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品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哲人多思 - 张国品首页
纪念李宗仁先生
2015-07-21
字号:
    今天是李宗仁先生回归大陆半个世纪纪念日。敬佩之余,以此文纪念之。

    李宗仁( 1891 ~ 1969 )字德邻,广西临桂人,军事家,政治家, 爱国人士。 原中华民国代总统,国民党陆军一级上军总指挥、西征军总指挥、第四集团军总司令等职。1929年蒋桂战争 ,桂军败北,出走香港。翌年出兵湖南策应冯玉祥、阎锡山反蒋,受挫撤回广西。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先后任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汉中行营主任,指挥徐州会战诸役。抗战胜利后,李宗 仁任北平行辕主任、国民党政府副总统。1949年1月蒋介石“引退”后,李宗仁任代总统,派代表团到北平与中国共产党和平谈判,新中国成立前夕去美国。 1965年在周恩来安排下,李宗仁 毅然回国。1969 年 1 月 30 日病逝于北京,享年78岁。

    李宗仁早年就读于广西陆军速成学校。1910年加入中国同盟会,1916 年加入桂军,先后参加护国战争、护法战争,1922年自任广西自治军第二路总司令。1923 ~ 1925年在孙中山领导下,先 后消灭了旧桂系军阀陆荣廷、沈鸿英部,统一广西,成为新桂系首领。1926 年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7军,李宗仁任军长,参加北伐战争。1927年,李宗仁支持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 实行“反共清党”。

    李宗仁回国后,曾受到毛主席二次接见。1965年7月26日上午,李宗仁和夫人郭德洁及程思远等人,正在北京东郊参观一个纺织厂。突然,一位工作人员悄声告诉说:“毛主席正在中南海等待 接见你们,请立即前往。” 已经年迈的李宗仁,见到毛主席后,高兴之余也显得有些拘束,加上天气炎热,额头布满了汗珠,不时掏出手绢擦拭着。见此情景,毛主席平和地说:“台湾通过 美国阻止你回来,但是没有搞清楚你是怎么回来的。”显然,毛主席对周恩来精密安排李宗仁归国一事非常满意,并不无兴奋地注视着李宗仁。

    李宗仁说:“在海外的许多人士都怀念祖国。他们渴望回到祖国来。他们的心是向着祖国的。”又说:“在美国有许多中国科学家感到凄凉、苦闷,怀念祖国。但他们有幻想,想等待美国改 变对中国的态度以后再回来。”

    时间过了中午,毛主席请李宗仁到他的住处丰泽园看看。李宗仁说:“我们这一次回到祖国怀抱,受到政府和人民的热烈欢迎,首先应对主席表示由衷的感谢。几天来我们在北京地区参观访 问,亲眼看到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果,感触颇深。我们为祖国的日益强大而感到十分高兴。”毛主席说:“祖国比过去强大了一些,但还不很强大,我们至少还得再建设二三十年,才 能真正强大起来。我建议你到祖国的各地看一看。”李宗仁肯定地点了点头,这正合他的心愿。

    毛主席说:“现在有些民主人士,在反帝方面问题不大,但在反修方面决心不大,民主党派很少发表一篇反修文章。听说你声明的原稿,提到了反修问题,为什么又去掉了?这个问题,你可 以带头讲讲嘛,我赞成你。我们要坚决反对帝国主义,反对修正主义,要彻底地反。” 李宗仁转换了话题,说:“我同美国国务院中国科科长克拉伯经常接触,我曾对他说,美国同台湾签订 ‘共同防御条约’,中国人民怎么能接受呢?如果有一个国家同你们的夏威夷也签订这样的条约,你们美国能接受吗?克拉伯不能回答我。我说,如果台湾当局要废除这个条约,你们怎么办 ?难道你们能派兵去打台湾吗?克拉伯说,不能打。打,一定会遭到全世界反对的。我说,台湾不是个碟子、花瓶,你又拿不去,你们还不如撤走。”毛主席说:“关键是在台湾啊。” 接着 说:“李德邻先生,不要急,台湾总有一天会回到祖国来的,这是不可逆转的历史潮流。”李宗仁诚恳地说:“主席讲得对。” 直到下午三时许,毛泽东与李宗仁的第一次会面才在愉快的气 氛中结束。

    天不随人愿,李宗仁欢乐的新生活仅1年多,不幸之神便降临到他的头上,夫人郭德洁女士因癌症于1966年3月21日逝世,享年60岁。此时李宗仁先生已是76岁的老人了,夫人的逝世,使他伤 怀不己。

    此后,文化大革命在全国如暴风骤雨般地降临了,李宗仁开始担心起来。他不明白,为什么正当国家建设蓬勃发展的时候,发动这场“文化大革命”呢?所幸的是在这场运动中,他被周恩来 安排送到三0一医院保护了起来。

    1966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17周年。李宗仁应邀登上天安门参加庆祝活动。站在天安门城楼上的李宗仁,目睹波澜壮阔的场面,并没有激动起来。一方面,他很高兴党和国家领导人 在文化大革命中,依然给予他的礼遇;另一方面又为这动荡不安的局面深深忧虑着。此时的毛泽东很高兴很活跃,他和林彪热情地检阅着红卫兵队伍,兴高采烈地接见了红卫兵代表。随后, 毛泽东看见了李宗仁,便马上兴致勃勃地向李宗仁走过来,边走边向李宗仁伸出手来,李宗仁赶忙伸出双手,去握住毛主席的右手,两人一边握手一边摇晃。当时在场的解放军画报摄影记者 孟昭瑞迅速抓拍下了这一场面。毛主席边与李宗仁握手,边请李宗仁到休息室去吃茶。来到休息室,他请李宗仁坐在沙发上位,李宗仁说:“主席在这里,我怎么好坐在上位呢!”毛主席说 :“你比我年岁大,是老大哥,应该坐在这里。”在休息室,毛泽东和李宗仁进行了坦诚的长时间的谈话。事后,李宗仁将毛泽东与他的谈话详情告诉了尹冰彦先生。尹冰彦做了如下记录:

    坐下之后,毛主席点起香烟,边吸边说群众是发动起来了,群众一起来,那就不能完全依靠个人的想法去做。毛主席说,这把火是他自己烧起来的,点火容易灭火难。看来这火还要烧一个时 期。接着,毛主席问李宗仁对这场文化大革命有什么看法,有什么意见,希望李宗仁坦率地谈谈。李宗仁很谦逊地说:“毛主席高瞻远瞩,英明伟大,古今中外任何国家领袖,没有一个人能 有这么大的魄力来发动这场革命。目前虽然稍乱一点,但是为子孙后世着想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接着,李宗仁说了北伐时期在武汉和苏联顾问鲍罗廷的一段话:当时革命军打到了长江中下游,攻克了重镇武汉和南京。由于革命队伍内部发生了严重分裂,李宗仁由南京到武汉进行调处。 会见鲍罗廷后,鲍罗廷说,革命就和妇女分娩一样,为了生儿育女,就难免受一时之苦,受了这个痛苦可以换来有子女的幸福。李对鲍说:“痛苦对产妇是不可避免的,但作为助产婆要尽可 能减少她的痛苦。”李宗仁实际上是用这段回忆来比喻文化大革命,意思是说当前的大乱是为了未来的大治,作为领导人要尽可能缩小乱的范围和乱的程度。

    毛主席认为李宗仁的话很对,并表示正在着手治乱。他说,当前问题很多,要一件一件去解决。譬如,红卫兵小将们给各民主党派下了“哀的美敦书”,勒令限期取消民主党派的组织,这是 不可以的;听说他们还砸烂政协,要彻底毁灭统一战线,这更是不对的。接着,毛主席把统一战线在民主革命中的作用、贡献和社会主义时期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做了说明。最后明确说,民 主党派不能取消,这要对红卫兵说清楚。有些人可能听不进去,但这要好好做工作,说服教育他们。

    毛主席讲完后,问李宗仁:“李先生,你的看法怎么样?”李宗仁连声说:“毛主席英明高见,我从前根本不晓得这些道理,今天算是顿开茅塞。”

    1968年4月,李宗仁得了肺炎,住院期间大便大量出血,经检查确诊是直肠癌。在医生的帮助下,他战胜了死神。但不久又患了严重的肺气肿,支气管丧失了功能,终日离不开氧气瓶。1969年 1月下旬,李宗仁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便对前来探望的尹冰彦气喘吁吁地说:“我的日子不多了。能够回来死在自己的国家,了却了我一件最大的心愿。回来后本想在台湾问题上做点工作 ――我的那些想法曾对你讲过,但还没来得及向周总理提出,现在什么都来不及了。台湾总要统一的,可惜我是看不见了。这是我没有了却的一桩心事。那些书(指李带回来的很多线装书, 如《二十四史》、《四部备要》等)送给广西图书馆,书画送给政府,那几瓶酒想办法送给毛主席、周总理吧!”

    李宗仁提到的那些书画,都是齐白石、徐悲鸿等与其交往时送的上等精品,甚至还有不少是他多年收藏的文徵明、郑板桥、何绍基等人的书画珍品。在美期间,他儿子李志圣曾要求留几幅给 自己,李宗仁未答应。归国后,李宗仁曾向人谈起过此事,说:“这些东西我把它看作国家的珍贵文物,带回来总算没有离开自己的国家。如果留在美国,最后必然为外国所有。况且这些画 又都有我的名字,怎能使它流落国外呢?为了这件小事,志圣(李宗仁儿子)很不谅解,他连封信都不给我寄来。”

    李宗仁那几瓶酒也颇不寻常,其中大部分是法国的白兰地和英国的威士忌,都具有两个多世纪的历史了。仅在李宗仁手中,就保存了几十年之久。酒瓶上都有历代专家鉴定的签字并贴有收藏 家的签名封条。这几瓶酒是当年外国代表团送给李宗仁的,跟随他南征北战,飘洋过海,始终形影不离,足见其珍贵的程度。李宗仁回国后曾多次向人提起,说这种酒可以入药,他特意留着 准备在适当的时机送给毛主席和周总理。但酒还未送,人已不起。此时,他仍念念不忘此事,其意义远远超出这几瓶酒本身,充分表达了一位爱国老人对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深厚感情,也 寄托着这位老人对新中国的无限希望。

    李宗仁在弥留之际,还请人代笔口授了一封给毛主席和周总理的信,信上说:“我在1965年毅然从海外回到祖国,所走的这条路是走对了的。我们祖国的潜力是举世无匹的,我们祖国的前途 是无限光明的。在这个伟大时代,我深深地感到能成为中国人民的一分子而无比的光荣。在我快要离开人世的最后一刻,我深以留在台湾和海外的国民党人和一切爱国的知识分子的前途为念 。他们目前只有一条路,就是同我一样回到祖国的怀抱……”周恩来总理看了此信后,感叹地说:“李先生的这封信,是一个历史文件。”

    对照李宗仁先生晚年的所作所为,对照他的思想品质,对照他在热爱祖国和处理财物上的大义壮举,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人,尤其是今天共产党的高层领导,你会 觉得惭愧吗?内疚吗?面对李宗仁,假如仍不向他学习,不惭愧,不内疚,甚至仍在耍官僚,搞腐败,请问:你还有脸皮继续做“共产党的领导”吗?这样的“领导”,难道人民会让你永远 地做下去吗?!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祖国一定会统一的。
    2015/7/24 17:10:12
  • 真正爱这个国家的人,是不会忍受腐败横行的。
    2015/7/21 17:35:0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自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稍有心得。今后我将注重于研究社会的基本细胞男女气质性格特征及发展趋势。愿意与我合作共同研究的,请联系QQ:1292930699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