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修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页
中华思维在击鼓鸣冤
2018-12-08
字号:
    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我们的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为我们的民族复兴创建了必须的硬件,但我们文明复兴的软件或软实力则仍然显得有些薄弱。而统观我们的这种软件,它应该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1)中华文明的基本底色(反映古代或传统文明),2)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反映现代文明)。就它们两者的基本关系而言,前者为基础,而如果不清楚中华文明的基本底色究竟是什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又何以依附?

    在前文《从哲学辩论中的一道选答题说起》的最后曾说道,“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一个最基本问题就是将其西方思维转化为中国思维的问题。”由此,搞清楚中西方思维的区别与联系尤为重要,不然便难以进一步推动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和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本来,这篇稿子的标题曾拟定为《中西方思维的区别与联系》,但审理中却发现,在对中西方思维的定性问题上,我们的中华思维一直在蒙受着天大的冤情,令人悲愤难平。想到这里,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了,这是我们的先祖在鸣怨喊屈,其属于世界科学文化史上一桩重大的冤假错案,于是决定将稿子改写,尝试着理一理这桩冤案的基本案情。

    一、案情陈述

    在与网友的对话中早也提到,一系列探索的焦点,最终可能要聚焦于思维,因为它属于认知自然并改造自然的基础。的确如此,因为所碰到的最大问题之一便是人们如何思维的问题,它已经成为横亘在中华文明复兴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之路上的拦路虎。

    从网文和网络讨论中反映出,在中西方思维的定性问题上,我们的中华思维被定性为“形象思维”,而西方思维则被定性为“抽象或逻辑思维”,这似乎已经成为学术理论界的一种共识。但事实上,许多国人并不知道我们的中华思维究竟是什么,由此,除有些人仍在故纸堆中继续寻章摘句或通过象形文字等进行追踪外,大部分则是按照出版物等所宣扬的“抽象或逻辑思维”在思考,无形中已接受了西方的哲学思维。总之,如同理论混乱一样,目前我们国人的思维也很混乱,导致越来越呈现出一种思维的危机。

    现在,就先请大家参考一下词典的正规释义(没查教科书,其亦应如此):

    【形象思维(在线新华字典):用直观形象和表象解决问题的思维。其特点是具体形象性。按发展水平分三种形态:(1)学龄前儿童(三至六七岁)的思维,只反映同类事物中一般的东西,不是事物所有的本质特点。(2)成人在接触大量事物的基础上,对表象进行加工的思维。(3)也称“艺术思维”。作家、艺术家在创作过程中对大量表象进行高度的分析、综合、抽象、概括,形成典型性形象的过程。】

    【逻辑思维(在线新华字典):也称“抽象思维”。运用概念、判断、推理反映现实的过程。认识的高级阶段,即理性认识阶段。以其撇开事物具体形象的抽象性和形象思维相区别。逻辑思维不等于合乎逻辑的思维,它可以是合乎逻辑的,也可以是违反逻辑的。】

    相信大家都应该看明白了,按照西方概念的解释,所谓的“形象思维”属于那种“感性思维”,它属于一种简单思维,处于认知和思维的初级阶段,而西方的“抽象或逻辑思维”则属于“高级思维”,处于认知和思维的“高级阶段”。

    按此推理,我们中华民族属于有待开化的民族,其思维就在西方哲学所给予的定性中便矮化了下来,因为其“形象思维”较“理性思维”显然属于一种低档次思维。

    在征服世界的过程中,西方有句很流行的格言,“欲亡其国,必先亡其史”,其实这句话对其心理表达得还不够充分,因为其在对我国的文化渗透中,它还在更深层次上在灭我思维和文化,这更加阴险狡诈,也更加可怕。而一旦在西方思维和文化面前“站惯了”,在世界文明史上哪还会有你的座位?

    非但如此,透过对“逻辑思维”的补充解释:“逻辑思维不等于合乎逻辑的思维,它可以是合乎逻辑的,也可以是违反逻辑的”,这就说明,“洋大人”可以说理,也可以不说理,反正它就是理,因为它掌握着《逻辑学》,也掌握着话语权,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没什么理好讲。

    但事实果真如此吗?下面就让我们对这一案情进行一下基本的分析。

    二、案情分析

    前文曾说过,在对自然和人类社会刨根问底的过程中,运用0根思维,许多理论或学说都被其揭得人仰马翻,因为其属于一种扣底的方式方法,西方哲学和思维自然也不例外,前面几篇稿子就是在特意揭穿西方哲学唯心论的老底。

    不管你如何“哲学”,也不管你如何《形而上学》和《逻辑学》,在自然和0根思维这个公堂上,你再能白话和狡辩那都白搭,自然或事实才属于那位“青天大老爷”。

    (一)自然的纵横运动

    在前文中,自己曾提到要读读宇宙与人类社会这本无字之书,否则就难以理解并领会中华文明与马克思主义的深意。当然,这并不是说自己对此理解有多深,但通过考察最终会得出,宇宙与人类社会都存在着其自身的纵向运动与横向运动,只要得出这一点,中西方思维的问题就会大白于天下。

    而这种纵横运动,则已经由前人揭示出来了,诸如:中国古代的宇宙进化论、现代的宇宙大爆炸理论、达尔文的动物进化论、恩格斯的人类进化论,以及所有事物生长化收藏的运动实际等,它们都很有说服力。

    结合近现代科学,宇宙与人类社会都存在着其自身的纵横运动,都存在着“0→历史→现在”这一基本的运动时空或逻辑框架,它属于无可争辩的事实,理论研究不得不遵照实事求是原则坦然面对,不可回避。如果无视宇宙与人类社会纵横运动的事实,那无疑属于唯心论。

    在得出纵横运动这一基本的结论后,再对照我们的古代文明和马哲的历史唯物主义,对其原理就心中大体有底了,它们对此都反映得非常清楚,无可辩驳。所以,运用运动的观点考察自然、中华古代文明和马克思主义,这属于一个最基本的出发点和立足点。

    宇宙与人类社会的纵横运动,其所揭示的基本问题如下:

    1、宇宙与人类社会的本质(宇宙观和人类观)。这属于前文所述西方哲学论辩2000多年一直都悬而未决的问题,其属于哲学与科学界最大的难点,也属于理论体系的立论基础。如果连宇宙自然和人类社会的基本属性都搞不清楚,所谈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理论,那就属于“半路出家”或无根无据瞎白话了,应全部予以格式化清零。

    2、宇宙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绝对运动)。宇宙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分别由宇宙观和人类观所决定,它们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并互为基础,类似于中国的“阴阳”,如宇宙的本质属于能量,而能量必然会产生正能与负能之间的相互运动,它们互为根本。这也属于现代哲学与科学所没有反映出来的基本内容。

    劳动属于人类改造自然的一种基本运动,所以它属于一种能量,属于由人类在改造自然中所挥发出来的一种能量,在次类上属于生物能。而从大类上来讲,它依然隶属于宇宙间运动的能量,比如地球生物能来自于太阳核聚变所产生的太阳能,而太阳能又来源并从属于宇宙大爆炸能量,由此而反映出它们之间这种基本的隶属关系。所以,若搞不清无机界与有机界能量运动的基本关系和规律,便难以搞清楚宇宙和人类社会运动的真相。

    3、宇宙与人类社会的特殊矛盾(相对运动)。在绝对运动基础上,宇宙和人世间所产生的万物万象,它们之间存在着相互之间的相对运动,如现代科学所阐释的各种力学或运动,它们都属于此类。

    由此,根据以上几点,便为我们审视现有的各种理论和思维提供了基本的依据。

    在此需要先交代一句,如果想对中西方思维有个概括性了解,只需记住下面两个小标题即可:1)中华属于纵横运动思维,2)西方属于抽象思维。而如果想了解得较为详细一些,那就需要读一下标题下的文字了。不过,下面的文字所谈也只能是梗概,因为许多前文所谈理论问题基本都与此有关,而鉴于篇幅所限,在此不方便一一赘述。

    (二)中华属于纵横运动思维

    俗话说“大道至简”,理论越探底便越简单,所反映出的基本梗概也就越加清晰。通过“纵横运动思维”这一基本概念,不但凸显出中华文明的底色,也掀了西方哲学及其思维科学的老底,并冲破了其条条框框。

    1、中国自古就没有哲学。还是先从我们中华文明的底色说起,同时也检讨一下我们自己在文明传承中的失当。

    近现代以来,随着西学东渐,哲学也成了我们中国的热门学问,但翻遍所有的古籍,也难以找出中国“哲学”这么一说。而通过对宇宙和人类社会诞生、存在和运动实际的考察,自然揭示出其各自的基本矛盾和特殊矛盾,也没有“哲学”的立足之地。而近现代我国则出现了大量文章和著述在运用西方“哲学”论述中国的历史和现在,这也属于中国科学文化史上的一大奇观。

    这说明,在西学东渐过程中,其并不仅仅是外因的问题,我国学术理论界的内因也属于其重要因素。在对西方文化和思维的盲目崇拜中,这种“东施效颦”活剧的频频上演,说明我们自己也在主动抛弃着我们的传统文明和思维。

    2、中华思维的不白之冤。思维的问题并非由西方哲学“独揽朝纲”,事实上它在我国古代早已有之,如《易传·系辞上》曰:【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其“形而上”指的是【无形的或未成形体的东西,与表示有形的或已成形的东西的“形而下”对称】。由此,这里面的学问可就大了,请看百度百科的“形而上”词条的解释:

    【形而上者谓之道,(道,宇宙的本源,形而上的本体,超越一切世间存在,包括时空能量因果这些存在。) 】

    【形而下者谓之器,(器,有形的存在,大器者,名也,即文字文理真理公理,是道之载体。) 】

    中国人很重视这个"道",认为它是起主导作用的,支配着"地"上的一切"形"、"器"、"象"。

    由此可看出,中国古代的“形而上”所指并非是空洞无物,更不属于由“抽象”所产生的那种哲学思维,而是“包括时空能量因果这些存在”,它与恩格斯所讲“一切存在的基本形式是空间和时间”和列宁所讲“客观实在性”是基本一致的。

    然而,由于西学盛行,我国许多学者便将中国的“形而上”与西方的“形而上学”混同了起来,并将其纳入了西方哲学思维的轨道,从而导致我们的中华思维蒙受了不白之冤,形成了一大冤案,这真是我国学术理论界的奇耻大辱。

    非但如此,由于深受西方哲学思维的影响,我国一些学者也将中国的“形而上”之“道”思维给彻底抹杀了,反而全盘接受了西学对我国“形象思维”的定性,并跟着洋大人起劲地一起瞎起哄,给人们造成了我们的中华思维原本就属于“形象思维”的假象,进一步使这一冤案成为了历史的一桩“铁案”。

    毫无疑问,中国古代“形而下”之“器”指的就是现代的物质,与西方的“可见与可探测性”存在相同,这没有什么好说的。所以,中西思维的主要区别就聚焦于中国的“易”或“道”与西方“形而上学”的神学和哲学,在搞懂了前者之后,紧盯后者的神学与哲学属于中西方思维探究的关键。

    3、中华思维之“冤案”需要平反昭雪并予以正名。在网文与网络讨论中,对于“形象思维”这顶高帽,我们许多国人似乎都能够欣然接受,这属于西方对我国进行文化渗透的一大“历史功绩”,就像有人告知在宇宙和人类社会的上方存在着上帝一样,许多学者对此都深信不疑,并且也都照此念经,这很可悲。

    深究这一原因,是因为有些人们在对西方的盲目崇拜中首先就承认了其“形而上学”哲学的存在,由此,我们的某些“知识精英”们,就与那些宗教追随者一样,一旦被西方思维给洗了脑,就只知道诵经念咒,并对其顶礼膜拜,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西方思维“传教士”或“殖民者”,助其在我们中华大地上开疆拓土做起了急先锋。由于多年的西方哲学教育,我国科教界思维的西化现象已经相当严重,它已经不属于少数,而是形成了一个很大的群体,并且自觉地形成了一个西方思维传教士集团,在中华文明复兴的进程中,他们会自觉地形成一条阵线对其予以狙击,并会形成很大的阻力。

    然而,我国的高层和社会底层却对此进行着深刻的反思,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近些年来,上层一再着重强调要在继承传统优秀文化基础上实现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而许多地方也在着汉服,行汉礼,诵经典,举行传统文化礼仪等等,兴起了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热潮。这既反映出了人们对传统优秀文化思归的某种热望,也反映出我中华文明受西方文化压抑已久的一种感情迸发。这种情况综合反映出,在开放中细观西方文明过后,我们传统的文明意识又开始在自发性地慢慢复苏。

    然而,复兴不是复古,“着汉服,行汉礼,诵经典”等,这些都应该属于形式,我们中华文明的一大内容则应该属于我们的中华思维。而缺少这种思维,则我们的中华文明则难以站立起来。

    4、中华纵横运动思维的确凿证据。在探讨中,前文曾根据思维顺序,将我们的中华思维称为“纵向运动思维”,而将西方思维称为“逆向运动思维”,这样称谓虽然也符合实际,但其是为了突出基本矛盾运动而言的,并不全面,由此,我们的中华思维正确的称谓应该是:纵横运动思维。前面曾有两篇文稿:《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线与纬线》,其所谈正是这一问题。

    如果不是通过对宇宙和人类社会运动实际的考察,有关自然的纵横运动还真是难以挖掘出来,而一旦将这一问题明确出来,我们中华思维的问题便会异常明朗起来,古籍中的一些论述也会异常的醒目起来,诸如在“气一元论”基础上:“阴阳+五行”、“道+德”、“道+术”、“经+纬”、“经脉+络脉”、“泾河+渭河”等等,这些都明白无误地反映着我们中华的纵横思维,并且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无可辩驳。

    尤其是在我们的中医药理论中,其特别强调:“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明确为中医药治病之“目”确立了“纲纪”,其属于我们中华纵横思维的典型运用(自己曾发现,有的中医其实并不明白阴阳的真实含义)。

    很明确,我们的中华纵横运动思维,它在古今中外科学理论中别具一格,并独领风骚数千年,这才属于我们中华思维的真实反映与概括(前文对此所谈较多,在此不予赘述)。

    由于将纵横运动引入了科学与思维,所以,通过它不但会看出中西方思维的区别,也会甄别出它们的真伪。

    (三)西方属于抽象思维

    对于西方思维,要分做两部分来谈,首先,其宗教神学、哲学与科学属于一个整体,由它们三者共同构成了西方思维的全貌,而其哲学与科学则仅仅属于其一种从属思维,即横向思维。

    1、宗教神学与哲学都属于抽象思维的产物。别看西方的哲学和科学与其神学在表面上存在着矛盾,而实质上它们属于一个整体,这在它们“宗教神学+哲学+物质科学”的理论和文化结构中已经完整的体现了出来。

    请参考前文《中西方理论体系的基本特征》中的“中西方理论结构示意图”,其实西方的宗教神学也属于其抽象思维的产物,只不过其产生于蒙昧时代,而哲学则产生于物质科学开始抬头并渐渐兴起的时代。虽然其哲学根据物质科学的发展出现了唯物论,并坚定地否定宗教神学的唯心论,但由于宇宙本原或本质始终未明,其唯心论也始终没能被抛弃,而是一直在留用,以致现在仍然与唯物论争论不休。由此,西方的宗教神学与哲学,它们在思维的深层次上既存在着区别又存在着联系,都属于宇宙本原未明时代的产物。根据宗教神学与哲学既相互否定又因“抽象”而相互依存的关系,它们反映着科学史向前发展的递进关系。

    所以,根据西方理论和文化的基本结构可以看出,其宗教神学仍然在占领着其基础理论的地位,其《创世纪》仍在暗中阐释着其自然和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与绝对运动,而其哲学与科学,则属于其应用理论范畴,这从西方物质科学高度发达但却仍然信仰上帝的文化中就非常明确的反映了出来,

    2、西方哲学与科学均属于三维时空中的横向思维。还是请参考前文中的“中西方理论结构示意图”,从中可以看出,西方哲学与科学均属于三维时空中的横向思维,这可由它们本身予以说明,因为在其理论中从未出现过宇宙和人类社会的纵向运动,尤其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更是一语道破了各种“力学”的天机,证明其理论所谈均属于相对运动,并且证据确凿,无法否认。

    由于缺失纵向绝对运动(基本矛盾)之“纲”,西方思维和理论自然就暴露出了其重大缺欠。

    3、所谓的“思维科学”应该隶属于社会科学。所谓的“思维科学”,目前在科学分类中属于一个大类,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平起平坐,并对人们的思维产生了“转基因”的效能。这个问题其实很严重,它比大豆转基因要严重得多,随着西方教育的普及,其哲学已经在全球形成了“思维殖民”之势。近现代以来,我们中国也深受影响。

    然而,我国许多人的思维之所以被转了基因,其主要原因就在于没有搞清楚我们的中华思维究竟为何物,只要厘清了这一问题(如纵横思维),中西方思维的基本轮廓也就出来了。

    本文以上探讨中所说的思维与“思维科学”之思维不同,前者属于客观思维,而后者则属于主观思维,它们属于两种不同的概念。

    (1)客观思维。它指的是人类认知宇宙和人类社会自然的那种思维,其本身隶属于自然,以研究自然为主。

    以上所探讨的中华纵横运动思维就属于这种客观思维,指的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那种客观运动,主要是用以认知自然,其从属于自然。

    (2)主观思维。它是“研究思维活动规律和形式的科学”,隶属于人类,以研究人类思维的本身为主,也就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那种思维,主要是用以认知人类大脑功能的本身,其属于人的主观思维。

    所以,按照现代语言来讲,我们的中华思维属于“客观思维”,而西方思维则应该属于“主观思维”。

    由此,所谓的“思维科学”,其应该隶属于社会科学,属于其一个分支,不应该将其与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予以并列。虽然它们两者之间存在着密切的联系,但其研究范围则大为不同,若对其不加以区别,这两种思维仍然会混为一谈。

    根据以上的探讨可以看出,不管是西方的有神论思维,还是其哲学与科学思维,它们都被我国古代宇宙本体论的纵横思维给包圆了,早已经将其囊括其中。但我们的中华思维也并不是完美无缺,其所存在的缺憾是,由于历史和科学发展的原因,我们古代的社会科学一直没能产生人类社会本体论及其纵横运动思维,这就需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予以补充完善了。

    (四)中华文明复兴与马哲中国化应同时并举

    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它们属于一个整体,不可将它们两者分割开来,否则这两者便都会难奏其功。

    1、三条基本原则。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个课题,其牵涉的问题很深,根据中共中央的要求,最起码有三条基本原则需要遵守:1)忠实于自然(不局限于有字之书),2)忠实于中华传统文明,3)忠实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

    要遵守这三条基本原则,是需要下番苦功夫的,只有搞懂了宇宙和人类社会的自然才能挖掘出中华理论与马克思主义原理所在,也才能发现它们相互之间也存在着矛盾,从而去解决这些矛盾。如果对这些一无所知,势必会出现以下两种疑难:

    (1)中华文明要复兴什么?这个问题会牵出一系列问题,会促使对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进行深度考察,从而得出中华文明之根究竟在哪里。如果在这些问题上只是一个“白相人”,那势必只会在中华文明复兴运动中跟着喊口号,而不知从何下手。这种情况目前并不少见。

    (2)马克思主义怎样中国化?这个问题会促使深入考察人类社会的起源和历史,从而深入挖掘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并解决其与中华理论怎样相融相通的问题。虽然我们的革命前辈对此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仍有必要推动其继续深化。

    对于前一个问题,上面曾进行了一些考究,下面对后一个问题继续谈点看法供大家参考。

    2、马哲中国化可构建社会科学本体论(隶属哲学社会科学)。中央所倡导的“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它属于科学分类,而如前文所述,马哲经过“双创”后所产生的“社会科学本体论”则属于具体的项目研究,它从属于哲学社会科学。它属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核心部分,学术理论界应对此予以特别重视。

    有关这一点,前文曾数度予以强调,这正是我国传统道德文化既有特长又有所欠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通过马哲“双创”基础上的中国化,它不但能够将中国古代的纵横运动思维与马哲思维深度融合在一起,也能够将哲学、政治经济学与科学社会主义三大基本内容融为一体,从而既可以阐释人类诞生和历史的纵向运动(基本矛盾),也能够阐释纵向运动基础上的横向运动(特殊矛盾),由此,它不但可以弥补我国传统文化的缺欠(续接劳动之根),也能够进一步使马克思主义原理更深刻更完整地展现出来(前文已有所阐述,在此不予赘述)。

    经过“双创”后所产生的社会科学本体论,其意义非同小可,它不仅会带动自然科学产生变革,也会带动整个世界科学文化体系产生一场深刻的革命。

    3、马哲中国化所遇到的问题。为了维护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有些话说起来似乎不太相宜(有些学者曾为此提醒过自己),但我们探讨理论问题的原则也应该实事求是,还是应该实话实说为好。

    应该承认,马克思主义毕竟产生于西方,其思维必定带有西方思维的痕迹,这无需避讳。如果想将其中国化,必然要将其转化为我们的中华思维,这是必须要经历的一个基本步骤。否则,如果按照西方思维直接照本宣科,将其原封不动的拿来中国,必然会对马克思主义原理形成歪解,由此一幕幕的“本本主义”或“东施效颦”历史剧便会接连不断地上演,我国在革命和建设中都曾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更为惨烈的是,苏东剧变,更是为此做出了令人触目惊心的注脚。而我们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之所以能取得巨大成就的原因,就在于一直不断地在推进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中国自古就没有哲学,其纵横运动思维早已将西方哲学的内容涵盖其中了,而要将马哲的西方思维转化为我们的中华思维,就难免会对其“哲学”伤筋动骨予以转化,而要进行这样的探索,会存在着一定的政治风险,也会遭遇很大的阻力。

    通过本体论阐释基本矛盾(基础理论)与特殊矛盾(应用理论),这在理论探索中属于无法回避的历史课题。根据以上对宇宙和人类社会运动的考察和我国的纵横运动思维,再结合中国自古就没有哲学的实际,在马哲思维转化为中华思维的过程中,势必会遇到下列问题:

    (1)唯物辩证法属于西方思维。其虽然强调“唯物”、“运动和发展”,但其“对立统一规律、质量互变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在字面上则存在着西方哲学的某些特征:

    ①并没有表达出“唯物”之义。其三大规律属于“抽象”的产物,并非属于运动之实的本身,显然带有西方那种明显的“形而上学”特征。

    ②仍没有摆脱西哲的三维时空。但由于其强调“运动和发展”,透出其将要突破西哲的三维时空之势,其处于对西哲三维思维的将脱未脱状态(这一点需要重视)。

    ③并未区分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基本矛盾与特殊矛盾相当于我们中华思维中“纲与目”的关系,如果抓不出“纲”,在对“目”的分析中很可能会出现偏差。

    由于唯物辩证法强调“运动和发展的普遍规律”,透出其将要产生基本矛盾之势(这一点也很值得重视)。而一般情况下,我国许多学者都是根据自己的理解将其运用于对各种特殊矛盾的分析,这虽然可以推动其对具体事物或现象加强研究,但由于基本矛盾之“纲”不明,对具体问题之“目”的分析就存在着五花八门、莫衷一是的现象,目前网络中所出现的一些争论就属于此类。

    (2)历史唯物主义属于四维思维。这显然突破了西哲的三维时空,而明显属于“历史维+现在长宽高三维”,具有着明确的“0→历史→现在”四维思维特征。但也不得不说,其“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的五种社会形态,显然属于一种断代史排列,并未反映出人类社会纵向运动的基本矛盾。

    (3)基本矛盾明确于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之中。在恩格斯的《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一文中,明确提出了“劳动创造了人本身”的著名论断。虽然马恩的其它著述中也一再强调劳动在人类社会存在和运动中的基础作用,但最为明确的则当属这句“劳动创造了人本身”。这事实上确定了马克思主义的人类劳动观,也确定了基本的人性,从而确定了人与自然的矛盾才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矛盾(改造自然才是主题),也从而确定了人性(劳动性)与动物性(非劳动性寄生)对立统一的基本关系,并进一步为特殊矛盾之“目”抓出了其“纲”,为分析一些社会运动现象提供了基本的依据。

    通过对马哲中国化过程中所出现的问题可以看出,其自身也一直处于不断的向前运动发展中,这就需要根据我们中华思维的基本结构和习惯对其予以整合并转化,使其与我们的传统文化统合在一起。

    根据以上对宇宙和人类社会以及中华思维与马哲思维的基本考察,所以在前文中曾说,马哲与中国理论在越走越近,相信大家也能够看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之必要,其应该会对我们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马克思主义进一步中国化和重构中华理论体系产生一定的助推作用。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1955年生于山东惠民县,1971年高中退学在农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农民和3个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过在职学习获取部队“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大专学历,1992年转业到“滨州外贸食品公司”,1997年下岗四处打工,2004年创办企业,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间没能掌握相应的基础知识,所以在养病期间便自学生物学等自然科学,想搞懂搞通一些问题,由此发现一系列矛盾,便顺着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观与方法论。由于是自学,从未在正规杂志发表过文章。所以,在草根网开博(或许是不知深浅)也算是自己拜师学艺。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