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品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哲人多思 - 张国品首页
人类文明史为什么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2015-06-07
字号:
    今日世界,7 0多亿人正在书写21世纪20年代的人类历史。美国人在写美国的历史,印度人在写印度的历史,中国人在写“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各国都在写不同的历史,各人也在写不同的历史。在各国各人的各种历史中,是否存在一定的共同性、普遍性呢?能不能用非常简洁的语言来正确地概括这段历史的本质特征呢?

    翻阅用文字记载的人类历史,很少有令人信服的结论。在达尔文、马克思之前,人类的历史常常被说成是“上帝”创造的,或者由各民族各自崇拜的神仙们主宰的。每个人的生死呢?许多中国人至今仍认为:“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一切都是由“老天爷”、“菩萨”或“阎王爷”预定的。而在许多“精英”眼里,人类的历史仅仅是帝王将相或英雄豪杰的历史,仅仅是“精英”们自己的历史。马克思主义诞生后,仍产生了许多说法。比如,野蛮人到文明人的历史;不自由不民主到自由民主的历史;兴亡交替、循环往复的历史;科学技术发展的历史;追求幸福快乐的历史,等等。但这些说法仍没有形成系统的完整的科学理论,更不能指导人类的主体——最广大的人民群众觉醒起来,团结起来,战胜各种困难,自觉开创整个人类更加美好的历史。

    那么,有文字记载以来五千多年的人类历史,究竟是什么历史呢?

    马克思、恩格斯曾作过简洁精辟的论断:“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② “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构成了直到今日的全部成文历史的内容。”③ “将近四十年来,我们都非常重视阶级斗争,认为它是历史的直接动力,特别是重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认为它是现代社会变革的巨大杠杆。”④今天,谁若仔细研究美国的现代史,或者仅仅研究中国文革或改革开放后的实际情况,同样可以得出结论:阶级斗争“是现代社会变革的巨大杠杆。”是推动历史发展的“直接动力”。无论美国中国,乃至世界各国,无非是掌握了现代资本的阶级与雇佣劳动者阶级为了各自的利益,既互相依存,互相合作,互相渗透,又明争暗夺,相互矛盾,相互斗争,由此推动了资本生产力发展和社会的文明进步。这种斗争,不仅指个人之间的利害冲突,更是指企业与企业、集团与集团、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以及相互之间不断地“友好合作、互利共赢”,同时又吵吵闹闹、矛盾斗争。实行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国,并没有一下子跳出几千年的阶级社会,一下子跳过资本经济发展的历史阶段。各种资本压迫劳动、掠夺劳动成果的矛盾,仍每日每时都在社会的各个角落里反复发生。假如连这么明显的阶级斗争的事实都看不清楚,说明什么?

    《共产党宣言》诞生近170年来,人们对阶级斗争的各种错误百出的理解,远远胜过了正确的认识。在许多场合,阶级斗争不是被当作一门科学,而是被当作随意迫害他人的武器。在新中国,由于极左势力把他们所理解的“阶级斗争”强调到了极端,并且以这个名义随意剥夺辛辛苦苦挣得的合法的私人财产,随意伤害无罪公民的人身权利,从而使“阶级斗争”四个字几乎变成了毒蛇猛兽,变成了唯恐避之不及的最最恐怖的字眼。改革开放后尽管很少再讲阶级斗争了,但极右势力以权谋私、化公为私、两极分化、腐败堕落、随意侵吞人民公共财产和残害人民生命的现象,也几乎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以至到了今天,一方面许多把马克思主义天天挂在嘴上的共产党人,仍对“阶级斗争”心有余悸,一听到“资产阶级”就火冒三丈,浑身发抖。另一方面,眼看着资本在放肆地掠夺劳动者们的劳动成果,压迫劳动者们的被迫反抗,却仍然装腔作势,装聋作哑,甚至公然包庇,同流合污。因此,不要说正本清源,重新恢复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斗争的科学学说,甚至连公开议论一下阶级斗争,都可能变成“思想僵化”、“极左抬头”和十恶不赦的对象了。好象这样的情况都不属于阶级斗争似的!

    其实,不管社会的思潮如何倾斜,不管对马克思主义有多大的歪曲,真理的光辉是任何污秽都掩盖不住的。就象不同高等数学的人要全盘否定数学理论一样,现在许多根本不懂阶级斗争的人,却都在“彻底否定阶级斗争”。当然,真理决不会因有人反对而灭亡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关于阶级斗争的科学大旗,迟早会重新高高飘扬的。对立统一规律、剩余价值规律和阶级斗争规律,是当今世界任何人都无法抗拒的基本规律,发展规律。

    那么,为什么说人类社会的文明史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而不是“经济发展的历史”,“人民争取幸福生活的历史”,“专制变成民主的历史”------?

    大家知道,任何人只有掌握了最简单的加减乘除,才可以进一步理解初级代数或高等数学。不懂物理学中最基本的原理,就不可能理解高能物理中的特殊规律。同样,如果连阶级斗争的基本概念与基本内容都不懂,又怎么能正确地理解当今世界正在发生的重大事件呢?又怎么能科学地认识阶级斗争是推动政治、经济、文化和“现代社会变革的巨大杠杆”呢?又怎么能自觉地运用于实践,成为促进生产力发展的“直接动力”呢?假如连这种认识都没有,反而大喊大叫“彻底否定阶级斗争为纲”,“彻底推翻社会主义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当然就会被旧思想弄得僵化,弄得错误百出,更谈不上自觉运用阶级斗争规律来促进社会的全面发展了。

    表面上看,现实生活中的人们都在忙着开公司、办学校、造飞机、做工种田、吃饭睡觉、结婚生子等等。为什么这样呢?当然是为了生存发展,过上美好的生活。再进一步,为什么近代科技能发展得这么快?为什么在经济发展的同时罪犯又那么多?为什么小偷小摸可恨可恶,必须依法判罪,而亿万人民共同创造的亿万财富流进了亿万富翁的口袋,反倒“合理合法”呢?亿万劳动者日夜劳动后为什么所得无几?难道这个世界只有极少数人特别聪明,可以不劳而获、少劳多获或一夜暴富,而亿万人民全都愚蠢,只配多劳少获,勉强活着?这种状态不根本改变,今后亿万人民无论再创造出多少财富,不仍要归亿万富翁们私有吗?那么,所谓的“真理”、“自由”、“民主”、“法制”或“共同富裕”,还有多少值得人民信赖呢?许多“思想家”、“政治家”、“经济学家”和“法学家”们为什么总是对此视而不见,甚至立法保护、狼狈为奸呢?在“民主法制越来越完善”的条件下,为什么违法乱纪、贪污腐败的现象反而越来越多,越来越猖狂呢?

    所有这一切,马克思当年都曾作过深入的研究,从而得出了人们从未得出过的结论:人类的历史是劳动人民创造的,是他们用血汗和劳动成果书写的。压迫剥削人民的统治者们虽然用文字编造了许多美妙动听的故事,制订了许多“合情合理”、“自由民主”的法律法规,却是掠夺劳动人民劳动成果的真正的罪犯。一部人类社会的历史,就是这两大类人矛盾斗争的历史,就是压迫者迫使劳动者拼命劳动,然后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掠夺他们的劳动成果,劳动者们则被迫劳动和反抗斗争的历史。在这个过程中,人与人之间结成了各种各样的经济关系、政治关系、社会关系、思想文化关系、权利义务关系等等,从而推动了生产力的发展。这两大类人本身,也随着生产力的发展而不断地发展。比如,奴隶主与奴隶发展成了地主与农民,然后又发展成为现代的资本所有者与雇佣劳动者等等。其中每一大类人都是一个大的群体,大的利益集团。这类群体或利益集团的简称就叫阶级,用“阶级”这两个字来代表、表示、概括。

    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理论是唯物史观的核心,是打开现代文明历史大门的金钥匙。列宁说:“什么是阶级斗争?这就是一部分人反对另一部分人的斗争,无权的、被压迫的和劳动的群众反对特权的压迫者和寄生虫的斗争,雇佣工人或无产者反对私有主或资产阶级的斗争。”⑤恩格斯指出: “两大社会阶级之间的斗争,必然会成为政治斗争。” “在阶级反对阶级的任何斗争中,斗争的直接目的是政治权力;统治阶级保卫自己的最高政治权力,……被统治阶级首先争取一部分政治权力,然后争取全部政治权力。”⑥

    毫无疑问,正是由于压迫者通过“合法”或“不合法”的压迫来迫使劳动者劳动,才会产生出被压迫和反压迫的矛盾。正是由于掠夺者“合法”或“不合法”的掠夺,才会产生出被掠夺和反掠夺的斗争。人们的劳动能力与社会的物质财富就是在这种矛盾斗争中逐渐地发展起来的。所以,马克思断定:“当文明一开始的时候,生产就开始建立在级别、等级和阶级的对抗上,最后建立在积累的劳动和直接的劳动的对抗上。没有对抗就没有进步。这是文明直到今天所遵循的规律。到目前为止,生产力就是由于这种阶级对抗的规律而发展起来的。”⑦

    既然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是推动生产力发展的主要动力,那么不仅反压迫反掠夺是动力,而且压迫也是动力,贪婪也是动力。没有压迫与贪婪,哪来反压迫与反贪婪?讲动力,当然就不是阻力,不是破坏力,不是只有罪恶的或革命的一个方面,更不表示压迫者都反动,被压迫者都革命。革命者压迫反革命者时,是压迫;地主阶级推翻奴隶主阶级时,是革命;资产阶级在推翻封建阶级时,也存在压迫与反压迫、革命与反革命。日常生产和生活中的每一次掠夺与强迫劳动,都包含着一定的矛盾斗争。一切阶级的反抗,无论正义不正义,往往都是被压迫者被压迫得实在没有办法时的产物。当然,反抗既可能具有革命性,也可能存在一定的盲目性、破坏性和反动性。必须针对不同的情况作不同的分析。动力与阻力,压迫与反压迫,掠夺与反掠夺,革命与反革命,创造力与破坏力,和谐与斗争,都是对立面的统一,都是具体的、关联的、相对的、互动的、过渡的,都会在一定条件下互相转化的。动力会变成阻力,创新力会变成破坏力。反过来,阻力也可能变成动力。一切对旧东西的破坏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创新,也可以在一定条件下转化成创新力。破旧立新,不破不立,不立不破。破字当头,立在其中。立字当头,破在其中。只有破坏了旧基地,才能建造出新高楼。只有规划好新蓝图,才能在旧世界的基础上创造出新世界。只有设计好创立好新的世界观,才能彻底地破坏或改变旧的世界观。这些都是被实践反复证明了的真理。

    假设现阶段的社会已经完全没有了压迫者,完全没有了被压迫的对象,当然也就没有了压迫、被压迫与反压迫。换句话说,各个利益集团再也不为政治经济利益吵吵闹闹、明争暗斗了,再也不存在剥削压迫了,是否就意味着人类社会从此将丧失掠夺与被掠夺、压迫与反压迫的动力呢?没有了这种动力,丧失了贪图钱财的欲望,又以什么作为推动生产力发展的“巨大杠杆”呢?而在没有找到并且形成更新更好的动力源之前,为什么不可以适当利用原有的杠杆和动力呢?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改革开放的一个大功劳,就是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注入了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各自追求物质经济利益的杠杆,注入了相互合作又相互矛盾斗争的原始动力,注入了极少数人可以“合理合法”贪婪或一夜暴富的“强大活力”,从而在特定条件的特定时间段内推动了物质生产力的快速发展。有利必有弊。由于把阶级斗争理论与资本经济建设绝对地对立起来,对防变质、反腐败缺乏强有力的理论武器和敢于斗争的强大力量,也就产生出了物欲横流、制假造假、贪污腐败、思想道德堕落等相当严重的社会恶果。物质财富多了,党心人心黑了,亡党亡国的危险也就近了。

    恩格斯说过:“卑劣的贪欲是文明时代从它存在的第一日起直到今日的动力;财富,财富,第三还是财富——不是社会共同的财富,而是这个微不足道的单个的个人财富,这就是文明时代唯一的、具有决定意义的目的。”⑧从某种意义上说,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正是由于注入了这种自私自利的贪婪的动力,商品生产力才象洪水泛滥似地发展了起来。这里,受“卑劣的贪欲”驱使的,不仅指官僚特权阶级和掠夺了资本的阶级,也是指被压迫阶级和被掠夺阶级,包括“文明时代”“直到今日”的整个资本世界。用这个观点重新认识今日中国的无产者阶级,可以看到:许多人并非天生就具有先进性,天生就具有革命的精神。他们中的许多人一旦拥有了比资本家更大的支配资本的权力,又具备了轻易获取大量金钱却不受监督的条件,这种“卑劣的贪欲”难道会自动熄灭吗?改革开放中发生大面积腐败,以及很快形成的新生资产阶级,难道不正是继承和发展了这种“卑劣的贪欲”的必然后果吗?!

    因此,讲人类文明史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时,首先要正确地全面地理解:“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全部含义。没有压迫就没有被压迫与反压迫;有了压迫阶级,才有反压迫阶级,才有两者之间的矛盾斗争;反压迫如果是正义,是动力,压迫就是邪恶,就是阻力。大多数劳动者团结起来反抗少数掠夺者,是革命。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新兴的剥削阶级反对旧的腐朽了的剥削阶级,反对官僚特权阶级,也是革命。这两大类革命都能解放生产力,都能促进先进生产力的发展。相反,就会束缚生产力,阻碍生产力发展。这是阶级社会发展过程中的普遍规律。人们只能正确地认识这个规律,运用好这个规律,而不能随意否定这个规律,违背这个规律。违背了,必定会受到惩罚。

    因此,对于阶级斗争,我们决不能仅仅理解成只有大革命时期的反压迫反剥削是阶级斗争,只有劳动者反抗压迫者是阶级斗争。其实,在阶级社会依然存在的条件下,在日常生产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始终存在着掠夺者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在进行掠夺和压迫,也存在被掠夺被压迫者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反抗压迫,反抗掠夺。掠夺者的掠夺,压迫者的压迫,是阶级矛盾与阶级斗争的根源。作为反映和代表不同阶级利益的思想家、政治家、法学家、经济学家和其他社会势力,他们之间的矛盾斗争也是阶级斗争,只是斗争的领域、斗争的形式和斗争的内容有所不同罢了。各阶级之间的矛盾斗争无论多么残酷无情,也无论多么和谐美妙,都是阻碍或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巨大杠杆”,“直接动力”。这,才是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科学观点,基本原理。

    什么叫马克思主义?就象数学是关于事物数量变化规律的科学知识一样,马克思主义则是人们正确地认识和改造世界的科学理论,是关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现代资本社会发展规律和文化意识发展规律的思想方法,思考工具,精神武器。马克思主义最大的特点,就是始终站在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人民一边,帮助劳动者们团结起来,与欺压人民、掠夺人民的阶级进行坚决的斗争。她公然宣称要通过革命“剥夺剥夺者”,让劳动成果重新归劳动者们共同所有、共同支配、共同享用。因此,马克思主义也是关于革命阶级战胜反动阶级,从而不断解放和推动生产力发展,最终消灭一切阶级的社会学说。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中,“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即坚持马克思主义,坚持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坚持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正确领导,坚持人民民主专政,说到底就是坚持阶级斗争,就是要对掠夺压迫、贪污腐败、偷盗欺诈、消极懈怠、官僚主义、修正主义、教条主义、机会主义、歪风邪气等各种阻碍生产力发展的思想行为进行坚决的斗争,把掠夺者阶级掠夺去的财富再夺回来,从而解放被掠夺被压迫的劳动者,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促进先进生产力的文明进步,促进人的自由全面发展。

    由此可见,那些把偷盗100元钱当作违法犯罪,而把掠夺100亿元钱视为“合理合法”的“依法治国”观念,那些把阶级斗争排斥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之外,把它与发展生产力绝对对立起来的观念,那些认为中国社会已经不再存在资产阶级和走资派的观念,那些认为中国工人阶级已经当家作主,不可能重新变成雇佣奴隶的观念,显然是十分片面的,幼稚可笑的,极其有害的。这也是没有从根本上弄通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理论的一种表现。

    这里,让我们重温一下毛泽东早在《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中说过的一段话,可能就有更深刻的认识了:“阶级斗争,一些阶级胜利了,一些阶级消灭了。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拿这个观点解释历史的就叫历史的唯物主义,站在这个观点反面的是历史的唯心主义”。⑨人类社会五千年来直到今天的历史,仍旧是阶级斗争的历史。不仅孔子生活的时代、唐宋明清时代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文革时期、改革开放至今的历史,也是阶级斗争的历史。不仅中国的文明史是阶级斗争的历史,美国的、日本的、英国的、德国的、印度的文明史也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列宁说:“马克思主义提供了一条指导性的线索,使我们能在这种扑朔迷离、一团混乱的状态中发现规律性。这条线索就是阶级斗争的理论”。(见列宁专题文集《论马克思主义》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15页)

    这,才是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阶级史观。谁若从根本上回避了、违反了、背叛了这个观点,难道仍可以号称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而不是陷入唯心史观吗?难道仍可以自称“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人”吗?!

    既然阶级斗争贯穿了近五千年的人类历史,那么阶级斗争是不是永远会存在下去呢?必需具备怎样的条件,阶级和阶级之间的矛盾才会消失呢?阶级和阶级斗争不存在后,社会的进步又以什么东西来作为“现代社会变革的巨大杠杆”和推动生产力发展的“直接动力”呢?

    既然阶级是历史的产物,也就必定会随着社会的进步退出人类的舞台。不过,阶级的消失决不是个别人的意志可以决定的,而是需要整个社会具备政治、经济、思想文化等多方面的相关条件。当条件还没有具备之前,阶级不可能自行消失。只有当再也没有一个阶级企图掠夺另一个阶级,再也没有劳动者群体能够被掠夺之后,政治上压迫与反压迫的阶级矛盾才会从根本上消失,经济上掠夺与反掠夺的阶级矛盾才会自然地消亡。反过来,只要仍有人在“卑劣的贪欲”驱使下,能够“自由”地掠夺和压迫一大批人,许多人也“自愿”被掠夺被压迫,或者不得不屈服于掠夺和压迫,那么对立双方就必然会产生出各种各样的矛盾,阶级和阶级斗争就仍会继续存在下去。

    社会一旦没有了阶级的压迫与被压迫后,必定会产生出新的更加强有力的杠杆来促进生产力发展——即大多数人不再需要依赖资本,不再需要强迫,照样能自觉地积极地从事生产劳动,并且劳动的效能比在资本的压迫下更高更好。无论脑力劳动或体力劳动,将会象每个人需要呼吸那样,成为人们必需做的最正常最快乐的事情。人们从事各种劳动的主要动力,将从占有更多的私有财产,转变为根据各自的兴趣爱好和知识技能,自觉地从事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创造,并且无私地奉献给社会大众。这类创造性劳动,既能实现每个人的自身价值,又能使整个社会的总价值不断地增长,使全体人民的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不断提高。当然,在这样的社会条件和社会力量还没有成熟之前,在掠夺与反掠夺、压迫与反压迫的矛盾斗争仍具有巨大的杠杆作用和“直接动力”的情况下,在资本经济和资本压迫仍占统治地位的当今世界,阶级斗争就依然会存在,依然会推动或阻碍社会生产力发展。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阶级斗争的观点是一个思路,一个观察问题实质的角度。
    其实,人性的贪恋自私是需要一个文明的过程来强化的。
    没有人愿意放弃优越的享受与拥有带给自己的方便。
    但是人类需要平衡 需要协作 需要和谐的享受其实是共同努力得到的成果。
    提出阶级斗争观点的时代是为了上位,也就是打天下的需要。如今,我们要面对治理,治天下,那就要另一种思路:咋样协力(-----人尽其才)与共享。
    2015/6/8 23:17:49
  • 孟子曰,圣人【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如果做了一件不符合道义的事、杀了一个无辜的人,如此即便能得到天下,也不会去做。

    能做到这些的,可以称为【圣雄】矣。在中国历史上的统治者中,只有【尧舜禹和汤武】能做到。

    而甘地竟然也做到了这些,不得不让人惊叹不已。

    爱因斯坦评价甘地:后世子孙很难想象,这个世界上曾经走过这样一个血肉之躯。
    2015/6/8 16:52:56
  • 世俗化的社会,存在阶级斗争。但是,有宗教信仰的社会,则没有阶级斗争。

    甘地,毕业于英国名牌大学,是个律师,很有钱,出行都是头等舱。在他那个时代,明显是资产阶级。但是,后来当他致力于印度解放运动以后,他脱掉了西装革履,穿上了印度底层贱民才穿的破衣服,衣不蔽体。他纯素食,严控饮食欲望。他经常绝食,对自己的健康漠不关心。他从36岁起就开始禁男女之欲,此后一直到死不曾破戒。他死的时候,没有任何存款。

    这就是有信仰的圣人之所为,他有钱,但是,他不是资产阶级,他跟最底层的贱民打成一片,没有任何穷苦人会想要跟他搞阶级斗争。而且大家都把他当作圣人和希望。

    有这样的人、有这样的信仰,怎么可能有那劳什子的阶级斗争呢?

    当然,在没有宗教信仰的社会里,阶级斗争是确实存在的。有钱人都为富不仁,无休止的攫取全体国人共有的有限资源,如此疯狂不知收敛,阶级斗争的血腥是不可避免的。
    2015/6/8 16:37:27
  • 一个世纪童话是撒旦以圣子之名打开了地狱的大门。
    马克思信奉的是被压迫者有权反抗专制的国家机器,他要是知道他的学说竟成为专制独裁统治理论依据,当作何感想。
    2015/6/8 13:43:44
  • 领路人正确的导航,离不开正确的使命感,正确的使命感来自于全人类的共同利益,真正站在人类共同利益的立场上,上层建筑该做的就不是相互侵诈、欺凌。毛泽东终生革命,做着人类实现和平的种种努力,首脑不正视这个事实,把人类的命运领向歧途是难免的。
    2015/6/8 12:36:08
  • 马克思所说的“文明”有脱离自然状态,人为力量干预自然开辟人类历史之义(civilization_civilized)相当于中国古代文化中所指的“有为”的境界,所说的野蛮——originality-original)有原初、原貌、原汁原味、本原状态之义,相当于”无为“的境界,是无识无知得纯朴自然的状态,没有自我个人的意识观念。所以没有贬义,但是在现代中国文化中,文明多有褒义,野蛮多是贬义。这就给我们造成理解上的偏差。
    发现自古至今,没有一位思想家及其著作、学说不批判文明历史的丑恶的。所谓文明史就是人的恶的念头形成并发展的历史。这种恶的力量由小变大,尤其是近代的科学技术使它迅速增大,物极必反,直到极限,这个自私的恶的脓包就是破裂、死亡,然后是善的力量复苏,重新站主导地位——新的社会开始。
    2015/6/8 10:23:12
  • 人们没有世界观的根本转变,理性、正义公平的行为如何树立。公共权力的廉洁公正建立不起来,哪来的良好社会风貌,没有好的社会风气,哪来的和谐社会?
    2015/6/8 8:14:44
  • “未来”真是够未来的了!!头一个在中国在世界提出这样口号的人士!暂时赞同未来的口号观点。
    2015/6/8 5:52:17
  • 【管中窥豹--阶级矛盾与阶级斗争的“非”与“是”】 读张国品《人类社会史为什么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感言:
          社会精英与强者们,谁都打心眼里认可富裕与穷苦、剥削与被剥削、掠夺与被掠夺、主宰与被主宰、统治与被统治的阶级现象存在,但有的人认为,富裕者,勤劳、聪慧者也,穷苦者,懒惰、低能儿也;剥削者,有钱有才也,被剥削者,才疏学浅者也;(甚至“剥削有理、剥削有功“也!)掠夺者,抢占先机也,被掠夺者,坐失良机也;主宰者,社会雄才也,被主宰者,才不及人者;统治者,社会精英也,被统治者,平民百姓也等等;
         站在有钱(资本、资产)、有才(学问、才艺)、有能(各种正负能量)、有势(官势、家势、派势)的”精英强势立场,会认为一切社会存在都是合情合理的,与个人能力和努力分不开的;或者是上天安排、命里注定的。由此,阶级斗争不应该存在与发生的;强调阶级斗争是违背人的“公平竞争规则”和自然界“优胜劣汰”规律的,也是对社会稳定有极大破坏力的。为了维护精英阶层的利益,他们会借助政治、经济、法治、文化、媒体统治力量来固化、强化这些社会关系与社会地位。(相对于平民百姓更是是削弱了权益与地位!)
        而站在被统治、被奴役的劳苦大众立场,虽然认可阶层差别存在,但绝不认可贫富悬殊、弱肉强食;不认可社会公共资源占有与分配严重不公;反对严重剥削与压榨;反对假公济私、以权谋私、公权私用与与滥用;反对抢占、霸占、侵吞、掠夺公共资源与国家财富;反对糊弄或压制民主、剥夺公民正当申诉自由;反对资本剥削与不劳而获;反对强取豪夺、坑蒙拐骗;反对司法不公、官官相护、买官卖官、裙带关系;反对高高在上官僚主义、拍脑袋决策主观主义;好大喜功形式主义;铺张浪费奢靡之风等等、等等.....而这些集中起来就是平民与“精英”统治之间的阶级矛盾与阶级斗争!谁说这种斗争不具有合理性、公平公正(正义)性?合法性?谁能否认这种斗争不是有利于社会健康发展与进步?
        强者有强者的逻辑,弱者自然也应该有反抗的理由,这就是阶级矛盾与阶级斗争的现实客观性与历史必然性。至于这种矛盾与斗争是否具有推动社会发展与进步作用,取决于精英统治的自我反省、自我让利、自我纠错与自我革命能力;也有赖于平民百姓的自我觉醒觉悟、自我团结斗争、自我忍耐与宽容程度。
          朱正阳  2015.6.7-11:00--8-1:00
    2015/6/8 1:01:16
  • 从自然界突变,无法满足人类生存的物质需要起,人类为谋生,以不同渠道、不同手段索取物质需要的活动就开始了。在物质需要无法满足人类需要阶段,以智慧和劳动向自然界索取和与向同类争夺物质需要,是人类谋生的必要活动。精神变物质,物质变精神,是人类不断提升的动力源泉。人类物质欲的不断提高,不仅激发人了类创造能力的提高,更刺激了社会权势者的贪得无厌,所以创造与索取的剧烈矛盾一直伴着人类历史的延续。共产主义的问世,指出了消灭索取与创造间不可调和矛盾的宗旨——无产阶级专政。
    改开设计的狭隘短见,不承认人类社会发展阶段的基本矛盾,抛弃了向共产主义迈进的基本纲领,驰奔上了发展物质是人类幸福的目标,现实却无法遮掩重新谱写出的一幕幕人要吃人的剧目。
    2015/6/7 21:30:46
  • 此类文章一看标题就无须再读!何哉?根植于邪见,必入邪见!
    2015/6/7 20:16:45
  • 删除
    2015/6/7 20:09:58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azzy6711   wulezhi   洛云竹66   13150142784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自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稍有心得。今后我将注重于研究社会的基本细胞男女气质性格特征及发展趋势。愿意与我合作共同研究的,请联系QQ:1292930699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