美国的影子尤为明显。

    实际上,在南北经济差距以及民族问题上,中国政府对人权方面做得比美国政府的同一时期强何止千万倍。当年殖民美洲大陆的美国人,在没有任何外力和压力的环境下,都还无法和平解决民族问题和南北争端。只能通过对印第安人的三次大规模上亿人的屠杀,以及持续4年多的自身南北内战来解决问题和争端。可是,在看到中国同样在一片焦土中站起来,虽然有自身的困境和问题,可是毕竟没有爆发像美国那样的种族灭绝主义和南北内战。美国人坐不住了,他们认为任由中国这样发展下去,其霸主地位一定会受到挑战,所以必须要给中国制造问题,制造麻烦,制造争端。

    所以美国从西藏,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下手,开始了对华分裂的鼓吹和支持。这是国家之间的较量,不过在某些媒体和网络公知民斗的鼓吹下,这种对中国,对中国人进行的分裂打击竟然变成了人权是的一部分,是一种“普世价值”,是应该接受的,不分裂就是没人权。但是他们却对美国南北战争视而不见,如果分裂就是人权,那么美国为什么不让自己尊重人权分裂为南美国和北美国?如果分裂就是人权,为什么英国不让苏格兰独立公投通过议会决议?如果分裂就是人权,为什么法国不让科西嘉人独立和分裂?相反,他们自身不断的追求统一和完整,不断地出台《反分裂法》和《国家安全法》,不断地宣布主权高于一切,一方面又不断地企图让中国不准反分裂,不准维护国家安全,其理由竟然是“人权”。

    通过“人权”这个幌子,美国人堂而皇之地支持这些人在中国进行恐怖活动。

    其实,在达赖统治时期,西藏才是最为黑暗恐怖的时期。对这些黑暗时期的描述不是来自中国政府的官方报道,而是早期来自西方进入西藏的外国人。所以这些报道应当来说是相当真实可信的。

    英国人贝尔在《十三世达赖喇嘛传》中称,作为“黄帽僧侣之喇嘛,黑头俗人之主宰”的十三世达赖喇嘛是“名副其实的毒裁者,他比希特勒和墨索里尼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不能像他们那样用三寸不烂之舌,更不能用无限广播(即便有广播的这一套东西来谋取地位。但他有比口才或无线电更厉害的东西,因为他能在今生与来世里进行赏罚。”让你来世当猪或做人,当大官或当大喇嘛。

    埃德蒙·坎德勒在他的《拉萨真面目》一书中说:“喇嘛是太上皇,农民是他们的奴隶。毫无疑问,喇嘛采用了精神恐怖手段以维持他们的影响和将政权继续控制在他们手中。”

    查尔斯·贝尔在《西藏志》里说:“西藏仍在封建时期,其贵族握有大权,势力浩大,贵族与僧侣,共同盘据政府中的重要位置,其财产之巨大,亦不弱于寺院。贵族对于佃农,可以行使官府权力,没收牲口,罚款、笞杖、短期拘禁以及其它一切处罚,贵族皆得随时行之。”

    大卫·麦克唐纳在他的《西藏写真》里写道:达赖统治下的西藏刑罚严酷,“其最普通的刑法,凡遇死罪,能将犯人缝于皮袋之内,而掷于河中,以俟其死而下沉。迨其已死,于是将其尸体,由皮袋取出而支解之,以四肢和躯体投之河中,随流而去……”

    法国藏学家亚历山大·达维·尼尔在她的《古老的西藏面对新生的中国》中说:旧西藏,所有农民都是终身负债的农奴,他们身上还有着苛捐杂税和沉重的徭役,“完全失去了一切人的自由”。

    崔比科夫在《佛教香客在圣地西藏》里说:“强大的僧侣势力掌管一切,但僧侣也有高低之分,过着天上地下的生活。即使是在寺院里,普通僧人也随时面临着刑罚,甚至死刑。”人们能从这里看出达赖集团所描述的“香格里拉”图景么?达赖时期的西藏分明是农奴主的天堂,农奴们的地狱。

    ……

    而在推翻达赖之后,西藏的人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解放。农奴制度消散无踪,人民在越来越多是公路和机场建设下受益。一些在林芝机场周围贩卖干松茸(一种野生蘑菇)的藏民说:“现在收入特别好,游客多的时候,这些特产一天就能给我们带来近2000元的收入。”当然西藏还有很多地区比较贫困,这是由于西藏特殊的地理环境造成的,而非人为因素。这些地区往往有崇山峻岭,雪山冰川,海拔高于3000米以上。而且去过西藏的人应该都知道。西藏很多地区主要是以沙石机构为主,一层沙子一层圆石头,地质极不稳定。在公路边常常需要用到粗大的铁丝网作为防护手段。

    周小平年少时曾经在西藏呆过两年,我看到过一次整片长满参天大树的巍峨高山突然一夜之间全面滑坡的场面,那情景可谓惊天动地。然而为了支持西藏地区的发展,中国政府不仅投入了人力物力,不仅在如此险恶的地理环境下开挖了公路,建设了铁路,还计划建设12个高海拔机场全面拉动西藏地区的经济和民生。这些事情都是要人来干的,都是要实力来完成的,都是要吃苦受罪甚至流血流汗牺牲才能建立的基础工程,是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吃力不讨好的百年大计。这样才能逐步改善西藏,带动西藏。而不是收到西方洗脑的一些公知们民斗们口中的那些苍白无力的人权口号。在这些事实面前视而不见的西方竟然授予了达赖“人权卫士”和“诺贝尔和平奖”。同时对做出这些实际努力的中国种种指责和干涉。

    请用岁月去建设人权,给不是用人权口号制造灾难岁月。

    同样,在新疆的问题上也是如此。

    新疆的相对落后同样被一些人曲解为这是我们没有重视新疆人民的人权。但实际情况远比这些根本不知所谓的口号复杂得多。新疆不像内蒙古可以利用自身优势发展草场经济。因为其所处的人文和地理环境更为严酷,一方面新疆文明大量的戈壁和沙漠中依靠几片绿洲连接起来,所以很难形成一个集中化,统一化的交流环境。另外一方面新疆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和地质环境的影响下夏日的酷热有的地方时常达到50摄氏度。而新疆的冬季又额外漫长,寒冷、干燥,有时气温达零下三十多度,五十年代,为了抵挡寒冷许多家庭住的是因地制宜临时搭建的“冬暖夏凉”半窑洞式的“地窝子”,一些简易平房的取暖全靠“火墙”(当地人用土胚或砖砌成的取暖墙),如果能有人用烤箱做饭取暖,这在当时称得上“奢侈”。由于靠烧火取暖,不时有人因煤气中毒而死亡。有不少地处偏僻的牧民,由于世世代代遗留下的流动性生活方式,他们的居住环境和设施更差得多。

    所以气候对新疆的经济也形成了制约,使得她也无法全面复制东北的发展模式。同时因为严酷的气候条件,恶劣的地址环境导致的贫困被依托宗教和人权为借口的东突份子利用,大肆制造排汉,仇汉的敌对情绪。这些情绪又进一步地限制了新疆地区旅游经济的发展。

    仅在2009年分裂份子热比娅造谣煽动制造的暴乱事件中,就造成140人死亡816人受伤。严重的暴乱事件导致刚刚开始步入发展期的新疆旅游事业受到极其严重的打压。近500家旅游企业受困。游客的锐减又进一步加大了新疆依靠旅游为生的人民的不满和愤恨。而这些不满和愤恨又导致了更多的游客止步新疆,也导致了更多的企业犹豫不敢投资新疆,形成了恶性循环。

    这就是打着人权口号制造死亡和灾难,打着富强口号制造贫困的热比娅等分裂势力所作所为。将国家大力扶植的新疆旅游事业,新疆生产建设事业,新疆基础设施建设等投入毁于一旦。这真不知道是在追求富裕和人权,还是在追求死亡和贫困。

    分裂和分化手段从来都是霸权国家阻止其他国家崛起和发展的棋子,从苏联到南斯拉夫再到苏丹,在面对不断崛起的中国时,美国同样使出这种手段也毫不稀奇。但是,我们在这种形势下一定要认清形势,坚定地反对美国对我们莫须有的人权指控,坚定信心地团结在一起加强建设,发展经济,通过各种努力和尝试消除和减缓地区之间的经济发展不平衡,一步一个脚印地通过努力,通过实干来追求真正属于自己的人民民主专政以及拒绝流血和死亡的真正人权。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人权问题确实是中国的致命伤,刚好在网上看到病患家属伤医的报道,即论于此。医患矛盾是医疗改革的附产品,这个问题似乎很复杂,但是从人权的角度看这个问题就简单多了,如果不是有那么多无良医生蔑视病患正当的权利,何以有许多病患家属愤而走险?人权问题不能正视,当代中国的许多问题都不可能得到解决,包括贪官污吏现象。
    2016/10/7 10:43:59
  • 放心,美国分裂不了中国,首先,国家的反分裂手段是强硬的,还有很多像周小平一样的国民保卫祖国和平稳定,还有一点很重要,中国老百姓可不像那些外国人一忽悠就傻了吧唧当枪使,而且中国老百姓很多人不关心政治,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只要自己有吃有喝两耳不闻窗外事,民不与官斗深入人心,别看有一些汉奸瞎忽悠,没用,老百姓不关心那些,另外,汉奸毕竟是少数人,而我们有很多人保卫祖国,打击汉奸,打击美帝。
    2016/10/7 10:39:30
  • 在中国,稍有点头脑的人都知道,美国推销的人权啦,民主呀,无非是他们的一种手段一种方法而已,若信之便是天真的人,或者别有用心之人,或其代理人。
    2016/10/6 21:24:27
  • 上世纪第一次世界大战刚结束时,世界大约有30多个国家,二战结束时,世界有50多个国家,二战后民族解放运动又新增100多个国家。而冷战结束后,因苏东阵营解体,一下多出20多个新国家,使国家数量接近200个。
    ————————
    人类群生,人本大同——人道

    资本逆反神本,启蒙运动逆止神本大同,西方出现民族国家
    资本金权天下,纸币世界币统御经济全球化,主权国家经济体越多世界资本主义市场越发达(欧美资本本一家,相互力阻对方一统,美国脱欧独立,欧洲被一战二战彻底解体,欧盟欧元又建立美国美元在生气)

    共济会逆反共产党——美元霸权逆反人本大同——反人道(美国人权道貌岸然)

    中国文化,人本大同——得道
    2016/10/6 14:50:32
  • 美国人权卫士,以及在中国的代理人:
    博主这么一揭露,让你们【情何以堪】啊?
    2016/10/6 14:35:28
  • 以冠冕堂皇的口号为自己的霸权私利开道是英美人一惯的作派,从解放黑奴到鸦片战争,到进攻伊拉克,轰炸南联盟,以及策动利比亚、叙利亚、苏丹、朝鲜半岛内战等等,无不如此。

    现在已经清楚:林肯只是要维护联邦统一避免分裂,本意并不是要解放黑奴,只是因为军事上失利,为了给南方制造麻烦从内部攻击瓦解削弱敌人,才喊出解放黑奴口号,因为南方农场主拥有大量黑奴。

    现在,美国人依然继承着他们先辈的“智慧”,为了削弱、瓦解不听话的对手,以人权、民主、自由等为幌子不择手段地扶持分裂暴乱势力,消灭了不听话的对手,同时让原来和平稳定富裕的国家为成了暴力充斥的动荡是非之地,人民流离失所,横死他乡。令人气愤的是,美国人居然脸不红心不跳大言不惭振振有词,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性大异也,本来,其祖先本就是一群罪犯、屠杀上千万当地印第安人立国的。

    反观中宣部的工作或许还有外交部一些人,陈词烂调笨拙迟钝,缺乏进取创新精神,被动应付,丝毫没有对手那种无理占三分的努力;而国内公知精英,乃至相当数量的社科文人,自身被洗脑而不自觉,反而鹦鹦学舌欲启蒙国民,荒唐可笑至极!客观上,他们已经很大程度上起到了内奸作用,成为分化瓦解国家凝聚力的敌对势力的帮凶。

    随着歼20、运20、DF21D、052D等一系列高新武器装备的列装,以及高铁等高端工业装备的发展,中国工人、工程师、科学家在硬件上已经为国家强大奠定了物质基础,现在迫切需要高水平的学贯中西的人文社科人才,建立有说服力有国际影响力的中国话语中国叙事体系,为中国的强盛打造软实力,需要英大师的时代,会有这样的人才吗?
    2016/10/6 11:27:35
  • 中国在最需要的人权是刚需的居住权,是房奴的生存权!我们不欢迎美国炒作什么新疆和西藏的人权,但是我们热烈欢迎美国发表《解放房奴宣言》,就像当年林肯那样。现在的美国就是北美南北战争时期的北方,而中国是奴隶制的南方,我们刚需和房奴就相当于当时的黑奴。虽然北方的林肯不见得对南方的黑奴有什么好心,但是看着北方跟南方奴隶主们狗咬狗,我们黑奴心里觉得很爽,尤其是林肯总统发表宣言说要解放咱们奴隶。
    2016/10/6 9:31:51
  • 反分裂最好的选择是努力洗清自己,做到无懈可击,而不是比烂,或相互指责。掩盖是非,包藏祸心,才是分裂中国的最大敌人!
    2016/10/6 9:20:0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全国青联委员、团中央青网协常务理事、网络作家、独立导演。80后新锐作家兼时评人、宏观经济分析师、最早的互联网人之一、06、07年中国十大博客得主,提出“金权分立”理论,力主“媒体公信力评分制”,提出牡丹花革命、被民主、人权推恩令等概念。   联络信箱:zxp0320@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