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品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哲人多思 - 张国品首页
毛泽东与邓小平的三大分歧
2014-01-02
字号:

  毛泽东和邓小平都是开创新中国、建设新中国的领路人。前者的思想在改革开放前发挥了主导作用,后者的思想在改革开放后发挥了主导作用。从党的十四大到党的十八大始终认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都是党的指导思想。两者的思想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基础。可以说,没有改革开放前的毛泽东思想和社会主义实践,就没有改革开放后的思想基础、政治基础、社会基础、经济基础、制度基础与前提条件。没有改革开放后的邓小平思想,中国的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就不会是现在这个特色,甚至不可能存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因此,单单从表面上看,从改革开放后的党章上看,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与邓小平思想、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之间似乎不存在矛盾,更不存在斗争,而是共同构成了现阶段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共同构造了一个完美无缺的思想结晶体。

  可是,在彻底否定文革、彻底否定阶级斗争为纲、彻底否定党内走资派和宣告国内资产阶级已经不存在的背景下,如果仅仅把毛泽东思想与邓小平思想简单地揉合在一起,用共同性来掩盖其中的不同性,用完美性来排斥矛盾性,用和谐性来抹杀斗争性,这不仅从马克思主义辩证哲学上看是可笑的、荒谬的、错误的,而且在实践上更是站不住脚的,是会在党心民心中造成思想混乱与矛盾冲突的,是会给共产党变质和资本主义复辟创造条件的。君不见,如今各种网站中左派右派争论不休,革命派反动派生死博斗,党内外国内外暗中交锋,显然都不是无缘无故,空穴来风,也不是毛邓之间确实毫无矛盾的结果。恰恰相反,这些争论与斗争相当程度上都是围绕着两者的矛盾展开的。因此,把毛泽东思想与邓小平思想仅仅视为一个完美无缺的结晶体,在理论上是片面的,错误的,在实践中是不得党心民心的,是不可能永久不变的。

  正反多方面的事实告诉我们,无论在思想路线上、政治路线上、阶级路线上、组织路线上、经济发展路线上、文化教育路线上、军事外交路线上、舆论宣传路线上,还是对文革、对阶级斗争、对群众运动、对民主法制、对人民民主专政与资产阶级专政、对什么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等许多方面,甚至在具体的政策策略和方式方法的运用方面,毛泽东思想与邓小平思想之间既存在一定的共同点,一致性,也存在不同点,矛盾性,对立面。在这些不同点、矛盾性和对立面中,并不是说毛泽东一切都正确,邓小平全部都错误。反过来,也不能说毛泽东都错了,邓小平很伟大,一点错误失误都没有。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思想原理进行对照剖析,其实两者的思想中也存在许多差异、区别、不同、矛盾,有的还严重对立,不可调和。这里,我仅仅提出三点看法,供大家讨论。

  我认为,毛泽东与邓小平在为国为民与建设好新中国这个大方向大目标上是一致的,没有分歧的。两个人都是为了新中国的发展鞠躬尽瘁、死而后己的领路人、政治家、革命家、实干家。两者的矛盾主要集中在如何对待阶级斗争、走资派与文化大革命这三件带有根本性的大事上。许多思想认识、理论是非与意见分歧都是围绕这方面产生的。其中,又主要在三个大问题上存在十分尖锐的矛盾——

  一、现阶段的社会主义还存在不存在严重的阶级斗争?或者说执政后的工人阶级先锋队会不会向资产阶级屈膝投降?

  应当说,在原苏联赫鲁晓夫事件没有出来之前,中共内部对这个问题没有多少深刻的认识与不同意见,包括毛泽东也认为“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已经结束了”,全党在抓好思想意识形态方面阶级斗争的同时,要聚精会神搞经济建设了。但原苏联官僚特权阶层的种种挑衅和国内腐败堕落、官僚主义现象的日趋严重;赫鲁晓夫大肆鼓吹“阶级斗争熄灭论”,大吹大擂“和平直入共产主义”,引起了毛泽东的高度警惕。从与原苏共闹翻,苏修压迫中国,中共搞了九评,毛泽东就已经看出原苏联共产党变质了,迟早有一天要垮台了。他担心中国将来也会出现同样的情况,担心他与无数先烈共同创立的共产党也可能变质,变成官僚资产阶级的政党。由于这是事关党和社会主义革命事业生死存亡的核心问题,于是他开始强调阶级斗争的重要性,要求全党“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接着,他又进一步思考:中国如果真的出了赫鲁晓夫怎么办?应当采取哪些措施才可以防止?经过好几年考虑,他提出了一条指导整个社会主义阶段发展的政治思想路线:“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要认识这种斗争的长期性和复杂性。要提高警惕。要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要正确理解和处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不然的话,我们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就会走向反面,就会变质,就会出现复辟。我们从现在起,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使我们对这个问题,有比较清醒的认识,有一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

  然而,毛泽东的这些意见在党内没有多少人真正理解。刘少奇、邓小平他们嘴上不反对,实际上是反对的。这就更引起了毛泽东的不安。他从长远考虑,经常提醒大家说:“中央出了修正主义,你们怎么办?很可能出,这是最危险的。”可惜,他在中央是相对孤立的少数,多数人虽然尊重他,尊敬他,但根本不理解他说的深远意义。在社会主义教育与四清运动等具体工作中,各级领导往往官官相护,只纠缠基层中存在的一些小毛小病,只针对普通百姓打小苍蝇,不反对赫鲁晓夫式的大官僚,大腐败,大老虎。对此,当时的毛泽东非常着急,思考得非常多,非常深。他决心要找到一种办法,一种能够在中国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办法,一种能够防止中共中央领导层蜕化变质的办法,一种能够让党和人民始终不忘记阶级斗争和敢于起来斗争的办法。由此,他下定决心,冲破重重阻力,毅然决然地发动了一场由亿万人民共同参加的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所以,文革的实质是一场社会主义时期由下而上监督党政官员的政治大革命和思想大革命。既是防复辟反复辟的国内党内的阶级斗争,也是帮助亿万人民学习做社会主人、各级官员学习做人民公仆的大演习。

  从这样的高度认识,这场规模空前的大革命尽管出现了许多极左极右的错误,产生了许多丑行罪恶,但这恰恰宣告了“阶级斗争熄灭论”的破产,提前清除了党内外的一些重大隐患,让人民群众和党政军领导擦亮了眼睛,经受了锻炼,接受了考验。也正是文革,让当了几千年的亿万奴隶开始学习做社会的主人了。历史上从来都当官做老爷的近百万国家公职人员,也开始自觉地接受主人的监督,认真地学习如何在人民的监督下做好人民勤务员了。虽然,这场人类社会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政治文化大革命,在实践的过程中确实犯了一些错误,尤其是伤害了许多真正革命的同志、战友、爱国人士等等,一段时期内甚至出现过“打倒一切、全面内战”的混乱局面,出现过流氓无产阶级随意打砸抢和残酷迫害无故者的犯罪现象。但作为这么大规模的非战争形式的和平时期的大革命,应当说总体上仍是比较稳定有序的。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和亿万人民花费了10年的心血,既没有白费,也决不会白费的。

  文革期间有许多重大建设和巨量劳动没有计算GDP,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没有大的提高,在经济建设与教育改革上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大,错误失误较多。在形而上学支配下的舆论一律,动不动就以势压人等等,也令人厌恶。但作为一场大革命,其成绩依然是主要的,错误缺点是次要的。文革期间所取得的成就,与原苏联共产党垮台相比,与历史上任何称得起“大革命”的事件相比,与文革前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相比,可以说彪炳史册,光照千秋。如果用促进世界历史发展的眼光来看,这些错误更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

  并且,对照毛泽东在文革期间的所有讲话和发布的决议、政策、计划等等,如果把出现的大多数错误不分青红皂白,全都算在毛泽东和文革头上的话,那么改革开放至今出现的大量的腐败堕落和杀人事件,难道也都要计算在邓小平的头上?做了无数的好事都可以不算,做错了一件就拼命咒骂,这样的思想也算是正确的思想?如果这样,可以说世界历史上没有一个领袖,没有一个政党,没有一届政府是好的。看看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的罪恶,看看法国大革命期间的残酷,要是用这样的历史观和思想方法来评价,结论显然会非常可笑,非常片面,非常有害。假如由这类人去评价巴黎公社期间工人阶级的所作所为,然后与马克思的评价对照一下,两者在立场观点、思想境界的高低上,立即就会显示出来了。

  然而,文革结束后,反文革派对毛泽东的阶级斗争理论和文革期间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所做的一切,全盘否定,不断攻击。这可以从他们的各种言论中充分地反映出来,从彻底否定文革的《决议》中充分地反映出来,在邓小平的许多讲话中也可以看到。邓小平一贯认为,毛泽东提出的社会主义时期阶级斗争理论和继续革命理论是错误的,提出党内存在走资派是荒谬的,是毛泽东错误地估计了国内外党内外形势的结果。在他看来,新中国建立后,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已经彻底消灭了,即使有也只是一点残余分子。所以,人类历史上延续了几千年的阶级斗争进入到新中国后就立即熄灭了。直到去世前几年,他仍在嘀咕:中国如果真的产生了新的资产阶级,改革就失败了。可见,邓小平是把改革开放建筑在中国已经没有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基础上的,甚至是建筑在永远不可能再产生出新资产阶级的基础上的。因此,改革开放中他从来不讲阶级斗争,更不要说对资产阶级反动派实行专政了。可见,他讲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空的,是没有阶级斗争内容的。因此也可以说,他对《共产党宣言》中关于“人类社会以往的全部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是没有正确的深刻的认识的,在实际工作中是根本否定的。既然社会主义制度一旦建立,阶级斗争马上就结束,邓小平身为工人阶级先锋队队员和工人阶级先锋队的主要代表,对自己明明身处阶级社会之中,明明身为阶级的成员,却是一个没有多少阶级意识的人。不仅如此,他还批评毛泽东坚持阶级斗争理论是“犯了严重错误”。难怪毛泽东要批评说,“他这个人是从来不讲阶级斗争的”。从中也可以看出,邓小平在阶级斗争方面的思想与赫鲁晓夫关于“阶级斗争熄灭论”几乎是一致的。即使面对文革这么激烈的阶级斗争事实,面对改革开放中出现了这么多腐败和复辟的事实,面对大批共产党人在资产阶级糖衣炮弹攻击下纷纷投降,在背叛工人阶级后无情地吞食劳动者血汗,甚至面对原苏联社会主义已经被彻底推翻之后,邓小平也仍没有真正觉悟,没有对社会主义条件下严重的阶级斗争现实有深刻的反醒。这不能不说是他人生的一大可悲,也是导致当今中国的执政者们仍在回避资产阶级、闭口不谈阶级斗争的一个重要思想根源。

  在阶级斗争的问题上,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发展到了腐败泛滥、两极分化的事实面前,究竟是毛泽东正确,还是邓小平正确?面对如此重大的理论与实践问题,在毛邓之间究竟是有矛盾还是没有矛盾?对此,党的十八大仍没有回答。可是,难道党的十九大、党的二十大仍可以回避,仍回避得了吗?这个矛盾难道要永远回避下去吗?

  马克思主义一贯认为,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的历史是阶级斗争的历史。阶级斗争的规律支配着整个人类在阶级社会中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这个观点如果成立,那么美国的历史和现实都是美国阶级斗争的历史,中国五千多年的历史当然也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种历史不可能在社会主义制度刚刚建立几年、几十年时间内就立即中断,根本改变的,出现复辟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如果这个观点是根本错误的,必须抛弃的,那么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共产党本身的全部理论就不能成立,就应当全部被推翻。好在全世界各国的事实都反复证明,包括文革与改革的全部历史也都证明,马克思主义关于阶级斗争的理论是正确的,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真正把它驳倒过的。所以,仅仅从理论上说,毛泽东坚持阶级斗争为纲、坚持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是有道理的,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相反,邓小平在这方面的观点就必定是错误的,是经不起实践检验的。中国共产党如果按照邓小平的这种判断和无阶级的路线继续走下去,相信迟早也会与原苏联一样垮台的。

  所以,面对如此重大的大是大非问题,任何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怎么能轻易地把毛泽东思想与邓小平思想简单地揉合到一起就算完了呢?难道始终坚持阶级斗争与根本抛弃阶级斗争是完全一致的吗?如果硬要把这两种相互对立的思想都作为“党的指导思想”,那么究竟让广大共产党员坚持阶级斗争呢,还是抛弃阶级斗争呢?!

  二、共产党内存在不存在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在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包括初级阶段、中级阶段、高级阶段,共产党会不会变质?为什么会变质或不会变质?怎么变质?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变质后会变成什么阶级的政党?变质后的共产党会走什么样的道路?要不要防止变质?怎么样防止变质?采取什么方式方法防止变质?如此等等。相反,如果共产党一旦执政就不可能变质的话,也就不存在变质的问题了。这样,是否意味着执政后的共产党就可以高枕无忧,一直执政到共产主义社会,永远也不需要防止变质了呢?永远也不需要正视阶级斗争的事实和实行人民民主专政了?因为,既然共产党不会变质,社会上又不存在剥削阶级和新生的资产阶级,还需要防什么变质?还要搞什么阶级斗争?还怎么会有走资派?还对哪个阶级实行专政?

  可以说,所有这些是毛泽东与邓小平分歧最大最深刻的问题。特别是毛泽东提出“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这个创新的理论以后,围绕着“走资派”这三个字,毛邓之间存在着十分尖锐的矛盾,存在着极其深刻的思想斗争与政治斗争。

  承认社会主义现阶段存在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承认中国共产党仍可能变质,就必须研究和确定阶级的内容、阶级的矛盾和阶级斗争的主要对象,必须研究为什么共产党会变质、变成什么质、怎么样防止变质,就要研究如何开展社会主义条件下的阶级斗争和党内斗争,采取什么样的斗争方式和方法等等。由于毛泽东肯定社会主义时期是存在阶级斗争的,所以他对这些问题都作出了相应的判断和结论,并且通过发动亿万人民共同参与文化大革命的方式,用实践用事实来检验他的理论是否正确。

  毛泽东认为,社会主义现阶段既然存在阶级和阶级矛盾,这个矛盾就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矛盾,两者之间的矛盾是社会主义阶段最主要的矛盾。在这对主要矛盾中,由于当时所建立的公有制的全部生产资料和资本积累,统统集中在几十万共产党的党政军主要官员手里,所以矛盾的主要对象只能是赫鲁晓夫那样篡夺了共产党核心领导层的修正主义者。这些人从思想上政治上一旦背叛了工人阶级,背叛了马列主义后,就必然要化公为私、官僚腐败,向资本主义投降,走资本主义道路。在得出了这样的判断和逻辑推理的结论后,他创造性地提出了一个符合实际和符合马克思主义原理的全新的概念——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可以说,“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这个概念的发现、发明,是一个十分准确、科学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成果,是毛泽东对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最伟大的贡献之一。这个理论成果,对社会主义条件下如何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如果毛泽东没有提出这个概念,没有正确地确定这个对象,就不可能发生文化大革命。党内不存在走资派,不存在官僚特权阶层,社会主义就没有了革命的主要对象,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就没有了重点对象,实行人民民主专政也不会有正确的对象,社会主义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就必然是空洞的,错误的,无的放矢的(今后我将专门对此进行解剖分析,这里不再细述)。

  毫无疑问,整个文化大革命主要就是围绕着谁是走资派、为什么要打倒走资派、怎么样发现和确定走资派、怎么样防止走资派篡党夺权而展开的。至于其他的资产阶级思想或资产阶级右派、极左势力的错误等等,相对于党内走资派这个大是大非来说,都只是一些小问题,支流问题。当然小问题与大问题是相对的,会变的,同样应当重视和严肃对待的。但是,只有紧紧地抓住这个核心、根本、关键,并且只有通过与党内走资派和官僚特权腐败势力进行斗争,才能从正反两方面来教育全党全国人民,提高整个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水平,提高人民当家作主、人人起来负责、监督各级公仆的水平。才能保证党政军的领导权牢牢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的手里,牢牢掌握在工人阶级先锋队手里。也才能达到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和巩固建设好社会主义的长治久安的目的。可以说,毛泽东与文革最主要最伟大的功勋与思想密码,主要体现在这个方面。

  邓小平是如何认识走资派的呢?由于他根本不承认社会主义社会中存在严重的阶级斗争,更不承认党内有什么资产阶级代表人物,因此尽管他后来正确地解除了胡耀邦、赵紫阳篡夺的党内最高领导职权,定性他们支持了资产阶级自由化,明确他们是国际国内政治大气候造成的“反革命动乱”事件的支持者,直到临终时刻,也承认“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但他却始终没有明确承认中国仍存在资产阶级反动派,共产党内也确实存在要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在他眼里,胡耀邦、赵紫阳的问题,似乎仅仅是个人的政治思想素质问题,并不代表社会上的资产阶级势力,不是资产阶级在政治思想领域中的反映,更不涉及到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斗争。似乎胡耀邦、赵紫阳反对毛泽东,反对文革,以及在政治上所犯的严重错误,仅仅是个人的思想问题!

  对此,也许只有当中国共产党也象原苏共一样失败了,彻底丧失了执政党的地位了,完全抛弃了十月革命开创的社会主义道路了,象邓小平这样的同志才可能醒悟吧?否则很难想象,作为一名杰出的共产党领导人,为什么他始终都不肯承认党内确实存在走资派,不承认“走资派还在走”呢?为什么在文革的问题上,他先是在毛泽东面前承认“非常及时的,完全必要的”,并且以书面形式保证“永不翻案”,但毛泽东刚刚过世不久,却又立即翻案了呢?

  现在回忆当年毛泽东针对邓小平所说的一些话,我们才终于懂得,为什么1973年毛泽东要重新提拔邓小平,并且把党政军的实权都交给他。但到1976年初,毛泽东却又不得不痛下狠心,再次将邓小平赶下台。曾记否,毛泽东批评邓小平说:“什么‘三项指示为纲’,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他这个人从来不讲阶级斗争。”“说是永不翻案,靠不住啊。”“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这个问题要搞清楚。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这里,大家不妨仔细地体会其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然后与邓小平主政后的各种思想行为认真地对照一下,看看毛泽东的话是否句句都击中了邓小平错误思想的要害,邓小平的错误言行是否都符合毛泽东的预言。!

  我认为,历史必将证明:毛泽东与邓小平在社会主义治党治国的政治思想路线上,在存在不存在走资派、要不要与走资派开展斗争上,是存在十分尖锐的矛盾的,是严重对立的,是无法揉和的。并且,毛泽东在理论上是正确的,邓小平的许多言行根本经不起历史的考验和辩证法的推敲,是根本上违背马克思主义,违背社会主义与工人阶级根本利益的。其他暂时都不谈,今日中国社会中严重地存在着的贪污腐败、两极分化、假冒伪劣、官僚横行、金钱至上、黄赌色毒等等,难道不都是阶级矛盾与阶级斗争的客观现象?在篡夺了各级领导权的党政军领导中,一些人肆无忌惮地以权谋私、化公为私,并且通过立法予以保护,难道不是走资派在危害人民危害社会主义?从政治思想路线的根源上说,这与邓小平主政以后宣扬“阶级斗争熄灭论”,在否定林彪“四人帮”错误的同时全盘否定文革,全盘否定走资派的存在,是不是也具有内在的必然的联系呢?

  有人说,邓小平提出的改革开放与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不可分离的,所以仍是马克思主义的,仍与毛泽东思想完全一致的。的确,如果真正坚持了四项基本原则的话,应该说是一致的。问题是:否定了阶级、阶级敌人和党内的走资派,所谓坚持马克思主义就没有了反马克思主义的对象;所谓坚持毛泽东思想就没有了反毛泽东思想的对象;所谓坚持社会主义也没有了反社会主义的对象。至于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更没有了需要专政的阶级,坚持共产党领导也没有了反共产党的阶级敌人!既然都没有,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岂不变成一句空话了吗?邓小平说过要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但是连资产阶级都不存在了,已经被他自己宣布“消灭了”,那么又有什么理由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呢?邓小平反对胡耀邦、赵紫阳支持资产阶级动乱,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却又根本不承认走资派的存在,那么凭什么说他们是走资派的代表人物呢?难怪胡耀邦、赵紫阳感觉自己很冤枉,冤枉什么呢?显然与邓小平在关于资产阶级和走资派方面的言行不一、自相矛盾也是分不开的吧?

  事实证明,邓小平的本意并不想走资本主义道路,不愿意成为资产阶级在共产党内的代表,而且在关键时刻仍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仍是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领袖人物。然而,他在毛泽东面前似乎不够谦虚,好象自己比毛泽东更了不起。他在理论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中关于阶级斗争和继续革命的理论,否定现阶段社会主义中仍存在严重的阶级斗争,否定毛泽东关于党内存在走资派的理论,并且还彻底地否定了文革的全部积极成果,这些显然是错误的,必须正视的,必须纠正的。

  因此,仅仅简单地把毛泽东与邓小平的思想揉和成一团,把两者一起写进共产党的党章,回避他们之间关于走资派思想上的尖锐的不可调和的矛盾,恐怕也是造成现阶段中国共产党人与中国人民思想混乱的一个重大原因吧?

  三、两种在本质上对立的“人民民主”

  改革开放以来,党中央一再强调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线,要不断扩大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并且在民主法制建设上也花费了很大功夫,对纠正文革、改革中出现的混乱局面,保证社会安定有序和经济发展,发挥了一定作用,取得了一定成绩。党的十八大再次强调:“人民民主是我们党始终高扬的光辉旗帜。”“坚持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必须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以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为根本,以增强党和国家活力、调动人民积极性为目标,扩大社会主义民主------。”

  然而,在如何理解和实施人民民主方面,毛泽东与邓小平也存在严重的分歧。在毛泽东看来,在工人阶级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既然一切权力都是广大劳动人民给的,共产党人就必须相信人民,依靠人民,密切联系群众,深入人民之中,决不能高居于人民之上。就要真心实意地为最广大的劳动人民服务,帮助人民团结起来,放手让人民自己解放自己,自己教育自己,让他们在管理国家、管理企业和管理一切党务政务事务的过程中,学会做社会的主人,学会对各级公仆进行自下而上的民主监督,人人起来负责,从根本上防止官僚主义,防止贪污受贿,防止腐败堕落。他特别强调党政军领导只能代表人民掌管好公共财物,决不允许随意挥霍公共财物,更不允许贪污浪费,化公为私。一经发现,他就毫不留情地予以打击。因此,毛泽东的人民民主是:当官必须为人民,人民有权监督官。公仆只能为主人服务,主人有权批判公仆,罢免官员。公仆们必须“既当官,又当老百姓。”各级官员仅仅只有代表人民行使人民委托的政治权力,必须负责任地管理好社会,发展好经济和文化。因此,在实际工作中,人民民主就是既要突出党的领导和纪律,又要有工人、农民、军人、知识分子的共同参与,民主协商,合作共事。各级领导必须接受人民群众自下而上的批评监督,形成团结和谐、互助互爱、共同为社会主义事业努力奋斗的生动活泼的局面。

  虽然在尝试这种新型的民主中,人民中的许多人仍以奴隶的心态来对待干部,许多干部也以老爷的心态来对待人民,出现了主人不象主人,奴隶不象奴隶,公仆不象公仆,官僚不象官僚的奇特现象,出现了一些混乱和消极因素。但文革中创立的民主,是一种由亿万劳动人民共同参与的全新的人民民主,一种真正把历史上主仆关系彻底地颠倒过来的政治大革命,一种充分体现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官员勤奋为人民的主仆关系。作为初次尝试,其中存在这样那样的错误与不足,应当是可以理解的,不必大惊小怪的。要知道,当时的中国是小农占绝大多数,文盲半文盲占绝大多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思想、旧习惯和敌对势力仍非常顽固,非常强大。象林彪、康生、陈伯达、四人帮和反文革派之类一样,共产党内高层、中层、下层领导中的邪恶势力和反文革势力也是非常强大的。在这样的条件下出现一些错误和罪恶的现象,难道是无法理解的吗?这些现象不正好说明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阶级斗争极其复杂与残酷吗?因此,怎么能把一切罪恶都强加在毛泽东、周恩来为首的党中央头上,尤其是强加在毛泽东个人头上呢?

  毫无疑问,要开创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真正的人民大民主,使一个国家的命运真正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手里,真正由广大的劳动人民当家作主,这是多么惊天动地、惊心动魄的伟大创举,伟大革命!对此,作为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和共产党人,怎么可以轻易嘲笑,根本蔑视呢?哪怕作为一个有点智慧的普通的劳动者,面对如此伟大的创新和尝试,也不会全盘否定、恶毒攻击的吧?很明显,彻底否定文革所尝试的人民大民主,彻底否定毛泽东晚年对人民民主的伟大创新,彻底否定文革这样的人民大民主、民主大革命和民主大创新,难道不是站到党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反面去了吗?!难道不是在反对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吗?难道不是与鼓励人民自觉地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政治路线在唱反调吗?!

  可惜,邓小平对毛泽东实行的人民大民主,对怎么样才能保证人民群众真正当家作主,对主人们从下而上地监督各级公仆的民主实践,显然很不理解,甚至一窍不通。他所理解和推行的所谓“人民民主”,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旧民主,是对封建专制进行修修补补的伪民主。这种民主即使在形式上,也是官管理官、官保护官、官监督官,一切依靠官僚机关的官员对人民实行法治的民主,是迫使人民老老实实、不许人民犯上作乱的民主。这就从根本上推翻了毛泽东在文革期间尝试的当官为人民、人民监督官、帮助人民行使当家作主权力的人民民主。从这个角度分析,改革开放以来所推行的“人民民主”,相当程度上是各级官僚领导、走资派、甚至包括资产阶级和一切反动派都乐意接受、乐意利用的民主。这种民主从本质上说,是压迫人民为官僚服务的民主,是强迫人民充当资本奴隶的民主,是保证资本统治横行霸道的民主,是为新生的资产阶级和国内外反动派保驾护航的民主!

  也许,邓小平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所强调的人民民主,竟然会是这样的民主。他口口声声说要用法制来保证人民有言论的自由,保证人民有发财致富的自由,保证社会主义的安定、稳定、秩序、纪律。但是由于他根本否定了文革,根本推翻了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和广大劳动人民共同尝试的人民大民主,尤其是彻底否定了文革中保证人民更好地监督党政军官员的大民主,结果表面上现在的民主法制很完善,很细致,很漂亮,实际上面对那么严重的官僚特权化、贪污腐败化的现状,这种民主法制却根本无能为力。毛泽东时代好不容易积累的大量公共财产,眼看着被官僚特权势力强卖强买、化公为私,这种民主法制同样只是形同摆设,发挥不了多少作用,甚至起了完全相反的作用。更不要说,用这种民主法制来保证人民群众真正当家作主、自下而上严格监督党政军主要领导了。

  可见,毛泽东的治国是治官,邓小平的治国是治民。因此,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现在这样的民主法制恰恰为党政军高官们的官僚化、腐败化起到了掩蔽保护的作用,起到了一般行政法规和党纪措施所起不到的欺骗作用,起到了资本可以“依法”掠夺劳动人民劳动成果却又不允许人民反抗的作用!

  由此可见,毛泽东与邓小平在人民民主方面的思想和政治路线,表面上看似乎是相同的,都叫“社会主义的人民民主”。实际上,却是根本不同的,很不一致的,尖锐对立的。仅仅从要不要正确地发扬光大文革那样的人民大民主(当然不允许再犯其中的错误),要不要广泛地发动人民群众(当然要依法有序、不再无法无天)共同来参与政治思想运动等方面看,毛泽东与邓小平在人民民主问题上的矛盾就是严重冲突、不可调和的。难怪毛泽东最终痛下狠心,不再相信邓小平,又重新罢免了他的官职。看来,这也是毛泽东的无奈之举。

  四、必须正确认识毛邓之矛盾的性质

  在上述分析中,我突出了毛泽东与文革的正确,指出了邓小平与改革开放中的错误或不足。但这绝不是说邓小平与改革开放就没有正确的地方,而毛泽东与文革只有英明正确伟大,没有任何错误或失误。

  实事求是地说,邓小平及许多党内外的老革命、老同志、老朋友之所以要全盘否定文革,彻底抛弃阶级斗争理论,也是有原因的,也有一定的合理因素。文革中,林彪、四人帮作为流氓无产阶级的总代表,暗中唆使一批人以极左的面貌,利用社会的混乱,肆意残害真正的革命家,肆意打击稍有不同思想或错误的同志。不仅思想上摧残,而且肉体上迫害,制造了许多惊心动魄的骇人听闻的罪恶。这些老人气愤、愤怒、怨恨,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党内真正的走资派和工人阶级中的新老阿Q们披着捍卫毛泽东思想的外衣,充当了幕后教唆、打手、刽子手的角色,严重干扰毛泽东的战略步骤,在一段时期内制造了“全面内战,打倒一切”的白色恐怖,文斗武斗乱斗野蛮斗,导致人心惶惶,经济危机,物品匮乏,生活贫困,社会管理失控等等。这种情况,如果不是邓小平为首的党中央及时出手,花大力气扭转,就不可能有今天这么相对和谐稳定、繁荣富裕的局面。另外,也正是由于邓小平为首的党中央积极提倡改革开放,大胆改革不适应先进生产力发展的所有制结构和分配关系,大胆起用有争议的各种人才,大胆引进资本经济体制机制,才使中国经济按照商品货币和资本市场的价值规律与剩余价值规律运行,加快了先进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文化的繁荣。这些都是功不可没的。当然,其中又产生出了一系列错误、失误、缺陷、罪恶等等,这里不再细说。

  我认为,邓小平作为与毛泽东、周恩来等同时代的老一辈革命家,政治家,实干家,他对党和人民的功绩是第一位的。邓小平虽然远远比不上毛泽东伟大,但他的功劳在中国是很少有人可以相提并论的。他开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尽管存在许多错误缺陷,但任何不怀偏见的人,都应当充分肯定他的探索精神,创新精神,充分肯定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我敢放肆地说一句,改革开放以来,整个中国至今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比他更正确,更伟大。他的错误,既有个人思想上的缺陷和能力上的不足,更应当看到他作为一个已经八九十岁的老革命家,作为一个曾经紧跟毛泽东出生入死打天下的英雄人物,能够这样不顾个人安危,不顾三起三落,一往无前地为国为民奋斗终生,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人无完人,谁没有错误缺点?我们作为他的后辈,更不应该恶意地中伤他,甚至恶毒地咒骂他的。

  在我看来,思想上的是非曲直要分清,政治路线上的正确与否要端正,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思想中的科学真理要捍卫,文革改革中的功过是非要辨明。这些都只是为了更好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党中央周围,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旗帜,共同为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而奋斗。至于毛泽东与邓小平之间的谁是谁非,文革改革中的正确错误,应当通过全党全国人民广开言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言者无罪、言无不尽的大民主大辩论来统一认识,决不能也决不允许再以压制的方式、少数人密谋的方式和强迫别人接受的方式来解决。至于谁再恶毒地攻击毛泽东,恶毒地攻击邓小平,触犯党章宪法的,必须毫不留情地按照党纪国法严禁严惩。总结巴黎公社以来工人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历史经验到一点,总结文革改革中极其深刻的经验教训,总结新中国60多年来之所以产生出那么多罪恶现象,相当程度上是没有正确地发挥出人民大民主和人民专政的威力,没有充分地发挥好人民大民主和人民专政的力量!

  我认为,毛邓之矛盾,是中国共产党党内的矛盾,是思想上政治上观念不同、观点不同的矛盾,是同志之间不同认识的矛盾,而不是敌我之间的矛盾,不是彼此必须你死我活的矛盾。虽然,不同的政治思想路线将产生出完全不同的结果,甚至有可能导致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彻底失败。但党内的思想之争,路线之争,只能是党内的矛盾。党内走社派与党内走资派的矛盾,也只能是党内的矛盾。即使有些人顽固不化,死不改悔,也必须按照党章规定的程序处理。即使开除了党籍,作为一个公民,仍旧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不能视为敌对性质的矛盾。只有当一个人确实按照法律的规定触犯了刑法,并且判决了刑期,才能确定他是犯罪分子,属于专政的对象,敌对性质的矛盾。在此之前,任何人都不应当轻易地给人判定敌对性质矛盾等等。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在两次罢免邓小平职务后,都没有开除他的党籍。因此,他们之间的矛盾完全是党内矛盾,完全是同志之间政治思想路线的分歧,决不能作为敌对性质的矛盾来对待。我对有些人在网上恶毒诽谤毛泽东或邓小平,都非常反感。一个正常的文明的人,应当有起码的自知之明,应当十分地尊敬自己国家的民族英雄,伟大人物。哪怕对这样的人物存在不同的看法,甚至非常瞧不起人民所尊敬的人物,这也没有什么要紧,但不应当诬蔑诽谤。诬蔑诽谤者只能暴露出自己灵魂的卑鄙肮脏,愚昧无知。对此,不知读者以为然否?

  总之,毛邓之间确实存在着许多尖锐的矛盾,决不是把两者的思想简单地揉合到一起都作为“指导思想”就算完事了。今天,党和人民对文革、改革的功过是非,已经到了非重新认识和科学总结的时候了。继续不分清毛邓之间的矛盾,继续不分清文革改革中的大是大非,继续对两者的矛盾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极力回避,这决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应有的品质。我衷心地希望并相信,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党中央能够虚心听取党内外广大人民群众的正义的呼声,能够正视当前面临的思想分歧、政治矛盾和经济危机,敢于抓住主要矛盾中的主要方面,广开言路,集思广益,充分调动各种积极因素,真正把党和人民的思想统一到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正确轨道上来,统一到共同建设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上来。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两者的共同点是独立自主发展.两者的不同点:毛泽东走的超前了点,与世界有点脱节。邓小平是先后退,扎住根,再向前,立足现实。光谈主义,不行。没有主义,社会也没方向。邓小平讲策略,心中有主义,嘴上不谈。
    2015/2/13 6:20:24
  • 第一,毛泽东眼光、格局、战略是邓小平无法企及的。毛泽东看到的东西,思考的方向,需要经过长期的历史才能够看清,才能够证实。邓小平是想象不到的。
        第二、对于中国社会主义的建设,毛泽东从共产党长期执政,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角度,设计路线和政策。他的目的是确保:在共产主义实现以前,共产党能够始终依靠无产阶级,不脱离人民,时刻警惕资产阶级和其他敌对势力的破坏,做好与资产阶级和敌对势力进行斗争的准备。在这个前提下,进行社会主义建设,也就是屋子打扫干净了,再请客。建设必须是在对任何危害社会主义本质的各种现象进行斗争的过程中实现的。不可能停止一切,一心一意搞建设!所以说既要抬头看方向,又要埋头搞建设。这就是毛泽东设计的社会主义发展路线。方向是第一位的,方向错了,建设可能就南辕北辙,甚至是造孽了。这是毛泽东思想的根本特征。
        第三、邓小平的思想核心是搞建设。邓小平的失败,也就是忘记了主席的教诲“抓革命、促生产”。他是一心一意搞建设,忘记,或者不记得、或者忽略了看方向。埋头搞建设,甚至出现了“不论黑猫白猫”的理论,最终导致建设走到了一条歪路,一条不归路。与当初的革命意愿背道而驰。这是邓小平的格局所限,与毛泽东相比,格局和境界相差实在太大了。
        至于在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和共产党指导思想方面,无疑,起到方向、路线方面的指导作用的,一定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个是必须确定。邓小平理论不具备指导社会主义路线的全局性。但是邓小平理论作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在一定历史阶段的补充,是有针对性的、具体化的,是有意义的。因此在当下中国,党的指导思想中,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总管全局的,邓小平理论是在经济不发达、欠发达的国家,建设社会主义的一些经验总结。要避免邓小平理论引起的负面影响,就必须在坚持邓小平理论的同时,坚决按照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引,利用邓小平理论解决特定时期的一些建设问题。
        这么看,就能够厘清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之间的关系,保证党的指导思想方面的是统一,而不是冲突的,是具有继承性的,因循建党历史发展来的,而不是另起炉灶,别搞一套的。这对于维护党的团结和统一,促进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顺利前进,具有重大意义。
    2014/11/11 19:35:37
  • 这篇文章已收藏。写得大气磅礴,体现了拳拳爱国之心。非常赞同其中的主要观点。基本上解答了当前左派队伍中的种种疑问(我也一样),我建议你一定要尽可能多地使大家看到这篇力作。
    2014/4/6 11:51:15
  • 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毛能力远大于邓不可同日而语。
    2014/1/21 8:33:52
  • 中国人均收入世界排名: 1960年第78名, 1970年第82名, 1980年第94 名, 1990年第105名, 2008年第106名, 2012 年第127名;
    _____是真实的吗?
    2014/1/7 19:42:43
  • 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就不要放一块比了吧 哈哈哈哈
    2014/1/5 21:42:14
  • 走资派也好,如果真的走资都比现在中国的封建官僚主义好。改革名为走资,实际上是倒退历史到清朝末期的腐败封建官僚主义,所以得到全国人民的唾骂,而改革30年对环境和社会风气的破坏,比晚晴还不如,堪称人类历史是唯一的大灾难。
    2014/1/5 16:31:32
  • 答18楼:国家数量在增多。
    2014/1/3 6:30:53
  • 中国人均收入世界排名:
    1960年第78名, 1970年第82名, 1980年第94名, 1990年第105名, 2008年第106名, 2012年第127名;==========呵呵,为什么人无知就无敌?请看看为什么排名越来越靠后,是因为排名着越来越多的独立经济体的缘故。仔细去求证,各年份有多少总排名成员吧。
    2014/1/3 3:30:41
  • 分析的非常透彻,明辨是非太重要了,功德无量。敌人辩不过只能偷换概念混淆是非胡搅蛮缠栽赃陷害。
    2014/1/3 2:28:40
  • “求真务实”小议


           返朴归真,意念不偏;得失相伴,道法自然。是的,人生有世,真的东西是不可以少的,如真实、真诚、真情等,但我总是觉得,或严格说来,求实应该是解决是什么,为什么的问题;求真应该是解决怎么样,会怎么样的问题。如果说求实是硬件,那么说求真就是软件了。在这里,硬科学与软科学之间,彼此构成了一幅完美的社会风景图画,故人生在世,不能实与真不分,真与实不别,真还要实,实也要真。
          
        求真务实,知能行难。在现实生活之中,有的领导讲是什么,为什么,大有文章,也能实话实说,但说究竟怎么样,会怎么样时,却缺乏研究,假话空话套话成篇,或者三分成绩说十分,七分缺点化为无,不求真务实,或嘴里讲博爱精神,心里却亲情不断,或藕断丝连,从来都不天下为公。所以说,不求真务实,就不能使我们的人生在迷茫的社会现实之中,把好舵,导好航。
          
          是的,实是线性相关的实体研究,是还原模式;而真是非线性相关的整合研究,是整合模式。在当代社会中,只有精神上富有了,物质富有才会有其真正地价值。故也可以讲,经济实体是实,价值观念是真,在物质文明(经济人)高度发达的今天,文化人、社会人的培育,将会成为未来社会的主题,就让我们带着美好与务实的理念,以求真务实的精神,来共同圆我们的美丽中国梦吧!
    愿与求真(明白),求善(共同明白),求美(明明白白)之人同步!
       中华文化世纪坛远方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杨凡工作室远方文
    2014/1/2 22:29:37
  • 你乱来:①贪污是贪污,经济成就是经济成就!有贪污不等于没成就!②人均是人均,总体实力是总体实力,不能因人均仍不高,就否认总体经济已经存在的的大进步。
    2014/1/2 18:10:45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hngtkj   1298168643   JUSTSOSO   wu03719   褐瞳001   天地弗久   顽强的石头   gy6899abc   紫玉先生   风速狗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自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稍有心得。今后我将注重于研究社会的基本细胞男女气质性格特征及发展趋势。愿意与我合作共同研究的,请联系QQ:1292930699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