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品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哲人多思 - 张国品首页
教育与医疗的资本化是一种大罪恶
2014-02-07
字号:

  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表明:教育与医疗实行市场化、资本化,意味着把拯救人的生命与灵魂,也被丢进了贪图钱财的陷阱里。“塑造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和挽救人民生命的“白衣天使”,一旦被追求利润的恶魔死死缠住,腐蚀灵魂与漠视生命也就必然会变成社会中最常见的现象了。

  据【中国教育的最大弊端不在智育而在德育】一文告诉我们,在改革开放后的学校教育中,道德品质教育从小学到大学其实不起多少作用。“道德品质再好,差一分也要淘汰。道德品质再差,多一分就会升级。这就给学生注入了一种观念:道德品质在人生中没有什么作用,由此导致优良道德的彻底崩溃。”与此同时,教育界的目的完全蜕化变了质,几乎一切都是为了经济利益的最大化。这不仅严重毒害了学生,也毒害了教师和全体教职员工,更毒化了整个社会的思想道德风气。可以说,这方面所产生的恶果,有可能100年内都很难消除。

  纵观整个世界,现在不仅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普遍通过社会福利的方式,对自己的公民实行免费教育和医疗,而且许多发展中国家也都实行了类似的福利政策。改革开放前的中国那么贫困,那么困难,以毛泽东为首的党和政府仍千方百计对工人、农民和普通百姓实行免费医疗和义务教育。经过改革开放,据说中国已经十分富裕了,但很长时期以来却对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农民,既没有实行免费医疗,也没有真正的免费教育!表面上免费性质的医疗保险与初级教育,由于至今仍在搞教育与医疗的市场化运作,从而迫使普通劳动人民根本无力承担大重病医疗和接受优质的高等级教育。教育系统、医疗系统大肆敛财和贪污受贿的现象,更比比皆是!如今,社会风气之邪,人均寿命增长之慢,竟远远不如“一无是处”的毛泽东时代!甚至,连许多资本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的贫穷国家都不如!这其中的错误与责任究竟应当由谁来承担?今后,又怎么来根本扭转?显然,这是关系到社会主义根本命运与民生安危的十分重大的政治问题。衷心希望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能够认真倾听群众的呼声,采取切实措施,从根本上解决好这方面的矛盾。

  以上观点,是我阅读了曾给中共中央领导上课的北大经济学家李玲回答记者的文章后所想到的。现将该文摘要如下,希望大家也来学习研究,提出自己的看法。

  中国医改世纪大突破:专访北大经济学家李玲

  纵观 60多年中国医疗保健的发展,实事求是地说,作为我们这个人均收入水平的国家,我们的医疗水平,包括健康指标,是高于收入水平的。但是前后 30年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各有利弊。如果从健康绩效来衡量,后 30年是远远低于前 30年的。前 30年人均预期寿命从 35岁增长到 68岁。后 30年,根据我现有的数据,1978年到 2003年,人均预期寿命只增长了 3岁多,也就是 71岁左右,增速低于国际平均水平,远远低于发展中国家。你可能会说,68岁就很难再增长了,但是香港、台湾、日本都比我们基数高,其增速都比我们快。

  我们中国老百姓太本分了,我们当年也有低水平的福利体系呀。农村有赤脚医生,城市无论是公费医疗还是劳保医疗,家属享受一半的福利,看病半价。我最近查阅文件,从来就没有一个政策说,这个福利取消,但客观上就没有了,老百姓也都接受了。我们的人民为改革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如今改革的成就举世瞩目,我们应该重建社会保障体系,让全体人民共享发展成果。

  从医疗的角度,最能区分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差别是,资本主义说到底是一切变成资本,一切变成商品。特别是美国体系,非常典型,就是把看病完全作为一个商品、一个服务。这就造成了宏观效率非常低。因为医生为了赚钱一定会过度诊治,扩大病人的病情,多开药,动辄手术。我是八十年代中期去美国留学的,当时和美国中年女性交流,发现她们大多数都没有子宫,开刀摘掉了。我很奇怪,美国人怎么这样呀?八十年代到现在,30年,现在中国很多女性也没有子宫。越是城市越这样,到医院一查,子宫肌瘤,切掉。你看现在中国的医院多喜欢动手术呀,其实很多手术完全没必要。这就是这种逐利的机制带来的后果。所以,有些东西可以变成商品,有些是不能的,这就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根本区别。正如《资本论》所言,如果把律师、教师、医生这种职业都变成挣钱谋生的手段,这个体系一定出问题。

  很多资本主义国家都比我们早认识到这个问题。日本是资本主义国家,日本立法规定,不允许办营利性的医院,医院绝对不能挣钱。加拿大,我觉得他们的社会主义成分比我们多。加拿大 1965年建立了国家医疗保险(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只要你是加拿大公民,你交税,看病就由国家买单。这和德国的社会保险不一样,社会保险有很多私人机构在做,加拿大全部由政府提供。加拿大 1965年同时立法,不允许商业保险。为什么这样做?没有商业保险,大家看病,政府是唯一的买单人,政府就有极强的力量控制医院。任何一个医院违规,政府让你关门,你就只有关门。所以加拿大的国家医疗保险做得很好,加拿大人最骄傲的就是这个,费用比美国低得多,健康指标非常好。加拿大的保险好到什么程度?我一个朋友在加拿大做子宫切除手术,国家出钱请护士,请护工照顾她,根本不用她自己找人,完全是根据需要提供服务。回到你的问题,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医疗保障体系的最大差别就在于,医疗服务是按需配给,还是按钱提供。

  玛雅:上世纪三十年代大萧条时期,罗斯福用社会主义的方法挽救了资本主义的美国。现在听你介绍,资本主义国家是效仿苏联建立了全民医疗体系。

  李玲:但是现在话语权都在西方发达国家手里。所有的卫生经济学教科书,一分类几大体系:英国体系、德国体系、美国体系。英国是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德国是社会保险体系,美国是市场化体系。其实英国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就是公费医疗体系,正宗的发明者是苏联,比他们早 30多年,但是苏联完全没有话语权。这就是我们现在知识的盲点,从上到下都是崇美的,崇拜西方。2006年我给政治局讲课的时候谈到,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创始者是苏联。它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一部分,老百姓人人得到医疗保障,这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之一。

  市场在医疗卫生领域是完全失灵的。什么样的体制适合中国,什么样的不适合,我们要清醒,不要盲目去学。美国市场化体系的负担连它都已经承担不了,中国能承担吗?尤其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个老龄化的社会,你把老人放到现代仪器设备上照一照,都有病,你就治吧。美国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它的 medicaid和 medicare这两大政府医疗保险,一个穷人的,一个老人的。我们很多学者说,医疗,政府根本不要管,政府给弱势人群买单就行了。那美国就是呀,穷人、老人,这是弱势人群。但这两大计划美国政府现在就是背不动,它的债务危机跟这是联在一起的。为什么背不动呢?在一个完全市场化的医疗服务环境里,某个特定人群由政府来买单,你想想医院会怎么做?大干快上呀。来了穷人来了老人拼命治,治完由政府买单。政府想方设法控制这两个人群,但是根本控制不了,因为控制不了医院。美国 1965年建立这个计划,半个世纪了,政府想出各种招儿把费用压住,但是压不住,因为医院总有办法对抗。你控制挂号费,他就通过检查的费用把钱弄过来;你控制总额,他就推诿给你,不给人看病了,说你给钱太少,让病人上街去跟你闹。1983年美国政府被逼得搞单病种,一个病,我就给你这么多钱,你不能再狮子大开口。医生又想出什么招儿?给病种升级。明明是普通肺炎,他说是病毒性肺炎,还有并发症,反正得把钱弄到手。

  美国的 medicare和 medicaid诈骗层出不穷。佛罗里达是美国老人最多的州,medicare病人多,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出租车司机-老人-医院 /诊所。每隔一段时间,出租车司机就拉着老人去医院或诊所,刷一下卡,政府就得买单。然后医院拿大头,给老人十块二十块,出租车司机也拿到钱了。

  医疗是一个市场完全失灵的领域,政府应该承担责任,不能放任地让那个逐利的机制兴风作浪,否则老百姓遭殃,政府也遭殃。我通常称它“政府买单的市场化”,这是最可怕的。美国最值得我们吸取的教训就是这个,千万不要走向政府买单的市场化。

  市场经济对我们整个医疗保障体系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某种程度上,它提高了城市人的医疗服务水平。但是医院的发展是靠掏病人的钱,而且过度医疗、用药的问题普遍存在,这个代价是巨大的。它带来的结果是民怨沸腾,从八十年代改革开始,老百姓越来越感到看病贵、看病难,很多家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总结起来,市场机制对每个医院的微观效率是非常好的,但是对整个医疗保障体系的宏观效率,要打一个很大的问号。

  上面不大好操作的方案下来,基层能创造性地落实,中国发展的真正动力在基层。有些地方做得很好,比如陕西神木县,搞全民医疗。我和神木县委书记聊过,他很有思想。他们是煤炭县,很有钱,他说,政府有钱了,不就是给老百姓谋福利吗?所以他率先实行免费教育、免费医疗,特别受欢迎。但是财政部门有官员质疑他,怎么能免费呢?全民免费是兜不住的。但是神木做到了,人均 400元人民币,县委书记和普通农民待遇完全一样。现在我们有些离休干部,一个医疗卡全家吃药,因为他知道马上就没有了,所以在家里拼命存药。其实像神木那样,老百姓知道,什么时候有病都能看医生,不要花多少钱,他干吗还要存药啊?费用反而下来了。

  ,基层医改真是了不得,老百姓普遍叫好。农民说,这些年共产党干了两件好事:义务教育和医疗改革。

  我觉得,基层医改就像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彻底从过去那种创收、趋利的机制改为现在的公益性机构。而且还建立了一整套机制,来保证它既是公益性的,还要有效率,给老百姓提供好的服务。陈冯富珍说的没错,我们的医改,它的意义了不得,真的是在基层破了一个旧制度,建了一个新的制度。而且,安徽一个省能够设计出整个改革的路径和方法,这套方法对其他领域的改革也适用,就是要做好一个顶层设计,然后系统地来推动,让相关联的每一个部分都和你的目标相契合。

  对新医改,中央有顶层设计:定目标方向和原则方案,然后地方去探索实现的路径。这种自上而下,自下而上,上下联动,允许试错、政府可控的中国式改革,既使得中央政府能够把握方向目标,又充分发挥地方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因地制宜地探索改革的方法和路径,是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典范。这也是中国改革的模式,如果我们遵循这样的模式,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基层医改也给下一步中国医改探出了一条路。从现在开始,“十二五”规划期间基层医改的城市版已经在北京、深圳起动。这两个城市开始动真格的了,一定要把趋利的机制给破掉,让医疗回归救死扶伤的本质,让医生回归救死扶伤的本职。

  我认为,公立医院就是政府的第二支部队。军队是保卫国土安全,医院这支部队是保卫人民健康的安全,同样很重要。任何大灾大难的危机时刻,都是军人和医生冲在前面。有人说,把医生养起来,他就不干活了。那军队为什么养着呢?不是一个道理吗?我们现在这种趋利机制,把医生“逼”得一天到晚狂看病,甚至在制造病。

  安徽医改,它是政府主导,充分利用市场机制。竞争性地用人、激励性地分配、规范性地招标采购,这些都是市场机制。医改是一个政府主导的制度设计,肯定不能让趋利的市场机制放任自流,因为涉及人民的健康,人命关天。这个问题,我比较认同北欧的观点,该市场的就市场,该政府的就政府。经济领域就放手给市场全球化的竞争性的市场。但是社会建设领域,教育、医疗、养老、基本的住房,这些应该是社会福利,就应该由政府统筹安排,系统改造,让每个老百姓都有个定心丸。三年基层医改的成绩证明,我们完全可以重建社会主义医疗保障体系,不需要花多少钱,甚至比市场机制更省钱,因为资源配置更合理,更有效率。

  政府不是万能的,但是民生领域是政府应尽的责任。我们过去忽悠“不找市长找市场”,什么都到市场去找,这是因为我们对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认识有局限性。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社会领域基本上都是社会化管理,而不是市场化管理。奥巴马的医改法案能通过,因为全民医保的社会化管理是一个大趋势。而我们很多人的理念是,社会领域还是要分,卖医院,卖学校,放弃了政府的责任。这个理念一定要改变,医改能不能成功,很大程度上在于理念的共识。政府到底应该干什么?以什么样的路径和方式来实现给老百姓提供民生保障?怎么能把社会主义国家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而不是把我们的优势丢掉,去学别人的劣势。奥巴马为什么没这么干?他干不了。他要是有我们这么一批公立医院在手上,睡觉都笑醒了。我们有公立医院,却要卖掉,这是本末倒置。所有民生领域的建设和创新都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最大优势,你把优势丢掉,你的执政基础在哪?

  大致内容是:毛泽东时代的“消灭血吸虫病”的海报,毛泽东的“送瘟神”诗词,还有“面向农村、为五亿农民服务”的“赤脚医生”的宣传画。

  几位专搞中国政治学的老美教授有个说法:美国卫生部很钦佩毛泽东时代的公共卫生事业的成就。毛泽东领导的新中国能在很短时间内消除了多年困扰中国的全国全民健康的病情病源问题,不能不说那是新中国公共事业的一大成就,美国卫生部很钦佩甚至挺嫉妒的,完全可以理解。

  他们还说:我们的同行认为,那是毛泽东实行强权政治的结果。而我们认为,一个大国的全民健康和医疗保健一类的公共事业,固然需要强权政治措施才有可能实现,但更重要的是当局的执政倾向,即把相关的国家权力和财力主要用到哪里和为谁而用的问题。譬如,毛泽东的倾向很清楚,那就是面向弱势人群、为弱势人群也能享受强势人群的福利而提供国家公共权力服务;具体说,那就是面向农村和农民,是他说的“把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毛泽东的经验对我们美国如何搞好卫生公共事业,是有积极影响的。我们的法规早就有相关的面向弱势人群的规定,但真正实施却是在肯尼迪时代并随着民权运动而开始的,可至今还是个尚未解决的大问题。不能不说,我们美国有足够强大的政治力量和国家财力,但为什么我们的解决问题的工作效果没有毛泽东时代的工作效果更好呢?这恐怕还是个国家管理的倾向问题。

  中国高层最近召开了农业工作会议,提出了“要以保障和改善农村民生为优先方向”和“为农民建设幸福家园和美丽乡村”的政策主张。但愿这能付诸实施,但愿不久以后的中国农民在自己的农村家乡也能享受到城里人的医疗保健等公共服务,而不是进城了才有个机会去梦想那些服务。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124楼tonygu:
    崔向群被批断层上位的垃圾院士,悲剧了。
    2014/3/11 16:18:53
  • 123楼tonygu:
    “总理在报告里说要创造就业岗位。但我认为就业岗位并不缺,缺的是适合岗位的人……”前日,在江苏省代表团分组讨论的现场,全国人大代表、江苏阳光集团董事长陈丽芬一席话引爆了会场。随后,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崔向群“发难”:“现在研究生和以前的中专、大专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会场内,两位大学校长稍显尴尬。“大学毕业生整体素质肯定还是提高了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矿业大学副校长缪协兴说。全国人大代表、江南大学副校长金征宇则表示,“优秀的人才总归就是那么一个比例,所以很难说现在的就差了。”

    教育的资本化要么不彻底,与社会需求脱节。办高校成本高,办职院收效快。毕业生中专生开8000,本科生开1000,回报也脱节。但这对资本效益影响毫无反馈。
    2014/3/11 15:26:07
  • 教育与医疗的权力化的罪恶比资本化的罪恶大十倍以上
    2014/2/17 15:29:08
  • 本文观点完全正确
    2014/2/15 23:41:29
  • 利益竟争绑架人的道德行为是轻而易举的,
    2014/2/12 13:11:39
  • 非常赞成楼主与李玲经济学家的观点。
    2014/2/12 13:06:57
  • 毛泽东1917年8月23日著文:
    欲动天下者,当动天下之心,而不徒在显见之迹。动其心者,当具有大本大源。今日变法,俱从枝节入手,如议会、宪法、总统、内阁、军事、实业、教育,一切皆枝节末节……本源未得,则此等枝节为赘疣……本源者,宇宙之真理(明德——引者)……今吾以大本大源为号召,天下之心其有不动者乎(民有不新者乎——引者)?天下之心皆动,天下之事有不能为者乎?
    2014/2/10 18:51:25
  • 教育和医疗是否低费或免费,是衡量社会和统治者(或集团)好坏的最重要的标准。国家实行教育和医疗市场化,向高费教育和高费医疗推进,是一种社会倒退,是一种反动。
    2014/2/10 18:27:08
  • 115楼at6503: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强国富民,振兴中华,延续5000年中华文明的根本在教育。现行中国教育最大的弊端不是应试教育盛行,而是对中华文明的抛弃。中国教育正走在一条完全错误的路上,从幼儿园到大学一派浮躁、混乱的景象,亟需全面整顿,拨乱反正。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7988b80101js8w.html
    2014/2/10 10:23:44
  • 寻觅神龙网友谬赞了,在下愧不敢当。呵呵

    =========
    [111楼] 评论人: 寻觅神龙  查看评论专辑  
    看完了整个回帖,向夏风凉网友表示崇高的敬意!!你有张茂良的坦荡,有沙子的水平!学习了!
    2014/2/9 14:48:58
  • 113楼gz3hua:
    对不起老曹,本人112楼搞错了!道歉!
    2014/2/9 7:16:01
  • 112楼gz3hua:
    老曹:你拿毛主席与夏风凉比对,本身就拔高了夏风凉。----对某些人,应该采取正式表态(反对)接着不予理睬的办法才对。
    2014/2/9 7:10:3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自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稍有心得。今后我将注重于研究社会的基本细胞男女气质性格特征及发展趋势。愿意与我合作共同研究的,请联系QQ:1292930699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