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平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周小平论 - 周小平首页
我为你开万世太平,你为我舞盛世霓裳
2016-08-02
字号:
    一:大漠边关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春,这个民族的男儿以一种前所未有地态势聚集在了一起,他们脚下所站立的土地是繁华似锦的十里长安,而他们要去的地方,是漠北。是在那个年代最为遥远、艰苦和危险的地方。两名年轻的将领统领着这些男儿,这两名将领名分别是卫青和霍去病。他们曾经收复过被匈奴盘踞的河套地区以及河西走廊。

    然而蛮族并没有就此罢手,匈奴每次受创之后,便退回漠北,等养足了生息之后,又再度突袭汉地,有时一夜之间就有成千上万农户惨遭劫掠。匈奴对被劫掠的农户采取三光政策。能带走的粮食物资全部带走,不能带走的一把火烧光。能淫辱的全部淫辱,能抓走的全部抓走充作奴隶,不能抓走的就地斩首,并将遇难者人头堆砌成所谓“京观”用于取乐。

    于是,汉朝决定深入漠北,找到匈奴主力,将其彻底斩灭,永绝后患。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春,汉武帝命卫青、霍去病各率骑兵5万,步兵转折踵军数十万,深入漠北,寻歼匈奴主力。大风飞扬,军旗猎猎,这一群汉室男儿以一种毅然决然的心态,离开脚下繁华的十里长安,往漠北出征。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明白,自己这一去,将再不能重返汉土。

    此战。卫青与霍去病的大军出塞千余里,越过沙漠与匈奴主力遭遇。匈奴以逸待劳,汉军孤注一掷,双方短兵相接展开了一场殊死决战。此战,卫青和霍去病不负常胜将军威名,再度获胜。匈奴折损近十万人,牲畜被缴千百万头,元气大伤,远遁漠北,从此不敢再在慕南设立王庭。而此战,汉军也付出了惨重了代价,上万将士身陨漠北,十几万匹战马出征,回到长安时,仅余三万。

    早年收复河西走廊时,汉武帝曾打算为霍去病修建府邸,但霍去病坚决拒绝了。他说:“匈奴未灭,何以为家。”但他却不知道,这一世,他再没有机会为家了。长年累月的奔赴大漠边关,一场场艰难的跋涉和征战给他的身体留下了不可愈合之创伤。

    元狩六年(公元前117年)霍去病英年早逝,年仅24岁。他短暂的一生与这个世界的繁华和温暖似乎毫无关系,他生命中所经历的全部,只有大漠边关和征战与厮杀。而那些随他和卫青一同出征漠北并战损沙场的年轻战士们,他们甚至都没能在历史中留下自己的名字。但这一切,却意义非凡,因为正是他们的壮举,才使得我们这个民族后来可以骄傲地喊出那句:“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一直到千百年后的今天,每当危难的时候,这句话都还会不断地被我们喊出。

    二:灯火阑珊

    普通人又怎能体会那漠北边关的苦战,他们只能享受到汉军大获全胜背后所创造出来的那一个太平盛世。对所有人而言,盛世就意味着和平与繁荣、花前月下和碉楼锦簇。从汉朝开始,每逢正月十五,太阳向西斜挂下去时,人们就会纷纷张灯结彩地准备起来。到了晚上,许许多多的青年男女,老人小孩便纷纷穿上节日的盛装,涌向街道和河边,轻歌曼舞,欣赏花灯。有时据说连皇帝也会带着皇后、妃子,身穿便服在亲近大臣和侍卫的保护下,混在人群中去街上观灯。华灯初上,万家灯火。这灯火之璀璨,超越了那个时代的所有文明,以至于把长安装扮成了每当夜晚到来时,这个星球唯一不会陷入黑暗的地方。

    青年男女们纷纷在这一盛大的节日中,互诉衷肠。百姓终于不用再担心那随时袭来的蛮族,公主们也再也不用担心因为和亲,自己要远嫁去那苦寒的漠北。她们可以自由自在地享受生活,追寻自己内心的小幸福。于是一些唯美的词曲开始在她们当中传唱开来。“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 江水为竭, 冬雷震震,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与君绝。” 只是不知道这歌舞阵阵,丝竹声声,又可否慰籍那些在厮杀号角与刀剑黯哑中凋落的灵魂。

    在那灯火阑珊处的曼妙身影旁,当然见不到那些出征漠北边关的战士。然而,正是让人无比留恋的美丽与繁华,才使得那些出征的苦寒与艰辛变得极其温柔。

    三:臣子恨

    常有人向我诟病岳飞:“周小平啊,你别觉得岳飞好,那个人只善谋战,不善谋身。”  似乎他们认为像岳飞这样“鲁莽”之辈,死了很活该一般。仿佛,只有苟且偷生,割地和亲才是理所当然的生存之道一般。然而千百年之后,每当我再读一遍岳飞的写下的诗句时,都依然可以感受到他胸中的那些愤懑。“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是啊,若你不知靖康耻,若你不懂那些永远无法归汉的大宋帝姬、民女,你当然就无法感受民族英雄岳飞胸中的这份悲愤,你当然会觉得他杀气太重、不亲和、不温柔、不可爱。但若无大国崛起,又谈何小民尊严。若男儿不能杀出个万世太平,女人又怎能舞盛世霓裳。

    有宋一代,民间靡靡之音、附庸风雅,醉生梦死。而军事上,却节节败退,缩手缩脚,一味靠割地赔款、送女和亲,苟延残喘。

    靖康元年十一月,金军东西两路大军会师开封城下,不久攻破汴京,朝廷选择投降,但汴京军民不愿作亡国奴,抗敌情绪极具高涨,要求参战的人达三十万之众。金军见汴京军民已做好展开巷战的准备,不敢贸然进占全城。于是故伎重施,提出议和要求,向宋王朝索银要物。然而至此危在旦夕之时,宋钦宗仍不能醒悟,他亲自进金营乞降,并秉承金人的意旨,下令各路勤王兵停止向开封进发,对自发组织起来准备抵抗的民众进行镇压。宋钦宗的投降政策,使汴京军民遭受无以复加的灾难。

    但更重的灾难却落在了女人身上。人们普遍认为战争只是男人们的事,女人们可以远离战场,只在后方承受相思之苦以及可能有的功名和不幸。但实际上在战败之后她们会往往要承受比男人更凄惨的苦难。据《开封府状》记载,金兵围攻陷汴京前后,大肆烧杀掳惊,奸淫妇女,除索要金银财物之外,金人还特意索要“女童六百”。

    都城汴京被攻破后,金军把俘虏到的皇家后妃、大臣家属女眷三千余人、民间少女三千余人,及向钦宗索要来的六百童女,驱赶至斋宫青城和刘家寺。这六千多女人大多被关押在此,沦为娼妓。据《呻吟语》记载:“妃嫔王妃帝姬宗室妇女均露上体,披羊裘。这场“靖康之难”中,北宋后宫嫔妃、宗室妇女、民间少女全部被掳往北方为奴为娼的历史,成为了我们这个民族后来人难以启齿的羞辱。

    而岳飞是生于北宋的南宋将领,因此他胸中的愤懑不难体会。但在一片议和声中,岳飞却是罕见的主战派。自1128年到1141年的十余年间,岳飞率领宋兵同金军进行了大小数百次战斗,所向披靡战无不胜。1140年,岳飞挥师北伐,先后收复郑州、洛阳等地,又于郾城、颍昌大败金军。然而正当他准备再进军朱仙镇时,宋高宗和秦桧却一意求和,以十二道“金字牌”下令逼迫岳飞退兵,于是岳飞在孤立无援之下被迫退兵,并在此后宋于金的议和过程中被捕入狱,以“莫须有”之罪名被杀害。

    自岳飞被害以后,南宋不断往南躲避,偏安一隅醉生梦死,日渐孱弱。公元1279年,蒙古和南宋在广东江门附近崖山海域展开决战,蒙军仅用了一天就全歼南宋军队。丞相陆秀夫背着年仅7岁的小皇帝跳海,南宋灭亡,立国仅150余年。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请君暂上凌烟阁, 若个书生万户侯?!

    四:一剪梅

    直到八百多年后的今天,每当想起那些永远无法归汉的大宋帝姬民女时,我都忍不住胸中之气,以及对那些求和者的鄙夷和不屑。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人可以变得如此鲜廉寡耻,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人可以变得如此生性凉薄。

    一袭绫罗绸缎,搭在任何一位青春女子身上都会显出无比的曼妙与多姿多彩。如果再配上丝竹乐器,击缶而舞,则更加美轮美奂。然而当将士不能守卫这片土地之后,再美的绫罗绸缎,也只能成为致命的凶物。靖康之耻时被掳到北方的宋徽宗之女等,在完颜晏死后被充作陪葬。她们先被灌毒药,然后用漂亮的丝绸锦缎缠绕裹紧窒息,再用钝器击打,随后塞入墓中,直到几百年之后才被挖掘出来。

    那些被掳走,被充作娼妓,被侮辱与被虐待的大宋公主、妃子还有平民女子,她们曾经都是有名有姓、有模有样,有爹生娘疼,有俊男追求的女儿家,她们生来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去让人强暴、去当性奴,去给人陪葬的。然而,若国家衰败,将士蒙难,那么女人就再也不能在风花雪月里感受岁月静好。

    那些扣在岳飞头上莫须有的污名是我们这个民族身上最大的痛。这种痛使得像李清照写下的:“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这种甜美诗词,有宋一代,成为绝唱。靖康之后,被迫南渡的李清照在途中写下了:“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词语。这词,令她那些曾经甜如蜜糖的字,痛得滴出血来。

    五:为什么大地春常在

    有人曾经问我说:周小平,你最喜欢哪个古朝代时。我回答说,我喜欢汉明。有汉一代,将士不惜突入漠北千里之遥,为汉室儿女杀出一个太平盛世。有明一代,帝王果决迁都北京,北拒蒙古,西扼河套地区,东望五圣山脉。天子守国门,将士死社稷。这是即一种大责任,也是一种大追求。是一种敢为天下黎民,开万世太平的精神。

    而这种精神,被传承到了今天。

    1894年7月6日日本军队在仁川登陆,并发动壬午事变,从此朝鲜半岛军权尽归日本。1931年9月18日日本在朝鲜半岛经过多年的经营发展之后,将辎重推过五圣山,挑起战争,鲸吞我国东三省。随后日军就在东三省,建立了恐怖的731部队以及残酷的慰安营。我们这个民族的人民遭受了比靖康之耻还要残酷的折磨,而我们这个民族的女人也再次堕入了和靖康之耻时期一样的地狱。

    面对这些苦难,无数战士前仆后继地站起来抗争。杨根思22岁就加入了新四军老一团,那是抗战胜利前最黑暗的时刻,尽管我们把它叫做黎明前的黑暗,但只有经历战场的人才懂得它的残酷。抗战胜利后,他又加入了解放战争,从1945到1949,从浙西到淮海战役他穿越了无数枪林弹雨,目睹了无数生离死别,经历了九死一生,终于活着见证了共和国的诞生。

    没有比经历过战场的人更懂得生命的脆弱和战争的残酷,没有人不渴望在大功告成后,享受属于自己的荣华富贵。然而,就在此时,美国再度盯上了朝鲜半岛,并且与当年日军一样,如出一辙地从仁川登陆,纠集十七国联军,欲再度控制朝鲜半岛,觊觎我东三省。

    殊死一战,还是求和乞降? 新中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1950年10月,杨根思和数十万战友即将出征远方,守卫这大好河山。他们脚下站的,是传承了千百年的土地。他们的身后,是一望无际的东北黑土地。和千百年前那些出征漠北千里的将士们一样,他们以一种前所未有地态势聚集在了一起,他们要将来犯之敌彻底摧毁,他们要打出军威国威,要流尽自己身上的最后一滴血,来捍卫这片土地,来亲手开出个太平盛世。

    这场出征比千百年前那场出征更为悲怆。千百年前我强匈弱,千百年后我弱敌强。1951年冬,朝鲜,长津湖,在一场不是朝鲜战争中最激烈,但却可以称得上最惨烈的一次战斗中,他所在的部队奉命在此阻挡美军的突围。歇斯底里美军疯狂地把大口径炮弹泼洒到这个阵地上,坦克和自行火炮抵近山头疯狂轰击,来自航空母舰的机群则用凝固汽油弹与火箭弹一次次把整个山头点燃。在这样的疯狂火力之下,几乎所有的防御工事都失去了意义,无数年轻士兵成片地倒下,破碎…

    最后时刻,这位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经历过所有战场冰冷和残酷,但唯独没有享受过盛世温暖与繁荣的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决定永远地留在这块阵地上,与那些先一步牺牲了的战友们永远在一起。于是他遣走了仅剩的两位伤员,打光了所有的子弹,然后从容地抱起炸药包,面对蜂拥而上的美军,一跃而起。

    爆炸掀起的弹片泥土和骨肉血泥漱漱落下。而在这个距离无名小山头背后那片并不遥远的土地上,雪花依旧安静地飘落着,这种安静从此再没被打破过。从此再没有靖康耻,再没有九一八,在没有七三一,再没有慰安妇。此战后的数十年间,再没有任何敌人敢于踏入这片土地。遗憾的是,翻遍手头资料,我都没找到英雄杨根思在牺牲前是否已经成家立业。或许他是抱着同霍去病“匈奴未灭,何以为家”一样想法,走向战场的。

    将士不羡千金裘、男儿生当带吴钩。—— 守卫,才是男人最长情的告白。

    因此,你若问我更爱大漠边关还是更爱花前月下,我当然回答你更爱大漠边关。因为只有当我在大漠边关给你开出个万世太平之后,你才会有机会为我舞一曲盛世霓裳。

    谨以此文,献给天下所有战友。

    周小平

    2016年8月1日 于 西四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poli88882025   Mr.Wang   wangrong0601   绝伦小草   lastshot   精诚行医   ruijie123   yoyoyozhang   慕紫小草   大梦一场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全国青联委员、团中央青网协常务理事、网络作家、独立导演。80后新锐作家兼时评人、宏观经济分析师、最早的互联网人之一、06、07年中国十大博客得主,提出“金权分立”理论,力主“媒体公信力评分制”,提出牡丹花革命、被民主、人权推恩令等概念。   联络信箱:zxp0320@qq.com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