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品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哲人多思 - 张国品首页
树立科学信仰,反对封建迷信
2013-10-29
字号:

  这些年,封建迷信的香火在中国大地越烧越旺,求神拜佛、滥建寺院、崇拜风水、装神弄鬼的事儿,在全国各地泛滥成灾。有些共产党的领导与地方官员不仅推波助澜,“不问苍生问鬼神”,甚至追求“烧头香”、“撞头钟”,什么事情都要请风水先生来决策。作为一个宪法党章都明确规定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弘扬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国家,有些地方竟搞得雾烟瘴气,好可笑好可悲!因此,作为经过党长期教育的人民群众,怎么会不气愤呢?然而,在这次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尽管群众反映强烈,可又有几个领导真正对此有了深刻的反思呢?

  这里,我就宗教与迷信谈一些想法,与大家共同探讨。

  马克思主义认为,宗教是人类童年时代的精神需要,精神产品。宗教里的苦难既是现实中苦难的表现,又是对现实苦难的抗议。宗教体现了被压迫生灵的无奈与叹息,是无情世界中的感情与安慰。对宗教的盲目、迷信与过于虔诚,是一种精神上的幼稚可笑、自我陶醉与自我强制,更是统治阶级为了麻木人心,提供给人民吸食的精神鸦片。人类若不能从对宗教的迷信中解放出来,说明在精神上还没有正常健康地发育,更谈不上成熟。

  数千年来,中国的佛庙寺院,教堂圣地,早已星如棋布,占领了许多青山绿水的宝地。如今交通发达了,人们有钱了,各旅游景点的寺庙里往往人如潮涌,香火不绝。如来佛、观世音、上帝、耶稣、玉皇大帝;穆斯林、佛教、道教、儒教、喇嘛教,各省市甚至许多企业中,都有一些宗教的载体,朝拜的场所。并且,越建越多,越来越大。这些偶像为什么会长期存在?为什么至今仍能让人顶礼膜拜,长跪不起?很值得深思,很值得研究。

  在我看来,自从人类从一般动物中飞身一跃,通过劳动变幻成人以后,就开始有了思想、幻想和梦想。发明了绘画和文字以后,更创造出了各种各样的工具和艺术。其中之一,就是古人依靠文字与艺术,塑造了那么多精神寄托的宗教载体,创作了各种宗教教义,以满足不同民族不同人群在精神上的需要。

  避开各种宗教的伦理内容不谈,单纯从精神需求而言,世上的各种人在各个时代各个地方始终都有需要。无论真诚、虚伪;善良、恶毒;美貌、丑陋;富有、贫穷;高贵、低贱;帝王、盗贼;智者、愚昧;老朽、寡妇,只要有点思维能力的人,就都会有各种判断,总渴望获得一点安慰、希望、尊严、尊敬、爱情、友谊、快乐、帮助、支持等等。人生的道路充满崎岖不平,哪怕成了帝王将相,拥有金山银山,美女如云,生活中的烦恼苦闷仍是难以避免的。升了官,发了财,有了喜事,要表达感情,分享感受,渴望继续保持;丢了官,破了财,倒了霉,也要表达痛苦,有所倾诉,求得个心理平衡。何况,这世上绝大多数人是劳苦大众,“无知愚民”,“芸芸众生”。这些人一直被压迫在社会的最低层,受尽了各种各样的苦难、凄凉、病痛、怨恨,常常被天灾人祸逼得呼天抢地,走投无路。这时,他们在精神上迫切需要获得某种安抚慰藉。表现的方式,或者自怨自艾、默默忍受;或者求助他人、逃避解脱;或者寻找其他种种途径。总之,人们在精神上需要有出路。没有出路,必须闯出一条路来。

  需要是创造奇迹的助产婆。于是,佛啊,上帝啊,就呼之而出,纷纷来到了人间,成为抚慰人们心灵、解救人世苦难的象征,成为帮助人们救苦救难的“救世主”,成为许许多多人精神上的“避难所”、“收容站”。

  然而,由于历来的寺庙教堂都要靠有财有势的“达官贵人”才能真正维持下去,而当年创造各种佛经、圣经、教义的知识分子也大都来自统治阶层,不得不依附于统治阶级。因此,这些精神上的点拨和引导,只能要求信徒们十分虔诚地自我安慰,自我谴责,自我牺牲,自我解脱。各种教义总在劝戒:“前世未修好,今生才受苦”;你们要忍啊,爱啊,自我修炼,甘心受罚;谁有苦难?知天命,认命吧,等待来世吧。从来没见过那本教义公然号召人民起来,敢于对人世间一切黑暗腐朽的势力,尤其是对统治者们的残酷压迫坚决反抗斗争。为什么?无需我说,马克思早已说过了。

  也难怪,因为那时还没有人知晓是劳动造就了人,是劳动改变了世界,是人民创造了历史,而不是上帝或菩萨。相反,劳动人民只是被奴役、被压迫的对象。所以,祥林嫂们捐献再多门槛也没用。而达官贵人们(包括专门从事宗教事务的僧侣、和尚等等)创办寺庙和教义的目的,既是为了自身的利益,也是为了安抚人心,根本不可能真正站在劳动者一边,让他们从根本上摆脱苦难,更不可能号召他们起来对专制帝王和剥削阶级造反的。所以,无论从《旧约》、《新约》、佛教、藏经、儒教、道教中,我们很难找到敢于对统治者们反抗鞭笞的言辞。若有,也可能早被篡改了,删除了,焚毁了。那个时代有知识的人及其思想也都要为统治者们服务,为有财有势者们服务的,各种教义不可能不接受这方面的影响。否则,统治者们怎么会容忍?又怎么会让损害自己根本利益的观念长久地生存下来?!

  因此,受时代和条件的局限,许多教义中的故事和理念,用现在的眼光看显得非常粗糙,非常可笑,大话空话废话极多,幻想空想梦想与前后矛盾的东西更多。比如:既然菩萨、上帝洞察一切,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可以“救苦救难,普度众生”,为什么他们还要制造出富人穷人、强盗国贼和各种苦难?为什么血债累累的杀人犯给寺庙多烧香多磕头多给钱财后,和尚可以把他们照顾得象王子一样,菩萨们却全都一声不吭?为什么杀害了无数人之后,只要“放下屠刀”就配“立地成佛”?据说罪恶滔天的人活着逍遥快活,死后是一定会下地狱的,来世必定要做牛马的,可是究竟谁见到了?没见过的人(教主、僧侣)凭什么可以代表上帝或菩萨作这个决定?为什么要用莫须有的恐怖来吓唬老百姓,忽悠众信徒?这些问题几千年来一直没好好回答,好好解决。现在,是不是应该换个思路重新清理一下了?

  我相信圣经、佛学中的许多矛盾古人也曾研究过,倡导反抗黑暗政府、推翻腐朽统治的宗教思想在许多朝代也曾产生过,有的还发挥过重要的作用。然而,这样的宗教在反动势力占统治地位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不被扼杀,不被彻底铲除呢?怎么可能让它流传至今,让现在的人民见识到呢?因此,人们如果仅仅局限于在现存的各种宗教思想中寻找“真理”,寻找“伟大的理想与信仰”,恐怕是太过天真了吧?!

  此外,只要看看历朝历代的佛门子弟,在见了皇亲国戚、达官贵人时那副摇头晃脑、谄媚奉顺、得意洋洋的景象,也就知道他们嘴里的经文有多大价值,或者再好的“经”也都被他们诵歪了。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曾对僧道儒教作过鞭辟入里、入木三分的批判,认为:“空空道人”一点不空,同样势利;至善“净虚”毫无善念,冷酷无情;腐儒恶吏满口仁义,人伦丧尽!所以,他对这些宗教看得很清楚,想得很明白。比如,他借宝玉之口说:“我素日因恨俗人不知原故,混供神混盖庙。这都是当日有钱的老公们和那些有钱的愚妇们,听见有个神,就盖起庙来供着,也不知那神是何人,因听些野史小说,便信真了。比如这水仙庵里面,因供的是洛神,故名水仙庵。殊不知古来并没有个洛神,那原是曹子建的谎话,谁知这起愚人就塑了个像供着。” 曹雪芹对僧道儒教骗人骗钱、势利庸俗的那一套十分厌恶。

  自从开创文艺复兴新时代的但丁,用《神曲》号召人民抬起头来,勇敢地凝视上帝,敢于抚摸上帝的脑袋;中国的孙悟空大闹天宫,一点不把玉皇大帝和各位神仙放在眼里;哥白尼用科学的《天体运行论》把旧教条打得落花流水;到《国际歌》高唱“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的声音响彻云霄,这一切使许多原本“神圣”的东西在人们的心目中就再也神圣不起来了。今天,中国的寺庙大都只是作为古代劳动人民伟大的艺术奇芭,成了旅游的景点,历史的遗迹。菩萨们也早已不再充当精神的指导老师和信仰的偶像了。这是时代的进步,文明的必然,精神的阳光。

  至于有些人至今仍在烧香念佛,其实真懂佛的不多,心诚的更少,无非延续旧习,半信半疑,求得个心理平衡罢了。倒是一些“公仆”和有钱人害怕失落点什么,或者贪污腐败后想求得个“功德圆满”,让良心上得到点安慰,所以才加紧占地,建寺修庙,忙得不亦乐乎的吧?

  其实,一切宗教理论只是用幻想解释旧世界,而不是用科学来创造新世界;只是要求“与人为善”、心甘情愿地维护旧世界,而不是致力于改变旧世界;只是口头上“普度众生”,而不是从物质和精神等各个层面实际的解放众生,救助众生。因此,现在不需要很高的智商就会明白:人类的文明,社会的进步,是由造楼的工程师与民工、扫街的妇女、教书的先生、办报的编辑等各行各业的劳动者们创造的。现代人生活的一切用品,包括精神产品,都是一代又一代人辛勤劳作的产物------因此,依靠古代的一些符号、绘画、文字来统治人心的时代,必须退出而且必然会退出历史的舞台了。

  人们信佛,主要是心灵受了创伤或有某种恐惧,“看破红尘”,渴望在精神上获得某些关爱、安慰、宽容、帮助等等。如果有人真的象佛那样,对别人充满爱心,全心全意为大众服务,乐于奉献,不图私利,不求回报,这些人就必然会成为人世间的活佛。所以,毛泽东、周恩来、共产党、解放军曾被解放后的农奴当作救星,当作真正的“活佛”,这决不是宗教思想的传承者、宣传员们可以比肩的。

  在马克思主义看来,一切为人民为社会真正作出了贡献的人都是活佛,全世界的劳动人民远远胜过上帝。只有那些假借宗教的名义欺压盘剥劳动者的人,盘剥后还要假借宗教来庇护自己、欺骗群众的人,才是佛和上帝都要严厉惩罚的对象。这类人若不根本改变,那么无论他们怎样祈祷磕头,都是不能得到解脱的。

  我以为,学佛,研究佛,决不是要人跪倒在佛的脚下,迷信佛,崇拜佛,做佛的奴隶。崇拜佛,其实是在崇拜古代人的一种幻想,崇拜一些不完善不成熟的观念。虽然佛学中包含一些真善美的金玉良言,也具有一些怎么做人的道理与调整好心态的办法,可以拿来,应当吸取,但整体上与现代的科学文明存在极大的差距。即使是“金玉良言”,也需要进一步加工完善,赋予新的内涵,才会有新的生命。

  学佛的根本,其实在悟佛。一切觉悟了的人要敢于吻佛的脸颊,摸佛的脑袋,拍佛的屁股。要认定是人创造了佛,不是佛创造了人。佛只是人的化身,人才是佛的主人。人性转化为佛心,佛心体现了人性。佛作为古人智慧的产物,很伟大。但现代人比佛更有智慧,更伟大。悟通了这一点,每个人就都可以大胆地说:我就是佛,佛就是我!佛能想到的,是我们能做到的;佛做不到的,我们创造条件也要去做到!这样,佛人合一,人高于佛。人彻底地从宗教思想中解放了,佛也就更高兴啦!

  的确,创造佛的古人非常伟大,数千年来让佛一直沉默不语,慈祥地看着人。一代又一代人如何进出,如何行动,如何发展,佛都瞧在眼里,记在心中。“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常笑笑世上可笑之人”。终于有一天,佛将会看到:世上的人都看透了佛的心思,悟透了佛的门道——不是佛在决定人的命运,而是人在决定佛的命运!那时,各种各样的菩萨一定会象弥陀佛那样,哈哈大笑,他们的笑声和笑容将永远回荡在太空,呵呵呵——哈哈哈——

  信佛的朋友们:这,可都是“佛”让我说的啊。“佛法无边,无所不能。”“佛”如果不允许我说,我又怎么会说呢?!

  阿弥陀佛!

  哈哈,啊——弥陀佛!

  2009年9月9日初稿为《悟佛》,并曾在乌有之乡网上发表;2013年10月28日再次修改并更名。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To 4楼,唯心与唯物之争是基本世界观的分歧,无解。物以类聚,人与群分。请认同“唯心”的楼主们,相互争论吧!唯心和唯物之间是鸡同鸭讲,没必要争论。
    2013/10/30 16:08:01
  • 科学是建立在假设条件上,以同一条件下可不断复制的技术方法来验证其真实性的知识体系;大家都有一个常识,社会历史不能假设,人是不可测的或不确定的,因此自称为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知识都是有较大局限的,都不能脱离其具体的历史背景,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唯一一条可以称之为规律并被历史不断验证的,只有此消彼长。
    2013/10/30 15:48:18
  • 什么是科学:

    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在不断运动中的。而世界上事物的运动是有规律的。有些运动可以重复,可以反复测量,这类事物最终可以总结出可以验证的规律出来,叫做“科学”。而很多运动不重复,不能测量,就不属于“科学”范畴,但是不排除“科学”范畴以外的事物也有一定的规律可循。例如,社会的发展是很偶然的,有毛泽东出现,则中国避免亡国灭种,如果没有毛出现,或者毛在长征中被飞机炸了,中国现在就亡国灭种了。今天的历史是无数个偶然事件造成的。但是无数的偶然事件背后还是有规律的,例如“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社会发展的方向从低级到高级”等。
    2013/10/29 23:20:03
  • 不错,可以上学了。
    2013/10/29 21:09:42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自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稍有心得。今后我将注重于研究社会的基本细胞男女气质性格特征及发展趋势。愿意与我合作共同研究的,请联系QQ:1292930699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