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品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哲人多思 - 张国品首页
给流氓猖獗时代的流氓们存照画相
2015-09-26
字号:
    社会是一个繁花筒,既有真善美,也有假丑恶,五颜六色,五彩缤纷。其中有一类人,恐怕到了共产主义社会也很难绝迹,这种人叫“流氓”。这里,不仅指流里流气的小流氓,男女流氓,恶霸流氓,而且是指文化流氓,政治流氓。

    历史上,几只跳蚤披上龙袍,穿套官服,立即会有一群卑鄙文人、凶恶武士下跪磕头,趋炎附势,掇臀捧屁,狐假虎威。在小说或电视剧中经常可以看到,这些人即使满头白发,腰缠万贯,照样会扭怩作态,心狠手辣。如此现象各国都有,从未根绝。

    所以,盗窃赌博、行贿受赂、贩毒吸毒、色迷淫乱、以权谋私、腐败堕落、篡党夺权、卖国求荣,不仅当今世界仍普遍地存在着,社会主义中国也每天能见到。为什么罪恶的东西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使一部分人始终迷恋不舍?流氓的社会、历史、政治、经济、文化、心理根源究竟在哪里?怎么样才能战胜和根除流氓?看来都值得好好研究。这里,我试图用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作一点初浅的探究,敬请各位读者批评指正。

    (一)

    什么叫流氓?按照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的说法,“就是随着时势浮沉流荡而被法国人称做浪荡游民的那个五颜六色的不固定的人群。”流氓是“由所有各个阶级中淘汰出来的渣滓、残屑和糟粕”组成的。“流氓无产阶级在一切大城市里都有,并且是与工业无产阶级迥然不同的,这个阶层是产生盗贼和各式各样罪犯的泉源,是专靠社会餐桌上的残羹剩饭生活的分子,无一定职业的人、游民。”在其他文章中,马克思也多次提到流氓问题,指出:“工人分成雇农、短工、帮工、工厂工人和流氓无产阶级。”“流氓为了两个塔勒就可以在资产阶级、贵族和警察彼此发生摩擦时替他们做打手。凡是在两个雇主阶级各自坚持对立的利益的地方,被他们雇用的工人之间也就进行着同样的斗争。”《共产党宣言》中也曾专门强调过这个问题:“流氓无产阶级是旧社会最下层消极的腐化的部分,他们有时也被无产阶级革命卷到运动里来,但是,由于他们的整个生活状况,他们更甘心被人收买,去干反动的勾当。”

    马克思的这些论断,是我们认识流氓与流氓无产阶级的有力武器。在旧中国,由于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买办阶级的三重剥削和压迫,封建经济逐渐崩溃,商品经济畸形发展,迫使大批贫困的农民、工人更加贫困,也导致小土地者、小私营业主、为封建皇朝服务的遗老遗少以及各种军阀走卒,纷纷沦落成了无产者,从而使流氓队伍在旧中国大地上空前地膨胀起来。从某种意义上说,军阀能混战数十年,蒋介石政权能维持那么久,投降日本侵略者的汉奸有那么多,相当程度上也是靠了一大批流氓在支撑。在黑暗社会,流氓中除极少数人参加革命外,主要都卖身投靠在军阀和土豪劣绅门下。他们不是充当买办走狗,便是充当密探打手,成为反动统治赖以生存的一种社会力量。

    总之,流氓既是万恶的旧社会的产物,又是旧社会能够万恶下去的一种必不可少的阶级基础。

    (二)

    新中国建立后,流氓失去了昔日的主要靠山。在人民民主专政和社会主义改造的巨大威力下,原来的流氓同各种剥削阶级一样受到了致命的打击。除一些罪大恶极者被镇压外,大多数人接受了党和人民对他们的教育挽救,逐渐改变思想恶习,成了自食其力的公民。然而,文革内乱为流氓无产阶级死灰复燃、恶性发展创造了条件,作为“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的林彪之流,可以说是集政治流氓和文化流氓之大成者,是流氓无产阶级的总代表(顺带指出,根据言论和行动,把他们说成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似乎不太妥当,他们缺乏代表中国资产阶级的知识和能力)。这些人凭借党和人民赋予的一定权力,施展了流氓史上曾经施展过的各种卑鄙伎俩:随意接过革命的口号,却用这些口号作掩护肆意残害革命志士;明里以共产党领导的面貌出现,暗中组织流氓队伍,妄图依靠流氓无产阶级的力量,一口吞下社会主义中国的整个江山。对此,一部《历史在这里沉思》,确实让人沉思再三!

    文革期间大量的惊心动魄的政治迫害事件证明,流氓需要动乱,动乱产生流氓。社会大动乱是流氓发展的最佳环境,也是流氓“英雄”大显身手的最佳时机。但是,无论流氓们多么猖狂,多么得势,历史终究会给予严厉的惩罚,林彪集团的覆灭即是佐证。马克思说得好:流氓们“虽能做出轰轰烈烈的英雄勋业和自我牺牲,但同时也能干出最卑鄙的盗窃行为和最龌龊的卖身勾当。”流氓的这种特性,决定了他们不可避免的可耻命运。

    经过拨乱反正,由林彪之流精心培植的政治流氓队伍顷刻瓦解。不过,他们所产生的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还在,“文盲加流氓”的社会效应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消失干净。改革开放后,惯于窥测风向并善于披上时髦新装的流氓,很快就适应了新时期的新环境,并开始导演出一场具有以权谋私、行贿受贿、内外勾结、腐败堕落、出卖色相、黄赌淫毒等许多新特点的无耻闹剧。这方面事例,报刊电视、大小城镇中随处可见,俯拾即是。30多年来,仅仅一大批高官腐败堕落的事迹,就足以提供罪犯肆虐、腐败泛滥、流氓势力极其猖狂的充分依据了。

    改革开放中大量的触目惊心的事实再次证明:我国尚处于社会化商品经济很不发达、小农经济还大量存在的发展阶段。在这种贫穷落后的社会经济基础上,流氓们仍能一批又一批地繁殖出来,从而成为社会主义条件下继续“产生盗贼和各式各样罪犯的泉源。”

    必须指出,与广大的工人阶级和农民群众相比,流氓无产阶级人数不多,隐身有术,但社会活动能量较大。况且,这个阶级一向具有变色龙的特异功能,危害尤烈。鉴于今日中国的政权、军权、财权、物权、人事权全都集中在共产党的各级领导手里,流氓无产阶级便往往凭籍“无产阶级”的身份和各种特有的“才能”,千方百计钻入党内,窃取权力,一心一意牟取个人名誉、学历、地位、房产、金钱、美色等种种不当得利。

    实践证明:共产党内的流氓无产阶级与党内外的走资派一样,是危害党、危害社会主义的大敌,是造成党风不正、民风不纯的罪魁祸首之一,也是破坏文革改革,破坏经济建设,出卖国家利益,阻碍生产力发展的一种十分重要的恶势力,负能量。

    看来,在中共历史上,过去片面地过分地强调与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完全无视与流氓无产阶级的斗争,改革开放后又完全否定一切阶级斗争,这是中国革命与经济建设一再蒙受挫折的一个重要原因。可以说,这也是导致某些原社会主义国家中的工人阶级四分五裂,社会动乱禁而不止的重要方面。对此,应予高度重视,高度警惕。

    (三)

    我们要与流氓进行斗争,便不能不研究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流氓阶级在政治、经济、思想文化诸方面的基本特征。

    从经济上看,无论新旧社会,流氓无产者表面上都是普通的穷人,与一般无产者同样无产,甚至比一般工人、农民更加一无所有。实质上,流氓无产阶级是剥削阶级长期统治所孵化出来的畸形儿,是一种既一无所有又好逸恶劳的特殊的剥削阶级。因为一无所有,属于无产阶级范畴;因为从物质上和精神上都追求过寄生生活,并且确实不靠本人辛勤劳动而活命,又应归属于剥削阶级一类。流氓无产阶级既赤手空拳又肆意挥霍,必然要靠歪门邪道觅取钱财。由于向一般无产者和农民群众乞取有限,他们主要麋集到了有钱有势者的周围,通过为剥削阶级卖命来苟延残喘。

    进入社会主义后,原有的剥削阶级失去了剥削的资本,流氓们继续依附就失去了意义。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流氓无产阶级除了偷盗抢劫、贪污受贿、敲诈勒索、走私贩毒等明显的违法犯罪活动外,已不再以游民、地痞、打手等面貌出现,而是借机混进了企事业单位里,混进了党政军机关中。由于经济来源不能再采用替剥削阶级玩命、四处求乞、强抢恶讨等方式,更多的就在“共同富裕”和“按劳分配”的名义下领取工资和奖金。不过,他们表面上八小时上班,实际上七小时怠工,经常在劳动岗位上开展“偷懒的竞争”(马克思语)。一旦到了加工资发奖金的关键时刻,一个个又如饿狼,似虎豹,劲头之大足以将别人的劳动成果蚕食干净。他们不学无术,非要爭个“相应职称”;一无奉献,什么都得沾上一份。倘若抓到一丁点权力,“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便成了他们的座右铭。于是,凭三分人情搞官倒,靠七分权利做交易,没有资本照样获取超额利润。

    改革开放后,由于无视阶级的客观存在,从来不讲阶级斗争,于是买官卖官、游手好闲、贪污盗窃、贪赃枉法、好逸恶劳、赌博淫乱、制假造假、坐享福利,腐败泛滥,胡作非为,遍布城乡。只要成了“富二代”,或者找到了卖身大靠山,流氓们就一个个翘翘二郎腿,潇洒走一回。即使比旧社会更丑恶更恐怖的东西,也全都跑出来作了精彩的表演。

    这一切表明:流氓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条件下具有了许多新形式,新特点。当然,不管怎么变,企图不付出必要的社会劳动而达到不劳而获、少劳多获、投机取巧、寄生获利、一夜暴富的可耻目的,则是流氓们不可改变的本质特征。

    (四)

    流氓们在政治上惯于变化,标新立异,更善于见风使舵,投机取巧。透过各种眼花缭乱的政治现象,流氓们的政治主张归根结底是步没落的剥削阶级后尘。他们一旦掌权,必然转化成特别贪婪的剥削者,掠夺者,必然走上暗无天日的历史老路,必然实行专制独裁、腐败残暴的法西斯统治。流氓政治的主要特征是:

    1、变色性

    流氓没有坚定正确的政治原则,只会跟着政治风向不停地旋转。今天喊“高举”,明天叫“打倒”;刚刚三呼“万岁”,转身大骂“万罪”。昨天“永不翻案”,不久立刻变脸。他们居心叵测,出尔反尔,简直像一颗颗“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周万匝无已时”的滑溜弹子。当需要“四项基本原则”做档箭牌和敲门砖时,他们常常比一般人举得更高,敲得更响。一旦乌云飘来,立即翻手覆雨,能把社会主义革命描绘的漆黑一团。如同自然界的某些昆虫,政治流氓大都善于根据当时当地的政治气温与特定环境变换颜色。有的长期潜伏,窥测方向。一旦时机成熟,立即张牙舞爪,弱肉强食,有奶叫娘,粉抹登场。

    2、虚伪性

    流氓不懂马克思主义,但他们深知,如今是中国共产党的天下,若不披上马克思主义外套,混入执政党内窃取权力,往往一筹莫展。因此,尽管他们对自由、民主、平等、人道、人权、和谐、改革开放、四项基本原则之类的辩证法几乎一窍不通,有时倒也伪装得十分巧妙,很能迷惑一些幼稚无知的“精英”、“权威”、“粉丝”,很善于迎合一些有权有势或居心叵测的同类。其实,在流氓心中,什么民主啦,自由啦,人权啦,解放思想啦,实事求是啦,统统不过是随意使唤的奴婢。一切理论只是用来遮丑的玫瑰,一切法律可以成为任其践踏的破布,一切民主更成了专横跋扈的道具。在他们眼里,只要拥有了实权,谬误可以变成真理,罪恶可以变成法律。因此,对他们来说,搞政治就是搞诈骗。小流氓耍无赖,大流氓玩阴谋,可谓司空见惯。

    3、贪做官,做贪官

    流氓们要在一无所有的条件下填饱私囊,往往比一般剥削阶级的贪婪更贪婪。他们认为:中国历来是“有权就有一切”;“官场左右市场”;“做官可发财,发财能做官”。在社会主义现实条件下,这种状况短时期内还不可能根除。因此,象周永康、徐才厚、谷俊山这类政治流氓,往往利用这类顽疾,口是心非,厚颜无耻,先贪做官,后做贪官。

    4、施虐----受虐性(或者叫野蛮性与奴才性的有机结合)

    流氓们渴望占有一切,支配一切,就必定要做权力的奴隶,忍受更有权力者的奴役。按《逃避自由》作者弗罗姆的说法:“看到权威情不自禁的谄媚,看到无权者不由自主地逞强”的“施虐----受虐狂品质”,是希特勒、戈培尔式政治流氓的典型品质。对流氓来说,革命是工具,人命是玩具;强者面前充羊羔,弱者面前当豺狼;见到上司点头哈腰恰似叭儿狗,遇见下属横眉竖目活似鬼阎王;有权时一副蛮横嘴脸,失势后到处摇尾乞怜……,可以说,兽性与奴性、野蛮性与奴才性,在流氓们身上都达到了“最完美的统一”。

    5、腐朽性

    流氓作为“所有各个阶级中淘汰出来的渣滓、残屑和糟粕”,注定是社会主义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建设的破坏力量。准确地说,一般的剥削阶级起初还属于先进生产力的标志,垂死前还总想维护既得的财产。流氓们却从来不代表先进生产力,也没有任何值得维护的资本。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晚不妨睡大街,即是他们绝妙的真实的写照。流氓们像一群蝗虫,飞到哪儿那里一片荒芜。又像一批蛀虫,钻进哪儿那里一堆废墟。因此,如果说剥削阶级会因富得淌油而腐朽,流氓们则因穷得潦倒而糜烂。这里,对立双方融为一体,实现了统一。富得过度与穷得过分能奇迹般地殊途同归,最终是一样地溃败没落,走向灭亡。

    (五)

    在科学技术和思想文化日趋繁荣的今天,有一种现象常常会令人迷惑不解——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糟粕靠了什么力量,还能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继续蔓延?现代西方文明中丑恶的一面靠了什么力量,可以在社会主义中国恶性膨胀?是资产阶级吗?资产阶级的影响与丑恶行为确实存在,不容忽视。但刚刚处在重新恢复阶段,还没有到形成大气候的时候。是工人阶级吗?革命的工人阶级作为中国社会先进生产力的代表,作为社会主义的领导阶级,仍在公开地清算封建糟粕文化和资本主义腐朽的东西。是农民阶级吗?小农中确有一部分人进化得太慢,原始粗野文明和封建落后文化在他们当中还有一定的市场。但这个阶级大多数人在共产党的带领教育下,正在不断地转化成城镇工人阶级的新成员,成为具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新农民。

    结论:唯有历来的腐朽的剥削阶级与“所有各个阶级中淘汰出来的渣滓、残屑和糟粕”的流氓无产阶级,才既是中国古代糟粕文化的主要继承人,又是现代西方腐朽思想的主要吸纳者。

    除了在政治上已经窃取到一定权力又自以为属于“社会精英”的流氓外,一般的流氓在经济地位上相对低下和不稳定,他们的灵魂也往往处于贫困与骚乱不定的境地。流氓们没有自成一体的哲学理论,但几千年间剥削阶级腐朽意识已深深植根于社会的深层次中,最容易被“跟着感觉走”的流氓无产者所接受,使一些支离破碎的陈腐的哲学观念顽固地盘踞在他们的心灵深处。比如,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火不烧山山不肥,人不害人人不贵;不能流芳传百世,也要遗臭留万年,如此等等。

    随着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现代资产阶级与流氓无产阶级在思想文化上的主要区别在于:资产阶级早已披上了迷人的外衣,趋向表面的华丽和“文明化、自由化、民主化”。流氓无产阶级的思想则依旧粗野赤裸,公然下流无耻,整天醉生梦死。

    必须清醒地看到,流氓的思想文化,虽然属于一种极端自私自利的不堪一驳的罪恶文化,但中国的现实清楚地表明:这种文化仍在疯狂地蔓延,流氓意识一旦抓住千百万人的灵魂,还能形成一股极其可怕的社会势力。如果任凭这股恶势力肆虐,仍足以毁灭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因此,作为代表人类进步势力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其他社会进步人士,决不可等闲视之,决不能掉以轻心。

    (六)

    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今天,一部流氓在中国的演变史,已进入到了一个新阶段。由于高等教育的平民化、普及化,科技手段的尖端化、多样化,物质财富的货币化、数字化,思想交流的信息化、便捷化,人员流动的频繁化、国际化,导致流氓们也发生了巨大改变。这些人现在变得更加聪明,更加文明,更加狡猾,更加无耻,更加容易被国际国内的反动势力所收买,更加善于利用高科技手段与跨国方式来达到卑鄙的目的。像茅于轼之类政治骗子,思想流氓,就非常具有反动的勇气,创新的精神,公开地心甘情愿地充当国际资本的奴才,自觉自愿地为敌对势力充当信息心理战的马前小卒。而仍在发生的制造大量假药、伪劣产品,“某小学校长带了小学生开房”之类事件,则表明党政机关的有关部门、经济界、医疗卫生界、教育界、娱乐业等等,内部都已十分肮脏,犯罪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疯狂程度。这类流氓犯罪案件,今后还会持续不断地产生。

    因此,怎么样才能正确地认别流氓?怎么样才能更好地战胜流氓?其中存在哪些规律性?需要化大力气好好研究,更要有先进的政治思想理论指导,运用更有力的宣传教育手段和更强大的专政力量,才能更有效地对付他们。对此,千万不要书生气十足,把复杂的阶级斗争看得太简单了。作为马克思主义者,如果连中国存在不存在资产阶级和流氓无产阶级,要不要研究各种剥削阶级和流氓无产阶级,应当采取什么样的办法来对付这类阶级,全都一无所知,全都置之不理,那么阶级斗争的客观规律就必然会跑出来严厉惩罚的。盲目的结果,必将吞下苦难的恶果。

    比如,中国的几亿农民正在从小农经济中解放出来,转化成为城镇化的工人阶级。这既是一种伟大的历史性进步,也是一个充满变数的演变过程,苦难过程。在许多资本主义国家发展的历史上,统治阶级曾极其残酷地剥夺了贫苦农民们的土地,迫使他们在大小城市中盲目地流浪,从而导致整个社会丧失理智,穷苦的劳动人民被迫革命,大量人口悲惨地死亡。这些情景,尚历历在目。前车之覆,后车之鉴。亡羊补牢,犹未为晚。

    对此,毛泽东曾经做过深入的研究与思考。比如,为什么在中国那么贫困的条件下,他始终要坚持实行社会主义的国家所有制与农民群众的集体所有制?他说,中国有那么多农民,不能轻易地都流到大中城市中去,一定要防止走资本主义早期畸形发展的老路。他强调,要在发展集体化规模化农业的同时,大力发展乡镇工业,以便就地安置农村富余劳动力。大批农民一旦失去土地等生产资料,又没有就业机会,一定会产生出严重的恶果。即使他们的身份都转变成了城镇流动人口,生活上却长期处于贫困状态,政府的福利保障是否能负担得起?负担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遗症?无业人数大量存在后,会不会产生出新的流氓无产阶级?会不会重复历史上的社会动荡乃至国家动乱?对此,必须引起执政党和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高度警惕。

    (七)

    流氓的基本特征表明:与所有其他的阶级一样,流氓无产阶级并不是一个无条件的、抽象的、含糊的、僵死不变的概念,而是一种世界性的普遍现象。作为一个特殊的阶级,它是具体的、有历史前提与特定内容的,相对的,动态的,可变的,会在一定条件下转化的。由于流氓是由“所有各个阶级中淘汰出来的渣滓、残屑和糟粕”组成的大杂侩、综合体,其成员的构成与存在的方式就与一般的阶级具有许多不同的特点。

    流氓无产阶级在思想上政治上主要依附于各种剥削阶级与官僚特权阶级,是这类阶级身边的奴仆。经济上与普通的工人、农民、职员、知识劳动者们没有多大的区别。其成员广泛地分布在各个阶级、阶层和社会群体之中,正常情况下根本无法区别、分辨。只有当流氓无产阶级以各自的言行暴露出流氓的本性与流氓的特色之后,人们才可能对他们做出正确的判断。尤其是流氓们大多具有变色龙的特点,他们与真正的共产党人和正直的劳动人民之间并没有经渭分明的界限,因此往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渗透,矛盾斗争。敌与友、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往往纠结在一起,必需用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分析武器,必需具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才能将他们及时地挑选出来,准确地给予定位与打击。

    在社会主义现阶段,流氓无产阶级与先进的工人阶级是根本对立的,是工人阶级先锋队必须时刻提防和坚决清除的。就每一个具体的个人来说,可能在刚参加共产党组织时确实是真诚的,积极的,符合党章规定的。然而,随着时间的推延和环境条件的改变,特别是拥有了一定的政治经济权力后,就容易暴露出真实的面貌来。因此,对流氓开展斗争,不能仅仅看表面现象,不能仅仅看一事一时,而要以动态的可变的辩证的眼光来认识,要用正确的方法,对具体的人作具体的分析,正确地解决好具体问题。当流氓分子没有发生腐败堕落、违法犯罪和扰乱社会正常秩序时,主要体现为人民内部的矛盾,应通过适当的耐心的政治思想教育与主动帮助其劳动就业等方式来解决。当已经出现流氓的种种特征时,应当引起高度警觉,及时劝导,防止恶性发展。当发现他们思想卑鄙、腐化糜烂、卖国求荣时,必须敢于揭露,坚决斗争。

    众所周知,新中国创立之初,旧社会遗留下了那么多土匪、黑帮、流民、妓女,为什么几乎一夜之间就销声匿迹,社会很快被打扫干净了呢?为什么现在社会安定了,经济繁荣了,思想活跃了,流氓们却更加猖獗了,更加嚣张了呢?对此,必须出重拳从根本上来解决了吧?

    (八)

    马克思说过:“最强大的一种生产力是革命阶级本身”。反过来说,生产力发展的最大障碍来自腐朽没落的阶级。今天,我们真的要贯彻好党的十八大精神,真的要发展好社会主义生产力,真的要打击腐败恶势力,就不能唯经济而经济,而应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思想挂帅,重新考虑增强什么样的综合国力。要坚决依靠工人阶级,发展具有现代科技知识的劳动者阶级,坚决打击经济流氓、政治流氓、文化流氓和一切非法剥削行为。这不仅是增强综合国力的根本措施,也是对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的一种新的解放,新的促进,新的提高。舍此,增强了综合国力也会变得没有多大意义。

    看来,这里有必要重申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在阶级依然存在的社会里,阶级斗争是推动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直接动力,是促进现代社会进步和生产力发展的巨大杠杆。坚持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遵循阶级斗争的客观规律,是促进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而不是阻力。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观点没有过时。当然,动力与阻力是有条件的,相对的,是会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的。因此,我们一定要正确地全面地认识阶级斗争与发展生产力的关系,用正确的方法处理好相互之间的矛盾,既积极审慎地发挥民族资产阶级和国际资产阶级在发展商品经济中的有益作用,又要严厉打击违法犯罪的资产阶级阶级和流氓无产阶级,以保证社会主义事业顺利地发展下去。

    历史和现实都昭示我们:在资本全球化时代,在社会化商品生产力仍需要继续发展的条件下,在更新更高的生产方式还没有真正形成的条件下,流氓无产阶级和各种剥削阶级还会不断滋生,长期存在。只要雇佣与被雇佣、掠夺与被掠夺、压迫与被压迫的关系还能被相当多的人所接受,自由竞争、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赢者通吃的丛林法则,还具有推动资本生产力发展的潜能,各种社会性罪恶就必然会继续存在,并从反面发挥特有的作用。

    必须认识到:只要懒惰成性、挥霍无度的流氓无产者还在继续繁殖滋长,勤劳勇敢的人民便不应当也不可能与之共同富裕,代代相伴。让流氓无产者与勤劳者“共同富裕”,必然会误入“中等收入的陷阱”,难以自拔。

    在社会主义发展的现阶段,三大差别、两极分化、官僚腐败和不劳而获群体的存在,是阻碍中国社会主义可持续发展的大敌,也是当今中国必须面对,必须逐步解决的重大课题。对此,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必须承认,必须正视,必须采取正确的政策和策略来对待。

    马克思主义一贯认为:社会主义的最终目的不单单是发展经济,也不是无条件地“共同富裕”。而是要通过尽快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包括发展人本身,来促使一切阶级消亡,结束延续了几千年的阶级社会。

    马克思指出:“无产阶级只有消灭自己,才能解放整个人类”。“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即假定整个社会都处于这个阶级的地位,也就是说,既有钱又有教养,或者可以随意取得它们,这个阶级才能解放整个社会。”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为中国工人阶级和全体劳动群众变成“既有钱又有教养”的知识劳动者奠定了必要的基础。工人阶级与其他阶级只有充分利用这一优越的条件,在发展先进生产力的同时,使自己发展成为用先进思想武装起来的社会主人,才能达到彻底消灭一切阶级的目标,包括从根本上挖去罪犯的泉源----流氓无产阶级。否则,罪犯的泉眼里仍将源源不断地流出又臭又脏的东西。

    注:本文是我1992年8月10日的旧作,曾在当年11月12日《经济学消息报》上作为读者来信简要地发表过。现根据新的情况又作了适当的修改补充。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赞同6楼,7楼的评论。
    2015/9/27 6:01:54
  • 想起周星驰在苏乞儿里说的,决定乞丐的多少不在丐帮,而在庙堂。恍然,原来博主只是发牢骚而已。
    2015/9/27 5:55:12
  • 感觉文章有点混乱,初看好想在说左派造反派,细看又骂了那些极端自私的右派,细思量执政党前世今生,博主是把左右作孽都归集为流氓无产阶级。
    2015/9/27 5:50:20
  • 流氓猖獗时代的兴起,是因时代提供了市场和条件,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该鞭打的是流氓泛滥时代的引领者。
    2015/9/26 19:28:29
  • 中国有贵族吗?
    2015/9/26 18:42:20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自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稍有心得。今后我将注重于研究社会的基本细胞男女气质性格特征及发展趋势。愿意与我合作共同研究的,请联系QQ:1292930699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