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品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哲人多思 - 张国品首页
商人日记
2013-09-19
字号:

  一

  这个世界的人都在围绕金钱转,有些人翩翩起舞,收放自如。有些人晕头转向,痛苦不堪。许多人被金钱玩疯了,我也疯了。我不疯,就必定会被别人生生地吞食掉。即便不死,也会很穷很惨的。

  人不是鳄鱼。鳄鱼在地球上活了上亿年,人几百万年前才出现。而且,人有记载的历史更短,短到仅有约五千年。这五千年的社会不管多么和谐,多么血腥,多么光辉灿烂,其实只是原始人向现代人转化时产生的一些现象。在这个过程中,有些人比较聪明活泼,有些人比较愚笨痴呆。有些人则抓到了很多钱财,很大权力,因此被称为“英雄豪杰”。大多数人终生劳累,不断付出,仍一无所有,于是被称为穷鬼,下等人,傻瓜,活得很凄惨,死得很悲凉。我成不了豪杰,但也不愿当穷人,所以一直在苦苦经商,苦苦挣扎,心里好烦好闷,都快疯了。

  嗳,顾客又在叫了,又得去工作,去挣扎了。

  二

  劳累了一天,喘口气。倒在沙发上,头脑仍在不停地运动,奇思怪想又占了上风。

  闭目静思:地球上有70亿象我一样鲜活的人,今天都在忙些什么?工地上劳动,陋室中读书;官场上交际,商场上谋划;舞厅里狂欢,病房里呻吟------地球在不停地转,人在不停地忙,好想问一声:“这都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生存,要发展,要权势,要财富,要功名,要子孙,要快乐,要爱国,要真善美?人活着,始终要这要那,没完没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反正“要”就是了。似乎要就对,不要就错。不要对也不要错,人就活不了啦!

  想得脑袋发胀,有点痛,于是昏昏沉沉睡一觉。天一亮,又得去忙,去“要”了呀。

  三

  与几位雇工一起研究市场动态,营销策略,进货出货,成本利润。还与几位朋友聊聊股票涨跌,个股K线,什么时机买进,什么价位抛出。嘿嘿,这倒好,竟然乐在其中,不再去想“人为什么活着”之类海阔天空的问题了。

  可是,人进化到现在,继续稀里糊涂地活着,乐着,总觉得不是滋味。好在闲暇时读些伟人的书,开阔些视野,居然小有收获。

  原来,人作为地球上的一种动物,也象花草树木、鱼鸟虫子一样,是在不断适应周围环境的过程中逐步发展变化的。不同环境、不同时期和不同条件下,人的活法是不同的。如果把人类社会从产生到消亡视作一个生命体,今天的人类只是花了几百万年时间“怀胎”,又花了五千年时间出生的婴儿。此后,才会成为少年、青年、中年、老年,直到从地球上消失。难怪现在的人既看到了光明,又满眼的血腥。既体现高级动物的智慧文明,又充满同类相残的冷酷野蛮!

  人类的整个婴儿期不会依某些人的想法而根本改变,也不会因大量财富的涌现而立即进入青壮年的。婴儿期的人,需要婴儿发育必须有的乳汁、营养、环境、条件。缺乏了,过度了,都会引起发育不良的恶果,产生各种病变的症状。在此期间,每个人其实只是人类的一个细胞,一个基因,各自发挥着特定的新陈代谢的功能,完成着自己在特定时期所特有的使命。

  悟通了这一点,恍若心头卸下一块巨石,顿感轻松不少。

  四

  身为人父,我深知养育儿女的艰辛。人类的婴儿期更似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雪山草地,路途艰险;明枪暗箭,时刻提防;天灾人祸,病魔缠身。这个婴儿难养啊。当然,养育有艰辛,也有快乐,否则要那么多艰辛干什么?

  把人类的婴儿期进一步细分成各个阶段,便可发现:我现在所处的环境,所扮的角色,就是当好一名中国商人。

  今天,全人类都在资本的血盆大口里游泳、嘻戏、挣扎、狂欢、沉思、悲鸣、创造、毁坏、改革、跳跃。五光十色,精彩纷呈。绝大多数人在随着资本的指挥棒不由自主地旋转。谁能充分运用聪明才智从别人、别国的口袋里“合理合法”地抓到更多的财物,谁就是精明、精英、模范、天才。谁若在商海里老实巴几的死干,又一心只想给别人吃肉,自己甘愿喝稀粥,那么这个人100%属于不会在资本海洋里游泳的傻蛋,淹死了也少有人救的。

  都说商场似战场,你不设法从别人口袋多掏钱,别人却都在谋划掏空你的腰包。你不积极进取击败对手,对方却要你“光荣牺牲”,“死得很难看”。嘿,金钱把人弄得好冷酷,好无情!

  五

  当一个中国商人太难!摆不平官场就占不了市场。官场上的坑蒙拐骗尽管披着“为人民服务”的“法治”的外衣,其实比菜场上厉害百倍,“蒙你没商量”。可是,许多人的麻木、冷漠、恐惧和曲意奉承,导致他们着了魔一般,不由自主地遵循潜规则去迁就,去迎合,去助纣为虐。腐败的风气就是这样形成的。

  官员对我敲诈勒索,我无法摆脱,不敢得罪,只能暗中贿赂,然后把这部分成本转加到客户头上。明知这么做伤天害地,自我毁灭,但要在市场上生存又不能不这样做。于是,我也成了执行潜规则的浩浩荡荡大部队中的一员。

  现在报上经常揭露大大小小的官僚贪赃枉法,而没有揭露的何止几万,几十万,上百万?这些人早成了走资派,是地地道道的官僚资产阶级。我想,商品经济土壤上产生这类人物很正常,不可怕。可惜,现在竟无人承认这个事实,连口口声声号称马克思主义者的共产党人全都沉默不语,连“资产阶级”这几个字都很难见到了,正是咄咄怪事。难道是怕毛泽东的阶级斗争?怕工人阶级起来造反?怕这怕那,能把事实都“怕”没了吗?太可笑了吧?难道是有人真的想让中国完完全全复辟资本主义了?行得通吗?不明白,不好说。

  六

  我曾创造过辉煌,但由于市场的多变,人心的贪婪,加上自己抓技术开发和控制应收帐款等失误,公司近乎破产,不得不关闭后办了现在这家小商店。据交通大学张江创新学院客座教授陶文钧说,中国民营企业的平均寿命不到3年,仅仅只有2-9年,绝大多数都是短命的。可见,竞争有多么艰难,多么残酷!初当小老板时,谁不是满怀希望,雄心壮志?然而平均寿命的事实说明,市场深不可测,一般人把资金投进去只能打水漂,根本实现不了他的雄心壮志。能独立生存十几年的,当属万分荣幸的了。

  公司破产那会儿,我痛苦得快发疯,甚至于想自刎,一死了之。回头看看,真是一场噩梦!市场不相信眼泪。在繁荣昌盛的背后,市场把无数的痛苦、悲惨都隐藏起来了。消费者们是看不见,听不到,想象不出来的。

  冷暖自知。有苦得自个儿吞下。除了亲朋好友,谁来帮你?

  七

  昨天,一位到上海来做发财梦的“打工妹”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远看上海象天堂,近看上海象银行;到了上海住牢房,不如回家放牛羊。人人都说上海好,个个都往上海跑;上海赚钱上海花,那有钞票寄爹娘。都说这里工资高,害我没钱买牙膏。都说这里伙食好,青菜里面有青草。都说这里环境美,蟑螂蚂蚁到处跑。都说这里领班帅,个个平头象锅盖。年年打工年年愁,天天加班象只猴。加班加点无报酬,天天挨骂无理由!碰见老板低着头,数数工资直摇头。每到月末总发愁,不知何年才出头!”她笑着对我说,这短信编得蛮好的喔,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我一边看着电视里的歌舞,一边想象这些打工者的苦难,心酸的一句话也没说。我也插过队,打过工,所以被这鞭辟入里的文字打动了。然而,现在有些共产党的官员竞说年薪6000万元或上百万元都是正常的,甚至还太少!作孽啊,这些人真是一群可怕的动物!倘若毛泽东再世,见到自己一手缔造的共产党竟让这伙人在当道,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他不晕过去也定要“重上井岗山”,再去当“共匪”了。

  八

  偶尔到娱乐场所卡拉OK一下,请了几位“小姐”作陪。与她们聊天后,我被这些人的命运震撼了,深深地为她们的前景担忧。许多人已经成为老板和领班们任意欺凌摆布的女奴,成为男人们寻欢作乐和发泄的工具。为生活所迫,大多已习惯于充当这种角色。她们中的一些人成了旧社会妓女、暗娼的翻版,表面上“座台陪唱”,暗底下常常“出台陪客”。她们的生活来源全凭客人的小费,老板不给一分钱还要从中抽取一定比例。收入的高低主要靠各人的姿色与满足客人的才情。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资本对人性的异化,对女性的摧残,也反映了社会的畸形和风气败坏的状态。

  金钱在娱乐场所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功能——人的灵魂完全被金钱所征服,人的情感完全靠金钱来调节,人世间的关系蜕变成赤裸裸的金钱关系。据说,这是通过市场实现劳动就业和财富再分配的重要形式。作为服务业中的一个方面,目前正在进一步加大“科学发展”的力度。可以预见,这样的娱乐业还有一个“繁荣娼盛的美好的明天”。

  九

  读了马克思的《资本论》后,使我知道了一些关于资本的道理。原来,资本和运用资本增值的每一元货币中,全都凝聚着劳动者们的劳动时间,沾着劳动者们的血汗。在还未成功之前,我也是一个拼命干活却挣不到钱的人。成功后,我作为商人不断地挣钱,曾经挣到过几百万钱。我曾想,这些钱难道都是我个人的劳动所得?都是我个人智慧和劳动所创造的?当然不是。这些钱所包含的劳动时间或具有的实际价值,是无数劳动者的热血与汗水的结晶,无非通过资本流通流出了别人的口袋,流进了我的口袋而已。当然,不管流进谁的口袋,也不管流的是否合情合理合法,这些钱所代表的由劳动所创造的价值不会改变。

  沉醉在钱堆里,其实是被淹埋在劳动者的血汗里。除了自己付出的劳动时间和创造的有限价值外,占有的越多,被淹埋的越深。挥霍得越多,罪孽越深重。我猛然醒悟:原来社会在现阶段让我们拥有这么多钱,不是供个人享乐的,而是赋予有才智的人一份沉重的责任,要求把这它更加公平公正地自觉地归还给社会。连二千多年前的老子在《道德经》中都已经认识到:“天之道损有馀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馀。孰能损有馀以奉天下?唯有道者。”的确,千千万万人的血汗是不应该轻易去挥霍的。因为,在被损害的劳动者们眼里,深陷资本泥潭的人,犹如浑身沾满了血泪的人,这些人无论怎么文明礼貌,仁义博爱,其实与历史上鞭挞奴隶的奴隶主和尽心盘剥的土地主没什么两样,都是既血腥又狰狞的。

  看来,资本不是随意好玩的啊!

  一部人类的文明史表明:社会最需要、人民最敬重的人,从来都不是那些占有了许多许多钱的人,而是公而忘私、乐以奉献的人,是“能损有馀以奉天下”的人。因此,象毛泽东、周恩来、钱学森、焦裕禄、雷锋等等,才真正是人民的功臣,社会的精英啊。

  十

  翻开历史可以看到,每一时代的统治者(领导人)都会用当时最动听最“令人信服”(不服不行)的美妙言词来安抚人心,鼓动人心的,目的只有一个——稳定社会秩序,维持统治地位。资本时代仍是如此。比如,现在有些人总在说:利用各种资源、资本、权力、智慧榨取了暴利的人,应当与被榨干了血汗的人相互和谐;有财有势有权的人要与一无所有、连话语权也几乎完全丧失的人彼此宽容;创造了剩余价值的人会与榨取了剩余价值的人凝聚在一起,共同富裕的。因此,这么美好的社会既不需要争论,更不需要斗争,哪里还谈什么阶级斗争及其哲学呢?这么美好的社会最需要的,只能是以所有的人为本,讲仁义、忠诚、爱民、孝顺、礼貌、和谐、中庸、“和为贵”等等,即孔孟之道那一套就足够了。这是新理论的高明之处,也是决不允许别人说三道四的根本原因。据说,这还是与时俱进的、与传统文化接轨的、“最新的马克思主义”呢。对此,一切不认同的思想却都被宣布为错误的,不能宽容的,比行贿受贿、卖淫嫖娼更不能宽容。据说宽容了,必定会动乱,必定会乱动的。当然,这样的理论对有财有势的人有利,对大多数普通劳动者是否有利?我不懂。

  十一

  人呵,总喜欢走前人已经走惯了的路。开辟出一条新路让他走,往往不愿走,不敢走,走不好。走了,就骂爹骂娘骂大街,稍不注意就滑出去,重走回头路。比如,私人要发财,要占有尽可能多的社会财富,这条路几千年来从没改变过。谁要改变,往往比挖掘了他家祖宗三代的老坟还难受,会恨你八辈子!尤其对许多“精英”来说,那么聪明,那么有大智慧,怎么能象普通劳动者一样,过“穷光蛋”的生活呢?!智商越高应该占有的金钱越多,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啊,普通劳动者怎么能跟“精英”比呢?比得了吗!普通劳动者就应当安安分分,安居乐业,心安理得,知足常乐,把更多的财富交给精英们去打理,去享受。精英不能富得流油,还称得上精英吗?个人的智慧是本人的资本,这种资本怎么能随便给人民,给社会,给“穷光蛋”们呢?给了,自己不成了傻冒,哪还象精英的样子?!所以,毛泽东、周恩来要让精英们都当“人民的勤务员”,都要以普通劳动者的身份“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这象话吗?能做到吗?这种路子不改变,精英还怎么成为精英?“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不为己,天殊地灭”嘛,怎么能让精英们都当什么勤务员呢?几千年来哪有精英当勤务员的道理?扯蛋!胡闹!

  看来,还是走老路好,走老路得人心。走惯了,大家安定团结,安分守己,相安无事,和谐稳定,多好。

  看来,人民的精英与历来的精英确实是根本不同的。新的思路要让有“大智慧”的人接受都很难,新的道路要让一心发财致富的精英们去走,那就更难啦。好在新路已经开辟,新人正在成才,人民的精英终将会越来越多的。到了一定时候,“劳动人民知识化,知识分子劳动化”,普通劳动者都成为某方面的精英,精英们也都自觉成为普通劳动者的一员,两者完全融为一体了;真正有大智慧的人都心甘情愿当好人民的勤务员,体现自己的大价值了,今天这个世界的面貌就全然不同啦。

  相信会有这一天。不过,这大概要一千年以后了吧?现在的我仍只能当一名中国小商人,把生意经营好,为社会多创造一些价值,也为自己多积累一点金钱,改善生活。财富再多,最终都将还归给社会,造福子孙后代的。个人占有得过多,享受得过分,并没有什么好处。因此,脑筋清爽一点,心态乐观一点,工作勤奋一点,待人接物和善一点,见了深恶痛绝的事敢于反抗一点,世界也许就会变得美好一点的吧?

  嘿,如今的顾客已经变成了上帝,上帝又在门口叫了。

  2009年8月8日完稿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老师您好,文中商人对现状有一定的认识,对自己思想进行了重新认识和自我批评,为什么不能结合实际落于实处呢?赚个200-300万去挥霍没人管你。赚个2kw-3kw还是不作为我是十分不能理解的。又没有信仰赚这么多钱来干嘛?
    既然对自我认识这么深刻,为什么不把资本用来改善员工生活,把企业做大做强。把其他血汗工厂坐死?把吸来的资金用于私人学校医院的建设,改善百姓生活。像18世纪的罗伯特欧文那样做一个伟大的实业家?
    2014/2/11 23:05:18
  • 好诗:
    远看上海象天堂,近看上海象银行;到了上海住牢房,不如回家放牛羊。
    人人都说上海好,个个都往上海跑;上海赚钱上海花,那有钞票寄爹娘。
    都说这里环境美,蟑螂蚂蚁到处跑。年年打工年年愁,天天加班象只猴。
    加班加点无报酬,天天挨骂无理由!碰见老板低着头,数数工资直摇头。
    2013/9/20 9:49:18
  • 有点点元融.
    2013/9/19 21:56:58
  • 楼主,当今最高层政治局只是回避问题。并没有正式声言:“中国不存在剥削”。而且理论界及最高层似乎已经承认中国有“资产阶级”。
    2013/9/19 8:32:23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最新通过审核的评论员: poli88882025   Mr.Wang   wangrong0601   绝伦小草   lastshot   精诚行医   ruijie123   yoyoyozhang   慕紫小草   大梦一场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草根简介


本人长期自学马克思主义哲学,稍有心得。今后我将注重于研究社会的基本细胞男女气质性格特征及发展趋势。愿意与我合作共同研究的,请联系QQ:1292930699
最新评论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