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周小平论 - 周小平首页
生活要你站着活,千万不要跪着嚎!
2016-09-27
字号:
    周末写了一篇文章,大致表述了一下我对目前房价居高不下的看法。文章表达了三个观点。第一:中国大城市核心区是刚需,是最好的生存资源集中地,全国十三亿人民都想挤进去,人多地少房价必然很难降下来,年轻人要想在北上广购房,只有拼命奋斗这一条路可走。第二:政府需要加强对金融工具的管控力度,避免房地产泡沫疯狂扩大之后酿成次贷危机。第三:三四线城市房价未来可能会暴跌,因为优质资源和人才必然会离开三四线城市,所以年轻人要谨慎购买。

    结果没想到后台评论里居然跑来一个人刷屏骂了我十来条,说我周小平是在为房价洗地,不肯为百姓苍生呐喊。 看到这个留言,我瞬间就醉了!我告诉你唯一真正能拯救你的方法就是拼命努力奋斗,但你却宁愿跑来骂我,也不肯做出点实际行动? 如果我告诉你了你唯一的出路,这还不是为苍生呐喊的话,那什么才是为苍生呐喊?难道装装样子替你骂骂政府出出气,你就满意了吗?然后你就能有房了吗?简直荒唐。

    与此同时周小平也看到了另外几个专门讨论房地产的公共微信账户,这几天简直不要太火爆,阅读篇篇10万+,连点赞都有好几万。但内容却完全空无一物,基本腔调就是骂天骂地骂人骂社会,文章毫无层次毫无逻辑,就只会一个劲地说,中国房地产是泡沫,必然大崩溃,必然大衰退,买的人必然被套牢,甚至中国国家经济也要因此倒退几十年等等…总之一句话,房价如果再不暴跌,社会就要完蛋了。所以赶紧暴跌吧!然后一群人在下面疯狂地点赞和起哄跟风叫骂。

    看到这一幕幕狂热的荒诞剧目,周小平心中突然感到有些悲凉。为什么总有一些人宁愿选择跪着哭嚎,也不肯选择勇敢地直面生活呢?

    在此之前,先让周小平给大家讲讲中国房地产过去十几年的故事吧。90年代末的时候周小平还是个毛头小伙子,那会儿北京才两条地铁,路上也没什么私家车。2000年我到了北京,当时的平均工资也就两三千,而北京的房价却很快就坐了火箭,一年翻一番都算慢的。十几年来,我甚至见过开盘一月几乎翻了一番的楼盘很多次。许多房子从过去的一平米三四千,变成了一平米八九万,你算算这是翻了多少倍。但是很显然,北京市的平均收入并没有翻这么多倍,和2000年比起来最多也就翻了1~2倍。请注意,这里我说的是“平均收入”。

    然而却有很多人收入翻了许多倍,收入涨幅远远超过房价的涨幅,因为收入本来就不平均!

    那这些收入涨幅超过房价涨幅的人都是权贵阶级吗?都是王思聪那样的富二代吗?都是老北京人的后代们在集体拼爹嘛?别急,我们来看一组数据。在改革开放之初,北京市人口仅为871万,到2000年时也不过才1000多万。而现在呢?已经有了近4000万人口,流动人口仅1000多万。 而北京的住房市场统计数据也显示,这二十年来,北京修建的商品房绝大多数都销售给了从外地来到此地的“北漂一族”。也就是说,那些身无分文背着行囊来到北京的“外地赤贫人口”,目前才是北京自有购房的绝对主流。不能拼爹却在北京买了房的人口,是能拼爹人口的四倍以上。

    这十几年来,周小平一直生活在北京,几乎年年月月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有人在一直鼓吹房地产泡沫。你们今天在那些地产砖家红人大V公共微信账号上读到的那些“观点”和“抨击”,十几年前我在论坛上就听腻了,耳朵都听出茧子了!这些文章十几年来几乎连字都没有改过,原封不动。论调都是狂呼房价必然大崩溃,房地产必然大衰退,买房的人必然被套牢,中国国家经济也要必然要因房价泡沫而倒退几十年,房价暴跌近在咫尺!云云……

    和今天被追捧的这些地产分析类“网络大V救世主”微信公共帐户一模一样的是,当年那些成天写网文骂天骂地骂政府的论坛写手也是红透了半边天,几乎每一篇文章都能有几百上千万的阅读量,写手拿广告费都能数钱到手软,出书抨击房价那更是一下能卖几十万本。这些钱让那些抨击房价的写手纷纷购买了北京的房子,而为他们点ZAN的人,购买他们书籍的人,则继续呆在地下室里哀嚎。

    “世界上从来也没有什么救世主,如果有那只能是你自己。” 这句话我常常说,常常念,可惜听得进去的人总是那么的少。甚至有时候,我会觉得很灰心,很悲凉,很沮丧。为什么总会有这么多人渴望跪着哀嚎,也不愿意站起来奋斗? 为什么总要有这么多人宁愿跪捧他人为救世主,也不肯相信自己的双手?

    那些咒骂房价,诅咒房价暴跌的人,幻想了这么多年,结果呢?当初多少人就是因为听了那些“网络红人救世主”们的话而没去买房,结果错过了改变阶级的最好机会?要知道,十几年前在北京只要付十几万首付就能买下来的房子,现在都已经价值近千万了啊。但那些“救世主”们会赔偿你一分钱损失吗? 不,他们不会,他们自己早已赚得盆满钵满早早地在北京买了房子,而真正需要为自己的失策和苦果买单的,唯有你自己。过去一样,今天也一样。

    周小平从不希望房地产暴涨,因为这样会伤害到实体经济,会造成社会阶级割裂。如果在古代“土地兼并”就是最严重的社会内部问题的话,那么今天的“购房居住权”就是最严重的社会内部问题。但问题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怎么去面对啊!你改变不了社会,但你可以改变你自己。

    我一直相信,唯有在看清了社会的本质和残酷之后,却依然敢于热爱这个社会的人才是真正的勇者。我不太喜欢那些看了新闻联播就认为这个世界美好的人,因为他们太单纯,还没有体验过社会的残酷,日后稍稍受挫他们就有可能立刻变得面目全非。但我更不喜欢那些在体验到了社会残酷之后,就立刻吓得跪在地上,除了虚张声势地叫骂,再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和挑战生活的懦夫。

    那些替你诅咒了房价、骂了政府,骂了社会的“网络大V救世主”们,什么都不能带给你,只能带给你阅读时短暂的几分钟快感,然后麻醉你的精神,消磨你的斗志,最后带给你一生的痛苦。那种文章,就像一剂剂精神毒药。而我周小平的文章,之要你稍微愿意读进去哪怕一点点,只要你能鼓起勇气去奋斗和拼搏,多年后,你必然拥有你最渴望的那种生活。生活是无情的,它必将淘汰懦弱者,它也只会接受勇敢者。

    精神毒药文字告诉你,跟着一起叫骂就行了,你会得到发泄人后感到很快活。而我的文章却告诉你,生活没有捷径可寻,没有岔路可走,你唯一的希望就是从此努力干活,拼命劳作,比别人付出十倍百倍的努力、隐忍、坚持、奋斗,以及不断地学习、努力提高自己的情商和智商,才有机会改变命运。

    也许正因为如此,所以才只有极少数的人会在看完我的文章之后,认为我说的是对的。而有些人看完之后则只会叫骂,因为他们觉得周小平开出的药方太艰难了,太痛苦了,自己根本不敢也不愿去尝试,所以不如骂一顿周小平就好,仿佛这样就能让所有的困难消失不见一样。这种人不是阿Q又是什么?

    周末发完房地产文章以后,周小平的两个朋友为我点了ZAN。一个是做电影制片的,一个是做广告公司的。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这两个朋友我都认识得很早,有十来年的交情了。他们都十分认同我的观点。

    当然了也许有人会说:“你们都是“既得利益”者,当然觉得无所谓了。你是知名作家,他们一个是做电影制片,一个是做广告公司,当然不理解我们这些小民的痛苦。” 但我想说的是,我们仨也只不过是升斗小民。

    我们三个拥有共同的背景,都是西部地区小县城里工农家庭的孩子。我们三个来北京的时候,也都是一穷二白的。我们三个当初的职业也是十分低微的。我当时还没进搜狐,在一家很小很小的小公司做着文案,公司经营得比较惨淡,随时可能发不出工资。我做电影的朋友,当时在一家造纸厂跑业务,也发发宣传单啥的。而我现在做广告公司那个朋友是个女孩,当初做着前台接待。我们当年的薪水也就是两三千,而房价则是一直疯狂地翻着跟头。

    但是这些年来,我们从没有相信过任何“救世主”,相反多年来,我们一直都对网上那些骂天骂地骂政府,幻想房价一夜暴跌然后大家都能捡到宝的网络砖家和网络大V嗤之以鼻。我们始终认为,如果不能在竞争中取胜,那么就必然被社会淘汰,所有制度下的社会都是如此。

    在我们都没有钱买房的时候,我们都依然坚定地认为:中国的房子不崩盘还好,只要人们去努力奋斗的话至少还有希望。而如果房价真要崩盘了,估计大多数人就要连饭都会吃不起了。——对我们而言,这是常识。我们认清这个社会的光明和黑暗面,然后选择孤注一掷地努力拼搏。

    后来很多年,我们都各自忙各自的事业。我那会儿居无定所,经常搬家,走哪里都带着几箱书。这些书越来越多,越来越沉,箱子越来越多,最后每次搬家时,搬家工人抱怨最多的就是书太沉。工作的时候,我从来都是早上六七点最早到公司,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从来没有计较过什么加班费有没有发足,补贴福利有没有拿够,更没空去看房价到底是多少。因为我相信,唯有等自己有了足够的能力之后,才能笑对生活。

    而我做电影的朋友也一样,有好几年,他为了学会怎么做电影,到处求人。甚至免费去给电影公司帮忙,最后在一家合资电影公司里从学徒做起,只要每月2000的基本生活费,就愿意拼命干活。别人不想干的活儿他都抢着干,从来不抱怨。他说,每一天都能学到新东西,这样的感觉真好。

    而现在是广告公司老板的那个姑娘,人是相当漂亮,现在也美得不行不行的。当初做前台接待的时候,不少土豪都想去占她便宜,但她从不答应。她常对我说:“青春饭不能吃,否则以后就完了。” 然后她去了一家大公司打工,学金融,学广告,做人脉,一做就是好几年了。这两年才开始建设自己的团队,一点一滴地开始自己的事业。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看她发的朋友圈,几乎就全是半夜还在公司加班,或一大早就赶去公司和团队开会和制定方案的信息。我常说她,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加班的路上。

    我们也不常聚,君子之交淡如水,有时候甚至一年都见不到一次。而最开心的是,每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们都会因为对方对生活的看法和态度以及三观都还没变,都依然充满乐观和斗志而感到欣慰和开心。

    不台好意思说明的是,在我们三个中我算是最穷的。我这两个朋友随着电影票房的大卖和公司业务的蒸蒸日上,都独立在北京购买了房产,唯有我一人是在内地购买的房子,因此时常只能自嘲“文人固穷”,但我依然满足于每一天都能不断奋斗的生活。

    关注周小平微信的朋友应该知道,我基本保持着每天更新一篇文章的习惯,风吹不动,雷打不摇。然而写网络文章只是我周小平的兴趣爱好,我还有自己的公司要运作,我还有自己的课要去上,我也还有自己的生活和应酬。有时候行程太紧,所以我只能半夜还会爬起来写东西,或者在飞机和火车上抓紧时间写一点。就算偶尔喝醉了,也要坚持上一个六点的闹钟,清早起来洗把脸,写下自己想写的东西。除了网络文章,我还在坚持做自己的协会,开办自己的工作室,规划活动,整理资料,认真著书立作…

    我总希望天下多一些人奋斗,中国多一些人自强。我这样想,大概就是因为我比较傻。

    因为实际上,一个社会参与竞争的人越多,竞争就会越残酷,且你们未来过得好不好与我周小平也没有一毛钱关系。因此如果我足够“聪明”的话,就应该让你们多去看看那些“网络大V救世主”的精神麻醉剂,但我却不始终希望中国的年轻人都变成那样。因为如果一个国家的年轻人都被愤怒取代了奋斗,都被绝望代替了希望,都被发泄消磨光了斗志和精气神的话,我们这个民族还怎么实现复兴啊。

    今天的国际社会依然不太平,我们和美国依然有很大差距,西方随时都想置我们于死地。所以我们依然需要许多不怕苦不怕累,敢于拼搏且充满斗志的年轻人成为这个时代的弄潮儿,然后汇聚这股力量,成为国家民族复兴的动力,最终实现那看似遥不可及的梦想。即:中华民族,将再次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最后我再重申一下我的观点:

    1:从国家层面而言,房地产过热和畸形发展,会对实体经济造成重大影响,不利于国计民生。即便国家层面需要通过房地产来进行资金蓄水防止资本被美国抽水剪羊毛,也需要推行更为稳健的金融政策。目前一系列的“首付贷”等金融工具,将很可能酝酿出一场中国版的“次贷危机”。

    2:从个人层面而言。房地产过热和畸形发展,确实会加大年轻人的压力,压制其他消费需求。但是我们最好不要期待房地产崩盘,因为如果不崩盘,你们不管房价再高,只要你足够努力和拼命,那么将来依然还有机会购买到合适的房产,穿越阶级壁垒。但如果房价真的崩盘了,那么你就永远不再可能有买得起房的机会,甚至连吃饭的钱都挣不到了。

    我说这些不是我认为房价暴涨有理,而只是告诉你,尽管这很没道理,也很不公平,但我们除了去努力奋斗之外,别无他法。

    也许有人会说,反正我也没有房,与其这样忍受贫富差距,不如期待大毁灭,反正光脚不怕穿鞋的。但我想说的是,这种想法和得不到一个姑娘,就要去泼人家硫酸一样,真的很LOW。

    生活需要我们站着活,所以千万不要跪着嚎。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说实话,没有多少人能看清这个社会的本质和残酷,由于人们是相信共产党的,人们以为凭自己的诚实劳动,无私奉献,不仅能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还能使自己早日过上好的生活。然而,这个社会从改革一开始就在行骗,很多人被骗了几十年,靠诚实劳动原来不能发家致富,只能温饱,而那些拐卖骗赌、投机取巧之徒则飞黄腾达,左右逢源。这个社会扭曲了人们几千年来传统价值观,传统美德碰得头破血流,而厚颜无耻却可横行嚣张,那些扼守传统道德的人们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后者,但是,也逼使一部分人违心地去做一些苟且的勾当,避免了被这个社会所淘汰。作为个人,生活在这个社会中,你无力去改变这个社会,但如果一个群体向社会呼吁抗争,总会有改变的机会。
    2016/9/28 8:17:52
  • 大毁灭、有钱人都跑了
    2016/9/28 5:13:43
  • 太实在人周小平。
    2016/9/27 11:31:0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全国青联委员、团中央青网协常务理事、网络作家、独立导演。80后新锐作家兼时评人、宏观经济分析师、最早的互联网人之一、06、07年中国十大博客得主,提出“金权分立”理论,力主“媒体公信力评分制”,提出牡丹花革命、被民主、人权推恩令等概念。   联络信箱:zxp0320@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