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周小平论 - 周小平首页
请不要把那些自己犯下的罪,说成是全世界的错
2016-09-11
字号:
    这几天被两条新闻刺痛了内心。一条是一名女子砍死自己四个孩子后,夫妻双双自杀。另一条是一名前老板破产后抢劫了运钞车。周小平在看到这两条新闻的时候,内心深处对四个无辜 孩子的逝去感到痛心。但是在这类悲剧的背后,我们应该思考些什么呢?

    我们常常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是在道德面前,似乎又遵从了谁弱谁有理的荒谬逻辑。地球的土地和资源是有上限的,所以如果人人都无节制地生育,那么人口呈几何数上升之后, 很快就会变成人吃人的人间地狱。所以,我们要有计划有节制。我们要保持人口基数稳定增长。因此国家对不同时期的人口压力制定了不同的人口政策。

    从一胎化,到双独家庭两胎化,到单独家庭两胎化,再到全面放开二胎。所有人都要为这个社会的发展和稳定贡献自己的力量,这种力量就是遵守法律和规则。但问题是,这世界上总有 人不遵守规则。

    现代化的生活比起农耕时代更为丰富多彩,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压力更大。当过父母或准备要当父母的人都知道,生孩子之后生活成本有多高。我们辛辛苦苦,勤勤恳恳工作的人,生一个 孩子的培养成本就已经很高了,周小平的很多朋友工作收入都还不错,但都不敢养两个孩子,更遑论三个或四个孩子。

    实际上当地村民的生活依然比较清贫,但整体家庭收入已经脱离了“国家赤贫标准”。据当地同乡说,现在就算就近务工也可以赚120元一天,一般家庭一家三口生活是够了。但为什么这 个发生悲剧的家庭却又如此贫困呢?我们来算一笔账就知道。养1个孩子和4个孩子的区别有多大?比如明明只需要花3000元,如果你有4个孩子就变成需要花12000。明明只花3万元的事,就会 变成12万。

    所以即便在同样的家庭收入下,别的家庭还可以有指望把日子过得更好,把孩子培养成才,但对超生家庭来说,就完全过不下去了。因此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对自己和社会的负责,而不 能去无节制地生育,更不能去做出超出自己能力承受范围内的事情,否则将导致极其严重的后果。这种后果不仅会摧毁我们自己的生活,甚至还会对社会造成割裂。

    也许你可以说,国家应该给贫困的人口低保。没错,遵从最基本的人性和道德,我们必须同情和照顾弱者。国家必须不断提高对弱者的生活保障,教育保障,帮助他们脱离贫困改变命运 。但,这种保障是需要有条件的。条件就是你需要和别人一样尊重这个国家和社会的法律,如果你超生,那么你就要为自己的行为和选择负责。因为国家和社会必须且应该同情和资助弱者, 但绝对不能同情和资助违法者。

    去年在看美国的一些政策资料时,周小平找到了一些美国的经验和案例,供大家参考。美国也有一些社区存在不少贫困户,所以美国政府就决定要适当照顾这些穷人,于是出台了一个政 策。那就是对这些贫困家庭的孩子,给予每月每孩200块的生活保险。并且,没有超生就取消低保之类的限制。

    但令美国政府没想到的是,这一政策很快就被恶意利用了。一些原本还能干点工作养活自己孩子的低收入者,立刻就辞工不干了,因为辛辛苦苦打工,还不如维持一个“贫困身份”划算 。为什么呢?因为虽然一个孩每月只有200元,但可以多生啊。生七八个不就有一两千美金一月了吗?

    要知道美国的工资保险税收很高,美国普通白领税后工资也不过两千多美金啊。这样一来岂不是干活还不如生娃吃补贴?所以许多社区里的底层,就放弃了拼搏改变命运的想法,在家里 猛生,尤其是一些黑人社区。

    等到美国政府发现问题时,这一政策已惹下了滔天大祸。根据美国人口普查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全美5岁以下儿童有49.7%是非白族群(来自低收入社区),也比2005年的41%出现了很大 的增长。且这种增速不可逆转。

    更可怕的是这些超生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根本得不良好的教育,政府每月补贴给他们的钱,都被父母拿去花掉了。有些没有文化的黑人家庭甚至用补贴款去吃喝嫖赌,孩子就丢在街区任其 随意生长。而这些小孩由于得不到教育,长大后也没有生存能力,所以唯一的出路就是他们也效仿父母,很早就结婚,然后拼命生娃赚补贴。如果拿不到补贴,他们就必然会去犯罪,所以这 个补贴政策还不能取消!而这就造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得不到教育的人口增长大爆炸,成为了美国极其严重的财政负担。而那些拼命努力干活的人,税负也越来越重。

    很早就有哲学家预言过:毁灭人类的除了战争之外,还有泛滥的同情心。一个政策过左或者过右都会对社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美国的教训告诉我们,任何一种看似再好的政策一旦没 有了底线和规则,就会演变成一场灾难。

    也许有人会说:“超生怎么了,生育是人的基本权力,想怎么生就怎么生,政府必须负责! ” 可问题是我们共同生活在片土地,当然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啊! 如果这种逻辑成立,那 是否其它方面也可以为所欲为呢?

    比如“吃饭是基本人权,所以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浪费多少粮食都没关系!”、 “上厕所是基本人权,想怎么上就怎么上,当街撒尿楼道排便,谁也管不着!”、“出行是基本人权,所 以想怎么开车就怎么开,政府凭什么规定开60码就可以,超过60码就不行?就偏要开180码,要是撞死了人,那么这种悲剧的源头一定是政府,一定是社会。政府为什么不能造出不出车祸的车 呢? 政府为什么不给车祸受害者的家庭发足够的抚恤金呢?”

    我们能这样说吗这样做? 显然我们不能。

    人可以被社会逼死,人也可以被自己逼死。如果这个家庭只有两个孩子,因为特殊原因失去了劳动力,而政府却没有给予足够的照顾和没有及时发放低保的话,那么政府是有责任的,甚 至可以说政府对孩子的死亡要负有主要责任。但问题是,如果不管一个家庭如何违法,如何超生,政府都必须全部买单的话,那么那种社会得变得多么可怕啊? 政府的钱来自我们这些辛辛苦 苦劳动者缴纳的税收。这些税收可以用于教育、医疗、交通、国防以及基础建设,也可以用于对贫困者的帮助,但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对违法者的现金奖励。

    如果一个人超生了、吸毒了、无节制消费了、赌博了、吃喝玩乐花光了钱,政府也要无条件兜底的话,那么这种社会正常人还能生存吗? 人始终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

    最后周小平也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使得一位母亲可以下狠心毒死自己的孩子。我并非达官贵人的后代,相反我也是出生在西部小城城乡结合部清贫家庭的孩子,儿时玩伴许多都是村里 的。我小时候所经历的贫穷是刻骨铭心的,我曾在微博上发过两张照片,是我3岁的时候穿的一件长款大衣,到我12岁的时候还在穿,那时已经被我穿成了短袖紧身衣。 而每逢家里能吃肉的 时候,我总会吃得狼吞虎咽。

    但即便如此,我的父母也从未绝望过。他们总是不断地省吃俭用,然后供我读书,并教育我说,书中自有黄金屋。每次我考试不好,或不听话的时候,他们就会用藤条打我的手心。正是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慢慢长大成人,并一直维持着乐观和积极的心态。而我儿时的伙伴们,如今也都过着不错的生活。他们当中有些很努力的人还买了小轿车,修了小洋楼,娶了好看的媳妇 ,生了两个孩子。

    贫穷可以被同情,但贫穷不是犯罪和堕落的借口。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家庭比这个家庭更贫穷,但他们不超生,他们的孩子也都能健康成长,并依靠自己的努力过上更好的生活。这世界需 要同情弱者,需要帮助弱者,但绝不能鼓吹“谁弱谁有理,谁穷谁伟大。”

    除了这起毒杀案件之外,周小平还关注到了另外一起案件。那就是《运钞车司机抢劫运钞车600万》一案。一些媒体在解读时认为,这个运钞车司机以前是个大老板,结果做工程被拖欠了 几百万的工程款。所以被迫去开车谋生,最后走上了抢劫的道路。因此,他本是个好人,所以他之所以犯罪,就是这个政府,这个社会,这个世界逼他的。所以,看啊!错的不是罪犯,而是 世界!

    但周小平绝对不能认同这种观点。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谁不承受压力!谁做生意不冒风险?谁没有遇见困难的时候?  也许有些犯罪分子是有生活困难,甚至很悲惨。但是,这依然 不是他们犯罪的理由。

    因为这个世上,有的是比他们更悲惨的人,有的是比他们更贫穷的人,有的是比他们更困难的人。但别人都没有向他们一样选择去犯罪!他们选择犯罪,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愿 意让自己成为罪犯。他们的犯罪怪不到社会的头上。错的是他们自己,而不是世界。

    做生意哪有不冒风险的?被拖欠货款导致资金链断裂本身就是风险的一种,每一个做生意的人都应该明白这一点。既然你选择做生意,想要享受赚钱的快感,那么你就要承受相对应的风 险。赚几百万的时候他花天酒地,亏了几百万他就去抢劫。然后媒体还说是社会逼他的,是国家对不起他?真不知道写下这些文字的人,脑沟回到底有多么奇葩。

    如果赔了钱就可以去抢劫,并且还可以被同情和原谅的话。那失恋了离婚了是不是就可以去强奸,然后还可以被同情和原谅?那生病了是不是就可以去杀人和放火,然后还可以被同情和 原谅?

    不,绝不可以。抢劫是犯罪,无论你有什么理由,都不是你伤害无辜者的借口。毒杀他人是犯罪,是最残忍的犯罪。如果不是凶手自杀了的话,社会对待这个他们态度不应该是同情,而 只能是正义的审判。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我推开窗户,看着远处依然灯火辉煌的外滩灯火,心中无限感慨。对于我这样从社会最底层一路走来的男人来说,我深刻地明白底层社会究竟是一 种什么样的结构。底层社会绝没有《北京折叠》(或纽约折叠)里描述的那样灰暗或天然正义。对社会底层而言,人们最需要的是教育、文化、奋斗和坚持。

    对于社会的底层,国家和社会需要去做的是有规则有条件的帮扶,而不是泛滥的同情或无底线的纵容。国家要切实加大对贫困地区贫困家庭的孩子教育问题,要加强建设对贫困学生的资 助和生活保障制度,国家要加大扶贫措施和力度。但国家更要加强对社会或农村问题家庭的孩子抚养权干预,对那些违法家庭和不具备抚养和教育能力的家庭要施以必要的措施,以避免同样 的悲剧再发生。

    但我更渴望的是,中国的崛起和一带一路的腾飞。因为从本质上来说,社会阶层永远存在。如果中国的经济不能从中国走向世界的话,那么我们是不可能真正从内部解决资源分配的问题 。也就是说,只有当中国成为一个新的强国,能带着全中国人民往外走,能赚取更多的钱时,才能让全中国人都受益,才能建设起更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而如果中国龟缩一隅的话,以我们 现在的这点外汇储备,就算平分给大家,十三亿人,一人也只能分到几万块,根本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时代,我们身处在资源、发展、环境、工业、道德和法制的种种矛盾中。但无论如何,这些都应该成为我们奋进向上的动力,而不是自怨自艾的理由。压力可以成为毁 灭自己的刀,也可以成为成就自己的云梯。对每一个人是如此,对国家亦是如此。

    只愿有一天,所有的中国孩子,都能健康成长,远离贫困和不幸。要做到这些我们的政府和每一个做父母的人,都要各自负担起自己的责任。不推卸,抛弃,不放弃,不自弃。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马西彦,你老大咋还对你如此器重呢?
    2016/9/15 13:04:22
  • 现在“无人村”很多,但很少有人愿意《闯关东》了,很少有人去“建立根据地”了。。。。
    2016/9/12 19:34:37
  • 朱德的母亲是含泪溺死孩子,还有很多人《闯关东》,东北原来人很少很少。
    2016/9/12 19:32:37
  • 朱德《回忆我的母亲》中说,“母亲一共生了十三个儿女。因为家境贫穷,无法全部养活,只留下了八个,以后再生下的被迫溺死了。这在母亲心里是多么惨痛悲哀和无可奈何的事情啊!母亲把八个孩子一手养大成人。可是她的时间大半被家务和耕种占去了,没法多照顾孩子,只好让孩子们在地里爬着。”
    2016/9/12 19:29:49
  • 在毛时代,生七八个孩子的比比皆是,也没有发生这种怪事!你周小平样两个都感到重负,原因不是资源匮乏,而是人为的抬高了生存成本,而计划生育就是抬高生存成本的元凶之一,而你还在叫喊计划生育!不知是无知还是有意,若是后者,其用心险恶不是一般的猖狂!
    2016/9/11 19:54:02
  • 这是一起较为明显的心理障碍杀人案。首先,杨的祖母,是独女,找来倒插门女婿,生了四个后不堪忍受这位祖母的虐待,离家出走不知下落。
    新闻中,杨经常打骂男人。一次被堂姐看见。引来旁证。
    第三件事,就是危房改造。这位祖母不许这位倒插门孙女婿在宅基地上起屋。很强势。
    第四件事,这位祖母自己独居开伙食,不跟儿孙们过。
    第五件事,他们家此前有人自杀死了。
    第六件事,李姓倒插门女婿在孩子死后的第八天自杀了。
    2016/9/11 14:40:46
  • 人性自利,法制为重,“窃国者侯,窃钩者诛”则成天理。同情多出于利他,也只有利他方能实行同情,推崇人性自利者不应有同情。
    2016/9/11 12:38:55
  • 对不起各位,本人五楼讲错了!-----楼主同样算是过份借读了六人死亡事件!--------有可能是家庭纠纷!
    2016/9/11 12:37:00
  • 如果承认人性即社会性,那么所有犯罪都是社会的错,同情“弱”乃是天理。
    2016/9/11 11:15:28
  • 周小平此文一般,晰理难以完全服人,应当是对农村缺乏深层次的了解,立意有所片面!
    2016/9/11 11:06:34
  • 支持5楼及博主本文。
    2016/9/11 10:47:54
  • 人均食用油每天几十斤是哪个无耻的家伙说的来?无耻下贱!
    2016/9/11 10:46:17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全国青联委员、团中央青网协常务理事、网络作家、独立导演。80后新锐作家兼时评人、宏观经济分析师、最早的互联网人之一、06、07年中国十大博客得主,提出“金权分立”理论,力主“媒体公信力评分制”,提出牡丹花革命、被民主、人权推恩令等概念。   联络信箱:zxp0320@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